推荐一下满是车的番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

我没拦你啊。安千千无辜的摆手,看着扯着自己手臂耍戏一样的温暖,脸上扬起笑容,要去就赶快去呐,不然今天的机票就没了,当然,晚上也行,不过你这样的大美女大晚上单独出门,被劫色可不要太好。

温暖懒懒的坐回去,你丫的,没良心!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安千千,说真的,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利用法律文明的解决。

比如说脱离亲人关系什么的……

好了,如果需要,当然要给你练手。这么多年,不都习惯了吗。安千千看似毫不在乎的躺了回去,对了,毕业答辩时间定下了没有?

两人聊了聊人生啊,价值观啊,时间就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其实,只要是大学课业一结束,时间就过的很快了。

毕业答辩结束后的晚上,一群人跑到酒店聚餐,不胜酒力的安千千喝的脸色有些微红,摸摸脸颊,在已经兴奋地温暖耳边小声道,我去下洗手间。

我陪你。温暖就要丢下手中的话筒,安千千连忙压住她的手,洗手间就在旁边,没事,很快就回来。

也有些晕乎乎的温暖想到,这个是五星级酒店,外面都是全覆盖的监控,不会有危险。

于是淡定挥手,去吧去吧。

捏捏额头,里面格外的吵闹,难得大家能够聚在一起,想到等会还要去唱歌,安千千就觉得头疼不已,她真的特别不喜欢这种喧嚣。

有些晃悠的走出房门,特意看了一眼门牌号,这才向洗手间走去,拐角处有隐约的说话声,男声沉静冷厉,女声却带着隐隐的讨好献媚,低垂着眸子向前打算直接路过,没想到,与男子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有些昏沉的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愣愣的抬头,瞬间酒醒了一半,放手!

咬牙切齿的开口,没想到她都远离B市了,还没见到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

沈临瑾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直接将人揽住肩膀,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妖娆女子,林秘书,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的本分。

声音不高,但是却带着阴冷的厉色,他本不喜这样的女人,加之本身就有洁癖,若非这是母亲嘱咐留下的得力助手,他早就……

是,总裁。林秘书嫉妒的看了一眼被总裁搂在怀中的安千千,不敢多话。

等到林秘书转身离开之后,沈临瑾才低下眸子,看着已经恢复一脸清冷的女子,脸颊淡淡的绯红却添了一种难得的风情万种的姿态,让他忍不住想要亲近。

这时,他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洁癖,明明别的女人一靠近他就厌恶非常,偏偏,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放不下。

于是跟着她来了S市,接手旗下公司。

到了这里后,强忍着冲动,没有去找她,反而制造今天的偶遇。

明明是在这里等她,偏偏有不识趣的女人。

安千千没好气的抬眸,人都走了,还不放手。

懒懒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对他们的再次相遇表示什么高兴或者期盼。

这样的眼神和态度,像是一盆凉水浇到沈临瑾的头上,瞬间将他心中的喜悦湮灭,强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手指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忽然身子一软,倒在一脸神色莫名的安千千身上。

喂,喂,喂,沈临瑾,你怎么了!
安千千本来以为是沈临瑾故意的,可是偏偏看着他一直都有些苍白的脸色,就觉得不对头了。

额头的虚汗,还有发紫的薄唇,努力让自己站直,不摔倒在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手一抖,好凉。

眼中划过惊恐,连她都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情绪。

看着安千千担心的神情,即便是知道她此时心中其实是没有他的,可是,却由衷的高兴,毕竟她还是担心他的不是吗?

无力的睁眼,原本凌厉的眼神,如今看来格外的脆弱,只要是一个男人能够在你面前露出他脆弱的一面,那么说明的是,他已经将你纳入自己人的范围之内了。

可是,骄矜如沈临瑾,真的是如此吗。

没事,不过要麻烦你把我送回房间了。声音微低,带着嘶哑的意味。

手继续虚弱的搭在安千千的腰上,紧张的安千千没有发觉,他的手臂格外的用力,若是换成平时,精明如她,定然会发现。

有些为难的沉思,显然是没有看到沈临瑾眸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将自己深深的埋在安千千的怀中,吸取着她的香气,格外的清雅淡然,让人舍不得松开,偏偏沈临瑾这幅模样,让安千千以为他病的很严重。

看安千千为难的样子,沈临瑾吃力的想要站直了身子,如果你有事的话,那我自己去好了。说完,松开抱着她腰肢的手,踉跄了一下,若是刚才安千千还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一点都没有怀疑,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装病呢,好了好了,我送你去!就这么点路。

不过,这一次,安千千想错了,若是真的想要追一个女人,那么最重要的就是厚脸皮!

就算是沈临瑾,也不例外,再来见她之前,他可是做了很多功课的。

安千千重新扶起沈临瑾,将他的肩膀架在自己身上,看着她的小身板,沈临瑾并没有将全身的力量都放上去,看了一眼安千千刚才出来的房间,你不要跟你朋友打个招呼吗?

不用了,反正很快就会回来。安千千眼中的防备并没有因为头晕就减少,刚才被沈临瑾一吓,稍醒了的酒,如今倒是更加晕了。

沈临瑾唇角带着破碎的弧度,你放心,看我这个样子,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再说了,你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你朋友难道不担心吗?

我……安千千刚想说话,手机铃声便响起来。

因为扶着沈临瑾,所以手不能从口袋中将手机拿出来,只能将自己的腿向前倚了倚,你帮我把手机拿出来。

好。看着安千千匀称好看的大腿,沈临瑾觉得自己的自制力在安千千面前一次次的刷新底线,揽住她腰肢的大手慢慢的下移,本来穿的就不多的腿格外的敏感,忍不住催到,快点!

大手放到她的腿上,触手温热带着弹性,让人忍不住真的去一探究竟,将手伸进她紧腿的裤袋中,慢吞吞的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放在她的耳边,眼睛却忍不住一直看向她的腿。

脑海中忽然出现,当初她在浴室中大胆的举动,白皙滑腻的肌理,玲珑的身子,心中火焰燃烧,只要这种念头一产生,那么就真的很难挥走。

等到安千千接完电话,这才发现沈临瑾竟然愣住了,摇摇手,忽然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男子竟然笑了,安千千身子一软,倒在身后硬邦邦的胸口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际,我们走吧。

声音格外的缱绻暧昧。

手臂缠绕在自己身上,安千千有些懵,在哪?心里想着尽快将人送回去,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已经一步一步的进入大灰狼的陷阱了。

听到安千千有些紧张的声调,沈临瑾越发的淡定,悠悠然开口:21楼,电梯在左边。

一听到21楼,安千千第一反应就是不愧是资本阶级,真是豪到逆天。

在这个会馆普通房间住一晚都得上千,何况是21楼的黑金VIP套房,可谓是有钱都买不到,能够上去的都是S市权势滔天的人物,黑金卡限量十张!

安千千觉得自己对沈大少需要重新认识一下了。

咬咬牙,安千千磕磕绊绊的扶着人到了电梯旁。

沈临瑾垂眸看着安千千的动作,眼底涌动着不一样的光芒。

这个女人不是想要离他远远地吗,现在他倒是想要看看,她能跑到哪里去。

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诡异。

突然两人身后传到一道诧异的声音:咦,千千,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熟悉的声音,安千千心底哀嚎,为什么会遇到同班同学。

脸色有些僵硬,扶着的男人也成了烫手山芋。

僵硬的转身,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两个妆容精致,衣着暴露的女人,不清不淡的开口:没什么,遇到个朋友,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房间。

哦,真的是朋友吗?林沫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笑得一脸暧昧,尤其是看到安千千扶着的那个男人的背影,简单的西装剪裁却十分精致,一看就是高端定制,不是富二代就是富一代!

凭什么这等好事儿都被安千千给占了去,她们长得也不差啊。

两个女人眼底的嫉妒被安千千看了一个正着。

心底叹息,女人这种生物啊,真的……嫉妒心太强。

见不得别人好。

安千千瞥了她们一眼,闲闲的开口:是不是朋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没事儿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哎,我们这是关心你好嘛,你干嘛这种态度。见林沫吃亏,她身边的另一个女人嘲讽道,不会是搭上了什么不得了的男人就不想认我们这些穷同学了吧?

这酸的不要不要的语气,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不过这点程度,安千千嗤笑一声:谢谢两位同学的关心,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千千,你是不是误会我们了,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林沫一脸委屈的开口,不过那眼睛却一直瞄向一边倚在安千千肩膀上的沈临瑾。

眼波如水,声音如莺,任是那个男人看了听了都忍不住留意。

可是偏偏沈临瑾就不是正常的男人……

这种女人,他见了就恶心,何况是被勾住。

听到安千千的语气,沈临瑾就猜到,这两个人跟她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于是……

懒洋洋靠在安千千肩膀上的沈临瑾突然转身。

凌厉的眼神直直的看向那两个女人,不急不慢的微启薄唇,误会了你们又怎样?

你……

林沫她们完全没想到沈临瑾会这么嚣张,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做声。

尤其是接收到面前男人寡淡凌冽的眼神之后,更是不敢反驳。

此时电梯正好到了。

为了防止产生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安千千捏了一下沈临瑾的手臂,抬头看他,电梯来了,我送你上去。

好。漫不经心的捏了回去,看着安千千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沈临瑾本来被破坏的心情又好了许多。

果然,这个女人的一切都能牵扯着他的心情。

安千千感受到沈临瑾捏着她的手指,下意识的想要甩出去,但是他看起来捏的很松,却让她怎么都甩不出去,这种感觉,她一点都不喜欢。

强压抑下心中的嫌弃,笑意盎然的抬眸看着那两位女同学,所以两位穷同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