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销魂姚瑶琦琦 黑色蕾丝美妇小说

乔桑醒来的时候,四肢痛得像被大卡车碾过一般,浑身发软没有一点力气,她表情痛苦地捂着脑袋坐起身。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一点都不想起来了?

刷——

浴室的门打开,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走了出来,乔桑一眼就看到了他身上的八块腹肌和俊美的五官。

两人的视线对上,乔桑注意到了他那双冷静深邃的眼眸。

醒了?男人的薄唇不经意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如星光般璀璨。

这么自然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她和他认识吗?

你是谁?乔桑问,心里却开始警铃大作,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酒店。

这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酒店和别人開房呢?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男人,此时乔桑的心里已经上演了各种戏码,越想心越下沉,她已经结婚了,这样岂不是出轨了吗?

男人听到她的话,回过身来,挺拨的身躯突然靠近她,他俯下身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吐在她的脸上,俊美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如烟花般绚烂的笑容:倒不如我来问问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床上?嗯?

乔桑脸色爆红,心跳得厉害:你在胡说什么?

怎么?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男人的薄唇贴近她的耳垂,吐气如兰。

轰——

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强势地钻进她的呼吸,乔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幕幕香艳的画面。她赤身果体地躺在男人的身下……甚至还伸手搂着男人的名字,一边喊着他亲爱的,两人辗转缠绵了几个小时。

是了,昨天晚上。

你昨天晚上的反应真不错。

啊!乔桑突然尖叫一声用力地推开他,你不许胡说!

男人如一只矫健的狮子,凶猛地扑上她,扣住她的双手举高至头顶,乔桑大惊失色,弓起膝盖去踢他:混蛋,你要干什么?

做一点实质性的让你好好地回忆一下昨晚,看你还会不会认为是我在胡说。

说着,男人俯身欲吻她,乔桑却惊叫出声,抬脚不客气地朝男人的下身踢去。

然而并没有踢中,因为男人敏捷地躲开了,而且压住了她的腿,眸光冷冽地瞪视着她:好狠心的女人,你想让我断子绝孙?

像你这种无耻的禽兽,就算是断子绝孙也不为过,你放开我。

乔桑用力地反击,挣脱不开,索性对着他的手臂用力地咬下去。

嗯!男人闷哼一声,松开了她,乔桑奋力起身往外跑去,完全不顾此身自己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

乔桑甩上门,剧烈地喘着气,却发现离这儿不远的房间围了一堆记者,守着一个门,似乎在等什么大新闻一样。乔桑忽然就作贼心虚了,她这个样子不会被拍到吧?

想到这里,她低下头,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衫,任青丝披散在额前,然后快速地往前走,想赶紧离开这里。

走了几步,乔桑却撞了一赌肉墙,她被撞得节节后退,手腕被人拉住,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耳光便随之呼来。

啪——

乔桑你这个贱女人!你居然敢给我戴绿帽!

乔桑躲闪不及,洁白如玉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她惊愕万分地捂住自己被打疼的脸颊抬起头,便看到她的老公叶修一脸怒气冲冲地站在她跟前。

而聚集在B250房间门口的一堆记者听到声响,纷纷赶到了这边。顿时,无数灯光镜头对准了乔桑和叶修。

乔小姐,听说你背着老公到酒店来開房,这是真的吗?

叶先生,请问你老婆出轨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乔小姐脸上这伤是被叶少爷打的吗?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呢,那叶少爷是特别生气咯?

周围的人说什么,乔桑听不到,因为她耳朵嗡嗡作响,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凭什么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打她?看她好欺负?

你还要脸吗?背着我到这儿跟男人来開房,如果不是我恰好赶过来了,你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哼,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根本不配当我们叶家的人。叶修英俊的脸上布满怒火,指责。

旁边的记者逮到机会,赶紧发问:叶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叶先生是想和乔小姐离婚吗?

呵,像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当我叶修的女人。叶修冷冷地说道。

捂着脸一直没说话的乔桑却在此刻冷笑出声,众记者听到声音又赶紧把镜头对准了她。

乔桑伸手拭去嘴角渗出的鲜血,冷笑着数落:身为我的老公,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被送到了陌生的房间?还有为什么一大早就有这么多记者聚在这儿,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局,你却连问都不问就直接判了我死刑。

她的反应让叶修措手不及,本以为她会当着记者的面跟他求饶。却没想到她自己主动开了口,一时之间,叶修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该死的,你背着我開房还有理了是吗?

说着,叶修扬手又想打她,乔桑倔强地仰起小脸:你打啊!也好让这些记者看看清楚你叶修的本性。

记者们的聚光灯对着叶修不断地拍,叶修脸上无光,五指收成拳,咬牙怒视着乔桑。

乔桑咬住下唇倔强地与他对视了片刻,叶修气得发抖,拽起她纤细的手腕,跟我回去。

乔桑用力地甩开他的手,转身朝着反方向离开。

叶先生,您和乔小姐的婚姻是不是到止为止了?请问您现在是什么想法?有没有什么感想?

滚开!自己的老婆背着自己到外面来偷吃,还被拍了照片,叶修简直丢了大脸,这群记者还缠着他,他气得一句话都不想说,直接朝记者发脾气。

如果今天的照片你们敢见报,我会把你们全部送上法庭。丢下一句威胁,叶修逮着乔桑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切,神气什么呀,老婆都跟别人開房了,还凶什么凶?

兄弟们,别管他,叶家就是个软柿子,赶紧回去写报道,除了叶修戴绿帽这一条,还有他那火爆脾气也能写成案子。

走走走。

于是一大群记者有商有量地离开了。

乔桑进了电梯,按了最底的一层,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她看到了叶修怒气冲冲地往自己方向冲过来了,乔桑伸手使劲地戳着关闭键,可最后一刻叶修还是进了电梯。

一进电梯,叶修就扣住了乔桑的肩膀,冷声问道:你要去哪?那个奸夫在哪里?

奸夫?乔桑眼神有些闪烁,想到刚才在酒店里那个俊美的男人,他的五官真的如画家笔下雕刻出来的精品一样,每一道轮廓都极尽完美,就连身材也是百里挑一无可挑剔的。

他身上那种高贵的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那么他到底是谁?

肩上一痛,乔桑回过神来,叶修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咬牙瞪着她:你发什么呆?在回味你和那奸夫的一夜?

放开我。乔桑用力地推开他的手,自己靠在电梯里,冷哼了一声,你有什么理由来质问我,我这个妻子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摆设吧?

平日里她做什么,都没见他管过,这会儿知道出面了?

怕她丢光他叶修的脸了?

就算只是一个摆设,你挂的是我叶修妻子的头衔,丢的就是我叶修的脸,我要跟你离婚!

离婚?

乔桑脸色一白,离婚?我不会答应的。

由不得你不答应,回去以后我就跟爸提,我这次离婚离定了!

恰巧这时,电梯门开了,叶修迈开步子走出去,乔桑下意识地拉住他的衣袖,脸色虽苍白却仍倔强地道:叶修,我不同意离婚,就算你跟爸提,我也不会答应的。

听言,叶修回头冷笑地看了她一眼:现在知道害怕了?你背着我给我戴绿帽的时候怎么就不害怕了?乔桑,我会让你知道,背叛我叶修会有什么下场!

说完叶修甩开她的手转身毅然离去,乔桑被甩开,肩膀撞到了墙上,疼得她半天站不起来,只好捂着肩膀在电梯里蹲着。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欢欢的手机号码大半夜打电话给她,一个男人说欢欢在生日聚会上喝醉了,让她马上来酒店带她回家,她来了以后刚进房间却被人给打晕了,后来…
电梯长时间没人操控,便缓缓上升,最后在25楼停下。

叮咚——

电梯门打开,乔桑垂着眼眸,听到电梯门打开了,便下意识地抬了抬眼。

只是一眼她就呆住了,因为站在电梯外的居然就是早上那个俊美的男人,所谓与她狂欢一夜的‘奸夫’。

乔桑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正用那双冷静深邃的眼眸看着自己,相比于早晨裸露着胸膛的他,现在的他已经换上了一套深色的简款订制西装,单只手插在裤兜里,五官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可单单站在那儿,他身上就有一股不言而喻的强大气场,沉稳内敛的气息自成一界。

而他的身后站了一个同样穿着西装的男人,只是气场比起他来差太多了,明显就是听候他差遣的下属。

对视了将近十秒,乔桑猛地反应过来,忍着肩上的疼痛站起来,迅速地扑到电梯按扣旁边,纤纤的素白食指按下电梯的关闭键。

她可不希望自己与这个男人同乘一座电梯。

可就在她按下关闭键的那一瞬间,俊美的男人却动了,他长腿迈开,直接进了电梯,身上强烈的气场瞬间将整个狭小的电梯空间笼罩,乔桑的动作登时怔住。

他,怎么就进来了?

随着他的进入,他身后的男人也跟着走进来。

乔桑还在发愣,就感觉到身后男人的欺近,而那双修长的手指越过她,直接压在了1号键上,之后他也没有急着离开,大手甚至放在了她的肩上,有些沉重地压着。

气氛很微妙,陈宇的身子往角落里移了移、

陆晋深修长的手指微微下移,指尖触碰到了乔桑的指尖,乔桑顿时如触电一般地将手缩了回来,回头却因用力过猛而撞上了陆晋深的下巴。

砰!

你在紧张什么?陆晋深握住她瘦弱的手臂,将她拉过来。

放开我!乔桑紧张地道,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五官俊美,可对于她来说却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因为只要一看到他那张脸,她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居然婚内和一个男人滚床单了,而这个男人却不是她老公。

只要一想到这个事实,乔桑就近乎崩溃。

放开?你确定?陆晋深的冷静的眸子盯着她,微挑起唇角。见她脸上受了伤,嘴角也破了,陆晋深蹙眉:脸怎么了?

乔桑却用力地抽回手,一张小脸褪去了血色,她躲到角落里,离陆晋深远远的,不要靠近我,我不认识你,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当作没有发生过?陆晋深深邃的眸子半眯起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缩在角落里恨不得离他再远一些的小女人。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么?居然让他不要靠近?

如果我说不呢?陆晋深微微笑起来,他抬手看了一眼手上戴着的腕表,还有十五分钟,他要赶去开会。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当作没有发生过?

乔桑脸色更加苍白了,就连嘴唇也失去了颜色,她咬着下唇,我,我已经结婚了,我是有夫之妇。

结婚了?陆晋深眸色一深,气息冷了下来、

看来你丈夫并不能满足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你明明是个雏儿。

……乔桑一阵无言。

这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和叶修结婚一年多,可他却从来没碰过她,两人只是挂名夫妻,往日里她和叶修的相处方式除了争吵以外就是冷嘲热讽,他连在外人面前都懒得做戏。

所有人都知道,她乔桑在叶家并不受宠。

现下被这个男人当面戳破,乔桑内心并不好受,素白的小脸一冷,漠然地道:这与你无关。

呵~男人低沉的笑声却沿着空气传递过来。

你把第一次给了我,你老公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