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着旗袍美妇的肉臀 东北女人放荡对白

安父被这不冷不热的声音给浇醒了,这可是B市的太子爷呐!

千千,过来。

安父见沈临瑾坐镇,顿时有些慌乱,只能从安千千这里下手。

毕竟今天这场婚礼,必须举行下去!

安千千淡漠的看了一眼所谓的父亲,今天的一切,耗尽了她所有对他们的亲情,面向客人,淡淡的开口,显而易见,视频是真的,我不瞎,不会舍沈少而选李公子的。

顿了顿,继续道:既然妹妹这么喜欢李公子,姐姐成全你们。诸位贵客若是不嫌弃的话,那么请一起见证我妹妹与李公子的婚礼吧。

我想大家一定都不会介意!

沈临瑾安慰性的轻拍了一下安千千的肩膀,利剑一般的眼神环顾四周。

眼底带着明显的威胁!

感受到了沈少的威胁,众人忙不迭点头!

谁敢与沈家为敌!

他薄唇挂着寡淡的冷笑,即如此,安千千我就带走了,若是想要人的话,那么沈宅随时欢迎!

说着,直接将人扣在怀中,看似轻松地揽着安千千的肩膀,事实上两人在暗中较劲。

安父老脸一红,气急败坏,今天你若是走了,那么就不要回来!我们沈家没有你这样心狠手辣诋毁妹妹的女儿!

安巧萱刚想要开口,可是当沈临瑾冷厉的眸子扫过她的时候,全身不寒而栗,不敢再抬头。

心底恨意蔓延,她才是安家真正的大小姐,凭什么她们安家的遗产全部都是安千千的!

她一定要夺回来,还有安家大小姐的位置!

我们走!

这里的空气安千千一刻都呆不下去了,谁稀罕当他的女儿!

一手扯掉头上的长长的头纱,一边扯住沈临瑾的手腕,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沈临瑾的突然出现,让安千千后面准备的一切计划都没有派上用场。

不过结果倒是跟之前没有什么差别,这视频在沈临瑾站在她身边的时候,就注定会大家认为是真的,那么今天的婚礼,如果安家想要收场的话,必须以安巧萱与李方玉结婚结尾。

想到安巧萱,安千千眼底冷芒闪烁。

安巧萱既然想要害她,这下场也是活该。

至于那个李方玉,跳梁小丑而已。

走出大门,抬眸看着气定神闲的沈临瑾,认真的开口,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也不想知道,今天你害我被赶出家门,那么昨天你的救命之恩就一笔勾销了,咱们以后互不相欠。

手臂上的柔软温暖忽然消失,沈临瑾皱皱眉,听到安千千毫不客气的撇清关系,眉头皱的更紧,谁说互不相欠,安小姐的算盘打得可真是好,就算不算三天前的救命之恩,今天的解围,单单是你那天强上了我,这就不可能互不相欠!

一个大男人对女人说强上了,还真是……

如今知道了沈临瑾的身份,安千千更是震惊加无语,清贵雅致的脸,说着不要脸的话,还真是……

想起早晨醒来时的缠绵情景,安千千忍不住耳朵发烫,那天晚上是个意外,而且你的一面之词,我是不会相信的!

摆明了死不认账。

依旧淡定的沈临瑾沉默了片刻,你觉得我会没有证据?

声音带着难得的戏谑,清冷的眉宇间挂着淡淡笑意,柔和了原本僵硬的线条。

你!安千千猛地抬头,想到刚才她用来威胁别人的视频,显然是误会了沈临瑾的意思。

你竟然有这种龌龊的爱好!话语带着深深地控诉,显然是忘记了站在她面前是天之骄子,从未被人看低过的沈临瑾。

也是,毕竟他们不曾了解彼此。

清厉的眼中划过阴霾,伸手使劲掐住安千千的下巴,我想要的人,你以为逃得过吗。声音依旧温柔,可是安千千却清楚的看到他突然地阴沉,唇瓣一抿,强装镇定,沈大少,我们现在不熟,以后也不会熟,请不要把我当成你的私有物!你想要就能要吗!

说着,伸手用力的想要拨开沈临瑾的手指,下巴掰红了都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眼中倔强的光芒让沈临瑾平静如水的心难得的烦躁起来。

尤其是看到她这么不珍惜自己,下巴的绯色,让他不由自主的撤了手,薄唇锋利,眼底深处的兴味越来越浓厚,果然是个带着利爪的小野猫。

无论你怎么想的,今天你必须跟我走!说着,直接将她塞进一旁黑色的迈巴赫上,锁上了车门,任凭安千千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最后,认命的某女偏头看着认真开车的男子,沈临瑾,你说,你究竟想要什么!

目光直视前方,精致无暇的侧颜在安千千看来,更像是恶魔的脸,说话也没有什么好声音,她本清冷如水的性格也快要被这货激出来了!

原本很享受被安千千凝视的沈临瑾,平静的心情荡漾不已,当然,只保持在安千千没说话的时候。

偏头看了一眼安千千红润的小嘴,忽然觉得这样漂亮的唇不适合说话,更适合……接吻……

我想要亲你!沈临瑾将车停到路边,偏头认真的盯着安千千的红唇,好不羞涩的说道。

安千千睁大了眼睛,瞬间有些呆滞,什么!

从未见过向沈临瑾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她可以确定。

尤其是沈临瑾凑过身来,在她唇上轻吻的时候,脑海中除了这一句话便是空白,甚至都没有想到将这登徒子推开。

看着安千千茫然的表情,沈临瑾很是满意,没有深入,不过浅尝辄止,他也不想把人逼的太紧,可是若是他看上的女人,那么便不要想着逃跑了。

拍拍安千千有些呆愣的小脸,戏谑的问道,回味无穷?

重新坐好,将安全带系上,狭长的凤眸看着安千千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眸中瞬间凝聚晶莹。

你个流氓!

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沈临瑾表示把持不住。

这个结论下的好,安千千心中对这个男人鄙视不已。

可是想起当初自家好友说过的,只要是男人,一看到你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绝对会把持不住,想要怜惜!

于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安千千正好乘机……

眼见着泪珠就要滑下,沈临瑾倒是有些措手不及了,本来像是小野猫的女孩忽然变得这么脆弱,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哭什么啊,我又没有对你怎么样。

你亲我了!安千千控诉的捂着自己的唇瓣,眼睛被泪水冲刷的格外清澈,遇到了这样的安千千,沈临瑾注定要失败了。

解开自己刚刚系好的安全带,睡都睡过了,亲一下又不会怎样。

沈临瑾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会主动去亲一个女人,重点是居然有女人不愿意!

谁跟你睡过,你放我下去,我要下去!
安千千拍着车门,白皙的手都红了,眼角的泪珠摇摇欲坠。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安千千,沈临瑾的心揪成一团,既然人家不愿意,那他又何必呢。

想着,两人不过是一场意外,若不是她的手链落到他的床上,他也不会……

可是,他来找她,真的是这个原因吗?

好,我放你走。沈临瑾敛目沉思,冷冷的开口,今天你从这里下去,那么以后,你都没有机会了。

似乎是没有想到沈临瑾真的回放她走,安千千微愣,瞬间冷静下来,知道他的意思,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纠缠你。

也是,像他这样的男人,总是会担心女人的纠缠,安千千保证到。反正她对他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想法,对他的身份也没有任何的觊觎。

听到安千千毫不留恋的回答,沈临瑾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嫌弃过,声音猛的沉下来,下车!

就算是对她感兴趣,可是也不会任凭她将他的尊严踩在脚下践踏,骄矜尊华如他,自然受不了如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临瑾突然变得这么阴森,在安千千心中,有钱有势的男人就是这么多变,轻松打开车门,迫不及待的下车,而后看着驾驶座上的沈临瑾,笑靥如花,再也不见!

越发觉得这样的笑容刺眼,强忍住想要将这个女人抓上来的冲动,使劲一踩油门,嚣张的迈巴赫像是黑色的豹子,疾驰在马路上。

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安千千转身,穿着纯白婚纱的背影与黑色的车子背道而驰。

热闹的人群中,谁能想到,这两人会在天边的地方,再次相见,而后紧紧纠缠。

安千千下巴残存的余红,手背微微的红肿,表示刚才的剑拔弩张并不是梦一场。

车中的沈临瑾手指紧握,却掩不住里面隐约的闪光,明明想要放她走,偏偏这个东西却怎么都无法伸手还给她,因为,在他心里,这或许是他们唯一的牵绊。

心底最深处,还是不希望能够与她真的形同陌路,从此再无牵扯。

自嘲一笑,将手链放到西装口袋中,毫不犹豫的掉头,可惜……美人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边安千千被沈临瑾抛下之后,直接穿着婚纱去了商场,早就做好会在婚礼现场走人的准备,在婚纱巨大的裙摆下,藏着自己的包。

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无视商场里所有诡异的目光,将婚纱丢到垃圾桶,悠悠然去了机场。

S市。

千千,你回来了!

温暖看着安千千站在自己公寓门口,一副被抛弃了的小模样,难免有些惊讶,而后将人拉进来,脾气火爆,说,是不是你家那些人又欺负你了!

从小跟安千千就是同学的温暖,一直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大学为了安千千都跟她一起考来了S市,也是见到过安千千的亲人与她相处的样子,当然对这家人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见到最信任的人,安千千原本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软软的倒在温暖身上,小暖~~我好累!

乖啊,到沙发上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温暖温柔的将安千千扶到一边的沙发上,声音一改刚才的火爆,变得温柔如水。

也只有安千千能够有这样的待遇!

将脑袋放在温暖单薄却极有安全感的肩膀上,安千千低低的说着自家父母的行径。

对温暖,她从来都是信任的,也是知无不言的,可是今天却下意识的将遇到沈临瑾这一件事情忽略过去,不知道是不想提起,还是害怕提起。

一听到她家人竟然如此对她,温暖暴跳如雷,就要撸袖子去揍人,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把那群王八蛋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