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小娘子np文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她宁可爷爷的遗产不在自己身上!

可是,爷爷去世的时候,遗书上说的很清楚,所有的遗产全部交给安千千,但是只能在她大学毕业,结婚之后才能取出遗产,所以,就有了昨天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场闹剧。

安千千眸光黯淡下来,还差半年才会毕业,今天生日而已,他们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嫁出去吗?而对方即便是一个人渣,他们也能把她送到那种人的床上吗?

真是寒心。

一回家,安千千便看到自己的父母,妹妹都在客厅里等着。

安母率先迎了上去,安安,回来了,怎么样,那小伙子不错吧!

显然还不知道他们发生的事情,她还以为那个渣男会迫不及待的告状呢,居然没有动静。

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出现早晨那个男人精致的容颜,甩甩脑袋,不以为然,呵,好得很!

因为处于兴奋中,安母显然没有听出安千千话中有话,当她看到安千千脖颈上的痕迹之后更加确定了,一定成事了,好好好,你先上去休息一下,我去给你炖汤补补。

嗯。不在多说,连看都没有看一边坐着的所谓的爸爸和妹妹,那样期待的目光,真是让人倒胃口。

安千千要上楼的时候,安父才开口,安安,爸爸知道你不愿意,可是没有那笔钱,爸爸的公司就会倒闭,那么你也没有了这样大小姐的生活了,三天后的结婚典礼已经准备好了,你只管出席就行。

大小姐的生活,亏他敢说,她怎么没有一点这样的记忆,他们富贵的生活,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现在,居然……要让她嫁给那么一个男人。

爸,你又没做错什么,再说了,李方玉配姐姐足够了,好歹也李家的公子,嫁给他不愁吃喝,姐姐有什么不满意的!安家养女,安千千的妹妹安巧萱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笑靥如花。

呵呵,姐姐确实满意的很,希望妹妹以后也能笑的这么璀璨。
父不父,母不母,姊妹不姊妹,她又何必留情。

想到父母对安巧萱的真心疼爱,和对自己的冷漠寡情,安千千真的很怀疑,到底谁才是被收养的!

她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

手指收紧,白皙的手背上血管明显,指甲掐进手心都没有感觉。

三日后,盛大的婚礼现场。

为了防止安千千以后倒打一耙,安家请了B市近乎半数的权贵。

看在已逝的安老爷子的面子上,大多数权贵家族还是很给安家面子的,都派人来了。

毕竟安老爷子可是上个世纪战功赫赫的中将。

一身纯美婚纱的安千千站在二楼栏杆处,看着一楼大厅华丽的摆设,精致的人儿,长长的地毯横贯大厅,最前端站着人模狗样的李方玉,对她笑的一脸恶心。

画的美艳的红唇勾起一个寡淡的弧度。

嗓音缱绻呢喃:真是盛大啊。

带着淡淡嘲讽的意味。

当然了,姐姐的婚礼怎么能不盛大呢。安千千微微侧眸。

安巧萱一身粉蓝色的小礼服,光彩照人的站在她的身边,举手投足间端的是小家碧玉的作风。

这样的女人啊,最容易引起别人的怜惜呢。

时间到了,爸爸在楼下等你了哦,姐姐我们该走了,新婚愉快。

不答她的话,安千千附身,凑近了安巧萱耳畔:妹妹,姐姐生日那天的那杯酒是你端给我的吧,真是我的好妹妹呢。

安千千看着安巧萱的眼神变化,心底明了,原本以为她只是自私或者不喜欢她这个姐姐而已,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会害自己。

冷哧一声,安千千从这个好妹妹身边擦肩而过。

姐姐!

听到身后的呼唤,安千千脚步微顿。

你认命吧。

我们试试看!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安千千风姿优雅的下楼。

自顾自的走到李方玉面前,理都没有理会红毯尾端的安父。

客人均是惊讶的看着一袭婚纱,雅致风华的女子。

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

老婆,你是迫不及待想要跟我宣誓了吗?

李方玉就要揽住安千千,看着近在咫尺的美艳女子,上次被踢的后果被他抛之脑后,笑的一脸谄媚与邪恶。

无论上次谁帮了她,还不是得嫁给他!

懒得管这淫邪的目光,安千千轻巧的躲过,拿过司仪面前的话筒,嗓音清雅妥帖:在结婚之前,浪费诸位贵客几分钟的时间,看个视频。

下一秒,大厅左侧的超大屏幕上便出现了不堪入目又辣眼睛的一幕。

视频中的大床上,一男一女缠绵的旁若无人,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优秀H片,做视频的人很有良心的在重点部位打了马赛克,这重点部位绝对不包括脸。

赫然是新郎官跟伴娘啊。

众人哗然。

安巧萱呆滞的站在楼梯口,突然疯了一样冲向安千千。

啊啊啊,这不是我,不是我。

在场的那个不是社会各界的人精,一看安巧萱的反应都明了,这是真的。

啧啧,真是道德沦丧,妹妹跟姐姐的未婚夫搞在一起。

安老爷子去了之后,安家就乌烟瘴气的,现在又闹出这种丑闻,真是……

本来看在安老的面子上,家里长辈还想要扶持一下安家,现在看来,烂泥扶不上墙。

众人议论纷纷,听到让他冷汗直冒的议论,安父顿时从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快走拉住安巧萱,免得她做出什么更蠢的事情。

安千千!你做了什么!

安千千眼睛微抬,闲闲的看着所谓的爸爸,请大家看电影啊,大片吧。无辜的开口
千千,就算你不想嫁给方玉,也不该拿这种合成的视频来陷害你的妹妹跟方玉啊。安父不愧是老狐狸,迅速想到了怎么才不会折掉安巧萱的法子。

顺便狠捏了一把安巧萱的手臂。

安巧萱也清醒过来,顺着安父的话,哭的梨花带雨,对啊姐姐,爸爸妈妈再怎么疼爱我,也不会对你安家大小姐的位置有任何威胁的,姐姐何必……

哭的让人心疼。

千千,你如果不想嫁给我,或者喜欢上了别的男人直说就好了,但是何必要扯上萱萱呢,那视频上的人不就是我们三天前在景和酒店的吗?

李方玉反应也很快,接收到安父威胁的眼神,当然知道站在谁那边。

静静地看着一大家子表演,安千千双手环臂,眼神清淡。

刚想要搬出证据。

突然一道清冷沉静的声音传来:三天前的晚上,不巧,本少正好碰上了安大小姐,难不成安大小姐还有分身术?

安千千心底一沉,谁在帮她。

剧情反转的太快,在场的人都反应不过来……

沈临瑾!

许多人认出了那个风姿卓绝站在柱子旁的清如朗月的男人。

B市四大家族之首沈家的大公子,沈家权势滔天,私下大家都尊称他太子爷。

赫然而知,他的身份地位。

看到气势十足的男人帮安千千出头,并不清楚沈临瑾名头的安巧萱忍不住上前:我这个姐姐最喜欢跟野男人鬼混,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先生可不要被骗了。

被骗?沈临瑾气定神闲的看向旁边冷眼旁观的安千千,心底一阵无语,这个女人表情一点惊喜与崇拜都没有,真是无趣。

懒洋洋的微启薄唇,继续道:安大小姐骗过本少吗?

不曾。安千千突然轻轻巧巧的错过这些人,不急不慢的走到沈临瑾面前,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巧笑嫣然。

惯会察言观色的安千千,通过众人的眼神,就知道,这个跟她有过一睡之缘的男人,绝壁身份不简单!

既然他主动帮她,她又怎会拒之门外。

心欢喜她的识趣儿,沈临瑾自然的握住她的手,而后眼神寡淡的撇了一旁故作可怜娇俏的安巧萱一眼:忘了说,不巧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野男人。

你……

安巧萱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有恃无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护着安千千。

不但是安巧萱,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卧槽,传说中不近女色的沈大少,为毛从部队退役之后,就变成了护花的骑士!

最先回神的是安父,看到沈临瑾先是一惊,沈少,幸会幸会,有失远迎!

握住美人素手的沈临瑾心情刚有一点愉悦,又被这狗腿的声音给破坏了,瞥了安父一眼,不敢当,我今天不过是来接回我的女人而已!

我的女人!

四个大字炸开在眼前一片漆黑的安千千脑海中。

不对,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

刚想抬起头来反驳,没想到沈临瑾似乎是预料到了一样,直接将人压在他的胸口上,动也不能动。

心中吐槽不已,这个男人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回身看了一眼沙发上精致清纯的女人,安千千笑的张扬,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这样的亲人,真的是亲人吗?

眼神淡漠的看向所谓的亲人,最后一次。

说完转身,毫不留恋的上楼。

看着安千千上楼的背影,安父原本带着祈求的眼神慢慢的变成了隐忍,不屑。

爸,你说她会妥协吗?安巧萱凝眉,想到刚才安千千的眼神,忍不住有些脊背泛凉。

她不妥协也要妥协,这是她的命。语气凉薄,完全没有一点父爱,更像是仇人。

回到房间,因为昨晚洗过澡了,所以安千千身上并没有任何宿醉的不适。

可是当她浑身赤果的站在浴室的时候,看着满身的吻痕,不仅仅没有一丁点的厌恶,反而想起那人的笑容,有些羞涩,拍拍红润的脸蛋,镜子里的那个还是她吗,这副少女怀春为哪般!

自己果然是缺男人了!

洗了一个凉水澡,砰砰乱跳的心脏终于平稳下来,原本惘然的眼神也逐渐清晰。

结婚,呵呵,那天且好好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