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的心头宝 po 《夹缝生存》h顾青阳

管家将她的焦躁当成了担忧,叹一声才开口:是少主的女伴。

女伴啊。

焦躁瞬间被失望所代替,温小染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只觉得眼睛又胀了起来,眼泪毫无预期地叭叭滚出来,成串成串打在地板上。

少夫人当年离开少主的时候必定想得到他也会找别的女人,如今这些事,该看开才是。管家说得委婉,实际上是指责她咎由自取。温小染无心去管家的想法,没精打采地站在窗口。

好山好水近在眼前,她却只能被关在这屋子里,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劲,她一拳捶过去,狠狠地砸在玻璃上。

防弹玻璃只是微微震了震,并有半点损伤,伤的,是她自己。那一拳用了大力,指骨几乎要被撞碎,皮肉都绽开了,渗出血来。

管家叹着气摇摇头,没说什么,出了门。

之后的几天,帝煜再没有来找过她,管家也极少出现,一应的饮食起居都由佣人负责。那个女人第二天就被送走了,但温小染发现,很快就会有新的女人被送过来。

整整七天都是如此,送来的女人没有重过样。

帝煜,到底拥有多少女人!

拥有这么多女人的男人,妻子怎么受得了,不跑才怪。她忍不住为那位未曾谋面的江天心叫屈。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她似乎被彻底忘记在了这间屋子里。

不会要被关在这里一辈子吧。

温小染再次焦躁起来。

上天并没有全然置她于不顾,很快她发现,这屋子里的人很少,甚至连看护都没有,她要是逃走,基本上不会被人发现。

她试着推开窗户,看到了银色防盗窗上的应急小门。平日都是锁着的,或许佣人太过粗心,忘了,只一推就开。

温小染脸上终于显露了一丝愉悦,她将被单撕碎连成条,绑在窗户上,而自己穿过应急小门从窗口吊到了一楼。一路小跑,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她竟跑出了那道城墙,来到了帝宫之外!

看着被抛在背后的帝宫,温小染又欣喜又紧张,拍着胸脯直庆幸。她不敢久留,迅速往前跑。

这一切,都落在楼上人眼里。

那如鹰般的目光勾着那道小小身影,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少主,再不追少夫人就……管家立在身后,无比担忧地开口。他的话还没说完,前方的影子一歪,身子不见了一半!

温小染根本不防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以为踩到了陷阱。只是陷阱应该马上坍陷才对,她的半个身子还在上面,虽然在下落速度却不快。下面冰冰冷冷的,有水迅速涌进裤腿,没到腰际。除了水,还有泥巴。

沼泽地!

炸雷突然从温小染的脑际炸响,当她意识到自己落入哪里时,冷汗迅速滚了下来,湿了满背!本能地挣扎,只是一挣,便往下沉,不挣,依然沉,只是比挣扎来得缓慢。但以这样的速度,不出半个小时她也必定沉入沼泽地里淹死!

此时,她才突然明白为什么围墙里没有看护,为什么里面的安保措施搞得如此松懈。这沼泽是天然的屏障,任何人都别想进来,进来的人也别想出去!

谁来救救她!

恐慌侵袭了她的心脏,因为不安,她又挣了挣,水面已经没到了胸口!越是没得深越是慌张,她手忙脚乱起来,想借着双手把自己拉出去!

泥下吸得紧紧的。

有人走了过来!

救我!她朝那人伸出手,眼泪在眶里打转,嗓音颤得厉害。

那人却停在了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像看一场无关紧要的热闹,不曾伸出他的手。

是帝煜!

他板着一张俊脸,没有半点表情。

救我!

眼泪淌了出来,她哽咽着祈求。

他依然无动于衷。

显然,他要看着她淹死。

水没过了她的肩,脖子,死亡越来越近,她越发挣得厉害……泥水滑过她的唇,马上就会封锁她的鼻,她死定了!

拉上来!

帝煜终于发布了命令。

他身后走出两个人来,将她拉了出来。温小染用力地呼吸着,泥水差点挤碎她的内脏。

谢……

丢下去!

还未来得及道谢,面前的男人又下达了另一道命令。满身泥水的她再次回到了沼泽。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就像一只死老鼠般被人随意玩弄着,提起,扔下,扔下,提起。帝煜不会让她淹死,却永远不让她上来。

温小染几乎去了半条命!

当帝煜宣布惩罚结束时,她全身是泥,满面狼狈,像条死鱼般趴在地上,连呼吸都微弱起来。

帝煜缓缓地蹲了下来,拇指和食指轻挑地勾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高。她看到了他脸上的嘲讽。

到底是你蠢还是就算死都不愿意留在这里?

……

收起你那些幼稚的想法!

……

温小染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抓起一把草朝帝煜狠狠甩了过去,你个流氓疯子变态狂!

帝煜并未防她,这一把草夹着泥土尽数甩在他那张冰冷俊美的脸上,周边传来一声低呼,身边的人惊呆的同时吸起了冷气。

温小染的性子绝非如此,不是被逼到了极致,断不会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

流氓,疯子,变态狂?将她的倔强收在眼里,长指爬上脸庞捏住一根杂草,帝煜一声一声地重复她的话,每重复一个字,目光就冷一份,表情就寒一份!

指头一绥,杂草被无声折断,从指尖滑落,无声无息地掉在温小染的眼皮子底下。她轻颤了一下,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下一刻,她的下巴被夹紧,抬到了他的眼下。这是一种居高临下之势,她只能仰视他,看到他绷紧的下巴形成倨傲的弧度。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这样说我,唯独你,江天心,没有资格!

说完这话,他立即甩了她的下巴,似乎多碰一秒钟都会脏他的手!

温小染的脾气再次给冲了起来,冲着他大喊:我叫温小染,一辈子都叫温小染,跟什么江天心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要是跟我有仇,尽管冲着我来,如果不是,麻烦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温小染!

她豁出去了!

甚至挺起胸脯把自己送到他眼前,与他相对,我的背包只有你们碰过,我的身份资料一定是你们换的,警告你们最好给我弄回去!

敢如此挑衅少主的,她是第一个。就连管家都捏起了冷汗,为她的命运感到担忧。

惩罚并没有到来。

我们为什么要换你的身份资料?他只问。

为什么?这一问将温小染问怔在了那里。是啊,为什么。

他是高高在上的帝国集团少主,只要招一招手就能有无数女人到身边来,根本不需要用什么手段。

我真的不是江天心。她只能强调。

把人带过来。

帝煜没有接她的话,突然命令。
很快,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温小染的怔愣转变为疑惑,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她是谁?帝煜问,贵气逼人的下巴点了一下温小染,问的是戴眼镜的男子。男子扶了把眼镜,对着她看了一会儿,我的客户。

客户?温小染指上了自己的鼻子。她什么时候成他的客户了?

你搞错了吧。

不会的,任何一个在我那里整过容的客户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男子十分笃定,对于江小姐,印象则更深一些。因为江小姐原本长得就十分标致,却要求整成别的人,我们还一度以为您……

男子脸上显露了尴尬的笑,正好医院里死了个女孩,我就照着她的样子给您整了,这些,您不会不记得了吧。

她明明活得好好的。

你分明在骗人!

她怒瞪着男子叫道。

男子也不着急,取出一个U盘递向温小染:这是您整容的全过程,手术视频也在里面。

温小染再次傻了眼,盯着那U盘久久不敢抬手。U盘,被另一只手截了过去。

是帝煜。

带他离开。

他下命令。

管家领命,片刻之后,不远处的直升机飞了起来,朝山的另一边而去。温小染看着远去的直升机,眼里流露出羡慕,她多想离开这里。

我真的不是江天心。她机械地重复着这句话,眼泪在眼眶无助地打着转。帝煜的俊脸再度绷紧,碎发伏下遮去了半边眼睛却遮不去他满身的戾气。他猛然朝她伸来手。

她本能地低头想要避过,颈上还是一紧!

他拎起了她的后颈将她提起,并用力往后拉,她不得不仰起脸以求好受一些。他如冷魔般的脸孔就在面前,利眸刺上了她的眼,不想做江天心为什么不整得彻底一点?

……彻底一点?什么彻底一点?

她意识到他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本能地去抚。

拿硫酸来!

他喊。

温小染的手用力一抖,越发意识到不好,你……要干什么!

帝煜再次挑高了她的下巴,不是不想做江天心吗?这眼睛还跟原来的一模一样,我帮你做掉!

……做掉!

温小染看着捧着硫酸到来的保镖,全身再一次泛寒,极致的寒!她到底碰到了怎样的恶魔!

不要!她拼拿捂住眼睛,无尽地摇起头来,不要毁掉我的眼睛!

他的手紧紧的,揪着她的下巴就是不放松,另一只手接下那瓶硫酸,无色液体泛着嗜血光泽在她头顶晃荡,晃得她整个人都要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