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小混混把校草c出水

金碧辉煌

下车之后,瑾色随容非衍一起朝里面走去。

打开三楼豪华包厢的门,容非衍走了进去。

沙发上正有一个人,看到容非衍,他率先开口:来了。

容非衍点头。

瑾色坐在容非衍身边。

沙发上的人已经认出瑾色,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嫂子好。

瑾色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并未见过此人,但是听他口中说的嫂子,心里有股怪异的感觉。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离婚协议书就是蓝子爵拟的。

迎着他的目光,她露出一抹笑容,落落大方握上他的手,你好。

我叫蓝子爵,这是我的名片。蓝子爵递过来一张名片。

瑾色接了过去,看到上面显示的是律师事务所,她露出钦佩表情:原来你是律师啊。

蓝子爵眯起眼睛一笑,听说你是法医?

瑾色点头。

一般女孩对法医这个职业都敬而远之,你怎么想着要做这一行?蓝子爵难得的说那么多话。

法医没什么不好啊。瑾色道。

蓝子爵再次开口道:你不怕?

一开始会怕,但是时间久了就不怕了。瑾色笑道:不过,大家一听法医的名号,就觉得很恐怖了。

为什么?蓝子爵颇为好奇。

他们都以为我们整天面对的是尸体。瑾色解释道:其实哪里有那么多尸体等着我们解剖啊。

有机会去你办公室参观一下,我倒是很好奇你工作起来是什么样子。

好啊,随时欢迎。瑾色笑眯眯的说。

她笑起来露出浅浅的酒窝,看起来明艳动人,仿佛每一处器官都变得会说话一般,惹得容非衍心尖微动。

这个可恶的女人,对蓝子爵笑的那么真,为什么对自己笑的时候就那么假?

容非衍黑眸浅眯,浑身散发着低沉气压,对着瑾色一拉,站起来朝另一边坐下。

瑾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容非衍,心中搞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不过禽兽非我族类,瑾色并不意外他的举动。

仅仅相处两天,瑾色已经将他从人族划走。若是容非衍知道她这么想的,是笑呢笑呢还是笑呢。

就在瑾色想找点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的时候,只见包厢门被打开,凌云琛携着楚姝一起走了进来。

看到楚姝,瑾色眸底飞快闪过一道幽光,遂消失不见。

但就刹那幽光,却被对面的蓝子爵收于眼底。

看到容非衍身边坐着的瑾色,楚姝不是不意外的,但是却被她极好的隐藏起来。

她刚参加完一个庆功会,身上穿的礼服还未换下,迎着灯光闪闪发光,再加上精致的妆容,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美感。

尤其在娱乐圈摸爬打滚的人,更容易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的美展示出来。而楚姝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她松开凌云琛,优雅的走到容非衍身边坐下,自然的挽住他的胳膊,亲昵的口吻说道:衍,我听凌总说你在这,原来你真的在这。

看了一眼瑾色,楚姝追问一句:她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听见她的话语,瑾色有片刻失神,相较于楚姝的话,瑾色比较好奇容非衍怎么介绍她。

容非衍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胳膊,淡淡的说:瑾色。然后便没了下文。

瑾色说不失望是假的,没有婚礼,没有订婚戒指,也没有举行任何像样的仪式,与她来说,只有那张红本本说明她结婚了。

不,还有她签下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这便是她在容非衍心里的分量了。

收回落在瑾色身上的目光,楚姝热情的对容非衍说道:衍,我刚才见到江太太了,她还跟我提起你,说上次你帮了她老公的忙,她很感谢,希望有时间请你吃饭。

容非衍唇角微抿,不咸不淡道:没空。

楚姝美眸微闪,嘴角露出一抹姣好笑容,转移话题。

凌云琛进来就歪倒在蓝子爵身上,开始哭诉起来:小爵爵,老大忒不是人了,今天还说要把我派去南非,呜呜,人家不想去。

蓝子爵抬手揉了揉他枕在自己腿上的脑袋:你就当免费参观了。

凌云琛坐起来,一脸愤恨的看着他说:死律师,我让你嘲笑我!小心这辈子都找不到女人!

蓝子爵淡哂:女人麻烦。

我就不信,你这辈子一个女人都不找!凌云琛不气鼓鼓道。

看着他们互动,瑾色颇觉好奇,但是也不难看出,其实他们感情应该不一般。

看到容非衍身边的瑾色,凌云琛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视线他们身上巡视几眼,扭头冲蓝子爵问:小爵爵,她是老大的新宠?
蓝子爵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你问问就知道了。

瑾色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乖巧的坐在一边,安静的喝着果汁儿,仿佛没听见他们的话。

凌云琛愈发的好奇,冲瑾色吹了一声口哨,轻佻的声音说:喂,妹纸,会唱歌吗?小嗓子吼两声来听听。

话音刚落,他分明的感受到一股凉飕飕的视线传来。

抬眸对上容非衍蜇人的视线,凌云琛脖子一缩,不明就里的对着蓝子爵问:我说错什么了?

蓝子爵对着凌云琛脑袋拍了一下:嗯,错了,还不轻。

哪里错了?凌云琛后知后觉问。

笨蛋,自己想。蓝子爵甩他一记白眼,端起面前的酒喝了起来。

楚姝听出蓝子爵话里的弦外音,美眸微闪,视线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瑾色,冲容非衍说:衍,我累了,我们先回去好不好?

容非衍没有说话,瑾色先站起身,也许动作有些大,使得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歉意一笑:抱歉,我去洗手间。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

她不敢听容非衍的答案,所以选择逃离。

其实刚才他们来,瑾色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真要面对的时候,她竟然做不到淡定。

她打开水龙头,刚将手放在下面,眼睛余光看到一个人。

楚姝走了过来,眼睛落在镜子上,话却是对瑾色说道:瑾小姐,我们能谈谈吗?

瑾色淡定的洗着手,关上水龙头,转身看着她,有何贵干?

楚姝冲瑾色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说:容非衍,不是你能招惹起的。

瑾色眉峰挑起,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她说:我招惹不起,你就能招惹的起?

楚姝脸色一沉,眼前的女人在气势上一点不亚于她,暗自打量着她,一身素衣的她在灯光的渲染下,看不出特别的地方,真要说特别,那就是她看起来有些青涩,跟这个圈子格格不入。

她直觉认为,瑾色对她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从前那些刻意接近容非衍的人,大多都被她想办法支走,这一次,她不觉得自己会失败。

她微微一笑,顷刻间变成那个当红影后,一举手一投足都露出无边的优越感,想要借此让瑾色自渐形秽。

你很自信。她说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眼眸凝视着她,瑾色淡笑,不答反问:你喜欢他?

楚姝本来想婉转一些,但是看着瑾色挑衅的表情,她索性道:对,相信网路上的采访你也看过吧?

瑾色点头:不过你没机会了。

什么意思?楚姝看着瑾色,她心里蓦然闪过一道恐慌,不管她承不承认,她能感受到这个真相不会是她喜欢的。

瑾色微微一笑,因为他结婚了。

什么?楚姝不由惊呼一声,美眸凝睇着瑾色,匪夷所思道:不可能!

瑾色唇角微勾,认真的口吻说道:我想提醒你,不要错付春心,忽略真正的幸福。

当然,她的这种提醒,在瑾色心里是好心的提醒,然而在楚姝的眼中,那便是挑衅,红果果的挑衅!

看着她离开,楚姝脸上浮现出一抹与自己美丽不相称的阴沉。

回包厢的路上,瑾色拿出手机,心中想着要不要跟容非衍说一声她先离开,却不想听到有人说她的名字。

越越,瑾色真的嫁给了容非衍吗?

另外一个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屑的说:别逗了,一个整天跟尸体打交道的法医,容非衍怎么就被她鬼迷了心窍?

也许人家那方面好呢?我听说有些有钱人就是有特殊嗜好——

沈曼越立在一旁,端着手中的酒杯,正准备接话,忽然看见面前出现的瑾色,楞在那里。

对话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瑾色实在听不下去了。

即便天下的人都说她配不上容非衍,可是她喜欢他怎么了?

碍着谁的事儿了?

为毛那些人抨击她来连个情面都不留?

瑾色很生气,正要上前以雪耻恨时,忽然听见一阵声音,怎么去这么久?

瑾色抬眸就对上容非衍那幽深的眼眸,一瞬间,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微微拧起眉头,容非衍,你是不是觉得娶我是一种罪过?
容非衍眸色一冷,带刺儿的目光落在瑾色身上,不咸不淡的说:你这么认为?

瑾色撇嘴,神情有些低落道:流言多了,我自己都当真了。

刚才那些人说话,容非衍是听了一些,但是却没想到对瑾色的影响会那么深。

眼眸凝视着她,容非衍脸上看不出情绪,寡淡的声音说道:你不是很有能耐,居然也怕流言蜚语?

喂,你啥意思?不知道唾沫星子能淹死人?瑾色忍不住还嘴。

我看你至今还活蹦乱跳的。容非衍似笑非笑道。

靠!

瑾色咬着牙,狠狠的瞪了一眼容非衍,这人说话也忒不讲情面了。

就算她是打不死的小强,安慰一下她不行呀。

瑾色很生气,对着面前的衣冠禽兽,投去一记挑衅的眼神儿说:你放心,我会活的好好的,就算你死,我也不会死!

话音落,瑾色以为禽兽会生气,却不想他嘴角居然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惊讶了她的眼睛。

容非衍那是在笑吗?

并且在自己说了那样的话,他居然在笑?不是应该在生气吗?

瑾色正想看个明白时,却见他已经收起了笑容,仿佛刚才只是昙花一现。

跟他们打声招呼,我们回去。容非衍率先转身,在转身的时候,凌厉的视线分明的落在刚刚那几个说瑾色坏话的人身上。

带着一丝警告,更多的则是危险。

吓了沈曼越一跳。

看到容非衍对瑾色的那种关怀备至的表情时,内心里嫉妒的因子又涌了出来。

若不是因为嫉妒让她疯狂,后来也不会发生那些事。

就在容非衍拿衣服的时候,楚姝忙站起来说:衍,我有话要问你,我们能单独谈谈吗?

这一个单独,已经包含了很多意思。

容非衍淡淡道:很晚了,明天去公司说。

衍,我没有开车,你能送我吗?楚姝不甘心的问。

容非衍直接拒绝道:让云琛送你。

连续被他拒绝两次,楚姝的脸已经挂不住了。

她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干脆,从前不管什么时候,她提要求,容非衍几乎没有拒绝过。

今天的容非衍,第一次让她尝试到什么是挫败。

到底是拿过奖杯的,情绪很快整理好,她优雅一笑,妩媚温柔的声音说:行,那你路上当心点,回去记得给我打电话。

瑾色看到她的表情,实在待不下去,率先转身离开。

看着她转身,楚姝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她不相信,凭借自己的本事,容非衍会不选择她?

不知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吗?

出门,看瑾色走的是另一个方向,容非衍眉头微拧,开口说道:你往哪走?

你管!瑾色吃味道。

容非衍脸上面无表情,我只是想提醒,你走错方向了。

瑾色回神,看了一下周围才发现走错了,心里不由大囧起来,表面上却不承认道:是啊,我吃太多,想散步,不行呀。

说完,她冲容非衍挑衅一笑:你要来吗?

无聊!容非衍说完,便不理瑾色,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瑾色眸底闪过一道尴尬,想跟过去,该死的自尊心作祟,又不好意思跟过去。

就在她纠结要不要过去时,另一道声音砸了过来:你在纠结什么?

瑾色脸色一顿,移开视线不敢去看容非衍,生怕泄露自己的秘密。

对啊,她在纠结什么呢?

是纠结楚姝对容非衍的爱慕,还是纠结自己像他们口中说的那样,配不上容非衍?

天知道,这些年为了跟上容非衍的脚步,她下了比常人多了多少倍的努力。

即便是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又加上横在他们中间的离婚协议书,瑾色对自己越来越没信心。

现在连她自己都怀疑,喜欢容非衍到底是对还是错。

好吧,她承认自己是吃醋了。

当楚姝高调的像她宣布喜欢容非衍的时候,即便她跟容非衍有那一纸婚书,可是她的心理却没底了。

瑾色坐进车里,一开始还看着窗外的夜色,后来不自主的自己闭上眼睛睡着了。

一路上,瑾色歪在容非衍的肩膀上不知道多少下,最后容非衍自己都懒得管,任她这么睡。

直到车子平稳的停在紫薇山庄时,凌九问:要叫醒夫人吗?

容非衍说:不用,你去休息。

凌九点头离开。

丝绒一样的月光从天空上洒下来,通过车窗映照在瑾色的半边脸上,把她显得像是瓷娃娃一样。

肌,肤吹弹可破,嘟囔起来的粉唇弹性十足,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容非衍凝视着她,眼底的神色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深邃几分,他抬起指腹在她唇瓣上轻轻一扫,停顿一下,很快离开。

等了一会儿,发现她没有片刻醒来的意思,容非衍便轻手轻脚的抱起她,朝楼上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