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朋友漂亮娇妻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当陶凌瑶夫妇上个厕所上了一个多小时回来时,郝正思早已经恢复成没事人样,陪着两人聊了会儿天便出言告辞。

可是,她再一次体会了陶凌瑶的厉害,她话都来不及说完就被强制留下来过了夜。没一会儿,原本已经到了顾家别墅门口的顾修齐也黑着脸跟在陶凌瑶身后向着客厅走来。看到连顾修齐也逃不掉,郝正思的心理才平衡了些。

郝正思在他们看见自己之前,找了个理由告别顾宜年,一溜烟逃回了给她准备的客房。即便是留下来过夜,她也不打算和顾修齐面对面。

因为刻意躲避,郝正思早早就睡下了,再也没有走出房间。正因为如此,她不知道就在她一墙之隔的楼下,爆发了顾家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冲突。

约莫十二点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的郝正思被窗外由远及近的鸣笛声吵醒。忙起身向窗外望去,一辆雪白的救护车在顾家院子里停下,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用担架抬着一个人从大厅匆匆出来,而他们身后跟着的竟是顾宜年与顾修齐。

郝正思一惊,即便只是匆匆一瞥,她还是看清了担架上躺着的人身上那艳丽的红色连衣裙,而今晚陶凌瑶穿的正是一件火红连衣裙。

几乎没有思考,她连外套都来不及穿上就匆匆打开方门冲了出去。明明晚上陶凌瑶还是精神抖擞,怎么这一会儿就出了事?

气喘吁吁赶到院子,空旷的院子里却只站着处于阴影之中的顾修齐,救护车早已经没了踪影,看样子顾宜年也跟着救护车离开了。

伯母怎么了?郝正思担心陶凌瑶的情况,因此没有注意到此刻气氛安静得近乎诡异。

站在阴影中的人听到她的声音,缓缓转过头来。因为黑暗的关系,郝正思看不清他的表情,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凝滞得几乎令人窒息的压抑。

这回你高兴了?男人开口,声音意外低沉沙哑,却是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情绪。

郝正思更是不明所以了:你说什么啊?

她现在很担心陶凌瑶的情况,哪里高兴了!

雅筠失踪了,母亲却不让我去找她,更是阻止警方办案。她以死相逼,逼着我娶你才允许人去找雅筠。现在,母亲因为我的忤逆心脏病突发,生死未卜,父亲更因此迁怒我,不允许我再靠近母亲。

顾修齐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过分怪异:为了嫁进顾家将我逼成这样,你很好。

郝正思闻言才明白过来,她根本想不到陶凌瑶为这么过激。还有,白雅筠为什么会失踪?陶凌瑶的病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太多的事情凑在一起,她一时之间无法理清,只能下意识地解释:我没有。

你没有,呵呵!顾修齐冷冷一笑,自阴影中走出来。

郝正思这才看到对方的表情之狰狞,简直就像是一头嗜血的怪兽在向她缓缓逼近。她不得已被逼得节节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大门门槛之上,退无可退
你千方百计地在我妈面前卖乖,为的不就是我们顾家的钱吗?你这种女人,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男人双手撑在她脑袋两边,彻底将纤瘦的小人整个笼罩在他阴影之中。

郝正思心口发颤,死死咬住下唇勉强镇定,直至嘴唇被咬破出了血这才虚弱地开口:我说了,我没有。

狡辩!她苍白的解释彻底地激怒了顾修齐,男人猛地一挥手,郝正思身上单薄的睡衣瞬间成为了一地碎片。

因为习惯于裸睡,刚刚又出来得太匆忙,郝正思睡衣里面空无一物。如今睡衣破碎在地,她玲珑有致的胴体彻底暴露在微凉的夏风之中。

啊!郝正思惊呼,几乎是处于本能地伸出手护在自己胸前。

男人看到她的动作,却是讥诮地笑了。微微低下头,两人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这副样子出来是想要给谁看?就这么想要得到我,好,我成全你。

看到男人嘴角露出的残忍笑容,郝正思一惊,赶紧摇头:我没有,你放开我!

知道自己再不逃就会面临恐怖的事情,她双手用力使劲挣扎起来。

可是,男女的力量何其悬殊,更别说现在在她面前的就是有一头暴怒的雄狮。她的挣扎在顾修齐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男人一用力,就彻底地将她制住在身下。

别动,好好感受你想要的。危险地眯起眼睛,男人眼中冷意迸射。

完全无法动弹的郝正思几乎绝望,大睁的明眸流露出哀求:求你,不要。

晚了。伴随着冷酷的两个字,顾修齐下身一用力,在完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胯下的凶猛狠狠将面前女人贯穿。

啊!凄厉的痛呼尖锐而刺耳。

郝正思眉头紧皱,冷汗直流,就连脚趾头也因为无法忍受的疼痛而蜷缩起来。但是只是叫了一声,她就死死咬住嘴唇,不允许自己再发出声音。

顾修齐冷眼看着,眼中的冷酷残忍不减半分。他皱起眉头,身下不断耸动,动作疯狂得就像一头丧失了理智的野兽,只是用最原始的运动发泄着,粗重的喘息全部消失在两人相抵的双唇之间。

柔嫩的双唇遭受着残忍的蹂躏,下身更是遭受非人的折磨,郝正思就像是个破布娃娃一般,虚软的身子随着男人的动作不断摆动,清澈的黑眸毫无焦距地看向头顶的屋檐。

如果这能让他好受些,就这样吧……

相当于凌迟的酷刑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在男人一声低吼之后,他毫不留情地抽身离开,看也不看跌坐在地上的女人的一眼,随意整理一下衣裳就走出了大门。

郝正思看着男人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才收回目光,她没打算站起来,就她现在这样,别说站起来,就是动一下手指头都艰难。扯过一边破碎的睡衣,勉强遮住遍体鳞伤的身子,她就这么傻傻地躺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

撑着身子去洗了个澡,换了身长袖的衬衫掩盖脖子和手臂的淤青,她缓步走出顾家别墅,招了辆车向着市中心医院奔去。即便现在动一下都还是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她还是放心不下陶凌瑶,想到医院看看情况。

到了医院,向前台的护士打听,很快便找到了陶凌瑶的病房。

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这里和顾修齐相遇。

男人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的衬衫休闲裤,虽然依旧炫目得让人离不开眼,但是已经没有了他平时一丝褶子也没有的平整规范。他靠在紧闭的病房门口,面上憔悴,眼神有些游离。

郝正思站在不远处,犹豫着还要不要上去。

顾修齐却看见了她,眼中的嫌恶毫不掩饰:你来这里做什么?滚!

郝正思没有了一贯血色的苍白嘴唇一抿,就要转身离开。

看顾修齐的模样,陶凌瑶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却从里面打开来:正思,你瑶姨叫你进来。

郝正思脚步一顿,看了冷着脸的顾修齐一眼,还是拒绝了:伯父,不用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你代我向瑶姨问好。

顾宜年看了身后一眼,回头继续道:你瑶姨叫你一定进来,还有,她说门口就是一只猪,你不用理。

郝正思强扯出的笑容一僵,再不敢看那只猪一眼,脚步匆匆走过他,一下子钻进了病房里。

看到她进了病房,顾宜年就要将房门关上。

爸……顾修齐及时伸出手,抵住了快要关上的房门。

顾宜年看也不看他一眼:你母亲不认你这个儿子,我自然也不是你爸。

说完,硬是将房门关上了。

顾修齐苦笑,自从昨天之后他就再也不能看陶凌瑶一眼,看来他母亲是打定主意和他倔到底。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从母亲知道他和白雅筠在一起之后,连白雅筠的面都没见过就这么坚决地反对。

在他眼里,白雅筠善良单纯,乖巧懂事,这种女孩子应该很讨母亲喜欢才是。可是,不管白雅筠做什么,陶凌瑶却都对她不假辞色,倒是格外喜欢那个拜金虚荣的郝正思,现在还以命相逼。

顾修齐重新靠回门槛上,微微叹了一口气。

白雅筠忽然失踪了,母亲即便卧病在床,也不忘运用权力逼迫警方对这件案子一拖再拖。他不是不能反抗,但是一旦他反抗,那么结果显而易见,他将彻底失去自己的母亲。

陶凌瑶性格之倔强,没有人比他这个做儿子的更清楚。

顾修齐在门外沉默,郝正思却在门内沉默。

陶凌瑶根本不像是刚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一看到郝正思就拉着她的手激动地说东说西。笑语晏晏的模样,看着竟然比她这个站着的人还要精神,毕竟郝正思面色惨白得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似的。

陶凌瑶也很快发现郝正思的异常: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郝正思看着上下打量自己的陶凌瑶,十分后悔今早没有心情画个妆再出来,以至于现在谁都可以看出她面色不好。

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郝正思笑笑,表情没有露出破绽。

也好在陶凌瑶并不打算追究太多,她笑着让郝正思坐下:那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修齐没有女朋友了!这回你总算可以做我儿媳妇了吧?

没有女朋友?郝正思有些疑惑,其实她自从昨晚听说白雅筠失踪了之后就一直很忐忑,可是今天匆忙来医院没时间去调查更多。

陶凌瑶点点头,微微皱起眉头:其实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幸灾乐祸,但是我就是要做坏人,利用这个机会让修齐娶你。等他娶了你,我自然不会拦着,相信以着顾家的财力很快就能将她找出来。

瑶姨,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顾少爷娶我呢?白雅筠我见过,很好的一个姑娘,最重要的是,顾少爷是真心喜欢她。郝正思无奈,在她眼里,顾修齐和白雅筠真的很配,她相信白雅筠能给顾修齐幸福,这也是她不愿意掺和进来的原因。

陶凌瑶却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知道,你喜欢修齐对不对?

说完,她一双凌厉的眼直直落在郝正思脸上。

郝正思一愣,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就这么傻傻地呆住不知道怎么回答。想要否认,但是在那一双看透世事的睿智双眸下,却是一句谎话也说不出。

陶凌瑶笑笑,慈爱地摸了摸她的长发:我也不用你回答,这个世上能瞒住我眼睛的东西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