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鲤鱼乡含精 公车粗大缓缓挤进小说

瑾色脸色一红,几乎是下意识的说:谁说的?

容非衍唇角邪魅一勾,长臂一伸,将瑾色揽进怀中,低头,眸色渐渐阴沉,不会?我教你。

突如其来的暧昧让瑾色很不适应,伸手想要推开他,却没有推开他的禁锢。

心里像是有只小鹿乱撞,这样的非衍哥哥,她完全无抵抗力啊。

她声音快要哭了:非衍哥哥,你能先放开我吗?

再不放开,她快招架不住了。

抓着她的手腕,容非衍面目阴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不听话的女孩儿要付出代价。

瑾色心头一惊,下意识问:你想干什么?

看着浑身散发着危险的容非衍,瑾色想都没想的使出擒拿手——

让瑾色颇为郁闷的是,她引以为傲的散打,在容非衍的面前居然用不上?

她也是醉了。

她翻着白眼,扭了扭被勒疼的腰,喘着气说:容非衍,你到底想干什么?就算要杀要剐,好歹也提示一下!天知道,她的心快要跳出来了。

容非衍钳制住她,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眼眸幽深如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嘴角扬起的弧度却恰到好处,在我面前,收起你那锋利的爪子,否则哪天我高兴把它全拔光。

靠!

还有没有人性了!

瑾色愤恨道:变态!

容非衍的眼底愈发幽深,像是漩涡,一眼看不到边,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笑容,如你所愿!

瑾色吓了一跳,看着欺过来的容非衍,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灯光的晕染下格外的迷人,尤其深邃的眸子,让人忍不住沉沦,再沉沦,她几乎快要迷失在他这样的目光里。

未免鬼迷心窍,她忙不迭闭上眼睛,就在她以为会有什么发生时,只听一道凉薄的话语响起。

我对你这种还未发育完全的女人没兴趣。

Duang,瑾色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容非衍嘴角那一抹妖艳诡异的笑容,别提多么刺眼。

她咬着牙齿,不怕死的说道:你对楚姝有兴趣,那你找她呀。

倏地,周围的空气沉到冰点以下。

瑾色的心咯噔一下,混蛋,气场要这么强大吗?

害的她小心肝儿莫名的颤了起来。

眼眸犹如万年寒潭,容非衍话语从牙齿缝里蹦跶出来,不带一丝温度,你把我当什么!

想到网路上传闻,她咬唇,哂然一笑:其实我——

话未说完,就被容非衍截断,瑾色,我告诉你,即便两年后我们会离婚,我也是有底线的,下次若再让我看见你们在一起,那你喜欢的男人,我动一动手指头就让他消失!撂下这句话,抬步朝楼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响,将外界隔绝成两个世界。

冷哼一声,瑾色不屑的看着空档的客厅,说到底她也是倔强的主儿,想要管她,也得给自己的桃花清理干净再说。

翌日,瑾色下楼,就看到容非衍已经在餐桌那里坐着。

他的左手拿着一份财经报纸在看着,右手拿勺,优雅的样子,像是正在展览的艺术品。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瑾色不由的看的呆了,她从不知道一个人的吃相,竟然超乎寻常的好看。

夫人,早餐已经做好了,你过来吃吧。管家何伯走过来说。

瑾色回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朝餐桌那里走去。

丢人丢大发了,刚才她的失神,肯定被容非衍看见了,他指不定怎么嘲笑自己。

所以吃早餐的时候,瑾色一直低着头,尽量减弱存在感。

直到容非衍离开餐桌,那种压抑感才消失,瑾色松了一口气。

就在瑾色放下碗筷准备上楼时,容非衍的声音抛了过来,丝毫不给瑾色拒绝的机会:跟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瑾色下意识问。

容非衍没再说话,转身出了大门。

看着他的背影,瑾色有片刻无语,有种人天生就有一种气场,偏偏他做的决定你还无法反驳。

瑾色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院子里停放着一辆车子。

在靳安彤的耳濡目染下,瑾色对车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她之前在网站上看过,这辆车是全球限量版,整个中国都没有几辆,容非衍居然有一辆。

那么说,容非衍是不是很有钱?

想到这么有钱的老公是自己的,瑾色忽然开心的不得了。

但是——

想起两年后他们就要离婚,瑾色眸底闪过一道黯然。

车里的容非衍看着瑾色脸色变幻莫测,微微皱了下眉头,命令的口吻说:上车。

瑾色回神,哦。

坐进车里,司机凌九发动起车子,平稳的离开紫薇山庄。

看着窗外的浮光剪影,瑾色问:我们要去哪儿?
容非衍低着头,对着手提电脑飞速的打着字,一边说道:老宅。

What?

瑾色睁大眼睛看着容非衍,吃惊的说: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好有个准备。

容非衍抬起头,准备什么?

瑾色拧巴着小脸,皱着眉头说:你不觉得我这样很没礼貌吗?

她不是很注重打扮,所以穿的很随性,棉布衬衫牛仔加上滑板鞋,看起来就像是在校大学生一样。

容非衍嫌弃的说:你再打扮也变不成玛丽莲梦露。

我去,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能比吗?

这混蛋,故意的。

想着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无不高调秀着自己的魔鬼身材,瑾色不由内流满面。

同时也明白一个问题,自己跟容非衍,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

她索性不再说话,转身看着窗外,甩他一记后脑勺。

车子停下的时候,已经到了云诗怡住的地方。

那是一处老房子,建在半山腰上,从山顶上可以俯瞰半个杭城。

小时候瑾色跟母亲一起经常来这里,所以印象很深。

那个时候她就喜欢缠着他,一句一个非衍哥哥,以至于容非衍见她像是躲避瘟神一样。

最后容非衍被缠的没办法,故意恶狠狠的说:再跟着我,就把你丢到窗外。

这句话自然起到一定的威慑力,可是没过一会儿,瑾色又粘了过去。

那个时候容非衍是很嫌弃她的,故意弄花她美丽的小裙子,弄脏她的小脸,偷偷藏起她的玩具娃娃,甚至故意欺负她。

而这些在瑾色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当时云诗怡还跟瑾茹打趣说:等色色大了,就让非衍把她娶回来,做我的女儿。

瑾色像是献宝似的跟容非衍说:阿姨说我以后就是你的媳妇,你要保护我,不许欺负我。

而容非衍却警告的说:你做梦!

当然,那个时候的她,自然不懂媳妇的含义。

要是放到今天,打死她都不会说这样的话。

想到小时候,瑾色嘴角不由自主的漫起笑容,但是更多的是苦涩。

容非衍那么讨厌自己,现在又不得不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应该很痛苦吧。

容非衍打开后备箱,冲瑾色说:过来拿东西。

瑾色回神,走过去接过容非衍手中的礼物,咬着唇瓣说:你都准备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有问题?容非衍道。

没问题才怪。

来老宅,她没有准备礼物,纠结了一路,却不知道某人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瑾色很无语,瞪了他一眼:我不想跟你说话。

看她表情纠结,容非衍心情似乎不错,嘴角漫起一抹笑容,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我妈不会在意。

可是我在意。瑾色不满道。

进到房子,云诗怡正坐在沙发那里看早晨的报纸。

看到瑾色,她忙放下手中报纸,站起来笑着说:色色,你来了,快过来让我瞧瞧。

走到她面前,瑾色笑容浅浅:阿姨。

云诗怡拉起瑾色的手,上下打量一下,笑容可掬的问:这两天过的还好吗?在那还习惯吗?非衍有没有欺负你?

想到与容非衍相处的这两天,瑾色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神情不自然道:挺好的。

云诗怡是过来人,看到瑾色酡红的脸,也就不在继续追问,要是他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云姨,非衍哥哥对我很好,你放心啦。瑾色表面是在笑,内心却说,好个屁!

少爷,你们在这吃午饭吗?佣人吴妈过来问。

不等容非衍说话,云诗怡报了几个菜名,最后交代要做上一份水煮鱼。

听云诗怡报的都是自己爱吃的菜,一抹暖流涌入瑾色心房,直达心扉。

自从母亲离开,她再也没有感受到所谓的母爱,如今在云诗怡面前,却感受到那种久违的暖意,让她的心没来由的感动起来。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云诗怡拉着瑾色的手感概道,以后有非衍照顾你,这下瑾茹也该放心了。

说起妈妈,瑾色眼圈泛起红光。

在完成那副《听海》之后,她的母亲瑾茹选择在海边自杀。

所以瑾色一度认为,妈妈是随海子一起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

但是这么多年的日子里,瑾色一直没弄明白,促成瑾茹自杀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她母亲死亡之后,沈经国将崔玉兰沈曼越接回了家中,从此,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她再也不是城堡里的那个小公主,而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

吃过饭,云诗怡要求容非衍带着瑾色在周围转转,打着散步的名号,实则是让他们寻找那些失散的记忆。

走到花园里,瑾色不由问道:容非衍,你妈妈为什么要坚持住这里,不肯跟我们一起住呢?

眸底闪过一道锋锐,被他极好的隐藏起来,容非衍冷冷的看着她并未说话。

有那么一瞬间,瑾色感受到一股杀气袭来,但是定神儿去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发现。

她翕动下嘴唇道: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容非衍眼眸犹如数九寒天,铺满冰霜,正准备张口,手机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

容非衍看了一眼手机,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老大,我听说你把刚出土的南非之星以高价拍走了?

容非衍薄唇微抿,轻声嗯了一下。

不会是送给楚姝吧?凌云琛贼兮兮的表情通过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你话太多。容非衍道。

老大,我都快一年没有休息过了,这下你说什么也得给我批个假期,不然我就告诉楚姝,你花大手笔送她礼物。凌云琛一脸的狐狸笑。

看到我早上传给你的文件了吗?容非衍不答反问。

我正想问你这事,那文件是什么意思?

拉你下水的意思。

what?凌云琛不明就里。

南非那边生意被抢,你过去查一下谁把主意打到我们的头上。容非衍不咸不淡道。

老大,你不是吧,真要把我派去南非?凌云琛哀嚎道,直觉认为是自己听错了。

按照剧本不是这样走的啊,他本来是想借着容非衍买钻石的事,威胁他要假期休息的,结果不想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大大的问题。凌云琛哭丧着脸说:我手头上的项目就够我忙大半年的,南非那边你还是找别人吧。

作为老板,自当是以体恤员工为己任,他云淡风轻道:不急,你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

凌云琛在那边气的直跺脚:老大,你不是吧,有你这样当兄弟的吗?你已经霸占了我休息的时间,还想霸占我谈恋爱的时间?我这辈子娶不上媳妇都怪你!

在凌云琛的哀嚎声中,容非衍淡定的挂断电话。

瑾色自然不知道容非衍电话里早已经是风起云动。

看着他挂断电话,瑾色走过来开口道:刚才吴妈来问我们,晚饭是不是留在这儿。

容非衍不咸不淡的说:你想留在这?

瑾色楞了一下,容非衍这是在征询她的意见吗?

他忽然转性,瑾色有些不适应。

她扯出一抹笑容:我想多陪陪云姨。

从别墅里出来,外面已经铺上一层夜色。

春天的夜晚有些冷,尤其在山间,瑾色哆嗦一下,抱紧胳膊问:我们是回家吗?

对她口中的回家,容非衍似乎非常受用,嘴角轻挑,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先去个地方。

夜晚的杭城依旧风情万种。

瑾色坐在车里,看到身边的容非衍,夜光透过窗户洒在容非衍侧脸上,他的脸沐浴在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楚什么表情,但瑾色的心却漏了半拍。

怔怔的盯着他,竟然忘记收回来。

好看吗?冷不丁的,容非衍忽然开口道。

偷看被抓包,瑾色心里咯噔一下,半晌,她很认真的说:好看。

容非衍扭头,薄唇微抿,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邪魅的声音问:有多好看?

瑾色大脑倏地一下空白,回神儿之后,刻意转过头不去看他:天太黑,没看清楚。

是吗?回家我不介意让你好好看。容非衍黑眸浅眯,眸底闪过一道幽暗。

瑾色暗暗吐了吐舌头说:算了,看你还不如看自个儿。

容非衍嘴角抽了抽,一脸的嫌弃,你有什么好看的。

瑾色立刻炸毛道:你啥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容非衍道。

瑾色脾气上来也不是盖得,她伸手揪着容非衍的衣服,咬牙切齿的说:你把话说清楚。

看着衣领上的手,容非衍嘴角微弯,气定神闲的说。自己查字典。

瑾色没劲。

本来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看到容非衍的反应,她只觉得一腔热血全都砸在棉花上,激不起任何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