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甜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好久 黄色小文章

郝法医,你就做我儿媳妇吧,你看我连聘礼都带来了!来人竟然是陶凌瑶,她到郝正思公寓没人,便寻到了这边来。

在她的身后跟着两个佣人打扮的中年女子,两人手上都提着沉甸甸的礼品。那艳丽的大红色,扎眼的大喜字,让人一眼就看出来就是她口中的聘礼。

你是顾家夫人?郝正思还没回话,纪怡月却一下子冲过来,一幅快要昏厥的模样。

听到她这么说,屋子里除了一脸莫名其妙的郝正思之外,其他人都是见了鬼的模样。

顾家夫人?郝正思平时都是呆在实验室,还真不怎么关心八卦新闻。

我是顾氏财团首席执行官的老婆。陶凌瑶笑嘻嘻地自我介绍。

顾氏财团……

郝正思再迟钝也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女人正是顾修齐的母亲!

你有几个儿子?郝正思艰涩地开口。

就一个啊,叫做顾修齐,你应该在电视上见过他。陶凌瑶拍拍她肩膀算是压惊。

我见过!我是他的头号粉丝!纪怡月已经忘记形象这种东西了。

你刚刚说来给正思提亲?舅妈反应过来,马上接了口:抱歉,我们正思的职业……

以前不让郝正思说出来自己的职业,生怕吓走那些相亲对象。现在,她却主动说了出来,其中的心思她自己最清楚。

法医嘛,我知道啊!陶凌瑶挥挥手,毫不在意:郝法医,你倒是给个准话啊!

抱歉,我不可以。郝正思呆愣过后语气坚定。

为什么?陶凌瑶没想到对方那么干脆:我儿子很帅的。

他有喜欢的人了。郝正思实话实说。

陶凌瑶却怪叫出声:你说那个白雅筠?除非我死,否则她别想进顾家大门!

郝正思没想到会是这样。

郝法医,你就同意了吧,我会让修齐娶你的!陶凌瑶满脸楚楚可怜的哀求之色。

抱歉,我做不到。即便陶凌瑶不喜欢白雅筠,她却是清清楚楚地明白顾修齐对于白雅筠的宠爱。

哎呀,正思不行,我们怡月可以啊!舅妈赶紧将纪怡月推上前,纪怡月也完全将楚正泰抛到脑后,一脸娇羞。

没兴趣。陶凌瑶挥挥手,声音清脆。

舅妈和纪怡月闹了个大红脸,站在原地尴尬得不知所措。纪怡月看着郝正思,眼睛都红了。

陶凌瑶根本不理会几人神色,略一思考,忽然满脸慈爱地看着郝正思:郝医生,你现在不愿意就算了。但是过两天去我那吃饭吧,。我和我先生两个人住着也寂寞,你就当来陪陪我这个老婆子吧。

看着陶凌瑶自称老婆子,郝正思嘴角有些抽搐。

陶凌瑶却没给她说话的机会,拉着她的手一脸担忧与和蔼:你看看你,这么瘦,小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我要想想做些什么给你补补身子。

看着陶凌瑶的慈爱神色,郝正思一阵恍惚,想到了以前妈妈总是这样拉着她的手,说着相同的话
这一下子,拒绝的话就忘记了。但好在,顾修齐早就搬出去了,她不用担心担心会遇到他。

才怪!

两天过后,坐在顾家老宅的郝正思就后悔了。

装饰简单却精致宽敞的餐厅里面,只坐着郝正思和同样被骗过来的顾修齐,而身为当家主母的陶凌瑶,却在没落座满五分钟就拉着老公顾宜年一起尿遁了。

郝正思低着头假装很认真地在用餐,但是面前的米饭却是以着一分钟一粒的速度在消失。她眼角余光故作漫不经心地偷窥着对面男人的神色,如坐针毡。

郝小姐,好小姐?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之久,顾修齐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却声音讽刺:这名字还真是不副其实。

你其实可以叫我正思。郝正思放下筷子,露出熟悉的娇媚甜笑。

别笑!男人却是忽然大喝,口气厌恶:恶心,虚假。

郝正思一怔,心弦跟着一颤,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笑容,倒是第一次有人说出虚假两个字。

你上次不是说不会纠缠吗?那你为什么又要找上我母亲?顾修齐语气暴躁,薄唇更是凝成了一条直线。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他母亲灌了什么迷魂汤,母亲一回来就以死相逼,非要他和白雅筠分手娶郝正思。一想到这事顾修齐就脑仁疼,对郝正思的厌恶更是到达顶点。

我没有……郝正思想要开口解释,但是当看清男人眼中的不信之后马上改了口:没办法,我在S城实在找不出比你更有钱的人了。

你!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干脆直接,顾修齐怒极反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你说服我母亲打消这个主意,否则我会让你在S城无容身之地。

赤果果的威胁,郝正思垂下了眼:我以为,这个时候你们有钱人一般都是花钱消灾,甩下个几千万什么的让我离开。没想到会是威胁。

你想要钱?顾修齐眯起了眼,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鹜:想要钱还得你有本事拿,我更乐意看见你悄无声息地消失。

一千万,不废话。郝正思没有理会他一语双关的威胁,而是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你只要给我一千万,我保证不会嫁给你。

钱,钱对你就那么重要?顾修齐忽然起身,微微弯下腰一把抬起郝正思的下巴:为了钱,你连什么都不要了?

郝正思的眉头因为男人过大的力道而微微蹙起,她强忍疼痛,露出一抹笑意:是的。

我给你一千万,现在马上把衣服通通脱掉!男人忽然用力一甩,郝正思毫无防备地跌坐在地上。

抬眼,却见顾修齐已经坐到了另一边,冷眼看着她的动作。

郝正思的犹豫只有一秒,随后马上站起身,走到男人跟前,柔媚一笑:一言为定。

说着,她的手已经搭上衬衫的扣子。在男人一动不动地注视下,她将扣子一颗颗缓缓地解开,随后脱下衬衫丢了出去。

她的动作没有停顿,面上笑容不变。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看似简单的动作,她花费了多大的力气,而她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继续。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粉嫩的机肤上,好似一道道实质的火焰,郝正思的机肤泛起红意,冷热交替之下更是泛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因为男人的命令,郝正思低头开始解下牛仔裤。当牛仔裤也脱下来时,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天知道,她心脏的响声几乎将她耳朵震聋。

修长的指尖微微颤抖,伸到身后的手尝试了好几下都无法将身后的内衣搭扣解开。

就在她额上冒出冷汗之际,一双有力却高热的手将她微凉的手完全覆盖住。顾修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上来,更是将郝正思完全笼罩在他阴影中。

郝正思慌乱地抬头,却一眼撞进男人深不见底的黑眸之中。男人眼中的两簇火焰几乎将她融化,她双腿一软,完全跌落在男人怀中。

男人的这种眼神她很熟悉,一如三年前的那一夜。

顾修齐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这么不受控制地走上前,鬼使神差地将这个女人揽入了怀中。

以往因为工作,他去过多次声色场所。各种顶级女性胴体都见过,但是没有一个会让他有今天这样莫名其妙着魔一般的反应。

顾少爷,对你看到的满意吗?一道柔媚得做作的女声将他拉回现实,他的动作一僵。

郝正思敏感地察觉了,嘴角笑意愈发深:如果顾少爷也有兴趣,我不介意春风一度,只是这钱也还要加上一加。

顾修齐猛地将她拉开,眼神晦暗不明地直直对视,那凌厉的双眼几乎将郝正思看穿。

怎么了?放心,我的经验很丰富,保证让顾少爷尽兴。被男人看得心神皆颤,郝正思只能用最擅长的笑容和语气来遮掩她发颤的红唇。

顾修齐总算是开口了,只是声音喑哑:经验丰富?

是啊,身体换钱最快最方便。口气再是理所当然不过:这副身子令很多男人垂涎,顾少爷现在不也是吗?

滚!顾修齐恼羞成怒,忽然一挥手将郝正思推了开去,好似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几欲作呕。

郝正思被推落在地,险险忍住到口的痛呼。但因为摔倒的力度太大,身上疼痛难忍,她一时无力起身,便就这么狼狈地趴坐在了地上。

怎么,顾少爷喜欢这种的?S母我也是玩过几回的。郝正思都要佩服自己,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

顾修齐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她:碰你?我嫌脏!

说完,男人拂袖离去,再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直到男人挺拔颀长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餐厅,郝正思面上早已经僵硬的笑才慢慢消去,嘴角一片苦意。

她不想打搅他,只希望在他看不见的角落看到他幸福。只是现在事情完全乱了,一切发展早已经不在她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一切重新回到正轨?

真是自作自受。看着自己狼狈的姿势,郝正思不免自嘲。

因为担心陶凌瑶夫妇回来看到她的狼狈无法解释,郝正思强撑着从地上一点点站起来,扶着边上的餐椅才勉强站稳。看来顾修齐是真的被惹怒了,力道没有收敛,她现在是动一下都会忍不住龇牙咧嘴地倒抽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