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我抱到厕所c 时瑾姜九笙水里开车第几章

娇艳的容颜此刻竟让人看着胆战心惊。

你……你……王先生颤抖的手指指着她,嘴唇却是抖得字不成句。

王先生,你怎么了?放心,我有好多肢解出来的艺术品,我相信你的别墅足够装下它们了,我很乐意和你分享其中的乐趣。郝正思双眼发出兴奋的光芒,艳红的双唇鲜艳欲滴。

啊!不要,我不要!王先生的心脏终于无法负荷,怪叫一声风一般地向着酒店大门口逃去。

郝正思好笑地看着对方肥圆的身子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好身手,,因为王先生的娱乐,她心中郁气疏散不少。懒洋洋地伸出修长的手指拿起桌上的茶杯,她淡笑着轻啜一口,好心情显露无遗。

我以为,法医之所以是法医,是因为他们尊重尸体,并且希望竭尽所能地寻找出背后的真相。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不大却让人无法忽略。

郝正思一惊,看了一眼已经到酒店门口的王先生,放下了手中的茶水,声音不大不小:道貌岸然,这些东西也有人相信?能将他们肢解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满足,至于其他,谁在乎?

这话一出,王先生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门外的车水马龙。

你不适合做法医,精神病院或许更适合你。讥讽的语出自刚刚那个冷漠的男声。

郝正思并没有因为不礼貌的挑衅而羞恼,相反,刚刚成功捉弄了王先生让她心情不错。因此,她面上似笑非笑地徐缓转身:我是不是应该进精神病院先不说,先生倒是要看看心理医师,多管闲事的毛病可是更年期的前兆……

待看清身后男人冷峻的面容,她的话戛然而止。

你这人真是,明明是你不对,还这么说话!男人没有开口,但是他对面坐着的清秀佳人却对郝正思的话很不满,秀气的两道柳眉蹙起。

郝正思原本因为男子而短暂怔忡,待看到说话的女子马上回过了神,心里没来由地泛出苦意。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们还能再次遇到,而且仍然是在这一家酒店。一切恍如最初,却又物是人非。

一身白色衬衫,米色休闲裤的男人正是顾修齐,而他对面坐着的,是三年前拿着郝正思落下的衬衫扣子投入顾修齐怀抱的女人。

因为郝正思没有回话,只是愣愣地看着顾修齐,白雅筠很是不满,再次出声:这位小姐,你在看什么?

郝正思闻言,才惊觉自己的表情泄露太多情绪。徐缓地漾起一贯的柔媚笑脸,她身子前倾,和那坐着不说话的男人更靠近了些: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顾家的太子爷,真人可比电视上看到的帅得多。

吐息之间,她的气息轻轻拂过男人的面颊,而美丽的双眸中却是显而易见的算计,一如刚刚她问王先生家产几何的模样。郝正思只是在完美地扮演一个虚荣市侩女应有的样子,毕竟面前男人身份非同凡响
顾修齐,S市最大商业帝国的太子爷,不过三十岁他便已成为顾氏企业真正的掌门人,报纸电视时不时就能听到他边边角角的消息。她会认得他,并且试图沟引,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顾修齐眉头紧紧皱起,厌恶地别开脸,和郝正思分开了些距离,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让室内温度陡然下降几度:滚开。

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根本就是在郝正思意料之中,丹凤眼中闪过一抹别样的情绪,她微微退开,面上的柔媚之色却更甚:顾大少,难道你不觉得我比你对面那个没发育的小女孩性感上不知道几倍吗?

你说谁没发育!白雅筠气炸了,瞪圆了眼睛,腮帮子更因为气愤而鼓了起来,白皙的面颊上很自然地泛起两抹红云。

郝正思看着她这模样,在心中自嘲地摇摇头。或许这样天真单纯的小女孩才更适合顾修齐吧,顾修齐阴差阳错地和她在一起,或许这就是上天更好的安排。

说的就是你。虽然心中思绪万千,但郝正思却没有显露分毫,甚至还恶意地挺了挺自己胸前的36C,目光嘲讽地落在白雅筠小巧的双蜂上。

白雅筠一下子涨红了脸,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单纯干净的双眸变得微微湿润。

道歉。冷冷的两个字夹杂着暴风雪袭向郝正思,语调之中的冷意比阴间阴风更令人胆寒。

郝正思一僵,知道自己触怒了男人,凡事适可而止,她一下子坐正身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干脆利落的道歉,倒是让另外两人有些不适应。

没关系。最终,白雅筠还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而开了口。

顾修齐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他淡淡扫了一眼郝正思:你很聪明。

呵呵,谢谢夸奖。刚刚对不起,我也是看到你这个闪闪发光的钻石男,一时被钱迷住了眼睛,这才顶撞了你女朋友。现在我知道你对她的在意程度,自然是不敢造次的,毕竟惹怒了顾家大少爷我以后还怎么在S城呆下去。郝正思面上的讨好之色十分刺眼。

顾修齐果然不屑地转开眼,完全不想再理会她。

郝正思却是根本看不懂眼色一般,继续甩尾巴讨好:顾少爷,你人脉广,认识的有钱人多,有好的介绍给我一个呗!

滚!这一次,男人连看都嫌脏了自己的眼,语气不耐而暴躁。

话音刚落,郝正思几乎是一溜烟地拿上包包滚出了酒店。

眼角余光看到那抹纤细的身影走出酒店大门,顾修齐拿着叉子的手微微一滞,脸上有一抹恍惚之色。

修齐,你不想在这里吃饭了吗?白雅筠敏锐地觉察到男人情绪的变化,乖巧地关怀出声。

没事,今天是我们恋爱三周年纪念日,我答应了你陪你回这里吃饭,没必要因为不相干的人而受影响。淡淡收回目光,顾修齐摇了摇头。

白雅筠想到刚刚那个艳丽逼人的女子,忍不住还是开口:刚刚那个……
不要再提她。顾修齐皱起眉头打断她的话,眼中闪过一抹清晰的厌恶。

拜金虚荣,将自己的美貌作为工具换取金钱,连可以做她爸爸年纪的男人都能笑语嫣嫣地相亲,实在是让人嗤之以鼻。

本来以着顾修齐的性格,他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人,但是那个女人却偏偏是个法医,她对待法医这个职业的认知实在让顾修齐无法忍耐。

白雅筠看出了顾修齐的厌恶,松了口气,倒是疑惑了: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她?

顾修齐的性格很冷漠,刚刚突然出言挑衅她也吓了一大跳。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些往事,这种女人没资格做法医。顾修齐继续手中的动作,低下头用餐,表明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白雅筠很知趣,也没有再继续,跟着低下头享用美食。

但是她心中已有了答案,看来顾修齐又想到了他那个做法医的挚友。三年前,那个叫做弈安宁的法医离奇失踪,顾修齐心情压抑低落,她也正是借着这个机会陪伴他,这才能得到了这个冷漠男人的心。

两人的对话郝正思自然是不知道,但是她心知肚明,经过这一件事她给顾修齐留下的印象怕是差得不能再差了。这就好,两个人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线,不小心相交本就是个错误,如果再有纠缠那就是错上加错。

现在的她,唯一要关心的就是如何找个有钱男人嫁了,她现在很缺钱,非常非常缺。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服自己,还是无法抑制地心情低落,脑海中更是被顾修齐的一举一动完全占满,怎么挥也挥不掉。无奈,她只能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才刚到家,手机马上响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会是谁,每一次相亲回来舅妈都会打电话过来盘问情况。可是,今天郝正思却没有心情去应付她,所以她干脆直接将手机关机,然后丢到了一边。

整个人投进沙发里,她一向皮笑肉不笑的娇美面庞整个一片空白,就连眼神也是空洞的。

她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再遇见他,明明她已经打算将这个她爱了八年的男人彻底封存在记忆中。自从三年前他夺走了她的贞操却阴差阳错成为别人男朋友之后,两人就再无可能。

最初,她想要去质问,想要说出真相,但是她没有勇气。一拖再拖,如今再说什么都是枉然。他有了深爱的女子,她也要忙着找有钱人嫁掉。

郝正思一直以为自己很勇敢,却因为这件事再一次看清了她深到骨子里的自卑。

因为这个意外,接下来的几天郝正思的心情都不怎么好,老天爷也很应景,连着几天都是连绵细雨,最适合她窝在家里发霉。

家里座机响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后了,没等响到第三声,郝正思就已经接起了电话。家里座机的号码只有警局的人知道,这个电话响怕是有工作。

郝法医,秀灵路这边出了个案子,麻烦你现在过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