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撞击丝袜人妻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更可恶的是,这个男人居然逐渐减缓了开车的速度,那慢慢磨蹭的速度一点点吞噬者乔晚心里的那份坚持。

她悄悄抬头,眼角的余光瞥到后视镜里那辆越行越近的商务卡宴,咬牙切齿道:顾天佑,你这叫趁火打劫非君子所为!

不,这叫你情我愿,两不相欠,我正在给你选择的机会!

顾天佑挑眉,神情恣意悠闲,让乔晚恨不得扑上去咬他。

他有信心,这个女人必然会答应他的条件,就算不为他的身份权势所动,也会为迫在眉睫的一幕折腰。

车速依旧平缓,乔晚贝齿紧咬着粉唇,心中恼怒。

这个男人以为自己在牵着乌龟散步吗?这么狂傲嚣张又以为是的模样真讨厌。

想好了吗,乔亦琛距离你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我想你现在下去刚好赶上他的车。

云淡风轻的话带着些事不关己的疏离,乔晚知道她不能再犹豫了!

好,我答应你!不就是嫁人吗,姑奶奶认了!

比起再回到那个让人窒息的乔家,回到乔亦琛的势力范围内,她更愿意为自己争取。

虽然这代价有点大,但人生总要有舍取才行!

这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顾天佑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脚踩油门马力全开,迅速将乔亦琛的车子甩在身后。

乔晚看着他那么轻易就将乔亦琛甩掉,真心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女人,你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仿佛察觉乔晚的情绪变化,他偏头看向乔晚下行的唇线,眸光幽暗。

那可不见得。乔晚眨动着水灵灵的美眸,看向顾天佑的时候飞泻出一抹狡黠。

纤长卷翘的睫毛如蝶翼般轻颤,将她灵动的眼神刻画得更加深邃,顾天佑绝不承认自己差点迷失在那样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

但是,这个女人,真的有撩拨他心神的魅力。而他一点也不想委屈自己。

急速行驶在夜色里的车子忽然转了方向,消失在笔直宽阔的马路上,拐进了一条漆黑幽深的巷子。

敢失信于我的人只有两种,一种生不如死,另一种早就成了白骨,你想选哪一个?

狷狂霸气的声音在狭窄的车厢里响起,映衬着外面墨沉的夜色,说不出的恐怖。

任乔晚见惯了生死,在这种情况下也忍不住舌头打结:有……有第三种吗?

有,成为我的妻子。

没有谁可以质疑他的决定,他身边的这个小女人,既然敢三番两次招惹到他,就不要怪他不客气!

谁让这个女人他看得顺眼,还对她的接近不反感?

我,我不是已经答应了。乔晚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可是形势比人强啊。

谁知道她再反驳下去,会有怎样的下场?

月黑风高杀人夜,顾天佑嘴角噙着的那抹邪魅笑容怎么看都让人不安。

你确定不反悔了?刚才你还说……

没,刚才您听错了,听错了。不就是服个软,没啥大不了,乔晚在心里安慰自己。

顾天佑看着身边的小女人左顾右盼波光潋滟的一双眸子,眼中淌过丝丝笑意,这根本就是口服心不服。

不过,这副嘟唇生闷气的娇俏模样该死的顺眼,他刚被压下的渴望在身体里蠢蠢欲动。

这才听话!

低沉磁性的声音萦绕在耳膜,乔晚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人已经被顾天佑打开安全带捞进怀里。

唔,你……还未出口的话被顾天佑如数吞进去,连带着她的清甜绵软。

他的眸光炙灼而急切,蕴含着吞噬一切的玉望,让乔晚不自觉迷失。

趁着她失神的空隙,顾天佑强行撬开她的唇,辗转吮吸,攻城略地,吻得霸道而缠绵。

唇齿相依,津液相融的美妙感觉让顾天佑忘乎所以,甚至身体给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侧坐在他怀里的乔晚敏感察觉到顶在自己双腿间的某物,本就浮了浅粉的容颜瞬间晕染出一片绯红,人也清醒过来,使尽全力推开顾天佑,偏头错开彼此的距离。

她其实更想跳出他的掌控,可是男人的双臂如同铁钳将她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她垂眸精致的眉眼里说不出的懊恼。

她刚才怎么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沉沦了?还……还差点……天啊,这什么节奏!

抬起头来,看着我!

顾天佑的声音低哑而蛊惑,带着他独有的霸道。

乔晚不由自主地抬头,水光莹润的眸子在看到他伸出舌尖意犹未尽的舔着唇角的时候,脸颊如燃烧的火焰般迷人。

流氓,涩狼,你怎么能强吻我?

她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说道,声音带着不自知的糯软,分外迷魅。

我看你很享受不是吗,还有纠正一下,你口中的这个流氓是你男人。

顾天佑如寒潭一般深不见底的眸子划过几不可察的笑意,唇角上扬的弧度逐渐加深。

真是个有趣的小女人,这副炸毛的小野猫样子灵气十足,让他心情大好。

你不是……我男人三个字在顾天佑冷冽危险的注视下止步于乔晚的喉咙,她顿时失了勇气,垂下眉眼小声嘟囔,本来就不是嘛。

你的意思,我现在还不是你男人不能对你为所欲为,对不对?

顾天佑扳过乔晚的脑袋迫使她的目光对上自己的视线,声音充满了诱惑。

可是乔晚并没有发现这其中的深意,她的脑袋已经因为面前这个霸气俊美的男人停止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那当然!多利落的回答,乔晚在心里为自己叫好。

可不就是这样,他又不是她的谁!

等我成为你的男人就可以了,对不对!

呃,是!

乔晚下意识回答,可是身体先于意识对潜在的危险做出反应,她猛地抬起头来看着顾天佑笑得志得意满的眼睛,眸中浮现迷惘。

等等,她刚才答应了什么?

乔晚大脑的记忆迅速倒带,终于想起来自己答应了什么荒谬的事情,不由牙齿咯吱作响。

她望着顾天佑的眼神充满了气恼,这个挖坑给她跳的腹黑男人真的是C市女人心目中的钻石单身汉?

还第一名,倒数第一名也没有人要吧!乔晚暗自吐槽,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心中所想已经被她不小心说漏了嘴。

你就是把银牙咬碎,爷还是站在了金字塔的最顶端,食物链的最终端,你已经跑不掉了。

顾天佑收紧长臂,在乔晚反驳之前又是一记缠绵悱恻的法式热吻,占足便宜。

乔晚被吻得晕头转向,顾天佑把她重新放回副驾驶,细心地为她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几分钟以后,车子重新行驶在灯火辉煌的街头,乔晚扒着车窗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看到乔亦琛的车子没有再追上来,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浊气。

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顾天佑这是要带着她到哪里去?

我们这是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顾天佑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车载蓝牙
乔晚眨着澄澈剔透的眸子看着他,以为他要给人打电话了。

可是,这个时间还有什么事情要忙,作为男人,作为风度翩翩的君子,不是应该送她回去?

她已然忘记她早就无处可去。

黑色的SUV如一尾灵动的鱼在川流不息的车海里游走,乔晚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霓虹,眸子浮现不易察觉的悲伤。

又何必关心去哪里,离开乔亦琛的控制,哪里都好吧。

顾天佑却是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掠过不满,这女人这是干什么,不愿意跟着他?

不乐意还不是答应了,答应了就不可能反悔!

顾天佑,我究竟要带我去哪里?莫不是警察局?

这里可是行政一条街,街上路灯明亮,行人和车辆却很少,毕竟也没有谁大晚上办公的。

国家机关的行政人员那是没有加班一说的。

你刚才那句话提醒我了,为了能尽快让我们彼此达成所愿,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顾天佑识人无数,再加上那些调查资料,自然明白乔晚是什么样的人。

小丫头能屈能伸,聪慧狡黠又坚强独立得很,他如果不赶紧采取行动,保不准哪天她真能给他跑了。

什……什么,你什么意思?

乔晚此话一出,车子应声停下,她看着车窗外灯火通明的民政局大楼,瞪大眼睛粉唇微张。

这厮,不会是想带她去登记吧!

答案是肯定的,哪家民政局也不会勤奋到这种地步,除非有人动用了关系。

顾天佑这是早就预谋好的,甚至应该在他们达成协议之前,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他就预知了自己的答案。

顾天佑,那个……其实你不用这么着急的,我又跑不了。乔晚站在民政局门口垂死挣扎。

真要这么快把自己套牢,走进爱情的坟墓?不,确切的说,他们之间只认识了十几个小时,哪来的爱情。

你跑也跑不出我的掌心,我着急的是怎么样行使我的权利。顾天佑搂着乔晚纤细的腰肢往民政局大楼里走去。

乔晚强忍住扭头就走的欲望,被迫跟着顾天佑往婚姻登记处走。

顾天佑,你别忘了,我们约定的只是彼此互惠互利的关系,并不包括你口中的你的权利。

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乔晚顿住脚步,看着身边这个高大笔挺的男人重重地说道。

我的权利?作为丈夫的权利?你别忘记,你答应嫁给我了。

小妮子真天真,嫁给他意味着什么,她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们只是盖棉被纯聊天吧。

当然,他的骄傲并不允许他做出强迫她的事情,可是乔晚此刻的神情莫名惹恼了他。

我是答应嫁给你,可没答应其他的。卖身什么的坚决不行。

她一直都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守不住初吻,她一定要坚守自己的第一次,为她未来某一天深爱的那个男人。

如果顾天佑不能答应,他们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乔晚已经萌生退意,眸中昭然若揭的情绪顾天佑怎么感觉不到。

他冷笑出声,声音凉薄:女人,你哪里来的自信我会动你,看你浑身上下没几两肉,我还不至于到这种饥不择食的地步!

该死的男人,毒舌的功力简直让人望尘莫及!

乔晚一口银牙紧咬,粲然一笑:那正好,我刚好对你也是如此。

臭男人,真以为自己是钻石王老五就了不起,她乔晚还真不稀罕。

如果不是为了躲避乔亦琛,她绝对会离这只危险的生物远远地。

你这个……女人,简直不知好歹。

有眼不识金镶玉还一副傲娇的小模样,让他第一次有了磨牙的冲动。

总之说定了,我们就是利益关系,婚姻不过是凌驾在之上的官方说法。

很好,达成共识了。顾天佑咬牙切齿,一张轮廓分明的俊脸上,怒意隐藏得很好。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那些乱七八糟,刚才生出的一点逗弄之心全部消失殆尽。

他果然还是太好说话了,这个女人就不能给她一点好脸色,否则她就会给你蹬鼻子上脸,完全不知道收敛为何物。

乔晚一向识时务,但这一点是她的底线,必须坚持。

结婚登记手续办得很顺利,一系列程序走下来,他们所需要的就是填写登记,检查,拍照而已。

那些所谓的各种材料一概全免,十分钟以后,工作人员笑容满面的把那个鲜红的小本本分别递给他们,声音充满了欢愉地祝福着:恭喜顾先生,顾太太,祝你们恩爱不移,白首到老。

顾天佑嗯了一声,难得脸色没有那么沉。

乔晚抓着结婚证书的手蓦地收紧,面上的表情极不自然,但被她垂头遮住。

恩爱不移,白首到老?开什么国际玩笑!

她和顾天佑的婚姻注定不会长久,不过各取所需罢了,等以后还是会分开。

顾天佑看着她那头青丝流泻在瘦削的肩头,半截雪白的脖颈露出来,在大厅柔和的灯光晕染下格外诱惑。

他的薄唇抿起,喉结不由自主上下滚动,他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很美,不用惊心动魄,只是刚好让他觉得舒服,美得灵气十足。

顾太太,你不用怀疑,你确实结婚了。顾天佑绝不会承认,这个红色的小本本他看着也很顺眼。

可是乔晚一直盯着它出神是什么鬼?难到他这个大帅哥会比不上那个死物?

……乔晚捏着结婚证抬起头来,声音清淡,我知道。

她不过是在为她的单身生活默哀,以后无论怎么坚持也无法否认这个男人和自己在法律上是夫妻。

他们刚走出民政大楼,身后明亮的灯火瞬间全熄,乔晚控制住嘴角的肌肉,完美的表情无懈可击。

为了防止你再被乔亦琛缠上,从今晚开始,你就住我那里。

顾天佑说得漫不经心,可乔晚偏感受到其中的郑重和坚持。

好,但是我要先回医院宿舍拿东西。

她的洗漱用品以及换洗衣物都在那里,不拿回去今晚该尴尬了。

顾天佑的家她去过,无论哪个都很大,给她准备一间房绝对不成问题。

为今之计那才是她最好的避难所,总好过被乔亦琛抓回去。

去没问题,可是你打算怎么谢我?

顾天佑的眸子黑亮,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凝着面前一脸乖巧的小妻子。

他可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想差遣他除了看他心情,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是顾先生,我是顾太太对不对,夫妻之间做这些不是应该的吗?

乔晚在心里无比吐槽自己,但是清丽的小脸上那一双明媚的眼睛里都是真挚的笑容。

嗯,是这样的,但是夫妻之间能做的可多了,你真打算好了?语意含糊的说辞让乔晚唇畔的笑容一滞。

这个男人,趁火打劫成习惯了吧,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嗯!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过去眼前再说。

你答应的,我记住了,走。

乔晚不会想到她今夜一个嗯字把自

黑色的SUV快而平稳地行驶在无边的夜色里,顾天佑握紧方向盘专注的模样在昏暗的光影里格外吸引人。

乔晚偏头看着他完美的侧脸轮廓,暗叹一声:上帝果然是不公平的。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顾天佑的声音磁性而低哑,犹带着说不出的欢愉诱惑。

到底是谁在诱惑谁?自恋狂,以为谁都稀罕他?

你想太多了!

真是有够无聊的,乔晚再不搭理顾天佑,也不再盯着他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出神,虽然是形势所逼,可她的确已为人妻,跟这么一个神秘的男人在一起,未来会是怎样?

到了!

半小时以后,顾天佑把车子稳稳停靠在乔晚所在的医院宿舍楼门口。

乔晚适应性良好,由着他为自己解开安全带推门出去,她没想到,顾天佑居然会跟着下车并且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你跟进去做什么?女生宿舍楼啊这是。

你确定乔亦琛没有在里面等着你?顾天佑一只手抄进西装口袋里,一只手从后面牵住乔晚纤细的手掌,顿时满足了,况且,我陪着自己的妻子同进同出,这叫恩爱。

乔晚嘴角的肌肉微微抽搐,正想要反驳,可是看着顾天佑那张欠扁的脸,觉得说什么这厮都有能力反驳。

算了,办正事要紧!

她顶着舍管大妈别有意味的眼神进了宿舍,打开、房门。

这就是你的安乐窝?还真是……啧啧。

……

乔晚打量着自己床上凌乱的被褥,无语中。

该死的男人该死的毒舌,说好的高冷呢。

闭嘴,干活。乔晚不想继续尴尬,没头没脑吼出一嗓子,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脸黑如锅底。

顾太太,你这是在跟自己的丈夫说话?

顾天佑嘴角勾勒出一个邪魅的弧度,声音透着慵懒和危险,不过人却是动了。

在乔晚一阵目瞪口呆里,他迅速把她床上的被褥叠成整齐的豆腐块,床单一裹打包两根手指拎在手里。

顾太太,你可以继续用这种眼神深情注视着我,我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在这里办了你。

顾天佑微挑着眉梢调侃,深邃黝黑的眸子却浮动意味深长的光泽。

……这人真的是顾天佑?

乔晚撇嘴迅速收拾自己的衣物和洗漱用品。

为了方便逃跑,她从来不给自己添置多余的衣物,所以她的行李简单到堪称可怜。

顾天佑看着在橘黄色灯光下忙碌的妻子,心里的暖一寸寸涌上来。

我们走吧。

乔晚把最后一件衣服塞进行李箱里,拉着拉杆往外走。

我来!

身后伸出来一直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行李箱的拉杆,顾天佑接过行李箱和手里的包裹放在一起,大手牵着乔晚向外走。

谢谢!

乔晚轻启朱唇,望着两人双手交握的地方,瞬间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也许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真的不坏!她也是可以摆脱乔亦琛的,思及此她的唇不自觉上扬,弧度很深,可是这笑容在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时瞬间凝滞消失在唇畔。

宿舍楼门口。

顾太太,你确定你不是蜗牛吗?顾天佑一边抱怨一边放缓了脚步。

晚晚!

这声音?乔晚身体一僵,蓦地抬起头来,看向来人。

顾天佑感觉到她的紧张,不着痕迹地将她拉向自己一边,视线隔空对上了正向着这边走来的男人。

深邃如渊的墨眸对上一双阴沉的茶瞳,视线相撞,火花四溅。

顾天佑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乔亦琛,T市乔家的现任掌权人,也是令他身边这个小妻子千方百计不顾一切逃离的男人。

你是谁?

心挂乔晚的乔亦琛第一次感受到了强大的威胁,冷着声音开口。

她老公!

顾天佑漫不经心地吐出三个字,那模样高冷又嚣张,他松开握着乔晚的手直接搂住她的腰宣誓主权。

笑话,他顾天佑的女人谁敢觊觎!

仿佛这刺激还不够,他偏头目光深情旁若无人地在乔晚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成功捕捉到乔晚嘴角不自然的抽搐。

顾天佑这戏演过了吧。

高冷?嚣张?或者说……幼稚!

怎么感觉这像是狮子和老虎在争夺猎物?他还想在自己身上打上标签?

顾太太,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想多了。

顾天佑低头,薄唇擦过乔晚玉白的耳垂,一抹绯色迅速晕染开来。

所有的动作都在几秒钟之内完成!这一幕深深刺激着乔亦琛的眼球,他强忍住想要一拳挥过去的欲望急切地开口,声音艰涩。

晚晚,这个男人是谁,他说的话我半个字都不信,你告诉我,他,是谁?

其实,内心深处他已经信了。

站在他对面气场全开,王者之气凛然的男人必然不会是受人驱使任人利用的人。

而乔晚他虽不至于非常了解,但是多年来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明白,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之所以会问,实在是因为不甘心和那份侥幸。

乔晚一直垂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刚才顾天佑的轻吻以及擦过耳畔的温热都让她失了神。

甚至忘记了见到乔亦琛的恐惧!

直到他不甘心带着逼问的声音传来,她才抬起头,墨玉般灵动的眸子流淌出坚定:没错,他是我老公。

还有得选择吗?他本来就已经是了。

乔晚不会天真地以为那两张红本本是小孩子过家家,更何况这是她能尽快摆脱乔亦琛最好的理由,她和顾天佑结婚的初衷不就是为了这个?

不,这不是真的,晚晚,你骗我。

当乔晚亲口承认的时候,乔亦琛才发现,他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即便他心里明白,也在下意识地抗拒,那是他一直默默放在心里好多年的女孩,怎么能被别人捷足先登?

晚晚,别闹了,跟我回家。乔亦琛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就要牵乔晚的手。

一直冷眼旁观盯着乔亦琛的顾天佑这时候动了,他脚下轻转半步,侧身挡住乔亦琛伸来的咸猪手,并且手臂用力将乔晚往自己身后送去,再转身已经将乔晚妥妥地护在身后。

乔晚抿着粉润的嘴唇,抬头望着顾天佑的背影。

这个男人,他今天的所作所为都让她感动,可是她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有些话还是要当面说清楚。

乔亦琛,我不会再回T市乔家,我已经没有家了。

自从养父去世,她再也感受不到那个家庭的温暖,更何况,乔亦琛这个名义上的哥哥看她的目光总是让人心里发毛,这一年来她东躲西藏不就是为了逃离他的掌控?

晚晚,别耍小孩子脾气,跟我回家。

乔亦琛一直对乔晚势在必得,可是此时此刻,他真的有点心慌。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已经嫁人了会有自己的生活,我和那个家已经没关系了。

确切的说,她终于可以摆脱乔亦琛的禁锢,自由地呼吸。

晚晚,你听……

跟他废什么话,有这功夫我们不如回家做点爱做的事情。

顾天佑冷峻的眉眼已现出轻微的不耐,他的时间很宝贵,没必要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他揽着乔晚旁若无人地向着那辆黑色的SUV走去。

车子绝尘而去,空留一地狼烟。

乔亦琛从顾天佑那霸道的气场里回神,眸光阴鸷,看来他要好好调查一下乔晚身边忽然冒出来的这个男人了。

只没想到,调查到的结果会让他如此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