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小米的日记1-12在线阅读

呜呜!猛地被一个男人从身后贴住身子,郝正思一惊,正欲惊呼出声,却被人眼疾手快地掩住了嘴巴。

属于男人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男人的呼吸急促而粗重,但更令她恼火的却是臀部后方灼热的硬物!

强烈的恶心感包含着耻辱,郝正思眼一红,没有被制住的右脚猛地向身后男人的膝盖踹去!不曾想,男人身手极其灵活,不仅巧妙地躲过了她的攻击,更是将她旋转过身来,用双唇再次粗暴地堵住了郝正思意欲呼救的嘴!

郝正思脑中的弦崩一声断掉了,巨大的愤怒让她连双唇被蹂躏的疼痛都感觉不到,微张双唇想要恶狠狠地给男人一口,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但是,雪白的贝齿却没有如预期地闭合,仅是傻傻地保持着微涨的动作。而它的主人,正震惊地瞪着近在咫尺的男性面颊。

那是一张很俊逸的面孔,五年来一直在郝正思的梦中反复出现,她甚至能够一笔一划地勾勒出那凌厉而完美的线条。

是他。

因为郝正思的怔愣,男人得以顺利攻城掠地,滑软的舌头一下子钻入她口中,动作简单而粗暴,疯狂地探寻着她口中的一切。郝正思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靠着男人环在她纤腰上的有力臂膀才勉强保持站立的姿势。

即便如此,她的双眼却连眨一眨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贪婪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恨不得将他的面容,他的气息,他的味道,通通深深刻印在心上。

两人身体极速升温,男人的动作也越来越急躁。最后他猛地推开身侧的一个房间门,就着抱着郝正思的姿势进了房间,随手关上房门之后两人双双倒在了中央的大床上。

郝正思意识模糊,恍惚之间只能靠着触觉感受到男人在做什么。

男人在用力地撕扯她的衣服……

男人温热的薄唇从她的脸到身体,无一丝遗漏地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

男人忽然一挺身,狠狠地刺穿了她!

啊!

一声痛呼,两滴清泪从眼角滑下,映衬出床上刺目的一抹殷红。

……

第二天清晨醒来,一身的酸痛提醒了郝正思昨晚不是春梦一场。微微偏过脑袋,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印入眼帘。

柔和的晨曦覆盖其上,镀上了一层晕黄的光芒,为那张棱角分明的刚性面颊增添了几分柔软。郝正思不知道男人还有这样毫无防备的一面,一时之间竟然看呆了。

一向敏锐的她不是没发现问题,男人昨天的异常看起来就像是被喂了药,而他这么锐利的人被她盯着看了这么久却没有任何反应,更是印证了喂药的可能性。但是她却不愿意深究,贪欢一晌对于她已经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顾修文。轻轻地昵囔着男人的名字,郝正思修长白皙的指尖几乎要触碰到面前俊逸的面庞,好在及时反应过来险险收回了手。

她爱了顾修文五年,而且毫无意外这份隐秘的爱恋还会持续下去,仅仅因为五年前她从他身上得到的不到十分钟的温暖。

视线下移,男人丢在一边的衬衫不期然入眼。品质精良的白衬衫因为昨晚激烈的动作被扯掉了几颗扣子,扣子零零散散地掉落在地面上。

郝正思艰难地起身,轻手轻脚地下床,待到要穿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身的青肿,看起来竟没有了一片完好的机肤!或许是药物的原因,男人昨晚的动作简直形同粗暴的野兽,她嘴唇几乎咬烂都无法控制一声比一声高的神吟。

抿抿唇,郝正思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上。穿戴整齐之后才拿来顾修文的那件白衬衫,并且弯腰将地上几颗扣子捡起来。

只是很简单的动作,她却一边倒抽冷气一边花了半个世纪来完成。

拿着衣服去了前台,郝正思忽略前台留在自己脸上暧昧的眼神,神色平静地开口:你好,请问有针线吗?

一开口,她才惊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极其喑哑,显然昨晚嗓子已使用过度。

前台不好意思地移开留在她脸上的视线:在仓库可能有,就在您身后不远,您可以去问问。

谢谢。郝正思转头离开,并没有因为此时被蹂躏过度的形象而有丝毫情绪波动。

走到大厅沙发上,她微一思索,停下脚步将衬衫和扣子放到沙发上,然后才去了仓库。

仓库凌乱,她担心弄脏了衬衫。

从仓库拿着针线出来,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男人。不光是她,整个大厅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几乎都在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身上已经换上了另一套休闲装,而他的面前正站着一名长发白裙的女子。女子面容姣好,白皙的面颊泛起两抹羞红,她一只手拿着那件白衬衫,另一只手掌心里放着的是几颗小巧圆润的扣子。

我……我只是想帮你缝起来。

谢谢。男人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的女子,直到对方雪白的脖子也染上红意,他才再次开口:我会为今天的事情负责,做我女朋友吧。

啪!

郝正思手里的针线一下子掉落在地上,她却没有弯腰去捡,就这么隔着三米远的距离看着那个小巧甜美的女孩子投入了顾修文的怀抱。

郝小姐?郝小姐?

一个男人疑惑的声音响起。

郝正思抬起头,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奇怪地看着她,面上有着明显的尴尬。

郝正思一下子从记忆中抽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明明在与对方相亲中,她却走了神。只是,她没想到他们会将相亲地点定在这家酒店,自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如今,看着既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她忍不住想起刻意遗忘的往事。

不好意思,刚才我有些头晕,有点走神了。郝正思道歉。

这次的相亲对象是她舅妈找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不过相同的特性还是不变,看起来就是有钱人。面前这个可以做她父亲的还算好了,之前还有能做她爷爷的
没事,只是要好好照顾身体,女孩子身体好了好生养。男人一直放在郝正思娇美脸蛋上的视线,下移到了挺翘的臀部。

郝正思微不可觉地皱皱眉头,只想着速战速决。相比于和活人打交道,她更宁愿与尸体相处。

王先生,要让女人为你生孩子可不容易。不知道王先生的房产在哪里?不是别墅我可不乐意!车子买了吗?没个百万以上我是不坐的……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郝正思殷红的唇中吐出贪婪虚荣的话语,但精致的脸蛋却没有染上半分市侩之色。

王先生一愣,显然没想到郝正思一开口会是这样子的人,与她给人的气质实在相差太远!不过,看着对方精致立体的面颊,他还是开了口。

这个郝小姐放心,别墅豪车都有,只要你喜欢就行。

郝正思好笑,因为她的脸蛋,就连如此贪婪虚荣的性格也可以忍受。或许,在一些男人眼里,金钱和美貌都是可以用来做交易的。

不过,这正是目前她要的,她之所以接受舅妈的安排和这些男人相亲,为的不就是钱吗?总而言之,大家半斤八两,她哪里还能有以前的清高。。

实在太好了,没想到王先生还是这么爽快的人。不过,有件事我还是得提前说,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郝正思露出赞美的笑容,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眯起,流露出妩媚而危险的风情。

王先生几乎看呆了去,只是愣愣地跟着接口:做什么的?

这个我舅妈应该是没跟你说的吧?郝正思眨巴眨巴眼睛,虽然她确实恨嫁,但是不能建立在隐瞒之上,因此她坦白:我是一名法医。

就因为这个,即便她长得很出众,对男人也不挑剔,有钱就嫁,可还是相亲了无数回都没有成功。

法医?因为美色晕淘淘的王先生一下子回过神来,声音之大连周边好几桌人都看了过来。

他的反应一如前面N任男人,不用说郝正思都已经知道了结局,心中微叹。

是的,我是一名法医。低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疲惫,她忍不住烦恼地皱起眉头。

怎么找个有钱人嫁了就这么难呢?

王先生吞吞口水,再看看对面女子娇美动人的模样,还是忍住了拂袖而去的想法:郝小姐,你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能去做那种事情的,你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嘿嘿。

干巴巴的笑声明显底气不足。

郝正思有些好笑,难得地兴起了捉弄人的念头。

她促狭一笑:为什么不能呢?在我成为法医之前,我就喜欢拿着锋利的尖刀将一整只鸡的骨肉皮分离,那股子血腥味简直比香奈儿5号不知道让我着迷多少倍。

对面的男人身子一抖,面色渐渐变得惨白。

要知道,做法医可是我能将人肉一块块切下来的唯一合法途径,所以我做法医不是再合适不过的工作了吗?微微眯起眼睛,郝正思的表情似是回味,似是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