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撞击丝袜人妻 可怜的校花陈若雪全文

你确定?顾天佑眸光在女人脸上掠过,似在审咄她这话的可信度。

乔晚连连点头,做什么都比让她出去面对乔亦琛强。

她一心想着躲避外面的虎穴,却完全没有意识自己跳进了狼窝还颠颠儿地自以为安全。

门外的敲门声渐渐不耐,乔晚仰头等着男人的答案,一颗心就像被放在了饼铛上煎熬,翻过一面另一面煎的依旧滚烫难忍。

记住你说的。男人说了这么一句,搂着她的肩膀带她转身往房间里走。

乔晚不知所云的被他带着走,看到房间档板后的私人电梯。

男人拨开密码锁输入一串数字,叮地一声电梯打开,男人先一步走进去,乔晚欣喜的抬脚跟上。

总统套房都有直通的电梯?

顾天佑了然她的那点儿小心思,目不斜视地平视面前反光的电梯门,将身侧娇小的女人脸上神色看个尽显,这是私人电梯,整栋大楼只有这个房间有。

嗯?

乔晚更好奇,顾天佑懒得给她解释,整栋大楼都是他的,他的私人套房里有架私人电梯这事儿还奇怪吗?

电梯直达酒店地下车库,乔晚打算走被顾天佑一把抓住,陪我去吃个饭。

……乔晚想要拒绝,但是想到刚才男人帮了她,点了点头在他身后坐上副驾驶。

天色渐暗,黑色SUV穿行在车流中,不久停在帝豪商业大厦门口。

乔晚不解地回头看他,顾天佑将车停稳,俯身为她解下安全带,下车。

……

乔晚呆怔地看着从她身上离开,低头兀自解开自己身上安全带的男人。

他刚才为她解安全带的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同样亲密的动作做过无数次。

见她一直不言声,顾天佑皱了下眉,以为她迟疑自己的目的,开口解释道:进去挑件衣服,不然你打算穿成这样去吃饭?

顾天佑的身份需要陪坐吃饭的对象身份地位不会太低,她身上的衬衫牛仔裤确实看起来太寒酸。

乔晚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哦了一声跟着男人的节奏拉开门下车。

男人从驾驶座下车饶过车身,路过她身边时,长臂揽过她肩头带着她往楼上走。

乔晚被他大步带到小跑着才能跟上,完全没有心思注意自己跟顾天佑的动作在旁人看来有多亲密。

乔晚没想到顾天佑把她带到了一家店铺。

看着眼前华丽多姿地一排排定制礼服套装,犹如看见迪士尼的动画里的公主的衣橱。

据说zeruian的礼服大到选料小到一个不起眼的装饰细节都是法国著名设计师亲自设计,店里所有礼服全部走高端定制路线,有的礼物全球都只做一件。

你很有钱吗?乔晚回头问身后的顾天佑。竟然对她一个无关紧要偶尔客串的陌生人投出这么大手笔。

顾天佑挑眉,有一丝意外,不过随后想到调查到的有关资料也就释然了。

一个初来乍到这个城市不久,每天除了手术室就是宿舍两点一线从不参加任何团队活动的乔晚,不知道他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足够你花了。顾天佑说着带她走进店铺,服务员小姐看到顾天佑不凡的穿着,热情地接待。

……

乔晚总感觉他这话以及说话时候看自己的眼神不仅仅是指今天买这次衣服,反而更像是某种暗示。

我挣得钱足够你花……

不会不会,她跟顾天佑才认识十几个小时而已,他怎么可能给她这种暗示,一定是她想多了。

乔晚神游在外,顾天佑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勾起唇角,他这条鱼线迟早勾到她这条小鱼。

自家人吃个饭,挑一件合适的衣服搭配就好。

顾天佑对服务员小姐说了需要,服务员小姐点头,在一排排衣服里挑选了几款适合乔晚的带她走进试衣间。

小姐您的气质穿这套衣服真好看。

售货员小姐看到乔晚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由衷地感叹。

乔晚雪纺荷叶边的薄荷绿连衣裙穿在身上,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换了一个气象,鲜活中透着优雅的气质。

穿再好的衣服不还是一只扑腾不上枝头的野鸡。

不屑一顾地嗤声从身后传来,乔晚看到镜子里陌生又透着熟悉的一张脸。

A4腰,36D大波裹在一字肩的贴身裙里呼之欲出,尖下巴,欧式大双眼皮,一张精美的网红脸,乔晚端详了半天才认出来。

张燕,乔晚医大的同班同学,两人毕业以后再未见过面,但是听同学说她现在干起了微整形,月收入可观,关键找了个有钱男朋友。

她跟这女人无冤无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大学起这女人有事没事找她茬。

乔晚不屑跟她争论,冷了她一眼转身打算离开,没成想被对方擒住了手臂。

要走也把衣服脱下来,乔晚你不会没品到借这机会偷衣服走人吧?

张燕看着乔晚那张冷清清的小脸儿就忍不住想要挤兑她。

大学时候她的成绩跟乔晚不相上下,但是几次拿奖学金都落乔晚几分,就连她暗恋的男生都是乔晚的追求者,这让她见了乔晚怎么能心平气和。

乔晚停下身来,冷冷地在她脸上打量一眼,忽然道:你鼻子歪了。

啊!张燕紧张地摸着鼻子凑到镜子前,余光看到乔晚嘴角的笑意顿时反应过来,扬手朝她脸上挥过去。

乔晚一把握住她手腕:人不能跟狗计较,但是不代表我会呆站着被狗咬,你最好适可而止。

你!张燕指着乔晚鼻尖怒不可遏,眼看她进试衣间换下一套衣服不理自己,气的磨牙跺脚,转身出了试衣间。

乔晚再次出来,看到张燕语笑妍妍的小尖脸正小鸟依人的挽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36D的大波靠在男人肩头,弯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男人看向乔晚的目光透着不加掩饰的淫光。

亲爱的就是她,你帮我收拾她,人家晚上什么姿势都给你。

真的?

人家什么时候骗过你。

肥头男人闻言将乔晚身上的目光收回来,急不可耐地在身边磨人的小妖精弹性的臀上掐了一把。

张燕娇笑一声,骂了一声讨厌,眼角余光看向乔晚却是泛着冷意的狠色。
叫你们店长出来,把这种买不起东西的便宜货丢出去!

方才跟乔晚一起来的男人一身定制款西装,明显身份不一般,贸然赶人真的不会得罪人吗?

售货员犹豫道:张总……

张什么总,在墨迹信不信把你开除了。张燕在旁边趾高气扬地呵斥了一声。

张润海可是这件服装店的股东之一,张燕是他包养的情人,当着二人面售货员自然不敢得罪,心里暗骂一句破.鞋,转身走到乔晚跟前。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

张总就是这么做生意赚钱的?

磁性的嗓音在乔晚身后响起,她侧首男人已经走到她身侧,伸臂将她肩膀拦在自己怀里。

顾天佑出去抽根烟的功夫,没想到乔晚竟然麻烦上身。

你还真是个爱惹事的小妖精。身侧男人忽然靠过来,他说话气息带着淡淡烟草味,混合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并不难闻。

肥头男这边带着张燕趾高气扬的指挥售货员打包,回身刚打算让人叫保安把乔晚扔出去,就看到她身边的男人。

顾,顾总裁?

张润海看到乔晚身边站着的男人惊讶出声,旁边的张燕在看到顾天佑绝俊地帅脸气血上涌瞬间嫉妒的失去了理智,喊旁边的售货员:你们怎么还没把这便宜货扔出去。

你闭嘴!

但凡有点儿钱混迹商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更何况张润海可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市长见了他也要恭让三分。

偏偏越是这样,他能接触到上流的圈子,便对其中的重要人物更加了解实力背景。

眼前的男人,顾天佑,C市最神秘的钻石单身总裁,能力绝卓,资产百亿的顶级人物,自己的那点儿家当在这男人眼里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而他的海润公司正好在投资竞标顾氏旗下的一个案子,巴结顾氏的人还来不及,更何况敢得罪他这位财神爷?

张润海眼尖地看出乔晚在面前男人身边的不同,立即对旁边的售货员吩咐:还呆站着干嘛,这位小姐身上的礼服,还有她刚才试过的几件统统包起来记我账上。

边说他扭头对乔晚恭敬道:这位小姐,刚才的事情纯属误会,不知道您竟然是顾总的人,区区几件衣服了表心意,万万要收下。

这态度三百六十度回旋啊,转变也太快了!

我自己的女人还不需要别的男人献殷勤。

乔晚眨了眨水眸,有些惊讶地看着身侧的顾天佑。

顾天佑勾唇看了她一眼,揽着她肩膀走出店面,边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手机。

喂,舒颖,打电话到法国,告诉海伦别成天只低头设计衣服,品牌代理商选个猪头再好的衣服都会掉价。

顾总裁!

张润海听到门口男人讲电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额头俱下一把冷汗,刚想要追上去求情,鳄鱼皮包里的商务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来自法国的电话号码,一时间面如死灰。

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

滚!

张燕刚趴上男人肩膀,被一耳光甩在地上,男人尤不解气,一脚一脚踹在她小腹上。

那个男人的女人你也敢惹,你个害人精,老子也被你这一遭坑的赔惨了!

张润海怒吼一声,手机铃声急不可耐地催促着,他连忙换了一副谄媚的脸孔到角落里接电话。

乔晚被顾天佑带着离开商场,刚才顾天佑一个电话zeruian在C市区的代理负责人竟然亲自到场为二人赔礼免单,而方才还牛气哄哄的肥头男竟被当着踢出局要求撤销股东身份。

她有些好奇,身边的男人到底是谁?

司机在前面开车,乔晚和顾天佑并排坐在后座,心思微动间,拿出手机点开搜索引擎,抱着试试的心态输入了顾天佑的名字。

打下三个字,点击搜索,网页几百万的相关信息,她点开为首的百科资料,看到上面的介绍惊地张大了嘴巴。

顾天佑——

顾氏跨国集团总裁,国内唯一一家公司内部实行军事化管理的企业,每年的年收益额高达百亿,是国内钻石单身排行榜第一首位最炙手可热的男人。

不夸张的讲,绝对的国民男神!

乔晚简直惊呆了,眼前男人在她眼里呈现的状态,跟外界高冷决断的形象大相径庭,在她面前分明是个毒舌的臭流氓嘛。

这种眼神看着我,爱上我了?

……

果然传说不可信!

乔晚白了身侧的男人一眼,看了眼窗外,对他的撩拨完全无动于衷,你说带我吃饭,这条路怎么不像是去饭店?

司机开着车子一路出了车流攒动的市中心,拐进了郊区的路面,不一会竟然开始上环山路。

这男人不会带她上山吃野味儿吧?

我们不去饭店。顾天佑看她不安的模样拍了拍她的头,勾唇道:去顾家。

什么?!

乔晚接受无能,好好的干嘛要去他家吃饭?

顾天佑嘴角绷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家里一直催他跟任如沁结婚,他不喜欢那个女人,只好找个挡箭牌出来。

而他身边的这个女人三番五次送上门来,恰好顺了他的便利。

尤其他派人查到她的身份,一年前她都已经主动送上门。

一年前的那天晚上让她逃走了,这一次他自然不会再错过美食,温水煮青蛙,迟早地把她吞下肚。

乔晚浑然不知危险,跟着顾天佑坐车到了顾家老宅,下车时候,一眼看到了守在门口等候的任如沁。

天佑哥!

任如沁看到熟悉的黑色SUV,顾不上脚上踩着细高的高跟鞋,小跑着跑了过来。

顾天佑下车,对远处跑过来的女人视若无睹,亲自绕到另一侧为后车座的女人开门。

乔晚在听到那声熟悉的娇俏声就明白顾天佑又在拿她做戏,念着先前在总统套房里的人情,微笑着配合。

却在下车时故意一歪,顺着男人扶着的手臂攀上他的身。

顾先生,帮你演完最后一场,我们两清!

顾天佑勾着唇角,好啊。

他答应的太过爽快,让乔晚不由地怀疑他真的这么好说话?

殊不知只要乔亦琛不停止要带她回去,她迟早还是会主动送上顾大男神的门,等着被潜移默化的吃干抹净。

任如沁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盼着顾天佑可以回老宅跟她见一面,没想到竟然又是那天在他私人别墅里看到的那个女人。

天佑哥,她到底是谁?我的女人。

顾天佑说着看都不看她,一勾身侧的乔晚肩膀,带着她进屋。

乔晚有些同情地回头看了任如沁一眼,只见她面上一片霜打的凄婉之色,梨花带雨地望着面前的两人,纤细娇小的身子宛如羸柳,和风摇摇欲坠。

嘟哝道:人都说痴情女人负心汉,真够绝情的。

顾天佑挑着眉头,说:国内十大钻石单身男排行榜,我排第一位。

乔晚眨了眨眼,脑袋里反应了几秒,回悟过来直接翻了个大白眼,自恋狂!

我只有一颗心,是留给我未来老婆的。

男人说话时与生俱来的霸道与高高在上。

他眸色沉沉,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让她恍生错觉这话是对她说的。

乔晚心狠狠地悸动一下,连忙别开脸躲闪开来。

眼前的男人不是她招惹的起的,还是早早离开的为妙。

餐桌上,乔晚一边低头吃饭,一边想着,她对面就是任如沁和顾天佑的母亲,二人视线从开餐坐在桌前就一直紧盯着她,尤其任如沁泛红地眼睛盯着她好像随时要下起雨来。

乔晚就着这样的目光吃饭,嚼在嘴里的饭菜也变了味,偏偏身边的男人还没完没了。

男人的筷子夹着一块清蒸鲟鱼放到她碗里,爱吃多吃点。

随后又夹着她挑在碗边的萝卜丝放进自己嘴里。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说不出的从容自在,仿佛在这之前这种事已经做了无数遍。

明明他们才认识不过几个小时,这男人是怎么知道她喜欢吃鲟鱼。

而且他到底是什么爱好,专门喜欢挑她碗里的剩菜吃?

任如沁看到这一幕再也承受不住,红着眼睛对旁边道:顾伯父,伯母,我突然有事,下次再来看你们。

哎,如沁!

张安茹看着匆匆跑开的任如沁,不敢对顾天佑开口,只好将目光转向左手边正坐上的丈夫。

顾父扫了一眼乔晚,对顾天佑道:去吧如沁追回来。

完全是一副命令的口吻。

顾天佑坐着不动,甚至眼皮都未抬一下。

啪地一声。

把我话当耳旁风吗?!

乔晚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到顾父怒瞪地双眼,连忙又低下了头。

当然不是。顾天佑懒懒地抬起眼皮,丝毫不为顾父的气场震慑地道:不过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罢了。

你!

当着外人的面顾天佑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顾父当下气得抬起手朝顾天佑挥去。

顾天佑唇角噙着冷笑,一动不动地坐在原位,眼眸里寒意幽深。

他这巴掌打下去,父子二人仅剩地那点儿父子情分也被打散了。

念及此顾父举在半空中的手忽然有些抬不动了,却又碍于面子,不好放下。

这多大的事儿犯得着您爷俩动气。张安茹适时地拉住顾父手臂递上一个台阶,顾父顺势落下手臂,狠狠瞪了顾天佑一眼坐回座位。

如沁是你任伯伯的女儿,你们两个自小的婚约,你想娶也得娶,不想娶也得娶。

这婚约我从来没有答应过,谁订的谁娶。我们走。

顾天佑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扯着乔晚手腕离席。

你个逆子,给我站住!

你早不是当初的部队首长,我更不可能是你的兵,你没资格命令我。顾天佑毫不停留的大步迈向门口。

顾父气的额角青筋跳动,重重地一掌拍在餐桌上,桌上的餐盘哗啦晃荡,旁边的佣人禁不住身子一抖,退后几步当努力当隐形。

天佑一向就是这个脾气,你就别怪他了。张安茹体贴的走到丈夫身后,一双手力道正中的为他揉、捏肩膀:祁皓快从美国回来了,任家那边如果天佑真的坚持不愿意娶,要不就……

你也累了,不用揉了。顾父握住肩膀上的手将她后面的话打算,站起身,说:我去书房处理点事情,看时间,你忙完赶紧午休。

……好。

张安茹低眉顺眼地目送顾父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处,眼底狠色昭然。

任家是有名的名门望族,祖宗三代与顾家一样都是军旅出身,后来顾家从顾毅这辈下海经商,任如沁的父亲正好跟顾毅一起从部队队伍结伴下的海。

顾天佑和任如沁的婚约是顾老太爷在世时候定下的,为的就是两家强强联合。

张安茹一直想要为儿子顾祁皓争取这个机会,但每次一提起来,丈夫就顾左右言它,想着法转移话题。

顾天佑和乔晚出门,黑色SUV停在门口,司机为二人打开车门上车。

缓缓离开顾家别墅大门,顾天佑下令降下前面的挡板,转身伸出一条手臂按在乔晚脑后的车座椅上,将她困在胸膛与座椅的狭窄缝隙里。

想不想彻底摆脱乔亦琛的抓捕,嗯?

这还用说嘛?乔晚眨了眨眼,道:当然想啊。

她因为乔亦琛的原因,这一年多辗转换了好几家医院,医生的职业最大的来自于病人的信任。

这种频繁跳槽的举动,很容易让她成为日后求职的黑历史,毕竟没有一个患者,一家医院肯接收一个三天两头被追捕闹失踪请假的医生强。

顾天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嫁给我!他伸手挑起女人下巴,如此近距离,说话的气息喷薄在她柔嫩的脸颊上,清淡的薄荷味道弥散在鼻翼之间,并不让人反感。

只要你成了顾太太,乔亦琛就算想抓你,也要先过我这关,看我答不答应。

乔晚略微惊诧地瞪大眼,随后想也不想推开他放在自己下巴的手,别闹,这玩笑一点儿不好笑。

她是想要彻底摆脱乔亦琛,可这种摆脱不是跳进另一个围城。

顾天佑有未婚妻,她帮他偶尔演一场戏可以,但是挡箭牌的活儿不长久,她不能为了一时安全就稀里糊涂把自己嫁了,更不想背负那个骂名。

顾天佑洞悉她的顾虑,甩出诱人的条约,你现在接受我的提议,嫁给我帮我挡住任如沁。乔亦琛我替你解决,其他有任何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你想做什么做什么,随心所欲。

真的?

乔晚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儿,我妈以前说天上掉馅饼是会砸死人的,我还是离你远点儿。

顾天佑没想到她到现在还会拒绝,还想说什么,目光扫到窗外的人,勾起了唇角。

我不强迫你,你如果不同意结婚,可以现在下车,只要你这次还有好运气能跑的掉。

你什么意思?

乔晚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到车窗外向这边开过来的商务卡宴,下意识地蹲到了车座字底下,食指伸到唇瓣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没那么大耐心,如果还是刚才的答案,你可以下去了,别让乔少爷久等了,你说是不是?

顾天佑邪气的挑眉,慵懒腹黑的模样,与平时的高冷犯大相径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