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双马尾被疯狂输出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

几步走进卫生间门,顾天佑在马桶前站定,回头看向身侧的女人。

你打算这么看着?

乔晚不解地歪了歪脑袋,一眨不眨地回视着眼前深目炯然睨视自己的男人。

男人棱角如塑地五官,原本冰冷刻板地俊脸唇角微勾,多了一抹戏虐的神采。

什么?乔晚沿着他的视线扫了一圈儿,发现这里是什么地方后,立时瞪大眼,红晕染透脖颈,涨红着脸颊质问出声:你干嘛带我来卫生间!

顾天佑扬着下巴,邪肆勾唇,不客气地道:尿尿!

随即乔晚手腕被男人拽着靠近到他腰带方向,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流氓,转身闭紧了眼。

哗哗地水声在身后响起,人生第一次逼不得已旁听了男人放水的全过程,那心里滋味,乔晚都没法形容。

偏偏有时候这种事儿容易传染,乔晚站着很快有了感觉,秀眉紧蹙,尴尬羞恼种种复杂的情绪纷涌上来,她鼻子酸酸地此刻感觉哭笑不得。

顾天佑解决完系好裤子按下冲水,转身打算出去的时候手腕被复合材料的拷链一拽,回身提眉睨视身后的女人。

那个……

乔晚眼珠转了转,当着男人面想要解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现在切身体会到什么叫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她把手铐拷在顾天佑手上,何必遭遇现在的窘况。

……顾天佑静默了几秒,目光在女人隐忍地发抖的肩膀上盯了一会儿,深眸洞悉地同时,一丝不苟的冷峻面容微不可查地闪过一抹别扭,喉结不自然的上下滚动。

你能不能站到门外面去?乔晚赤红着脸开口,清甜的声音带着乞求的软糯语气,让人听得不由心软。

顾天佑还没回答,乔晚憋不住,不由分说将他身子推出了卫生间门。

手臂夹在门缝里,顾天佑可以感觉到手铐另一侧牵带的那只手的动作,笨拙紧张的解着纽扣,褪.下裤子……

记忆深处,女人笔直莹玉的一双长腿肆意地夹在他腰间的画面突兀的冒出来,顾天佑腰身一紧,感觉小腹扑哧冒起一簇邪火,转瞬间,还没燎原被他强大的意志力扑灭。

等下帮我换药。他想到什么,对卫生间里的女人说了一句。

乔晚坐在马桶上闷不做声,她现在尴尬死,不想出去面对他怎么破?

沙发上。

乔晚按照男人指示从客厅电视柜的抽屉里拿来药箱,带上一次性消毒手套坐在他背后。

男人光裸着上半身,强健地肌肉对人造成十足的视觉冲击。

拆纱布,替换药片。

一切做的行云流水,十分熟稔。

等做好这一切,乔晚提着药箱站起身,经过男人身边时,脚下踩到地毯绊了一下,身子不稳摔下去。

顾天佑在旁边眼疾手快的拽了她一把,乔晚被他手腕拽的改变了摔倒的方向,扑到男人身上,压着他趟在沙发上。

你这么热情我倒是没想到。

顾天佑调侃地嗓音在她耳边,乔晚的脸颊正对着男人胸膛,唇瓣恰好吻在他左胸的位置上。

乔晚脸颊爆红,伸手推开男人胸膛时,被他一个翻转压在身下。

怀里的女人莹白如玉的脸颊泛着粉润的红,红唇微张,看起来可口诱人。

顾天佑心思微动,低下了头。

你要…唔……

乔晚瞪大眼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这男人疯了,没事干嘛吻她?!

天佑哥!温婉地轻声和风细雨似的从门口吹进来。

紧接着哐当一声。

任如沁一脸苍白的站在门口,手中的保温桶落在地上,却恍然未觉。

滴答的眼泪滑落脸颊,她颤抖地指着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泣不成声。

天佑哥,你,你们,呜呜……她哭诉着转身跑掉。

反应过来这一切,乔晚双手抵在男人胸膛,猛地用力将身上人推开。

顾天佑好整以暇地靠坐在沙发靠垫上,脸上没有丝毫被人抓包的情绪。

乔晚猜出些什么,一边不停用手背擦着唇瓣,瞪着一双大眼怒视眼前的男人。

没事拿人当枪使,很好玩吗?

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你女朋友你拿我演戏?

……

顾天佑没有说他刚才的情不自禁,有些事情等他查清楚,慢慢来。

开锁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身边的男人接了秘书一通电话,抱着平板在沙发边上看文件。

乔晚手腕跟他锁在一起,被迫当服侍。

顾天佑对她的抱怨充耳不闻,头也不抬地继续看文件,下命令道:水。

你没长手啊!

乔晚斜了他一眼,坐着不动。

顾天佑勾唇扫她一眼,一扯手腕,乔晚跌进他怀里,一言不合咬住她的唇。

这已经第三次了!

刚才这个男人让她喂水果,她不搭理就被他咬了嘴,现在又来!

你有病啊!乔晚怒不可遏地推开他。

要不是考虑他背上的伤势不想虐待伤患,她真想一巴掌呼死他。

顾天佑无辜地看着她,说:刚才吻了你就乖乖喂水果,让你拿水又故意拒绝不是想再来一次?

……再来你妹啊!

刚走的那个就是。

……

乔晚绝望了,跟这个男人话不投机半句多。

到底什么时候能开锁!

她实在忍够了!

从她把手铐拷在这个男人手腕上起,一共过去了五个小时,如果在不想办法跟他分开,她一定会崩溃的。

顾天佑睐了她一眼,若有深意地说:那要看我什么时候心情好。

乔晚以为是要看他心情找专业人士开锁,怒急攻心,猛地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

怎么?顾天佑被她大幅度动作牵扯到背后的伤口,皱了下眉。

乔晚不回答他,倔强的继续往前走。

两人手腕拷在一起,顾天佑不得已被她拽得起身,大步闲庭跟在她身后。

乔晚不熟悉房间的布局,抿着唇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找到厨房,拉开玻璃滑道门进去。

直奔操作台举起一把刀,转身气势汹汹地把顾天佑拽过来,按在了操作台上……
放好!

顾天佑挑了挑眉,看着她紧绷小脸儿的严肃模样,慵懒地将绑在一起的手腕摆在台面上。

你可想好了,这种型号的手铐经过特殊处理,遭到外界破坏会启动终身枷锁,这辈子都打不开了。

你骗三岁小孩呢?!

乔亦琛对她再怎么样,追捕她这一年过程中,也从来没有让手底下的保镖伤害她。

否则依照他手下的能力,她早就被抓回去了,哪还有机会能在外面各种游荡。

他的手下带一副手铐,怎么会像顾天佑说的那么玄乎。

顾天佑见她不信,挑了挑眉,靠在操作台上无所谓的说:我不介意有个终身保姆,你随意。

……

乔晚手里拿着刀,眼睛在男人身上和腕上的手铐来回逡巡游移。

到底是砸还是不砸?

这么想摆脱我?

是。乔晚回答的毫不犹豫。

她直觉地男人身份不简单,不想招惹他。

顾天佑眸色冷了下来,他还没有到强迫一个女人留在身边的地步。

走了别后悔。

冷冷地一声,乔晚不注意便听到咔哒一声,腕上的手铐应声而落。

金属的手铐勾在男人手指上。

你……

她吃惊地看着他,呆站在原地。

顾天佑睨视她一眼,转身走出厨房,按下客厅的电话叫来管家。

把她送出去。

是。

乔晚上前问顾天佑:你明明能解开手铐,干嘛一直拖到现在。

顾天佑冷着脸,看都不看她,示意管家一眼,径直上楼。

管家恭敬地拦在乔晚跟前,说:乔小姐,您请。

乔晚瞪视消失在二楼拐弯处的背影,跟着管家出门。

管家安排司机,问过她去处后为她关上车门,司机开车载着她缓缓行驶出别墅大门。

少爷。

管家重新回到别墅楼,恭敬地站在临窗而立的男人身后。

乔小姐说是要回医院继续上班,我安排了小秦送她。

跟我有什么关系。男人深冷地视线盯着消失在别墅大门的黑色商务车说道。

……

管家乖觉的站在旁边没有言声。

他明明感觉少爷对待乔小姐的态度不一般,所以在她离开时特意问了去向,还问她会不会回来。

少爷这模样……

您和乔小姐生气了?

生气?

顾天佑募然听到管家这话唇角勾起冷笑,还未嗤笑出声便又消弭回去。

该死,他竟然真的因为那个女人急着逃离自己堵了一胸腔的气。

管家看着气场冷下来的男人,眼中了然,他果然没猜错啊。

少爷既然不想让乔小姐走,为什么不拦着?

……

顾天佑挑着眉脚斜睨管家一眼,转身坐回书桌。

派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管家见此恢复正色,一年前乔小姐……

乔晚从商务车上下来,时隔几个小时能够再次回到医院,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如果不是顾天佑,她这次说不定真的难逃被乔亦琛抓回去了。

不过不管如何,这里是肯定不能继续待下去了,乔晚没带宿舍钥匙,来医院就是为了找室友拿钥匙收拾行李。

她担心医院里乔亦琛的手下没走完,乔晚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藏起来,拿手机给室友打了个电话。

喂,心安……

乔乔你跑哪去儿了?我告诉你医院大门和宿舍门口一直守着黑衣保镖等你呢,你千万别回来!

孟心安捂着手机钻在医院女厕里,悄声的说着话。

头顶光线忽然暗下来,她若有所见地回头,就看到高大的黑衣保镖站在她身后。

接着对方不经过她同意,直接抢过了她手里的手机。

这是女厕!

孟心安想要趁机抢回手机,黑衣保镖已经看清上面的来电号码。

任由她把手机抢回去,黑衣保镖对耳机里的同伴传递消息。

手机那边忽然挂断,乔晚下意识感觉不对劲,转身收起手机就走。

刚到路边准备打车,一辆黑色奥迪停在她面前,车上下来两名黑衣保镖,不由分说驾着她直接塞进车里。

你们干嘛,你们这是绑架知不知道!

乔晚试图挣扎逃脱,开车的保镖直接锁住车门。

她气的推开身边与她同坐在后车座看守自己的黑衣保镖,尝试了几下拉不开车门,愤恨地磨牙。

黑衣保镖正襟危坐地坐在她身侧,身子板正,模样拘谨。

大小姐您别在做无畏的挣扎了,少爷让我们把你带你回去,你是逃不掉的。

……

乔晚离开乔家一年,乔亦琛一直追着她不放。

依照乔亦琛的能力,前段日子不过是让乔晚散心。

这次不同,乔亦琛亲自下命令一个星期内抓她回去,一帮手下自然不敢怠慢。

听别人口中提起乔亦琛,乔晚脑海中自动浮现那张清俊的脸。

那个男人拥有一张天使面孔,可实际根本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她才不要回去面对他。

乔晚水眸提溜转动,急着想办法。

黑色奥迪停在龙庭大酒店门口。

套房内挑高的房顶,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闪烁着迷离光泽,高端奢华之中不失内敛的韵调,相得益彰。

咔哒一声,身后黑衣保镖离开,将套房门反锁。

乔晚站在套房里,奢侈豪华的套房空荡荡的,想到不久之后就要见到那个男人,可能从此又要过回以前的生活,她的心里一片恐慌,像水草一样疯狂滋长地几乎扼住她的喉咙。

套房内中央空调的冷气吹动着白色纱帘轻动,乔晚看到正前方的阳台,眼中闪现一抹亮光,几步走了过去。

黑色卡宴停在酒店大楼前,车里的男人走下来,众星拱月般被一众保镖簇拥着。

其中一名带头的保镖恭敬地站在男人侧后方半步,说:少爷,大小姐在29层的总统套房里等您。

嗯。

男人一身黑色手工西装,身材欣长,两名虎背熊腰的保镖走在他身前开道,另外两名则护在他身侧,将外界一切好奇的打量阻隔在外。

只见他点了点头在众人簇拥下迈进电梯。

乔晚猫着腰身,小心翼翼地巴在阳台窗边,从外向内望去。

她刚才发现乔亦琛关她的房间跟隔壁的阳台是连着的,她爬阳台跳进隔壁。

阳台的窗子上深灰的窗帘拉着,乔晚只能透过一条缝隙,视线局限。

就算如此,也不妨碍她看清,这间套房与隔壁的同样格局,只不过装修摆设看起来更加高端几个档次,不同旁边的暗红布色,这间总统套房的主色调只有黑灰两色。

没事住酒店住进这么暗黑系的房间,心情得多压抑啊。

这间套房看来还没安排客人,正好方便她先借用这里躲一会儿。

心里想着,乔晚推开阳台的玻璃走进去。

刚一进去,乔晚不由地抖了一下,抬头看着呼呼吹着冷气的中央空的,这屋的冷气比隔壁低了好几度。

隐约地似乎有什么声音传过来……

难道有人?

乔晚循声走前几步,想着如果有主人最好先打声招呼。

结果刚拐过弯去,就听见哗啦一声,对面的浴室门忽然从内拉开,门口走出来的男人差点儿闪瞎她眼睛。

啊,流氓!

乔晚尖叫一声捂住自己的眼睛,脸颊止不住的红透一片。

对面的男人竟然没有穿衣服!

顾天佑刚洗完澡出来,忘了拿浴巾,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干脆就出来直接穿浴袍。

没成想开门就听到一声尖叫,面前站着的小女人红着脸骂自己流氓。

偷窥的人是你,有什么脸说别人流氓。

看清来人的身份,顾天佑阴沉地脸色回转少许,他挑眉说着,闲步走到卧室拿浴袍。

乔晚乍一听到陌生又熟悉的嗓音一怔,下意识松开手看一眼,恰好看到男人转身进卧室的后背,还有深壑的股沟以及……

呸,她到底在干嘛啊!

乔晚立即闭上眼睛,红着脸朝男人方向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她跟顾天佑八字犯冲吗?冤家到哪儿都聚头。

这话我该问你。

顾天佑穿好浴袍站在卧室门口的女人跟前,伸手扯下她捂着眼睛的手,我说过你离开就别后悔。

……

乔晚瞪大眼看着他。

果然,男人拽着她手腕拎到客厅门口松开,指着房门:出去。

乔亦琛差不多时间该到了,她现在出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行。

乔晚向后退了两步,双手合十在胸前,为了明哲保身只好暂时低头,略为讨好地道:别赶我走,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

男人不说话,紧抿着薄唇睨视她。

门外传来脚步声,乔晚顿时警觉起来,脸贴在门板上听着外面动静,听到隔壁门锁声,心里一紧。

顾天佑看着眼前壁虎似的巴在门板上听墙脚的小女人皱眉。

你……

话音刚冒出来,乔晚惊地浑身一震,回身猛地拿手捂住男人嘴,将人按在墙上示意他不准说话。

顾天佑身上的浴袍本就松垮,被她这么一推,脚步走动,腰上的系绳松懈。

浴袍衣摆瞬间散开,该露的不该露的尽数暴露在乔晚眼前。

一天之内看了这个男人两次,乔晚觉得自己真的要长针眼了!

……

近在咫尺的两人视线相交,乔晚反应过来,拽着男人浴袍衣摆想要帮他挡住。

没成想用力过度,撕拉一声,真丝的浴袍被她撕裂,这下暴露的更彻底了。

顾天佑的目光骤热幽暗下来,大掌扣住女人肩膀反身将她按在墙上,手臂撑在她头侧,将她困在自己胸膛与墙壁之间。

女人,你在玩火。

我不是故意的。

乔晚明眸盈润盯着男人,努力的想要显示自己的真诚。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一副模样在男人眼里有多诱人。

看的他想吻她!

顾天佑喉结动了动,毫不犹豫的随心而为。

高大的阴影覆落,乔晚脊背僵直地盯着在面前扩大的俊颜,脑袋里霹雳轰鸣。

……

乔亦琛站在总统套房的门外,记忆中女孩浅笑嫣然的俏脸儿在脑海中回荡,接着画面陡转,是一张失望心痛的小脸儿,梨花带雨令人心疼。

攥着门把的手指紧了紧,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晚……乔晚?!

空荡地总统套房,空无一人。

乔亦琛疾步走进套房,挨个房间找过没有乔晚的人,当他看到敞开的阳台窗子,转身一拳砸在身侧的墙壁上。

少爷……

给我挨个房间找!

是。

身后跟进来的保镖应声离开。

乔亦琛收回的拳头垂在身侧,滴答的鲜血从骨节分明的指尖滑落滴答在地上。

他望着飘荡的窗帘,仿佛透过敞开的窗子看到仓惶逃走的娇小身影。

幽然地瞳眸紧缩着势在必得的强势。

晚晚,你是我的逃不掉!

呼吸急促,大脑缺氧。

乔晚整个人在蒙怔地状态中持续了几秒,回过神来,一个巴掌甩在面前男人的脸上。

顾天佑大掌擒住她的手腕,深眸冷凝:你做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乔晚气鼓鼓地瞪视他,这男人不是疯子就是抽风,三番五次的占她便宜还问她干什么?!

顾天佑猜到她的心思,拉着她手腕,低头薄唇贴着她靠在自己胸膛的脸侧,游戏是你主动挑起的,现在想喊停?

男人眼里意味深沉,仿佛蕴含着某种不知名的深意。

她做了什么挑起什么游戏,乔晚抬头望着他的视线懵乱疑惑。

转瞬她清醒过来甩甩头,推开他。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要走了。

乔晚不屑多想,转身往门外走,顾天佑看着她的背影走到门口,一步,两步,门外忽然响起扣门声,娇小的身影毫无悬念的拔脚转身,投进了身后男人等候多时的胸膛。

……

顾天佑挑着眉,勾着唇角看她。

乔晚咬着下唇,心里后悔不迭:刚才是我不对,我道歉。

道什么歉,你不是要走吗?

男人薄冷的气息,态度恶劣。

乔晚恨不得咬这欠扁的男人一口,但形势比人强,她也只好低头装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请求他:求你帮我这一次,过后让我做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