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能把女朋友撩出水的聊天

楚闻夏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昨晚虽然被男人灌醉了,但意外的,睡得还非常好。

心情很好的拿出手机来看时间,提示有新邮件——楚女士您好,你的简历符合JC国际公司要求,请于今日下午两点到公司报道。谢谢。

啊啊啊!楚闻夏忍不住尖叫,我有工作了!

楼下柳妈听见夫人高兴的喊叫,也忍不住笑起来。

少爷果然还是疼爱这个夫人的。

楚闻夏兴奋的起床,洗漱完毕后又匆匆出门。

她要给自己买一身正装!

等到出了门,坐上了公交车,兴奋的劲头淡了些了,她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出一点不对劲的味道。

JC国际,是A市最大的公司啊,只要进了那个公司,哪怕是个打杂的文秘,一个月工资都是五千妥妥的,刚才她只顾着高兴,没觉得异常。

待遇这么好,福利这么高的国际公司,要求自然也不是一点点的高。

她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在校大学生,是怎么被选中的呢?

难道是诈骗邮件?

反反复复的把邮件读了好几遍,确实是从JC国际发出来的的啊。

那应该没错吧……也许是人事部的人瞎了,所以,选中了她。

不管了,怎么都要去试一试,她实在是太穷了!

等到下午,她换上新买的廉价正装,忐忑的走进气派豪华的JC公司。

您好,需要什么服务吗?前台小姐很礼貌的问她。

你好,我是楚闻夏,我来报道。有些心虚的说。

没想到前台的人竟然知道她,叫她直接去七楼人事部,人事部经理在办公室等她。

工作是真的?

楚闻夏默默握爪,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刚出电梯,人事部经理竟然就等在电梯外,见到她就热情的迎上来。

楚小姐,你好你好。

楚闻夏笑笑:你好。

我姓田,以后你可以叫我田经理。唉,你可不知道,你的简历简直来得太及时了,暑假正好是我们公司业务的高峰期,我们特别需要你这种暑假的兼职!田经理自己就先解释了聘请了楚闻夏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

那待遇……楚闻夏问出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因为你是兼职,我们这里就不提供五险一金,所以工资是一个月七千!田经理说着,小心的看了眼楚闻夏的表情。

见她呆呆的,以为自己开低了,不由心里一惊。

这可是冷总裁亲自交代下来的事情,务必要楚小姐百分之百满意的。

这个工资是底薪,还有奖金的!田经理忙补充。

楚闻夏从震惊中醒过神来:这么高?

田经理呵呵一笑,抹掉额头上的汗:哪里哪里。今天呢,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公司,还有你日后的基本工作……

下午就在公司转了一圈,最后又田经理带到公司食堂。

公司是提供三餐,上午和下午茶,糕点加班还有夜宵,你要是饿了,随时都可以到食堂来吃东西。田经理让楚闻夏坐好,我去给你打饭哈。

经理,不用……这么客气。

田经济太热情了,搞得楚闻夏十分不好意思。

背后坐着一桌吃饭的女生,正在小声八卦。

知道吗,前几天,我有个朋友,和那个当红女明星,顾安安一起吃过饭!

真的吗?听说顾安安本人脾气不太好,是不是真的?

岂止是不好,简直刁蛮!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据喝醉的顾安安说,咱们的总裁,冷天擎大人,曾经也是有初恋的!听说两个人爱得要死要活的,还差点私奔呢!

不会吧,我看冷总裁不会做出那种不理智的事情来!

真的,而且那个女人的名字就叫孙灵萱,就是萱萱啊……

啊……

其余人都是一副原来是她的样子。

后面偷听的楚闻夏浑身不自在。

什么萱萱啊,八卦也不说完,这么吊人胃口,真的好吗?

田经理把饭打过来,楚闻夏也顾不得后面的八卦,专心应付田经理
工作的事情有了着落,楚闻夏就专心的把学校的期末考过了,收拾了一番,在一周之后,就正式开始上班了。

这天刚下班,手机就响了。

楚闻夏没看是谁,以为之前就约好吃饭的苏巧薇。

巧薇啊,我马上就上公交了,你再等我半小时!

楚闻夏!可手机是不善的女人声音,金碧酒楼,马上过来见我!

你谁啊?来人以来就态度尖锐,楚闻夏也不客气的回她。

电话里,女人不屑高傲的哼了一声,吐出一句话:冷天擎真正的爱人!

孙灵萱?

楚闻夏一惊,正要细问,可电话又被挂掉了。

想了想,她还是给苏巧薇发了短信,说自己要加班,然后转而坐车去了金碧酒楼。

顺着短信提示的位置,找到了那个豪华包厢。

推开门。

里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女人,女人妆容艳丽,漂亮动人,是曾经跟楚闻夏有过一面之缘的——顾安安!

她是冷天擎真正的爱人?

想想冷天擎对这个女人的宠爱无度,应该没错了。

那孙灵萱是什么?心中最遥远和神圣的初恋白莲花?

没想到那个冷面的男人,感情史还蛮丰富的嘛!

顾小姐,找我有事?

楚闻夏刚进屋子,身后的门就被人关上了。

顾安安不屑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眼中的鄙视和厌恶毫不隐藏。

这个穿着廉价西装,妆都不画的女人,也配做天擎名义上的妻子?

开个价吧,离开冷天擎!

楚闻夏一愣,不知道想到这种可能,只是没想到对方如此直接,一时没有心理准备。

怎么,舍不得?顾安安脸色更加厌恶,反正你迟早都是要被天擎踢开的人,不如拿着我给你的钱早早的滚!

楚闻夏看着顾安安脸上狰狞的表情,一笑:好啊,你能开价多少?

这下轮到顾安安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答应这么爽快,亏她准备了不少后招。

我给你一千万,然后你拿着这笔钱,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楚闻夏不屑一笑:原来在你心里,冷天擎就只值一千万?

天擎在我心里可是比我的命还很重要,我只是拿一千万来买他在你心里的分量!顾安安嘲讽的看着楚闻夏。

笃定对面这个女人会接受她的提议,一千万啊,这个女人工作一辈子,也不见得能有这么多的钱!

我可以离开冷天擎!

果然,楚闻夏说出了顾安安想要听的话。

但是我要两千万,给我两千万,我马上收拾东西走人!女人狮子大开口的说。

两千万,你也真是开得了口!顾安安皱眉,对女人越发厌恶起来。

那你给还是不给?楚闻夏挑眉,气焰比顾安安还要嚣张。

我给!一周之后,再来找我,我给你定金!

好!楚闻夏应完,转身就走,不想跟这个女人多待一秒钟。

看着架子比她还打的楚闻夏,顾安安愤怒的把手边的水晶杯子摔了。

什么下贱的女人,竟然敢在她面前摆脸色!

摔了水晶杯子还不够,顾安安又把桌子上的果盘一扫而光。

贱货!勾、引天擎的贱货,不要脸的东西!顾安安把自己能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摔了个干净。

漂亮的面容扭曲狰狞。

等着吧,等着一周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些画面,顾安安癫狂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