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大合集 天官赐福82章开车部分

经过一夜的休整,再醒来时,人比昨天好了许多。虽然烧还没退,但脑袋没那么昏沉,也有力气站起来了。

她本能地转头看床,床上没有人,被子干净整齐铺着,不知道帝煜是彻夜未回还是早就起床。

揉揉发胀的额头,她扶床站了起来。天色尚早,太阳还没出来,只有浅色的云伏在低空,与湖水青草汇成了幅美丽画卷。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转回脸来,她意外地看到了桌子上的一个浅灰色的东西,是昨天那个整容医生留下的U盘。

她记得他说,江天心的整容过程都拍下来了的。

房间里有笔记本,她取过U盘插了进去。U盘里果然有视频!

她迅速打开。

整整两个多小时,她目睹了一个漂亮女人变成另一个漂亮女人的全过程,后来的女人明显秀气了许多,正是她自己!

难道说江天心为了避开帝煜,真的把脸整成了她这样?

温小染慢慢张大了嘴,对于这种电视剧般的狗血剧情始终无法接受。整容手术过程漫长复杂,视频由多个小视频组成,所以并不那么完整,但,医生跟她无怨无仇,没有理由和帝煜一起蒙她吧。

即使江天心把自己整得和她一模一样,她们终究是两个人,会有区别的啊!

头脑里猛然闪出一线亮光,她开始在屋子里翻了起来。这是帝煜的卧室,江天心也必定用过,她一定能翻出证明自己跟江天心不一样的东西来!

你在找什么?

温小染正埋头在柜子里翻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明显的质问。她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抬头,看到帝煜就站在身后,一对斜长眸比屋外的湖水还要深幽冰寒,看着她的双手。

头皮莫名一硬,她急出声,我想找江……以前留下的东西。不敢与江天心划开距离又不甘心充当她,温小染的话极度含糊。

不过,帝煜还是听明白了,神色更冷,凡是跟你有关的东西都丢了。

啊?

连闻着你的气息都会让我作恶,所以房间重新装修了一次。

所以,再也别想从这里找到跟江天心有关的任何东西了?

温小染被打击得里嫩外焦,整个儿蔫在了那里。

孩子真的打掉了?

啊?

怎么又扯到了孩子?

他的跳跃性太大,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帝煜自己先显露厌烦的表情,没等她出声便转移了话题,回来帝宫不是让你养尊处优的,出去清理杂草!

与其面对冰块一样的他,她宁愿出来拔草。落在大太阳底下,温小染如此想着,手却有些抖。早餐只吃了一点点,原本就还发着烧,太阳一晒便更难受了,整个儿像被压进了火炉子里,虚汗滚了满身满背,衣服早就湿透!

更让她觉得羞耻的是,两腕上还缠着铁链,铁链捆在不远处的木桩上,锁得死紧。这样的她,像一头被主人牵出来见光的牛。

无尽耻辱!

她在心里将帝煜咒了千万遍,也不管好草杂草,胡乱地拔一气。

少夫人,要喝水吗?有男佣人端着水走过来,问道。这事本来是男人做的,可怜的少夫人,竟要顶着大太阳做事。男佣人眼里有着明显的怜惜,少夫人太过纤细,怎么能做这样的粗活啊。

帝煜到底不想她快死啊。

温小染在心中感叹一声,站起来,谢谢啊。还未来得及接水便感觉一股强烈的晕眩感袭来,身子一晃,就要跌倒。

男佣人吓了一跳,本能接下她的身子,少夫人,您怎么了?

没……努力想撑起自己,晕眩感更重,再次跌进男佣人怀里。

少夫人。男佣人手忙脚乱,连水都打掉去抱她。

莫名的冷气袭来,温小染的细胞猛然一缩,打了个极致的寒战。她怎么了?明明热得要死,怎么会打寒战?

只是,当她从佣人的肩膀抬头看到数米开外的那道身影时,彻底明白过来。

帝煜!

是他!
他就站在太阳底下,俊美的脸上全是冷气,竟生生将高温给逼了下去!斜长的眼眯着,锁紧了这边相拥的两道身影。

从他的角度看,他们两个拥抱在一起,极度暧昧!

两人同时分开,温小染晃了一下才稳住自己。

我们……她张着嘴,本能地想要解释。他并没有走过来,而是转身朝屋里走去。

看着他挺直的脊背,她无端地涌起一股失落感。难不成真把自己当江天心了?

少夫人,少主有请。管家到来,面色不是很好。他解开了木桩上连着温小染的那条铁链,原本要牵着走的,迟疑了一下还是全都交到了她手上。在这里,就算不锁,她也逃不走。

带着叮叮当当的响声,温小染费了好大的劲才回到室内。冷气袭来,她感觉好受了些,人也清醒了不少。

屋里,帝煜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盘踞出的是帝王的霸气。漂亮的手指垂在膝头,身材修长挺拔,只那么一坐,就潋滟出一室的光辉。

只是,空气太过凝滞,尤其他背后一字排开的那数名保镖,两腿岔立,高大威猛。

帝煜极少在家里端这样大的架子。

那名佣人已经开除了。管家走过去,低声汇报。

帝煜并不回应,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温小染却听出了不对劲,为什么要开了除他?他是出于一片好心才……

难道要捉奸在床才算吗?帝煜不客气地切断了她的话,薄凉的唇拧了起来,江天心,你就这么缺男人,缺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什么跟什么?

温小染没想到会惹火上身,惊得张着嘴忘了要说话。

既然这么想要得到慰藉,不满足你岂不是太不人道?

……

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

温小染的脸皮薄,早就窘得无地自容,连话都不会说。

沙发上的人猛然立起,朝她走来。温小染只感觉自己一点点被巨大阴影笼罩,原本就昏沉的头脑更昏了。

臂,一紧,被铁掌撅住。她的身子毫无抵抗力,被他带进了胸膛。他的胸膛又宽又硬,半敞的领口里露出一片皮肤,极致性感!

他俯首,极慢极慢,一点一点朝她靠近。他的气息喷在她身上,侵略性十足!

不要!

本能地偏开头,她被吓到了。

耳垂一冰,他的唇贴在了那里,像你这样的女人,就算跪着让我要,我也不会要。

这话,无情冷酷,像冰水兜下。

温小染意识到自己又自做多情了一回,兀自咬紧了唇,无法再吐出一个字来。

所以——后背一紧,她被拎开,远离了他的怀抱。

你们轮流来,和她做!

他将温小染推了过去。

温小染支撑不住自己,跌倒在地,正好落在那一排保镖脚下。身子被摔得生痛,但她更在意的是帝煜说的话。

他要她和他们……吗?

保镖们也没想到帝煜会下这样的命令,吓得齐齐退后一步,脸色更异。

怎么?保镖构不上你的档次?

帝煜无视于保镖们的惊颤,去看温小染,将她的表情受在眼里的同时扭曲一番。

帝煜,你不要太过分!终于受不住,她吼了出来。折磨她,可以认,但用这种方式污辱她,不接受!

帝煜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越发如同撒旦!

谁敢不上,就给我扔到沼泽地里去
帝煜,该叫地狱才对!

在这里,他是天,他是地,保镖们不敢不服从,迅速走过来,拉起了温小染。

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死神一般的男人,她的眼泪再次被逼了出来,不要!我不要!

帝煜似乎没有听到,抬起修长的身体往楼上走,那一番淡然高贵自得又冷血!

她用力挣扎,眼睛发红瞪着他的背影不肯放开:帝煜,不要这样,放了我,求你放了我!

帝煜,我不是江天心啊。

帝煜,求求你,我求你了。

……

祈求和解释,根本不能打动他!

无数双手伸向她,再努力都护不住自己。如此弱小的她怎么可能是这群强大保镖的对手,她注定要被如此羞辱吗?

帝煜,你就是个懦夫!十足的懦夫!全世界最最没用的懦夫!她骂了起来,这是她唯一的能表达愤怒的方式。

前行的背影突然停下。

放开她!帝煜意外地发布命令,走了回来。他的鞋子踏在地毯上,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却又沉冷无比!

保镖们终于得到解脱,抹着冷汗退开。温小染半趴在地上,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你说什么?他蹲下来,高高在上地俯视着面前软泥般的女人。

温小染已经被逼到了绝镜,还有什么话说不出来,你难道不是懦夫吗?不是懦夫为什么不肯放开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为什么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

室内,一时沉寂,只有无数冷气在吸。

这屋里,敢于用这种方式说话的人她是第一个!

既然闹到了这一步,温小染也懒得去想后果,悉数把心里话全都吐出来,江天心凭什么非你不爱!她想爱谁,想给谁生孩子是她的自由!仅因为一场出轨就这么对待一个女人,你不是懦夫是什么?

仅因为一场出轨?帝煜重复起了她的话,表情越发森寒,薄唇抿成了一条线!森然的冷气袭卷,几乎可以预测到即将到来的是怎样的狂风暴雨!

下一刻,她被拎起。

看来,有必要给你醒醒神!

她被拎了出去,马上冰冷的水从头浇下,浇得她灰头土脸,连气都出不出来。

帝煜,你混蛋。

帝煜,你懦夫!

帝煜,你是个失败者!

不过一个死字,她豁出去了。不论他怎么浇她,她就是不停口,用了全身的力气对着他破口大骂!

帝煜干脆将她压在笼头下不出来。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她没熬过去,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帝煜松了手,看着地板上一动不动的人,眉底压满了疑惑。这么一下就晕了?

少主,少夫人好像在发高烧。管家简单检查了一下,道。

帝煜此时才发现她的脸红得异常。并没有特别表现,只冷冷地吩咐,叫医生过来给她治疗!

给她治疗只是为了让她接受更多的惩罚!

他抬步走出去,半眼都不多看地上的人儿。

再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温小染发现自己换了干衣躺在床上,手上打着点滴,护士在眼前晃动。

她动了动身子,引得腕上的铁链哗哗作响。显然,并没有脱离帝煜的魔掌。

少夫人醒了?管家走过来,低声问。

温小染勉强给了他一个表情,还没死。

被帝煜这种变态男人拘禁,死不过迟早的事。

少夫人不该那么骂少主。虽然不喜欢面前的少夫人,但让少主少发点火也是他这个管家的工作。

为什么不能骂?这种人就该骂!莫名其妙受了这么多委屈,她何止想骂他,更想给他几刀,直接捅死!

难道出轨就得判死罪吗?连这点承受力都没有,怎么能叫男人!

管家的脸在沉,少主真正计较的少夫人难道不知道吗?因为您,他成了家族的罪人,帝国集团还差点破产。

这么严重?

她想问详细一点,管家已经移步离去。

还是应该让帝煜知道自己不是江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