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人妻的屈辱 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早晨八点。

乔晚查完一轮病房出来,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准备收拾下班。

咦,一大早那几个人在干嘛?

身边医助疑惑地声音响起,就见走廊不远处,几名黑衣保镖正挨个病房检查,看起来像是找什么人?

乔晚脸色一白,把手里的查房记录塞到医助手里,转身就走,我有事先回去,别说见过我。

哎,唐医生?!医助抱着记录本一头雾水。

她在那儿!

走廊找人的几名保镖听到同伴的声音转过头,看见远处的乔晚追了上去。

乔晚加快脚下步伐,回头看到朝这边追来的黑衣人慌不择路拐进了安全通道,爬上距离最近的顶楼。

顶楼高级VIP病房内。

权子遇老妈子似的从袋子里掏出一套干净的定制西装以及一条平角内.裤,嘴里不停的念叨:

你说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结果还是负伤休养,这要是让你家老爷子知道……

躺在病床的男人硬朗的俊脸逐渐阴沉,不耐地拧起眉头:聒噪!

顾天佑这次被老爷子强制逼回来休假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气,让权子遇过来接他,就是嫌陆家人知道他的伤势免不了折腾。

权子遇的嘴向来没个把门的,他提前给他敲警钟。

管好你的嘴,敢漏风……

顾天佑低冷地嗓音危险暗藏。

别,我还宝贵自己这条小命。权子遇一副受惊地模样拍拍胸脯,随后半真半假的恭敬道:爷,您起身换衣服,我去外面看看出院手续办好了没有。

……

病床上的人无视他,权子遇说完朝门外走。

到门口又忽然回头问道:要不要给你找个漂亮小护士帮忙啊?

众所周知,顾大少最膈应女人碰他,一米之内不许任何雌性活物靠近。

顾天佑抬头,冷目圆瞪:赶紧滚!

权子遇膈应成功,得逞地扯着嘴角逃之夭夭。

等到房间门关闭,顾天佑撑着手臂从病床上坐起身。

由于背上的伤势,顾天佑病号服脱得极为费力,但这也只是比平日速度慢了几秒钟而已。

换上干净的平角短裤,顾天佑打算穿裤子时候,病房门忽然从外推开。

该死的权子遇!

他猛地拉过被子遮住自己下半身,冷眸怒视门口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乔晚逃荒似的一路被黑衣保镖逼上了顶楼,眼看着安全通道里的脚步声由下而上逐渐逼近,她推开最近的病房门冲了进去。

不好意思麻烦让我先躲一下,是你?!

乔晚抱歉一声反锁好门,回身找藏身地点时,一眼看到坐在病床上令人无法忽视的男人。

深冷地眉目,刀削的俊颜,一身冷气场使整个房间平白降低了几个寒度。

男人认出她,低冷地声线毫不留情地吐声撵人:滚出去!

真是冤家路窄啊,乔晚没想到会是昨晚手术室里被她强行麻醉手术的男人。

之前是我不对,但我现在遇到点儿麻烦……

滚!

顾天佑坐在病床上,麦色的胸膛袒露在白色的被单上纹理清晰,一张酷脸冷的凝结寒霜。

明显不给乔晚开口求情的机会。

叩叩——

外面的敲门声像是催命的鼓点,乔晚心里一紧,顾不上那么多,扑上床撩开被子躲了进去,同时担心男人乱说话,将人按倒吻了上去。

身下的男人被她压在沉闷地被窝里,鼻翼呼吸里尽是她唇瓣里清淡香甜的气息。

出奇地没有任何作呕的感觉,反而觉得舒服沁体。

这是怎么回事?

倏尔,记忆之中模糊的影象突兀地冒出来,与眼前清秀的小脸儿交错重贴,顾天佑眉心拧蹙,没有推开身上的女人。

他从来厌恶女人靠近,唯独一次例外便是三年前的那个小女人。

时隔太久,他记不清她的长相,却对那晚意外可口的味道记忆犹新。

会是她吗?

顾天佑心思动荡之间,实际行动验证自己的猜想——

乔晚一门心思担忧外面的情况,没有防备下唇瓣被男人攫住。

你干嘛…唔……

香甜软糯的唇瓣,比他想象中的更可口舒服。

顾天佑腰身一转,已经反客为主将身上的女人反压在身下,唇舌强势破城,直驱而入。

乔晚的挣扎在男人强大武力对比下,悉数入腹。

她完全没想到,身下的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无所顾忌地吃起她豆腐来。

等到她回过神来,上身的雪纺衬衫滑落在肩膀上,露出莹白如玉的肩头,连带纤细的锁骨下风光若隐若现。

顾天佑眸色渐深,喉咙发紧。

乔晚拉起雪纺衬衫扬手打在男人脸上,被男人一把擒住。

恼羞成怒地骂道:流氓,趁人之危!

女人顾及门外而刻意压低的嗓音不知不觉中带着浑然天成的迷魅。

在她一番动作磨蹭下,顾天佑明显地感觉某个地方战地扎营般支起了一顶帐篷。

他身上只有一条平角内裤压在乔晚身上,乔晚上半身穿一件雪纺衬衫,下身是同款的雪纺短裤。

二人肌肤紧贴,隔着薄薄一层衣料都能感觉到男人滚烫地温度和惊人的尺寸。

乔晚脸颊发烫,偏偏病房外面的黑衣保镖敲门不开发现了不对劲,听动静正打算强行破门。

想动又不敢动,乔晚气恼之下双手抵住男人胸膛隔开两人之间距离。

别乱来!

她明媚的俏脸耳根晕红,语气里七分央求,三分警告。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顾天佑铁钳一般的大掌轻而易举将她一双小手按过头顶,手指挑着她的下巴。

漆黑地眼睛对上她惺忪地美眸,冷傲且凉。

真想一巴掌糊他脸上!

乔晚暗自磨牙,形势比人强不得已地低头,求你……

求什么?

求你不要……

乔晚咬着细牙想说不要乱动,结果男人忽然松开她手腕伸进了被窝……

停!她抱着男人手臂恼羞成怒地喊出声。

求你不要……停……

女人都这么口是心非?顾天佑抽出胳膊撑起身,饶有兴致地盯着身下的小女人。

乔晚怔忪几秒,将前后的话串联起来后明白过来其中歧义。

这男人绝对故意的!
你们是什么人?

门外响起冷喝声,乔晚竖起耳朵仔细听辨。

貌似是男人这边的人,没几句话把门口的黑衣保镖驱赶走。

你还没回我话。

顾天佑不满女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走,捏着她下巴强制扳回她的目光。

回你这个!

确定外面保镖离开的那一刻,乔晚眼眸划过狡黠,膝盖猛地抬起顶向男人重点部位。

顾天佑撑起双臂后撤躲开,乔晚趁机从他臂缝里钻出来。

跳下病床的同时一脚踹在男人屁股上。

顾天佑背上有伤,这一下折腾地手臂一软,摔爬在病床上。

臭男人!

乔晚得逞地挑起下巴,脚底抹油拉开病房门开溜。

权子遇带着手下将病房门口莫名冒出来的黑衣保镖赶走,伸手打算开门,病房门把自己拧动一下从里面打开。

一股香风滑过,权子遇定睛看见一道纤细娇小的背影,一溜烟儿钻进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里。

关门进来!

病房里,顾天佑穿好裤子站在病床旁边,说话时正一粒粒系着西装外套的纽扣。

精致的黑釉纽扣在白炽灯光下泛着冷光,印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多了几分禁欲的冷意。

只不过这一切假象都被病床上凌乱的被褥,以及男人来不及拨正的凌乱碎发打破。

权子遇眯着眸子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外持续变换楼层数字下降的电梯,懒散的步调走进病房。

太子爷不会是在病房里开荤了吧?邪魅的勾着唇角,权子遇不着边际地揶揄出声。

一个面红耳赤跑出去,一个慢条斯理穿衣服,身经百战地权少怎么嗅都觉得这屋子里充斥着一股子事后的暧昧味道。

不过他前前后后离开十几分钟,太子爷一直不近女色不会是其实那方面不行吧?

你该多吃核桃,免得精虫上脑。

顾天佑冷了他一眼不留情面地丢出这么一句。

靠,说他下半身思考?!

……

顾天佑系好手腕上的袖口,整了整领口,笔挺回身,查一下昨晚给我做手术的医生。

干嘛不用你手底下的那些能人。权少明显介意刚才那句嫌弃他没脑子的话,话里话外故意酸他。

顾天佑斜睨他一眼,幽冷地补上一刀:你也说他们是能人。

冷意傲然地神态意思很明白:这种小事不值得他的人大材小用。

权子遇真心觉得自己是没事找虐,竟然主动给顾天佑嘴底下递话。

简直上赶着给他有机会刺激自己!

靠!毒舌的童子鸡,本少爷等着你被妖精收服的那一天!

乔晚从电梯下到地下一层,辗转走安全通道小心翼翼地到医院后门的员工出口。

仔细看过没有黑衣保镖后,整理了身上褶皱的雪纺衫走出去。

没成想刚走到巷口拐弯,便被两道高大的黑影堵住去路。

大小姐,少爷让我们带您回去,请。

其中一名保镖恭敬的伸手做请,另一名站在乔晚身后一侧,提前防备堵死她逃跑的后路。

乔晚暗道了一声倒霉,盈动的眸子转了一周,抬头坦然道:带路吧。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谨慎地一左一右走在她两侧。

医院后巷是一条上了年岁的老巷,古朴而悠长。

终于等到一个交叉的拐弯,乔晚闪身想要钻进去逃跑,被身侧一名保镖及时捞住,扼住肩膀带回来。

另一名保镖见此从怀里拿出一副手铐,大小姐还是别让我们为难,带上吧。

话音未落,保镖的手铐不由分说地扣在了乔晚左手腕上,另一只则准备拷在自己手上。

真被拷住,她就只能认栽跟他们回去了。

一想到回去要面对那个危险的男人,乔晚心思活络,扬着脖子看向两人身后,惊地瞪大眼:乔亦琛?!

两名保镖一听自己少爷名字连忙回头,乔晚趁机一脚将身前的一名保镖踹开,转身钻进叉路口。

保镖回过神来乔晚故意拿话诓他们,急忙追上去,就见娇小的身影直接钻进了两栋楼之间的隙缝里。

窄小不到五十公分的空间,乔晚用力吸气都挪着费劲,更何况身材高大的保镖?

眼见乔晚横着身子挪移出去,两名保镖转身分两路从另一个方向绕过大楼追赶,同时对讲机呼叫守在外面的同伴赶过去包抄。

大楼的另一侧是医院侧门的VIP特需通道。

乔晚远远就听到那帮黑衣保镖赶过来的脚步声。

这群人阴魂不散啊!

乔晚好不容易从楼缝里钻出来,眼尖地看到门口正要开动的一辆黑色SUV,想也没想冲过去。

开车门,上车,流利的动作一气呵成。

权子遇坐在驾驶座上,听到车门地动静,回头看清一屁股坐在顾天佑身边的女人,目光立时变得玩味起来。

哎?这妞儿怎么看着眼熟啊?

权子遇不恭地挑着眉,说话同时看向后座稳坐泰山的男人。

这家伙不是最厌恶女人靠近吗?

怎么没有把人踹下车?

乔晚之前从病房里跑出来撞上权子遇,跑的太着急并没有注意他的长相。

自然也想不到自己随便跳上一辆车,车主会是跟自己有渊源的人。

她自上次便紧盯着后车窗,眼见外面的黑衣保镖快要追上来,迫不及待地背手拍打副驾驶的真皮椅背,麻烦赶紧开车!

你是哪来的底气他会听你吩咐?

磁性好听的嗓音回荡在车厢。

盘旋过乔晚耳际时,低冷地寒度冻得她一抖,回身就看到几分钟前分别的俊脸。

要不要这么巧?

一次撞见是缘分,两次三次,现时应了那句冤家路窄!

乔晚脸色红白转青,尴尬欲死。

她现在后悔刚刚在病房逞一时之快踹男人屁股的那一脚。

这男人要是现在记仇把她扔下车,她肯定被后面追的一路保镖抓个正着。

咳咳。乔晚清清嗓子,用力斟酌用词求情:那个,病房里我踹了您贵臀的事,我可以解释。

……

噗——

权子遇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喷。

顾天佑的脸色刚才还只是阴沉,此刻可谓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滚!
别啊!

乔晚一听身边的男人又老生常谈地扔给她一个滚字,气的想磨牙。

但是现在外面乔亦琛的人根本不给她任何发脾气的余地。

眼看着面前的人体冰山随时要崩塌轰赶人,乔晚瞥见自己手腕上的金属手铐,灵机一动,咔嚓一声,将另一半拷在了男人手腕上。

一粗一细两截手腕,被一双手铐紧锁在一起。

顾天佑漆黑的眸子眯起危险的弧度,盯着面前娇俏的小女人。

乔晚长的不算漂亮,中规中矩地五官凑在一起顶多算的上清秀,可是独独多了一双顾盼流转的水眸。

好比一潭静水投入石子潋滟起波光,整个人因为这双会说话的眼睛,活色生香,灵气十足。

现在我们祸福相依了。乔晚晃动两人绑在一起的手腕,故意忽视面前阴沉可怕的俊脸,一眨不眨地装无辜,外面那帮人是歹徒,你也不想被抓走是不是,赶紧让他开车。

是吗?顾天佑睐了一眼手腕上的金属手铐。

这东西在他眼里跟废铁一样,不存在任何约束力。

H&R跨国集团总裁,不过是顾天佑在人前展露的一重分身而已。

权子遇跟在顾天佑身边多年,自然再清楚不过他的真实实力。

接收到顾天佑的眼神示意,权子遇了然他的意思后,不由地多看了乔晚一眼。

向来不近女色的顾大少,一而再地让这个女人靠近他,这说明了什么?

……

医院正门,一辆深灰色商务卡宴停在路边。

墨色的后车窗降下一半,光与影交织地暗处仅可以看到男人狭长的双目隐匿着幽冷地暗光。

男人听着保镖的汇报,茶眸闪动一下,紧致地薄唇翕动:

去查车主的身份,尽快把人带回来。

是。

黑色SUV缓缓驶出医院大门,正式汇入城市车流。

乔晚巴在后车窗,确定后面的黑衣保镖没有追上来,身子松懈地滑坐在后车座。

动了动仰的酸痛的脖子,乔晚抬手手腕哗啦响,才想起自己还跟身侧的男人拷在一起。

男人一身墨色定制西装,薄唇紧抿,深眸紧阖,上身笔挺靠坐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乔晚余线瞥了一眼男人镌刻的侧脸,在其不怒自威的贵胄气场下,不自觉地收敛一些。

能不能去一趟警察局,或者消防部?

不能。顾天佑眼睛不睁地冷声回道。

……

乔晚被堵了一记,扭转头求助地目光落在权子遇身上。

在她认为与顾天佑拒人千里的冰山脸比起来,唇角总是挂着笑意的权子遇应该比较容易沟通。

结果没等权子遇回她,身侧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不用问他,我没时间。顾天佑扫了权子遇一眼,又道:这手铐去了警局也打不开。

为什么?乔晚挣了挣和男人拷在一起的手腕。

脱离了乔亦琛手下的追捕,她现在迫切的想要把手铐解开,跟身侧的男人一拍两散。

手铐不是警察局特有的吗,怎么会打不开?

顾大少不想让它开,谁能打开?谁敢打开?!

这是特殊材料合成的高密度锁,一般人打不开。

权子遇不清楚顾天佑为什么想要跟眼前的小妞儿锁在一起。

但他这么多年饱受顾天佑这个强悍到变态的男人的实力碾压和精神摧残,一直盼着天降妖精收服这只毒舌暴力的童子鸡。

眼看面前的小妞儿就是希望,他自然推波助澜。

天佑今天刚出院身体需要静养,你先跟他回去,稍后我派人找专业人士过去开锁。

容易找吗?乔晚问。

嗯,需要费些功夫。

权子遇并没有说谎,这类型地手铐,整个A市恐怕除了顾天佑还没人打得开。

乔晚为了逃跑一时兴起把自己跟旁边的陌生男人拷在一起,没想到现在弄巧成拙想走都走不了。

送你回家还是去我那儿?权子遇问顾天佑。

回泗泾苑。

带着她?

权子遇瞪大眼,求证地又看了一眼顾天佑。

顾天佑掀眸,一副嫌他废话的表情。

权子遇双手把着方向盘,目光掠过低头不知道想些什么的乔晚,好整以暇地打量后视镜里冷峻地男人。

泗泾苑建在A市半山密林之中,是顾天佑的私人别墅。

别墅自建成至今,进去过的外人屈指可数。

所以他才会有刚才的一问,原本担心顾天佑带着外人不方便回去,没想到顾天佑对乔晚如此坦诚,反倒是他多操心。

不过,他想不明白,顾天佑的身份做事一向斟酌谨慎,对乔晚怎么看起来一点儿防备之心都没有?

他们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见面?

揣着满肚子疑问,权子遇调好卫星导航系统,将车子开进回别墅的路线。

一路上,乔晚想要看清外面的环境,发现在她不注意神游地时候原本单向视物的汽车车窗改换了颜色,黑漆漆地玻璃除了自己投进去的人影什么都看不见。

她抬头,发现与前车厢的档板也在不知不觉中升起来,将她和身侧的男人隔绝在狭小的空间里。

颐泾苑是陆家上一辈建立在A市半山的秘密基地别墅,位置隐蔽,防守重重,非亲近之人不得入内。

权子遇虽然不是部队的人,从小跟顾天佑一起长大,进这里自然是家常便饭,但是乔晚则完全不同。

为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车子驶进别墅院之前,权子遇不用顾天佑吩咐,自动开启了车子的密闭系统,隔绝了后面的视线。

顾天佑坐在乔晚身侧,一道手铐牵连,渐渐感觉到她的僵硬紧绷。

乔晚心底深处升起一丝荒芜的恐惧,是对忽然密封的狭窄空间本能的惧怕。

身边的男人穿着军装,应该不是什么非法之徒吧?

她现在有些后悔自己这么不顾后果的胡乱上陌生人的车了。

好在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又过来大概二十分钟,乔晚眼前视线重新亮起来,车窗恢复如常,外面的景致透过玻璃印入眼帘。

环山流水,长廊绿树,柔和了江南园林与北方楼宇的建筑风格,精致不失大气。

乔晚有种大学暑假跟朋友游历参观古城园林的感觉。

这男人到底什么身份?竟然能够住在这样的别墅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