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学校还有一周,就要放暑假了,可工作的事情还没有任何着落。

难道要眼见着两个月的大好光阴,就这样被白白蹉跎了?

一想到,暑假两个月只能每天花钱而不能赚钱,楚闻夏就觉得心好痛。

那不然去找点什么兼职做?

可要是被冷天擎知道了,会不会觉得她丢脸?

楚闻夏一脸纠结,走进一条巷子,也没发觉身后跟着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

直到后腰上被抵上一个尖锐锋利的东西,她才迟钝的发觉出不妙。

把钱包拿出来!

楚闻夏举起手,用柔柔弱弱的声音的说:大哥我没钱!

有钱也不给!

她的钱全是她的血汗钱!

我看见你刚才进银行了!快,把钱包拿出来!劫匪微微用力,匕首刺破了腰间柔嫩的肌、肤,白色的T恤透出一点殷红色出来。

我刚才是存钱,大哥!

我管你!听见身后似乎有人来了,劫匪心里一急,手用力一推楚闻夏,同时强硬的把楚闻夏的挎包扯下来就跑。

楚闻夏一头撞上巷子的墙壁,也顾不得手臂被擦破血肉的疼痛,抬腿就追!

抢劫啊!来人啊,抢劫!

身后蹿出来一个高大的人影,按住楚闻夏的肩膀:别急,我去帮你抢回来!

男人声音清丽,十分好听,说完,就迅捷的追上劫匪。

只见那人跳起来,一个利落干净的飞踢,劫匪就被踢倒在一边,呻、吟倒地,爬不起来。

男人走过去,正要挑起地上的包,那倒地的劫匪却忽然扑过来,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小心!楚闻夏大叫。

噗的一声,有艳丽的色彩飞溅出来,楚闻夏一惊,想起了那日看见父亲的时候,也是浑身都是这种明艳的色彩。

眼眶突然就红了,急急冲过去。

那劫匪趁机飞快的就跑了。

你没事吧?楚闻夏哭着,担忧的问。

男人抬起头,看见楚闻夏哭着的脸,以及眼中那真心实意的担忧,忽然一愣。

楚闻夏先是看着男人流血的手臂,再抬头看的男人的脸,也是一愣。

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简直比女人还妖媚。

看见小女人的失神,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我没事。男人说着,抬手温柔的擦干女人脸上的眼泪,别哭了。

可那女人却一扭头,避开男人的手。

我送你去医院!扶着男人,两个人匆匆去医院。

看着缴费单,楚闻夏觉得心在滴血,她的钱啊。

苦着脸把费交了,然后陪着男人去处理伤口,认真记下男人伤口的注意事项,方便以后好好照顾。

而病床那个男人,看着小女人认真的摸样,眸色深了深,缓缓勾出一个笑意。

送走医生,楚闻夏才看向男人,担忧的问:好点了吗?伤口还痛不痛啊,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

只是小伤而已,别那么担心。男人温柔的看着他,漂亮勾人的桃花眼温柔深情,像是看着自己的爱人一般,刚刚你为什么要哭?

面前的这个迟钝的小女人,丝毫没看懂男人眼睛里的深情,尴尬的哈哈道:我就是胆子小,哈哈,吓到你了吧。

男人心里意外,竟然还有女人对他的放电不感兴趣的,真是有意思。

有一点,不过更多的是心疼。男人包含深情的说。

楚闻夏愣愣的看了男人三秒,觉得自己一定是理解错了。

于是站起身来,说:我叫楚闻夏,这个是我的电话。以后呢,你要是伤口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就打我的电话,我马上过来照顾你!

女人亮晶晶的眼眸里满是认真,看得男人失了神。

好。我叫陵泽越。

陵泽越。楚闻夏重复了一遍名字,点头道,恩人,我记住你名字了!

男人一笑,越发觉得女人有意思。

深幽勾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迟钝的女人,笑意越来越深。
天色渐渐晚了,别墅里灯火亮起。

卧室里,楚闻夏从床底扒拉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有她存着的现金,还有账本和日记本。

算算最近的花费,入不敷出啊入不敷出!

再这样下去,她下学期的学费,生活费,可要怎么办?

暑假必须得找个工作!

可是投进去的简历,一封也没有动静。

窗户外,汽车的声音响起。

男人回来了。

楚闻夏跑到窗外,看见男人从加长豪车里出来,西装笔挺,面容坚毅。

要不,求求他,给找份工作?

反正两个人都是因为钱签的契约,再填一份工作,应该没什么的……吧?

想想自己的账单,楚闻夏一咬牙,蹬蹬的跑下楼。

楼下客厅,男人坐在沙发上休息,只是一个背影,就只带着强悍的气场,让楚闻夏心跳加快。

刚才还下定的决心,忽然就没了。

这铁面冰冷的男人,肯定不会同意的吧?

正踟蹰着,要不趁男人还没发觉她,赶紧溜回楼上?

哎呀夫人,你也下来了!柳妈热情的招呼着,正好晚餐没吃多少,快来再吃点!

那冷面的男人也转头开看她。

这些躲不掉了。

楚闻夏只好露出笑容,心一横,笑容甜美,露出两边的酒窝。

你回来了。

男人眸光深深的看着女人,轻轻的嗯了一声。

眼底愉悦。

楚闻夏壮着胆子,挨着男人坐下,看男人依旧是面无表情,没出声叫她走开,估计男人应该不排斥她这么亲密的姿态。

胆子也大起来。

手,放在男人的肩膀上,力道适中的揉、捏。

你今天工作累不累啊?

男人深沉的眸光落在女人身上。

楚闻夏一紧张,眨巴眨巴着大眼睛,脸颊有点飘红,话又说不清楚了。

怎、怎么了?

男人收回眸光,抿紧的嘴唇放松了些,看着有些愉悦的摸样。

这女人,终于把脸翻成他喜欢的样子了。

哼哼,算她识相。

不累。男人破天荒的回答了女人上一个问题。

楚闻夏惊讶了一瞬,随之被激励一般,更加卖力的揉着男人的肩膀,一路上各种嘘寒问暖,乖巧可爱,一副贴心小棉袄的样子。

男人抿紧的嘴角越来越放松,终于在女人主动给他倒了杯红酒的时候弯了起来。

一边的柳妈简直吃惊的瞪大了眼珠子。

自从那位孙小姐离开之后,少爷是有多少年都没有笑过了……

果然日久是可以生情的。

冷天擎可不知道柳妈在吃惊什么,他只是在看见女人紧张的抿着红酒的样子,想起昨晚醉酒之后,女人甜美的滋味。

一顿晚饭,在女人殷勤的夹菜着添水,倒酒中,接近了尾声。

自己被灌了三杯红酒,可对面的小女人,却连一杯都没有喝完。

不高兴!

这样子,女人怎么会醉?

于是,高大冷面的男人,寒着一张脸,站了起来。

楚闻夏举着叉子,呆呆的看着大步走向她的男人。

心跳加速,脸色发红,紧张得说不出话。

只见男人冷着脸,给楚闻夏倒满了一杯酒。

Cheers!男人举着自己的酒杯,强迫的与女人砰了一杯。

楚闻夏还在发愣,可看着男人碰杯之后,一口把红酒喝干,然后用那双深沉幽深的眸子盯着自己。

不敢发愣,赶紧一口也把红酒喝干。

喝得太急,果然又被呛住。

咳咳——

手边,被递过来一张干净的手帕。

顺着手帕上的大掌看过去,竟然是冷天擎!

谢谢!双手接过手帕。

不客气。

计谋得逞,内心喜悦的男人,很大方的回了小女人一句话。

一大杯红酒喝完,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的楚闻夏,妥妥的喝醉了。

面颊飘出动人的红晕,两只黑漆漆的眸子里,像是被注入了一汪春水,动人不已。

男人放下酒杯,舔了舔嘴唇。

晚餐吃完,该吃宵夜了

这红酒后劲极大,楚闻夏两杯喝完,后劲上来,顿时天旋地转,看什么都带着重影。

男人弯腰抱她的时候,抬手过去,胡乱的挥舞了好几下,还拍到了什么东西,终于找到了男人的脖子,伸手环住了。

楚闻夏满意了,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脖子,把滚烫的脸颊埋在男人胸口上。

而抱着他的男人,自己还没有吃到女人的豆腐,就先被女人打了几巴掌脸。

脸别提有多黑了。

柳妈一路担忧的目送少爷把夫人抱上楼,看少爷的脸色,像是在生气,又好像没有真的生气。

柳妈沉思了一会,一怕大腿!

少爷这绝对是在闹小脾气呢!

看来两个人的感情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冷天擎把怀里的小女人放在床上,可女人还紧紧地抱着冷天擎的脖子不松手,嘟攘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那双水润的眸子瞪大了,直勾勾的看着男人。

冷天擎被看得心里痒,低头把女人抱着好一阵亲,

一吻完毕,女人嘴唇红了,脸更红了,眼睛也更湿润了。

妖精……男人低喃了一句,扯过被子给女人盖上,自己先去洗澡。

洗干净了再来吃夜宵。

一个战斗澡,很快就洗完。

出来一看,床上的女人嫌热的踢开了被子,而且还不够似的,把自己的睡衣衣摆都掀了起来,半遮半掩的盖在饱满的胸脯上,下面是一截雪白纤细的腰肢,跟着呼吸起起伏伏着,上面还留着男人昨晚留下的痕迹。

手掌,轻柔的放在女人柔软的肚皮上。

如果里面再装上一个他的孩子……

男人猛然一惊,他在想什么?

让这个女人给他生孩子?

怎么可能,他们之间不过……

思绪被打断,因为女人抓住了他的手。

冷天擎看着女人紧紧拽着他手指的小手掌,微微失神。

可是接着,他的手却被女人嫌弃的甩开了,嘴里还嘟嚷着:热死了……

男人无奈一笑,俯身,轻柔在女人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今晚就先放过你,小妖精。

小女人哼哼几声,翻了个身,手臂搭在男人坚实的腰上。

男人愉悦一笑,顺势把女人抱进怀里,关灯,盖被子,纯睡觉!

因为大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冷天擎天未亮就不得不起床,准备了一番,正要出门去公司。

少爷!柳妈叫住他。

怎么?昨晚睡眠好,男人一早的心情也不错,看柳妈的眼神竟然是柔和的。

柳妈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是没有看错。

更加确定自己是没有猜错了,少爷跟夫人的感情,果然是越来越好了。

接下来的话也就说得更有底气了。

夫人昨晚肯定给你说过工作的事情了吧,虽然夫人平时看着身体健康,其实内里虚着呢,前几天还贫血,就蹲着理了那么一会菜,就差晕倒了呢!所以,少爷你给夫人安排工作的时候千万被安排太累的,轻松一点,免得夫人身体受不了。

柳妈说了一大堆,可看少爷沉沉的脸色,忽然一惊。

少爷你不准夫人工作?

冷天擎眸色有些冷,问:她为什么要工作?

柳妈忐忑,可眼前这个冰冷霸道的男人也算是他一手带大的,脾气她最是了解,对他说谎的话,下场可非常惨。

夫人不肯从我这里拿钱,手头一直比较拮据。最近好像,尤其缺钱。

男人眸色沉沉的,不知道有没有生气,只是冷冷道:知道了。

关门,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