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厅从后面挺进去了 穿着裙子在野战

保姆车里,女人乖巧的缩在座椅上,小小的脑袋垂着,因为酒精的原因,脸颊也红润润的,长长的睫毛偶尔一颤。

莫名的勾人。

男人眸色一沉,艰难的移开了目光。

盯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了擎天堡,男人打开车门,冷冷的说:下车。

女人缩了缩脑袋,睫毛颤巍巍的,一睁开,露出小鹿般的湿润眸子,迷茫的看着男人。

红润的嘴唇微张着,洁白的皓齿,粉嫩的舌头……

男人眸色更深了。

眼前的女人弯了弯湿润干净的眸子,傻笑起来。

男人无奈,冷着脸把那人抱起来。

一向很是畏惧他的女人这会却主动的勾住了他的脖子,还把滚烫柔嫩的脸颊贴在男人脖子上。

热热的,软软的触感。

跟女人胸前一样的触感。

男人冷着脸,面色不改的想着少、儿、不、宜的画面。

柳妈急急的迎上来,意外第一次在大白天的看见少爷和夫人回来。

夫人喝酒了?柳妈意外。

她印象之中,楚闻夏一向是乖巧懂事的,从来不会干任何出格的事情。

这样子喝酒,还被少爷抱着回来,还真是第一次。

少爷抱人也是第一次,从来没有见过少爷会主动亲密的抱着人回来,哪怕是那位小姐,也是没有过的。

我去煮醒酒汤!柳妈又急急的去了厨房。

冷天擎抱着女人上楼,时不时垂眸看一眼女人,女人太乖巧了,嘟着红唇,时不时的嘟囔几句听不懂的话。

乖巧又可爱。

冰冷的表情不自觉的缓和下来,可没持续三秒钟,脸色又黑成了大锅底。

呕——女人吐在了他的胸口上。

楚闻夏!男人咬牙,恶狠狠的喊女人的名字。

女人眨巴着湿润润的大眼睛,懵懵懂懂的,完全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拿着无辜的小鹿眼睛望着男人。

男人憋了一口气在胸口,黑着脸几步迈进浴室。

放水,把女人丢进浴缸里。

脱下自己肮脏的外衣,打开花洒,直到那些污秽都被冲洗干净了,黑脸才终于好看了一点。

脚腕一暖,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缸里爬了出来,一脸可怜的抱着男人的小腿。

仰着巴掌大的笑脸,整张脸,一双眼睛,还有殷红的嘴唇,都是湿润润的,好不勾人。

男人沉着眸色,顿时有了反应。

女人嘟着嘴唇,可怜兮兮的仰望着男人,张嘴喊出一句:妈……

男人一身火气,顿时被女人这一句话浇灭完了,寒着脸。

我不是你妈!

女人哭兮兮的,抱着男人的腿不放,改了口喊:爸……

男人脸黑了黑:我也不是你爸!

女人眼里的泪水更多了,含在漆黑的眸子里,亮晶晶的,加上楚楚可怜的表情,煞是勾人。

别丢下我……

男人冷硬的表情一软,弯腰把女人抱起来。

女人十分乖巧,纤细修长的腿配合的盘在男人身上,小脸讨好的在男人脸上蹭啊蹭。

爸……女人乖巧喊。

男人黑着脸,都没脾气了。

只是把女人往温热的浴缸里放,小女人怕水似的,两只腿紧紧地夹着男人的腰,哼哼唧唧的,弄得男人一身火气。

可看着女人身上的脏污,又看不下去。

只好带着死死挂在身上的女人一起进浴缸,小女人身上沾到水流,害怕似的,直往男人怀里钻。

男人意外的被这个充满依赖性的动作愉悦了,托着女人小巧的PP,两个人一起泡进水里。

女人忽然害怕的细细哭了起来,惊恐的抱着男人的脖子直喊:妈,我错了,别,别……

冷天擎忙抱紧她,安抚的拍着女人的脊背。

她妈小时候对她做过什么吗?

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这么怕水,还喊出那种话来。

男人的安抚起了作用,女人靠在怀里,抽抽搭搭的,就那样睡了过去
冷天擎黑着脸,第一次服侍人,把女人洗干净,用浴巾裹着,丢到了床上。

心里也身体里都是一身的火气。

这个该死的女人倒是舒服,自己安安逸逸的在浴缸里泡着,他倒是像个佣人一样,给她洗脸洗脖子洗胸洗屁股的。

等到把男人惹出一身火气了,自己又舒舒服服的睡得不省人事。

暗沉的眸子盯着床上的女人。

女人侧身躺着,巴掌大的小脸埋在杯子里,柔顺的黑发铺了半个枕头,身体一动,杯子滑开,柔嫩的肩头就露了出来。

明明什么勾人的举动都没有,可男人还是吞了一口口水,俯身过去,在女人的肩头落下一吻。

女人婴宁一声,忽然睁开了眸子,一双黑漆漆的,天真无邪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男人。

眸色一沉,男人不由自主的就吻上了女人那双干净勾人的眸子,睫毛长长的,刷过嘴唇,像是柔软的猫尾巴划人心。

心软得像是温柔的水。

女人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眸子亮晶晶的,含着无尽的笑意,只看着男人。

男人眸色越来越沉,晦暗的情绪在其中翻滚着。

吻,顺着女人小巧的鼻尖,一路吻向下,就要落在女人的唇上。

女人忽然开口,喊了一声:爸,我好想你……

男人的脸,迅速就黑了。

凶横的一口啃在女人的唇上,恶狠狠的道:我不是你爸!

女人嘴唇一扁,眼睛迅速就水润起来,一副我马上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冷天擎却脸色都不变一样,态度一如既往的强硬,捏住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

看着我,叫我的名字!

男人的占有欲作祟起来,他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此刻的举动,跟一个吃醋的妒夫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还是吃的岳父大人的醋。

女人红着眸子,含着眼泪,委委屈屈的样子。

男人不由哑了嗓音,带着哄骗的味道。

叫我的名字。

冷天擎……是从来没有听过的软软的嗓音,疼……

男人眸色幽暗,捏着女人下巴的手改成了暧昧的摩挲,粗糙的指腹擦过女人红嫩的嘴唇,弄出一条细细的缝,露出里面洁白的牙齿和柔软的舌头。

怎么不一直这么乖?男人喃喃自语。

而那个喝醉的女人,只是无辜的看着她,眸子里关在一汪水,勾着人,而不自知。

忍无可忍,男人俯身,咬上了女人的唇。

夜,很长,足够男人把女人翻来覆去,狠狠的吃上七八遍。

另一边,顾家别墅

就是这个女人?沙发上,坐着一个比女人还妖媚的男人,捏着一张照片,挑眉,一双桃花眼天生就玩转多情起来,长是有几分姿色,可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男人多情的眸子转向对面只、穿、着薄纱睡衣的当红女明星。

论姿色,不足你的一半,论胸围……倒是比你有料。

顾安安脸一黑: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拿她这种女人来跟我比的!

男人把照片随意一放,起身,把顾安安压在沙发上。

手指,暧昧的挑着顾安安的睡衣的肩带。

那种女人,一看就知道,穷人家的姑娘,没气质,没野心,没见识,哪里比得上你……

摇曳的薄唇,落在顾安安的侧颈上,手掌,已然覆盖在了顾安安的胸口。

顾安安呻、吟一声,却把男人的手从自己的胸口挪开。

陵泽越,你到底有没有诚意合作?

怎么没有?陵泽越微微用力,手底下的女人身体顿时软软倒在沙发上,手指在某个部位暧昧的揉、捏。

女人娇喘不已。

这天底下啊,可从来就没有我陵泽越征服不了的女人。你忘了当年,冷天擎那个爱得要死要活的初恋……

话语,消失在黏腻的吻里
楚闻夏一早起来,睁眼就看见一堵肉墙,光溜溜的,肌肉纹理十分明显。

目光顺着肌肉往上看,是修长俊美的脖子,坚毅的下巴,抿紧的薄唇,高挺的鼻梁……

冷天擎!

她睡在冷天擎的怀里!

越矩了!要是被冷天擎醒来看见,不知道又要怎么甩脸子给她看呢!

楚闻夏小心的移动着身体,从冷天擎的怀里挪出来。

男人眸子紧闭,睡得很熟。

眼睛闭上了,那眸色里的凌厉和强势也被遮挡住了一样,看着竟然还有几分柔和。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也是真的帅。

男人睫毛一动,楚闻夏赶紧闭上眼睛。

冷天擎睁眼就看见这样的场景,女人远远的睡在床沿,跟他隔着一条勾,长翘的睫毛紧紧地闭着,不安的一直颤动。

一看就是在装睡。

她刚才从他怀里挪出去的动静他也感觉到了。

这种刻意跟他保持距离的态度,让男人赶紧非常不爽。

从半年前两个人结婚开始,这个女人就一直很识相,除了她父亲的医药费,从来不会跟他添麻烦,也从来不会自以为是的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永远都是一副乖乖的摸样,他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本来这是让他很满意的事情,他就喜欢这种识相的人,可现在。

他竟然有些不高兴。

昨晚这个女人在面前的摸样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那种狡黠灵动的眼神,那种不设心防的笑容,以及全心全意的依赖。

全都是男人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他回味昨晚女人的这幅摸样,也回味昨晚女人身上与众不同的滋味。

不喜欢女人此刻的这种识相。

过来……刚醒来的男人,声音里还带着沙哑低沉。

性感撩人。

楚闻夏身体一抖,颤巍巍的睁开眸子,有些惊惶的看着男人。

你、你醒了,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急忙翻身下床,可昨晚被男人折腾得太厉害,浑身酸疼,尤其是腿间,疼得厉害,简直没力气站稳,身体一软,眼见着就要直接跌在地上了。

腰上,突然横了一只大手。

稳稳的抱住她,一用力,身体再度陷阱柔软的床铺。

给我好好躺好!男人恼火的命令。

楚闻夏顿时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好、好的。

男人不悦的黑着脸,他是有多恐怖,让这个女人害怕成这个样子,话都说不清楚。

明明昨晚乖巧得要死,叫她把腿张大点就张大点,要她抬屁股就抬屁股,还主动把男人的手往自己的胸口上放,除了偶尔会喊出一声爸爸,其余的地方,简直让男人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可一早醒来,这个女人就又完全就变了另一幅样子。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变脸?

也变得太彻底了,简直就是两张脸!

不高兴!

男人黑着脸,闷闷的下床。

闷闷的给女人倒了一杯水:喝了!

楚闻夏一脸懵逼,忐忑得不不得了,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吃错了什么药,一大早起来这么反常。

心里想着,手上还是不敢耽搁,急忙把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干,喝得太急,又被呛住了,水珠还一不小心喷到了男人露出来的胸口上。

楚闻夏一惊,连忙抬手给男人擦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手掌之下,男人的胸膛硬实光滑,楚闻夏摸了几下,才反应过来什么,收回手,脸一下子红成虾子。

抬眸,一双黑漆漆,水灵灵的眸子,不安忐忑的看着男人。

我我不是有意,要、要吃你豆腐的。

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让男人心中的闷闷不乐一扫而空。

其实一点也不介意女人这样吃他豆腐,多吃点也没关系。

可一向以高冷示人的冷天擎,怎么可能把这种话说出来。

于是男人只是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暗喜欣喜的转过身,走了。

楚闻夏坐在床上,继续懵逼。

这男人,刚才,是在高兴?

为什么。因为被她吃了豆腐?

好奇怪啊,这男人今天早上到底吃了什么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