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疯狂新婚夜

豪华宽阔的别墅餐厅,一米长的方形桌上坐着一对年轻夫妻。

老公拧眉看着手里的金融杂志,眉锋冷厉,面容冰冷沉寂,满是生人勿近的凌厉气势。

而对面的小女人闷头小口吃着饭,目光时不时的瞥着桌面上的娱乐报纸——当红女星顾安安与帝国总裁冷天擎出入酒店开、房,关系亲密,疑似情侣!

冷天擎,就是对面坐着男人。

两个人结婚半年,契约结婚。

一个为了钱,一个……大概钱太多。

楚闻夏喝了口牛奶,偷偷打量了对面那个冰冷凌厉的男人。

半年前,他父亲在工地上打工时不小心坠落,抢救需要巨额的医疗费,只是工薪阶级的初家,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医院没有手术费就不做手术,绝望的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

给她交了手术费,以及现在成为植物人的父亲的所有护理费,作为交换,只要她嫁给他。

似乎察觉到女人视线,男人抬起那凌厉的眸子。

楚闻夏一抖,被牛奶呛住。

咳咳咳——

男人皱起眉头,示意柳妈递手帕过去。

怎么又被呛住了?男人不悦的声音。

对不起。楚闻夏擦干净嘴角,乖巧的道歉。

这个男人出身高贵,权利通天,不仅浑身都是久处于上位者的凌厉气势,还优雅高贵,笑的时候从来不露牙齿。

当然好像也从来没笑过,反正她就没见他的牙齿。

吃饭的时候也从来不发出声音,也从来不慌不乱,永远都是运筹帷幄的样子。

不像她,整天战战兢兢,伴君如伴虎的小心翼翼,被他瞪一眼,就饭都咽不下去。

不被呛住才怪!

那个……我吃好了,我先去学校了。楚闻夏小心拘谨的请示。

男人皱了下眉,没做声。

凭借这半年的了解,楚闻夏猜测,这是默许了。

轻脚轻手,迈着莲花小碎步,走出了豪华的别墅,才终于送了一口气。

脸上的表情也自然起来。

那个男人气场太强大,只要跟他待在一起,就会被镇得喘不过气。

进了专门送她学校的车,楚闻夏就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摸出手机,开始看自己的邮箱。

马上暑假了,她想找份兼职来做,能赚点钱是点钱。

可是除了广告邮件,一封通知面试都没有。

楚闻夏叹了口气,工作不好找啊,人生好艰辛啊。

唉……

车子只在别墅山区脚下就停下了,楚闻夏从这里搭公交去学校。

刚从公交下来,还没走到学校门口,一个娇小的身影就蹿了过来,拉着楚闻夏的手臂就走。

快快,到皇辉酒楼,我请你吃大餐!闺蜜苏巧薇拽着楚闻夏就上了出租车。

皇辉酒店,你哪里有那么多钱?那可是五星级的大酒店,一杯白开水都三十块!

苏巧薇神秘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被抓着风风火火的到了酒店,两个人直奔酒楼一楼的自助餐区。

我有一个大款的朋友,送了我两张自助餐的免费卷!苏巧薇得意的晃着手里的免费卷,皇辉酒店的海鲜大自助,怎么样?有没有流口水!

有啊有啊!

苏巧薇配合的做出兴奋的表情,其实一个月前冷天擎也有带她来吃过正餐,吃完之后两个人还在总统套房里滚了床单。

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大明星顾安安。

顾安安和冷天擎的关系好像一直都很好,两个会在酒店开、房也是正常。

反正他们也只是契约婚姻。

巧薇,我先去上个厕所。

去吧,我先过去了。

上完厕所,刚把裤子穿好,门外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天擎……

冷天擎?

楚闻夏顿时愣住,没隔一阵,那女人继续娇滴滴的说。

你好久没来找我了,知不知道我一直很想你……

声音又娇又软,很是熟悉,想了一阵,不就是那个当红女明星,顾安安吗?

她在厕所里给冷天擎打电话?

还用这种勾、引人的声音。

顾安安是唱歌出道,声音十分好听,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听起来有些恶心。

楚闻夏本想直接开门走人,反正那个顾安安也不认识她。

但门外忽然响起了另一种声音。

解皮带的声音!

楚闻夏又是一呆,忍不住从门缝里偷看出去。

外面,一个女人柔媚的贴在一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身形挺拔熟悉,分辨率极高。

一眼就认出是楚闻夏她契约上的老公。

冷天擎。
两个人亲密的靠在在一起,顾安安的手掌暧昧的在冷天擎的身上挑、逗着,另一手灵活的解着皮带,眼见着手就要伸进去,眼见着两个人就要在女厕所这种公共地方上演一幅活春宫了……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两个人的好事顿时被打断。

顾安安被男人一把粗暴的推开。

真是太不温柔了!

楚闻夏慌张的挂掉电话,同时还在心里诽谤男人。

谁,出来!男人声音冷如寒冰。

楚闻夏心里一颤,想起男人那些折磨人的手段来,颤抖着手打开门。

嗨……挤出笑容,一脸纯洁无知,哎呀,这大酒店的厕所就是不一样,上得我都睡着了……呵呵。

顾安安一脸不善的戒备,仇人似的瞪着楚闻夏,哪里有电视上的那种甜美可爱。

而男人,拧着锋利的眉头,眸子跟利剑似的,直要把女人看穿。

在厕所睡着了?

男人看不出喜怒,只用那深沉晦暗的眸子盯着女人。

楚闻夏浑身不自在,比坐针毡还难受。

对、对呀……你、你们继续忙,我先走了。

不敢多呆,急急忙忙溜出厕所。

呼——

拍拍自己受惊吓的小心脏。

没看出来,平时那么严谨冷静的一个男人,竟然会在厕所做这种事情。

果然跟顾安安是真爱,为了她,不仅能上娱乐报纸,还能在厕所做运动。

楚闻夏失神的想着,也没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失落。

另一边,厕所

冷天擎面容冰冷凌厉,甚至隐隐有些不悦,迈着大长腿,转身就出了女厕。

他是被顾安安硬拉进来了的。

而且还刚好被那个女人撞见。

想到这个,男人的脸色更冷了。

天擎,你生气了?顾安安忙讨好的拉住他的手腕,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真的很想你……

冷天擎甩开顾安安的说,脸色毫无起伏的冰冷。

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顾安安一愣,随即面容微黯,垂着眸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说你会宠我,疼我,只要不涉及你的底线。

记得就好。男人冷冷的丢下这么句话,走远。

顾安安握紧拳头,表情扭曲。

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就算心里还装着另一个女人,可也没有这么冷淡的。

一定是因为她!

那个跟了冷天擎隐婚的女人,都是因为她!

冷天擎是她的,谁也不能跟她抢!

扭曲的五官渐渐恢复原本的漂亮,唇角一勾,她又是那个电视上清纯有妩媚的明星,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追上冷天擎离开的身影。

小夏啊,我知道这里的啤酒不要钱,可你也不能这样喝啊。苏巧薇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你都喝了七瓶了!

不要钱,又好喝,不喝白不喝嘛!楚闻夏说完,又灌了一大口进去。

行了行了!吓得苏巧薇立即把就酒瓶抢走,你再喝就得躺这儿了,我们不吃了,该回学校了!

苏巧薇扶起歪倒着的楚闻夏。

诶,巧薇,你怎么有两颗头?好神奇哦!

脑袋昏昏沉沉的,看什么都是扭曲的光团,什么都想不起了。

好难受,又好舒服。

对哦,好神奇哦!苏巧薇哄孩子似的回应,我们楚闻夏也会喝醉!

嘿嘿嘿,我才没喝醉呢……

对对对!你最近是不是长肉了,好重!苏巧薇架着楚闻夏走了几步,就没了力气,两个人一起歪歪扭扭的在路上乱蹿。

唉,巧薇!一个微胖不高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明明在和苏巧薇说话,眼珠子却一直在楚闻夏身上转,好巧,你也在这儿?楚同学怎么了,喝醉?

啊,刘学长好!

苏巧薇笑着打招呼,免费卷就是这个学长给的,苏巧薇对他也很是礼貌。

来,我帮你扶着。刘学长不顾苏巧薇的反对,直接就把楚闻夏扶进了自己的怀里。

楚闻夏醉得不省人事,被刘学长抱住,也不反抗,身体软软的,反而往别人怀里赚。

苏巧薇看情况不好,正要客气几句把人抢回来,身后又有人叫住他。

楚小姐,你的包落了!收拾餐具的侍者提醒。

楚闻夏急匆匆的回头拿了包,只是一个转眼,刘学长和楚闻夏就不见了!
皇辉酒店,顶层豪华台球室

三个身量修长的男人围在台球桌前,其中两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台球桌上最后那一颗绿球。

冷天擎动作优雅,好似随意的一挥杆,砰的一声,最后那颗台球绕过一条复杂的线,乖乖的滚进了洞里。

我最讨厌跟冷帝玩台球了,每次都被完虐!不玩了!其中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挥挥手,转身到吧台上去倒了杯酒。

另外两个人也跟着回到吧台,各自端起酒杯,砰了一个。

这两个人,白夜华,江子傲都是冷天擎的发小,三个人各自的家族企业就几乎占了整个Z国的三分之二。

天擎,娱乐报纸说你跟顾安安好事将近?白夜华端着酒吧,翘着二郎腿,笑问。

冷天擎眼皮都不抬一下。

没有。

天擎不是有个小娇妻了嘛!还娶顾安安那个泼妇干什么!要不是看在她哥哥的面……江子傲话说到一半,忽然被白夜华狠狠踢了一脚。

顾安安的哥哥顾陵,是冷天擎最好的朋友,两个人一起去国外做生意的时候,遇见冷天擎仇家,顾陵为了救冷天擎而死。

因此冷天擎才对顾安安百般照顾和疼爱。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冷天擎心里的其中一根刺。

气氛冷寂了一会,门被冷天擎的贴身助理向林推开,张嘴就是。

冷帝,您夫人在楼下喝醉了,被刘氏的公子带走了!

本来就冷寂的气氛更是瞬间被冻成了寒冰,男人眸色一沉,满是厉色。

你说什么?

向林一愣,有些不明白冷帝怎么突然就变脸了,但还是恭恭敬敬的说。

夫人喝醉了,被刘……

男人霍的起身,吓得向林一颤,呐呐的闭了嘴,满脸不解。

向林,最近我是不是对你太善良导致你脑子生锈,该回家去好好休养了?

平日里少言寡语的男人这次竟然说了一大段话,来骂助理。

屋子里的三个男人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

男人却迈步,快速离开。

不是我的错觉吧,刚刚是我们平时说话不会超过十个字的冷帝,在说话吧?江子傲还在震惊。

简直是天下奇观!

不管是不是,他那个所谓的契约小女人,看来地位不一般啊……白夜华喝掉杯子里的酒,也起身跟上冷天擎,走,快去看热闹!

苏巧薇在酒店了转了两圈,终于找到了正把楚闻夏往电梯里塞的刘学长。

站住!苏巧薇一声怒喝,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把楚闻夏还给我!

苏巧薇嗓门大得很,这一吼,其他人就看了过来,刘学长还看见从楼梯那里下来一个身高腿长,看起来就不好惹的男人,也正往这边走。

心里一急,使劲按电话关门。

眼见着电梯门慢慢合上,只剩下一条缝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进来。

电梯门缓缓打开。

刘学长一脸凶横的威慑:你知道我是……哎呀!

话没说话,胸口就被人踹了一脚,怀里的女人也被抢了过去。

电梯门口的那个男人面容俊美冷厉,深沉的眸色满是杀意的盯着刘学长。

刘学长气势一耸,要威胁的话顿时就说不出来了。

卖灯具的刘氏。男人嗓音低沉,又冷如寒冰,我记下了。

抱着女人就走。

刘学长捂着胸口,忽然想起了这个男人是谁、

脸色,登时惨白。

完了,这次是踢到铁板了,整个刘家都要被他害了!

苏巧薇见男人气度不凡,料想不是坏人,可男人身上气势又太凶猛,也不怎么像是好人。

只有楚闻夏,一副跟男人很是熟稔的样子,抱着男人的腰,埋在男人的胸口,乖乖巧巧的,倒是不像是陌生人。

那个……

男人冷冷扫过来,看着苏巧薇,话却不是对着她的说的。

向林,好好送这位小姐回家。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