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奶糖1v2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何雪初,你是第一次给人处理伤口吧?

你怎么知道?

这话一出,何雪初就后悔了,这不是变相的承认了嘛!

何雪初抬起头对上叶少臻那幽冷的双眸,不断的安慰自己,他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越看他的眼睛,越有一种窘迫之感,为了掩饰这尴尬的试试,何雪初语气蛮横的说道:这待遇,一般人都是享受不到的,你就知足吧!

叶少臻嘴角扬起一抹笑,看来自己是享受这个待遇的第一人嘛!

砰砰!卧式传来两声敲门声。

何雪初很是自觉地去把门打开了,看站在门口的是刚刚迎接自己和叶少臻回来的老管家,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大少爷,晚餐时间到了,您今天是下去用餐,还是送到房间来呢?

他回来了吗?叶少臻脸色恢复成平时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样子,冷冷的开口。

管家在这个家里面很多年了,自然之道叶少臻口中的他指的是谁:老爷晚上有事,打电话说不回来吃饭了。

叶少臻不想和白梦蓉和叶少安在一起吃饭,如同嚼蜡,而且下午来的时候也看到那两个人对待何雪初的态度了,不想让她收到无端端的伤害。

于是冷冷道:送上来吧,记得送两人份的。顺便帮何小姐准备一间客房!

好的!管家恭敬的回复,转身离开的时候也朝何雪初微微一笑。

何雪初有点意外,虽然感觉到了,但是没有想到他和他继母的关系差到了这个地步。

也是,即使在外人的眼里,他是有多么的有势力,多么的有钱,可是在家里面他也是个孩子,在继母的眼力只是一个……瞎子……

她知道,和继母相处是有多艰难,自己在家里不正是如此的吗?只是这些年,因为父亲还是有点喜欢自己的,所以才和继母抗争了这么多年,在家里面能够有自己的一份小天地。

所以,面对这样子的事情,绝对不能低头,绝对不能过于隐忍。

叶少臻,干嘛不下去吃饭啊?何雪初拉着叶少臻的胳膊,直接拽着他出去:不要好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就是个继母嘛,还能翻天了不成?

你……叶少臻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明明是担心她,现在反过来自己成了被担心的那个人。

不过从她嘴里面说出来的那句我会一直陪着你,让他心里面暖暖的。

两人下楼,饭厅里面只有正在端菜的佣人们和已经在等待吃饭的叶少安。

看着两人手挽着手下楼,叶少安玩味似得看着两人,刚好眼睛看到了何雪初脖颈上面的小草莓。

哎呦,看不出来挺激烈的嘛!叶少安讥笑的开口,从刚刚他们离开、房间开始到现在不足一个小时,何雪初脖颈上面就布满了吻痕,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入得了叶少臻的眼。

何雪初见到叶少安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脖子看,这才想起来刚刚叶少臻的杰作,赶忙把衣领拉起来,尽量遮住。

但是叶少安的眼神就是是带针一样,刺的她浑身难受。

本来和叶少臻没有什么的,但是被叶少安这样子一看,自己好像是被趴光了衣服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但是她知道什么叫做身正不怕影子斜。

果然有缺陷的人,某方面比别人更强啊!叶少安见两个人不说话,再次开口讥讽:这才多长时间啊,就这么激烈了!

何雪初微微一笑,坐在了叶少臻的对面,有缺陷总比完美的人好嘛!快枪手三分钟的那种!

你……叶少安气的要死,男人最恨的就是女人说自己这方面不行,简直就是耻辱。快不快,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嘛!

何雪初脸上笑得无害:别,谁不知道叶二少您啊!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我可不想染病上身呢!

贱人,你怎么说话呢?

叶少臻将手中的筷子,摔在了桌子上面:叶少安,管好你自己的嘴。在不久的将来,她可是会成为你大嫂的人。

哧!叶少安不禁笑了出来,还真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哈!

何雪初不怒反笑:王八看了绿豆好歹还能相看两不厌,不像你,连看的人都没有,呵呵!

叶少臻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看来这个小女人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脆弱,也是,需要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怎么能够那么轻易的被人欺负呢!

一顿饭吃的是硝烟四起,论损人,叶少安根本不是何雪初的对手,叶少安要不是碍着叶少臻在场,肯定是不顾风度的想要对何雪初动手了。

饭后,叶少安为了自己在吃瘪,吃饭饭就直接消失了,偌大的的客厅里面只剩下叶少臻和何雪初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单独和叶少臻相处在一个空间里面,何雪初的心情总是莫名的紧张,仿佛里面是装了一头小鹿一样,以前和容辰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

她觉得无聊就把电视机打开了,转换了所以的电视台,都没有看到好看的,只好去芒果台看一步无聊的婆媳大战剧了。

她知道叶少臻的眼睛看不见,那么自己在看电视的时候,他一直盯着电视机好像看的比自己还津津有味啊!

叶少臻,那个……何雪初总觉得气氛好尴尬,看着电视机里里面放的肥皂剧,更是觉得气氛快被冻结住了。

怎么了?叶少臻温柔的开口。

何雪初不知道做什么好,很烦恼:没事,我就是问你困不困啊?要不先上楼休息吧?

何小姐,现在才八点,我又不是小学生了!

哦!何雪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虽然叶少臻带自己回叶家是为了他白天帮助自己的报酬,但是总感觉自己在在叶家白吃白住不好意思,刚好看见佣人们在厨房里面,于是说道:我去厨房帮忙吧!

叶少臻本来想要阻止,她去厨房能够做什么。但是转念一想也就随她去了,毕竟这个女人后面要住在叶家,和佣人们打好关系也还不错的嘛。

何雪初对于厨房并不是很陌生,毕竟从妈妈离开之后,家里面的老佣人全部都被继母辞退了,新来的佣人都是听继母的话,自己平时吃什么都是亲自下厨的。

厨房的佣人看到了何雪初进来,都是在默默的做自己的事情,没人敢上前主动搭讪。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大少爷第一次来回宅子的女朋友,但是大少爷平时在家少。

要是被夫人看到他们对这个女人太友善了,大少爷要是不在家了,夫人又不知道要怎么折磨他们了。想到了他们这位夫人私下里面的手段,还是忍不住毛骨悚热。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何雪初看到一个佣人将许多的新乡水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管家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这是在我们院子的果树上面摘得新鲜水果,老爷喜欢和鲜榨的果汁,所以每天晚上我们都会现做的!

这样子啊,真好!何雪初很是喜欢自己动手做食物,看到这个也忍不住想要自己动手做:我可以自动做一杯果汁的吗?

当然可以了!管家笑道,给何雪初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崭新的围裙:大少爷最喜欢和密瓜汁了!

好的!

何雪初说干就干,拿起一个新鲜的哈密瓜,显示洗干净,然后切成一小块,最后放到榨汁机里面,榨了满满一大杯的密瓜汁。

倒了一杯,迫不及待的想要端出去给叶少臻尝尝。

何雪初内心里面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希望自己的成果马上能够得到叶少臻的夸奖,走路也是脚底生风,往前一冲,迎面撞上一堵墙。

啊!

鼻子被撞痛,眼泪都差点撞了出来,何雪初捂住鼻子抬头,刚好对上了叶少安墨色的眼眸,没由的来火大:没张眼睛啊!

幸好自己的手够稳,不然刚刚一杯榨好的果汁,可是全部都要付诸东流了。

叶少安蹙眉,阴鸷而犀利的眸子,盯着何雪初:没长眼睛的坐在客厅里面呢!

积点口德,那可是你哥!

何雪初……叶少安拉过何雪初侧着躲开的身子,直接将她拽到自己的面前,你到底看上了那个瞎子哪一点?

我看上他比你强啊!何雪初微微一笑。

不想在和叶少安多做纠缠,推开他准备离开,没想到直接被叶少安拽回来,后背重重的砸在了墙上,她感觉自己后背要散架了
叶少安,你发什么疯?

叶少安看着何雪初的脸庞,微微一愣,之前没有认真看,现在自己打一下这个女人发现长的还是很不错的,比自己在外面找的那些女人的脸蛋可是耐看多了。

而且这个女人身上没有那些女人身上的胭脂水粉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引得自己想要靠近一点。

那个瞎子有什么好,我看你长的也不差,要不跟了我吧!

叶少安一副你要是选择我就是做了一件最正确的选择的表情,何雪初不禁噗嗤一笑。

跟你?跟你我有什么好处?

那眼神里面的真挚,让叶少安以为这个女人真的是当真了。

你知道我向来出手大方,我保证你跟了我,得到的绝对不比在叶少臻那个瞎子身上得到的钱少。叶少安洋洋得意:他只是个瞎子,就算有叶家大少的名声在外有什么用呢!

何雪初假装思考的样子:可是跟他在一起我也可以得到钱啊!

这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

何雪初嘴角罗楚一抹讥讽的笑,什么意思呀?

跟了我我保证你有绝对的性福!叶少安的意思不言而喻,左手轻轻的抬起何雪初的下巴:我除了不能给你婚姻以外,哪样不比那个瞎子强!

说的也是,要是一般的女人可能就被叶少安的糖衣炮弹给征服了。但是何雪初可不是别人,他天不怕,地不怕,就喜欢在在别人的心口上插刀。

可不是嘛!何雪初重重的打开了他的手,不过比起你的三分钟,我还是比较喜欢少臻呢,至少人家可是一夜的呀!哎,我跟你讲哦,你这种早泄的情况,我给你推荐伟哥,那广告做的还不错,我想效果肯定也好!

何雪初!一声怒喝,叶少安的脸黑到不行。

何雪初一脸懊悔的样子,哦,不好意思啊,你看我这个嘴,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

何雪初话音未落,叶少安就一巴掌落在她的脸颊上,瞬间半边脸就肿了起来。

她没想到,叶少安居然没品到这个地步,竟然对一个女人动手,她也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把手中鲜榨的果汁泼了过去。

一杯果汁全部泼在了叶少安的脸上,叶少安直接被激怒起来,上千拽住何雪初的胳膊,嘴就直接亲了上去。

何雪初挣扎,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胆大,这可是在厨房门口啊,可是她求救的目光看向周伟,发现本来人还很多的厨房,此时此刻一个人都没有。

你放开我,放开我!

嘶!

贱人,给你脸不要脸,就算我现在把你强了,你又能怎么样?

叶少安大手一用力,直接扯破了何雪初的衬衫,露出里面的小背心。白梦蓉本来是想要来厨房倒水喝的,刚好看见这一幕,他怕儿子不受控制真的会做错什么事情来,到时候就迟了。

于是冲了上去,抓住何雪初的衣服就开始扯着嗓子喊起来了。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勾搭了大少爷现在还来勾搭我儿子,果然是小门小户的,上不了台面!

白梦蓉这样子扯着嗓子一喊,本来静悄悄的房间里面,现在人都集聚在了厨房门口,很多佣人听白梦蓉这样子一说,看着她的眼神都开始有点不一样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

叶少安看着她冷冷的开口:还说不是的,明明就是爬上了我哥的床,现在还想要来勾搭我,你真不要脸!

叶少安母子两个一唱一和的,说的好像是事实一样,叶少臻听到声音,也顺着声音走了过来,虽然看不到何雪初现在的样子,当时可以想象到这个女人现在狼狈的样子。

不是大少爷带回来的吗,怎么现在又和二少爷搞在一起了?

嘘,别说了,看这样子不就知道了吗,吃着碗里面的还想着锅里面的呀!

真是世风日下,现在的女人怎么都变成了这样子了?

……

周围的佣人都开始在窃窃私语的讨论着何雪初,她委屈的都要哭了,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不怕别人误会自己,就怕叶少臻也误会了自己。

可是从刚刚到现在,叶少臻一直站在一边,连问都没有问自己一句,难道连他也不相信自己了吗?

叶少臻,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

何雪初努力的平稳自己的呼吸,看着叶少臻开口,但是衣服被扯破了,她又被白梦蓉给拽住了,根本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