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琴乃

周一上午,言非凡完成了两台上周推迟的椎管内肿瘤穿刺注射手术。

随后,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去创伤外科,接手已经开始一个多小时的丁丁再造手术。

这台手术,预计总用时近十个小时。

但因为是陈瑜、言非凡和余苏叶三人协作,交替轮换主刀,每个人承担的工作量其实是不大的。

尤其是言非凡,他今天只负责手术中难度最大的三处植接和缝合的关键部分,总手术时长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所以,这对今天连续工作的言非凡,不会造成多大的身体和精神压力。

余佑汶,还有主治医师赵东升,作为手术助手,也参与了手术。

他们当前的主要工作,还是近距离的观摩和学习。

中午过两点,完成了自己份内工作的言非凡,匆匆的离开了手术室。

今天下午,他还有一个与学报主编唐骏的专访之约。

本来这个专访,在前几天就该完成的。

奈何言非凡身体意外有恙,又接着狂补工作,就耽搁了几天。

这期学报,本月的六号就需要定稿,唐骏催的紧,言非凡就安排在今下午了。

“言……医生……”

刚走出创伤外科的言非凡,隐约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他停下脚步,循着声音转头看去。

几米之外的阶梯之上,站着一个瘦高,戴着眼镜的青年。

只一眼,言非凡就认了出来,这不就是那个令人痛恨的徐放?!

但又一瞅,言非凡又有些不确定了。

眼前这个家伙,与两个多月前的徐放相比,变化太大了一些。

主要是太瘦了。

脸上两个眼窝深陷,两边的颧骨也十分突出,尖下巴都出来了。

在秋风吹拂下,有些肥大的衣服紧贴在他身体的一侧,显露出的身体轮廓,竟然给了言非凡一种形销骨立之感。

言非凡曾经想过,再次见到徐放,是直接上手打呢,还是先痛骂几句再动手?

但是看到眼前这个鬼样子的徐放,言非凡忽然心中不气了。

做了亏心事,受到良心谴责,看来他这段日子,是十分的不好过啊。

再有一点,在次声波唤醒深度昏迷患者研究的竞争中,掌握着相当大的胜利优势,这也让言非凡的心态,超脱了许多。

徐放有些不敢和言非凡投射过来的目光对视,明显的踟蹰和挣扎几下,不过最后他还是抬步走了过来。

见状,陪在言非凡身边的段羽,上前一步,准备让对方止在两步之外。

“不需要,他没有危险性!”

说完这一句后,言非凡主动的迎上去两步,拉近了与对方的距离。

徐放在言非凡近前约一米处停住脚步,嘴唇先是动了动,后面才有声音传出。

“对不起!”

距离这么近了,言非凡才观察到徐放的脸色灰黄暗淡,眼睛里也满是血丝。

这家伙的状况,很不好啊。

言非凡让自己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问:“怎么想起,这个时候来道歉了?”

徐放脸上挤出一个苦涩的表情,说:“迟到的道歉,也是道歉。”

“我知道,言医生你,还有邱医生不会原谅我的所作所为。”

“但这也算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至少,我还有直面错误,道歉的勇气,不至于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

言非凡轻哦了一声,说:“你的道歉,我亲耳听到了。”

“其他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徐放摇摇头,说:“没了,我就是想亲自和言医生你,和邱医生说声对不起。”

停顿一下,他脸上又挤出一些笑意,说:“我听说,你和邱医生用次声波成功唤醒了一位深度昏迷患者,且没有负面效果。”

“祝贺你们,我是真心的。”

言非凡淡淡的说:“我听的出来。”

他又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你和患者一家的官司?”

徐放露出了一个释然的表情,说:“我把能赔的都赔给他们一家了,上午已经和他们签署了谅解协议。”

“余下的,就看法院怎么判了。”

“无论法院怎么判,我都接受,都是我应该得到的惩罚。”

说到这,徐放就弯腰朝言非凡深深地鞠了一躬。

“言医生,再向您说一声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给您带来了太多的麻烦。”

说完这句,徐放也不等言非凡有所回应,直起身体就转身走人了。

对方如此的干脆,让言非凡也有些懵。

他还以为,这家伙是来通过道歉,外加卖惨,来有所求的。

所以,言非凡一直保持着冷淡的态度。

没想到,他道完歉就走人了。

这家伙不按剧本走啊。

言非凡看着徐放在秋风中有些萧瑟的孤单离去背影,嘀咕道:“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觉得,他更像是来告别的?”

“你说呢,段羽?”

段羽迎着言非凡的目光,说:“我也说不上来,是有种不太好的怪怪感觉。”

听到这话,言非凡拔腿就朝徐放追去。

“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问清楚了再说……”

没一会儿,言非凡就追上徐放,一把就拉住了他。

“徐放,你是不是要想不开,要自杀?”

这话问得,让段羽都有翻眼皮的冲动,耳边继续响起言非凡的声音。

“你刚才说,把能赔的都赔给患者一家?你是不是指,把自己的财产全给了他们?”

“有传言说,你父亲要去岛国?”

“你有官司在身,你肯定是走不了的。”

“也就是说,你被父亲放弃了?”

言非凡见徐放用力咬着嘴唇,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继续道:“你父亲如今没有了评选院士的希望,次声波唤醒的临床试验又被禁止,在京城医学界又倍受指责……”

“他是不是全部过错,都推给了你?”

言非凡注意到徐放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长叹了一声。

“徐放,你是有错,但是最大的错,还是你父母犯下的。”

“你不用想不开。”

言非凡又劝说道:“以后不能做医生了,你还可以做相关的医学研究,做老师也是可以的。”

“你看不得别人可怜,不惜违背规则也要帮他们,说明你是一个心善之人。”

“徐放,你是一个好人,只是选错了职业,你还有大好的人生,可别想……”

说到这,言非凡忽然被徐放抱住了。

他的耳边传来徐放带着哭音的声音。

“一边父母,一边是良心,我昧着良心选择了父母。”

“什么都搞砸了,就全成了我的问题。”

“他们说,我做什么搞砸什么,他们就光给我收拾烂摊子。”

“如今更是被我

连累的他们名声和事业尽毁,在国内都待不下去了了。”

“他们说,我一事无成,只会连累他们,怎么不去死,我死了,就所有人都解脱了。”

“言医生,我……我……呜呜……”

徐放趴在言非凡肩头,呜呜哭出了声。

一开始,他还竭力压制,不让自己哭的太大声,但是没一会儿,这哭声就变得越来越响,最后变成了号啕大哭。

眼泪在徐放的脸上,肆意的流,很快就浸湿了言非凡的肩头。

几十秒后,徐放哭声也未见降低。

他似乎要把这段时间的痛苦,通过这不受束缚的哭声,全释放出来……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