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西野翔

傍晚五点不到,江森把兔子寄养在看样子很快就可能要倒闭的宠物医院,走出菜市场,就直奔车站。然后坐晚上六点的城际长途,十点出头,便到达了瓯顺镇。在车站斜对面的那家旅馆住下,旅馆前台的服务员还是那个傻子,拿着身份证对着江森的脸回来比划后,才终于给开了房间,还劝江森再去重新办个身份证,嫌弃身份证上的照片太特么恶心,好像被硫酸泼过似的。江森就懒得理这个货,正经人谁特么闲着没事儿,一年换一次身份证的。

车马劳顿,一夜好眠。次日早上七点,江森准时被手表的嘀嘀声叫醒。麻利洗漱完毕,在车站旁买了两个大油饼,就着矿泉水吃完,早上八点就上了去青民乡的车。但是很特么凑巧的是,刚好遇上孔婷和一大群青桂小区的皇粮子弟也放假回家。

孔婷偶遇江森,激动得要死,上车在后排坐下后,全程挽着江森的手不松开,整个人很自然地就往江森身上倒。江森怕她面子上过不去,更不能一大耳光子抽过去让她冷静一点,于是也就没反抗,在一群小姑娘“咦~~~”的目光下,一路无语地到了目的地。

算了,就当给粉丝送福利了……

心里暗暗想着下了车,江森扔下孔婷,直奔乡人民医院,顺路又买了两大袋的水果零食。走进医院,神经内科的病房里,医生和护士们刚忙完早上的这一阵。

江森熟门熟路,把东西往医生的办公室桌上一放。

科室主任跳起来就跟江森道喜:“江校长!你爸能自己走路了啊!”

“拉屎呢?”

“其实能拉了,非要护工帮他擦屁股……”

“操!”

江森就特么很愤怒,转身就带着科室主任和护士长跑进江阿豹住的病房。

病房里头,江阿豹正日常作妖,在跟护工阿姨玩抓到你就要嘿嘿嘿的游戏,面对已经能跑能跳的江阿豹,护工阿姨防守得非常辛苦,一只手抓鸡毛掸子,一只手抓着一条皮带,死命往江阿豹身上招呼。江阿豹却越战越勇,坚持不懈,但可惜只有一条胳膊能动,另一只手垂挂在衣袖里摇啊摇的,好像废了一样。

“干嘛呢!?”江森一声怒喝。

江阿豹不由停下来,张口就骂:“媠媢生的儿子,你舍得回来啦?麻辣隔壁的自己在外面当官,让老子一个人在这里吃狗食……”

“狗食?”江森转头看看科室主任。

科主主任冤枉得要死,连忙解释道:“乱说的!嫌医院的饭不好吃!”

我日!居然还特么学会挑食了?!

江森蛋疼欲裂,那个护工阿姨又梨花带雨跑过来,说哭就哭,

嗷嗷道,“江校长,我晚上在病房里睡觉,你爸非要往我身上压啊,还拖我裤子,我不活了啊……”

这特么……

“干嘛不报警?”江森转头就用英语问科室主任。那主任愣了两秒,才赶紧用不标准的口音,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报了,进监狱,两天。”

江森听懂了,拘留所关押48小时。

牛所长也忒给面子……

“草你妈拉个比的!说什么鬼话呢!”江阿豹听不懂,但智力还是有的,知道江森他们肯定在说他什么坏话,急得大喊大叫。

江森马上切换回来,问道:“能做手术了吗?”

“可以了。”科室主任满脸解脱的表情道,“就等你回来签字了,明天就能上手术台。”

“我不做!”江阿豹又大喊起来,“妈个逼的老子才不要开刀!这些逼医生,没一个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想把我肚子割开来再弄死我!”

“不作手术就坐牢!”江森直接一声吼过去,“坐牢就永远别想出来了,你自己选!”

“我操你拉个比的棺材儿!”江阿豹跳起来就要跟江森单挑。那个护工阿姨条件反射,啊的一声尖叫,手里一鞭子就抽过去,把江阿豹吓得又缩回了头。江森看得眉头紧皱,直言道:“主任,明天叫警察过来,他要是不配合手术,马上抓走。猥亵妇女、强奸未遂,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人证都在,我们家属也不反对抓人。”

江阿豹顿时怒骂:“你个狗生的!”

“你给我老实坐着,不然今晚就把你拷了!你别当我做不到!”江森厉声呵斥。江阿豹欺软怕硬得很,瞬间在江校长的官威面前老实下去,但嘴里还是嘟嘟囔囔,骂个不停。

江森不再搭理他,拉着护工阿姨下了楼。

半小时后,就在银行那边结清了款子,还多给了她一笔钱,当作精神补偿。

“阿姨,这两个月,辛苦你了,让你受委屈。等他做完手术,你再照顾他几天,我这趟回来,下次估计就是年底了。这一万块钱,你看着花,有剩下的,全是你的。”

把整整一捆钱交到阿姨手里。

护工阿姨顿时眉开眼笑,嘴上不住道着谢,就急忙跑去存了钱。最近这半年,她挣的钱都快抵上以往一年半了,家里各种花销也省下来不少,都让江森给报销了。

要说公家人办事,就是爽快啊!只可惜江阿豹居然能自己走路了,不然其实让他摸两把,也没什么。毕竟都是生了两个孩子的人了,哪有什么不能摸的……

江森个护工结清了账,自己也在银行里办了两张新卡。出来后,又去乡里的商业街走了一趟,买够了江阿豹接下来住院至少够用半个月的纸巾、尿布还有新的脸盆、毛巾、水杯之类的东西。不管用不用得着,反正都先采购过来再说。

等到中午将近12点左右,江森让店里的人帮忙把东西搬进乡医院16楼的肿瘤科病房,又忙前忙后,给江阿豹办完手术的手续,再把他那些才穿了几个月就不能穿的衣服搬到楼上,累到满头大汗,总算把该签的字都签了,把该补缴的钱都缴上,办完一桩大事。

在银行存完钱的护工阿姨回来,立马就跟着江阿豹上了16楼。

8楼神经内科送走江阿豹这个精神病,整层楼普天同庆。

肿瘤科这边也不敢含糊,手术直接安排到明天晚上6点。

“我明天可能就不来了。”

江森又叮嘱肿瘤科的主任道,“你们最好是早点叫警察过来,不然我爸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得出。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我们就按规矩办,该抓就抓,要死还是要活,让他自己选。”

肿瘤科的主任听得直叹气,对江森道:“孩子,你是真的不容易啊……”

“大家都不容易,互相理解吧。”江森跟肿瘤科的主任握了握手,转身就走。

等中午随便在医院的食堂里吃了顿便饭,转身又去了趟菜市场,给江阿豹买了五六套夏天穿的短袖短裤,还有一沓新的内裤,两双凉鞋,这才真的离开了医院。

16楼的那些护士和病人家属,全都不禁啧啧赞叹。

“太孝顺了。”

“我要是有这样爸,啧啧啧……不打死他就算我尽孝了!”

“老天真是瞎了眼,这样的狗东西,也能生出这样的儿子来……”

“前世积福,这辈子来作孽,这辈子把福气用光了,下一世我看要他当狗。”

医院里各种嘀嘀咕咕,对江阿豹的所作所为,越是人神共愤,不满到极点,反过来,就越是对江森的举动,佩服得五体投地。

乃至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全村各家各户教育家里的小孩,口号都已经成了“少去萌萌网吧玩,多跟阿森学学”!如果小孩子反驳说阿森就是从萌萌网吧里玩出来的,那么一般这么反驳完,八成都会挨一嘴巴子,“草泥马!人家阿森玩出几百万来!你特么每年要倒贴进去几百块!”

通常家长这么骂着骂着一上头,小孩子就得挨一顿揍。

然后揍完之后,暑假该去萌萌网吧的,还是继续去萌萌网吧。不过有一说一,在网吧里码字的小孩,确实数量变多了……

榜样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

从医院出来,江森背着书包一路小跑,终于赶上了到十里沟村的车。1小时40多分钟后,下午3点出头,到了马瘸子的诊所,诊所还是房门紧闭。

隔壁的小高医生,也是生意不好,门可罗雀,正拿着手机玩贪吃蛇。江森给他带了条利群,小高医生收到礼物,果然立马收起对中医的偏见,嘿嘿笑着说江森脸上好多了,江森觉得如果再每个月给这货发1000块钱,他绝逼能成为祖国中医药事业坚定不移的支持者。

但江森不会这么做的。

因为祖国中医药事业,根本不需要靠通过给傻逼发钱来获得支持。

敲开马瘸子的房门,屋里头大热天的,也没开空调。

马瘸子拿了把蒲扇,躺在藤椅上,房间开了一扇小窗。江森嘿嘿笑着走进去,给马瘸子带了点米酒和酱牛肉,还有一大袋子十来包熏鸡、腊肠。把东西往马瘸子新买的冰箱里一放,江森刚坐下来,话还没说两句,村支书叶克辉就突然跑进来,说村里派人给江森他们家扫到屋子,熏晕过去两个人,管江森要了三千块的卫生费。

江森顿时响起去年过年时回家看到的那一幕,差点膈应得吐出来,两说该给该给,可惜摸遍全身,只有两千多块的现金,于是叶克辉二话不说,转身就去村委会办公室里拿来了刷卡机。江森很配合地交完钱后,小叶同学总算露出微笑,“这下帐齐了,我也可以安心离任了。”

“下一站去哪儿?”

叶克辉脸上多少显出几分得意。

“申城。”

“哦……”江森就不再具体问了。

这小伙子,估计是考进什么好单位了。

这一年的支援偏远乡村的村官工作,应该就是硬指标之一吧。

送走叶克辉,江森跟马瘸子聊了聊在市里买房子的事情。

马瘸子摆摆手,笑道:“我就不去跟你一起住了,距离产生美,天天住一起,你两个月就得烦我。还是现在最好,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我在这里,偶尔还能给人看看病。”

江森道:“招牌都没有,这算暗门子吗?”

马瘸子看江森一眼,笑道:“暗门子怎么了?都是解决人生困苦的,看不起谁?”

“行吧,您老心态好。”江森把银行卡拿出来,看了下卡号,交给了马瘸子,“我每个月往里头打一千块,你看着花。”

马瘸子开心地接过去,笑道:“嘿嘿嘿,比我退休工资都多,又能多吃几顿肉。”

江森道:“等我过年回来,你缺什么给我打电话,我从外面给你带进来。”

“不用了,那不成要饭了吗?”

“也是,那我就自己看着带吧。”

“嗯……”马瘸子没反对,轻轻点头。

他心里很坦然,要是没有他,江森初中那个暑假估计就饿死了。师徒情分再加上这么一出,江森就是像对亲爹一样对他,马瘸子也不觉得受不住。

不过话说回来,江森这家伙,真的还能对江阿豹有那么的孝心?

马瘸子略感怀疑,问道:“等你爸手术做完,你怎么安排他啊?”

“在青山村给他找个小房子住吧。”江森淡淡道,“离派出所近,闹出什么事情,关起来也比较方便。或者带他去县里也行,看守所一住住半年,也挺好的。清静。”

“嗯……”马瘸子悟了。

二十五孝大孝子啊……

聊了片刻,江森就跟马瘸子道了别。先回村里给他家发的房子里看了下,屋子里确实被整理一新。那个堵塞得不成样子的马桶也通了,按了下开关,水哗啦一声就通了下去。

脑海中的那个噩梦一样的画面,终于退散。

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主卧、次卧、厨房、阳台,全都空空荡荡,屋子里连老鼠和蟑螂都没有一只。这地方,哪叫什么家啊……

江森叹了口气,把房门一关。

片刻后一路步行从村子里出来,经过希望小学,抬头看了看学校里面。

学校操场的地面上,已经被晒满了谷子。

感觉以后,应该就很少有机会再来了……

下午五点,坐车离开十里沟村,晚上起点回到青山村。

在青山旅馆开了408的房间,吃过晚饭,洗过澡,又去老孔那边坐了40分钟不到就走。然后从老孔那边,得到一个很震撼的消息。吴晨居然被分回来当副乡长了,而且进了乡党委的班子,又进了一大步。之前个邓方卓乡长,则调去了县教育局当了副局长,顶了汪副局的位置。相当于如果老孔不退下来的话,今年大概率不是副乡长,就是县里的副局长。

这特么的,都是命啊……

“好好写吧。”江森看着老孔上架后挣扎到现在,依然可怜的53个均订,给他打气道,“你这个数据,比之前涨了百分之两百,巨大进步啊!”

“是啊。”孔军道,“一个月能多买两包烟,一天就抽完了。”

老孔拿起拖鞋就往孔军身上扔,“废物!考个三本还有脸说!”

江森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又该掏钱了……

次日早上,江森退房后,去银行给田老师转了两万五,孔军报了个瓯医三本的麻醉专业,学费说高不高,说低不底的,录取通知书虽然还没收到,不过已经打电话确认了。

转完这笔钱,田老师自然又是各种道谢。

江森很平静道:“小钱,老孔早晚一个月能挣十来万的,我相信他。”

“能挣一两万我都谢天谢地哦!”田老师显然还是不信。

江森也就不说什么了。

在银行门口跟田老师道了别,他转头就去乡派出所,又重新拍了张身份证的照片,依然留下十八中的地址,牛所长说一周之内一定寄到,除非邮政摸鱼。

江森又跟牛所长说了下江阿豹的情况,牛所长点点头,让江森放心就是。

实在不行,县里的精神病院,现在空着的床位也是挺多的……

江森一听这话,基本也就放下了心。离开派出所后,也不管江阿豹今晚手术,江森直接就去了车站。早上10点上车,下午4点半回到瓯城区长途西站。

刚坐上出租车,程展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江森,回来了没?”

“刚回来,老师找到了?”

“对,你晚上有空吗?”

“有空。”

“那今晚让老师直接去学校还是你们再约个地方?”

“学校吧,平时那个一楼的自习教室。老师叫什么?”

“姓蔡,蔡纯洁,晚上六

点之前到。”

“好,知道了。”江森果断电话,微微吐出一口气来。

片刻后回到学校,直接在菜市场那边的小馆子里吃过晚饭,又把宾宾从宠物医院里接回来,顺便买了三个月的兔粮,生怕这医院真的完蛋——

他总不能天天去菜市场买青菜,而且宾宾好像也不怎么爱吃。

回到宿舍楼,先把兔子窝收拾了一下,等走回202寝室,把书里的换洗衣服拿出来收拾好,再抓紧洗了个澡,时间已然奔着五点半去。

这来回奔走的,江森实在是觉得有点累。

可还是咬咬牙,马上振作精神下了楼。

累归累,但是时间不等人。

而且跟前些年一比,这点苦,真算不了什么。

————

今天继续调整。。。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