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 椎名由奈

对于西天的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东天孔宣自也是知道的。

但两人却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便就仿佛人也分好坏善恶一般,面对杀人放火强奸的有如土行孙一般恶道之人,何人又会去维护?

而西天的佛母孔雀大明王,虽然也曾吞吃如来佛祖算是给天地立过一功,但其吃人时可不分是不是如来佛祖,人间的普通凡人同样也吃。

西天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吃人,其刚好也是一只金翅大鹏雕的关系同样吃人,便就仿佛洪荒中狼狈为奸的两个货一般,此时则也正在狮驼岭吃人。

就只是恰巧,其佛母孔雀与金翅大鹏雕认识,且都是洪荒中的一丘之貉,两人却都并非是开天时借混沌凤凰母体孕育的孔雀、大鹏。

可说一样吞吃洪荒所有生灵的两大凶兽,如来佛祖又恰巧或许从天机中得知混沌凤凰的因果,既然不见那洪荒中的孔雀、大鹏,干脆便将其两人当做那洪荒中的孔雀、大鹏。

所以对于其佛母孔雀所生两子,却是完全无需心慈手软的,至少对于东天之人,完全就等于是为人间除害,为西牛贺洲的人间除害。

而且这次也是专门来碰瓷人间朱紫国太子的。

结果只见山峦间,朱紫国太子正带领兵马围猎,突然落凤坡的方向便飞来两只幼孔雀,然而不想还不等飞到朱紫国太子的视线内,却突然两道箭矢破空自山间而出。

“咻

!”

“咻!”

“噗!噗!”

准确同时一箭穿脑,也同时从半空一头栽下。

但见下方,也一闪出现两个身影,并伸手接了两只幼孔雀,便直接向着远处飞去,完全一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片刻后。

但见落凤坡上。

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悠悠睁开眼睛,却不见两子的返回,也不由就是眉头一皱,直接循着两只幼子的气息寻去。

睁开眼睛自不是因为睡醒了,而是因为清晰感应到两子的气息远去了,已经吩咐过两子就到那朱紫国太子狩猎之地即可,两子怎会突然往远处飞去?

但与此同时。

只见麒麟山獬豸洞,也突然“噗噗”从天坠下两只幼孔雀,顿时两只小妖眼见,捡起便往洞内跑去,并一边跑,一边兴奋喊道:“大王,大王,小的为您打了两只孔雀来了。”

远处山林间两个身影。

一人:“快走,不想这两个畜生气息竟然被锁定着,走完了可能我二人就会被吃。”

接着不及另一人说话,两人身影便又一闪消失。

然后一息,两息,三息,五息……

再次片刻后。

当獬豸洞内一只金毛犼吃掉一只孔雀,再一口咬去另一只孔雀半个身子时。

紧接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的身影便出现在麒麟山半空,并无声无息化身向着獬豸洞而去。

獬豸洞内。

金毛犼将最后半只孔雀塞进嘴里,也不禁一边嚼一边道:“这人吃的多了,却还不曾吃过这孔雀,这肉的确鲜嫩肥美。”

身前一土地立刻满上酒,恭维道:“大王手持道祖老君的紫金铃,这三界何人见到大王不得避过?大王请。”

金毛犼大咧咧道:“嗯,且派人看着点,等那取经人快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结果恰巧走进獬豸洞的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不由就是脸一黑,但瞬间的美目中凶光一闪,却也只能忍下,而但看怪物手中法宝就知道其背后是何人。

明显,正是那天庭三清道祖!那三清道祖的背后又是何人?却正是那不出的两个洪荒最阴险卑鄙圣人,却也不得不暂时忍下。

帝辛同样记得有趣的一点,准确却是矛盾的几点。

即后世将金毛犼记载为观音菩萨的坐骑。

可同时金毛犼身上的紫金铃法宝,却又是三清道祖太上老君的。

那么观音菩萨坐骑金毛犼身上,就算带的是道祖老君的法宝可以说得过去。

可后边通天河,观音菩萨但只南海一支未开的菡萏,所炼制的九瓣赤铜锤神兵,结果就比过此是锻炼神冰铁,老君自己动钤锤,五方五帝用心机,六丁六甲费周折,造成九齿玉垂牙的上宝沁金钯九齿钉耙还强!

就连南海一支未开的菡萏,所炼制的法宝都能让上宝沁金钯不敌,那么观音菩萨坐骑的金毛犼会需要其道祖太上老君炼制的法宝?

所以准确,金毛犼却从来都不是观音菩萨的坐骑,却只需要看其身上有谁家的“标签”就行!

便仿佛平顶山妖怪身上,有三清道祖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玉净瓶、七星剑一样。

同样仿佛压龙山九尾狐狸精身上,也有太上老君的裤腰带幌金绳一般。

又有如金兜山金兜洞,青牛精身上有太上老君的金刚琢一般。

同样有如上古封神大劫时,灵珠子身上有乾元山太乙真人的乾坤圈、混天绫一般,石矶娘娘抬手收了其法宝,便立刻看出是太乙真人座下,便将其追到乾元山。

因为太乙真人的法宝乾坤圈、混天绫,是不可能出现在无关之人手上的,既然出现在灵珠子的手上,显然便说明灵珠子必与太乙真人有关。

紧接。

三界中无人知道的,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眸闪凶光的向着天庭看一眼,干脆也不回西天了,因为以其身份自不可能感觉不到西天如来佛祖与天庭的关系。

然后直接便向着远处天地间飞去而消失,食子之仇不报自是不可能的!但眼下却不是最好的时机,且等那东天与天庭、西天一场真正天地大劫开始再说。

这接下来的一场西游取经,显然也不可能安静了,那东天怎可能眼睁睁看着?说不定就会有什么热闹,可以从中给那天庭来一下狠的!

到时却就是给那天庭西天闷棍板砖下绊子,自也都有那东天之人帮忙背锅。

同样与此同时的金蝉子,这一次也没有东土唐皇将其送到关外了,却是直接被观音菩萨给送到双叉岭外,便不得不一人挎个包袱,手中又一根九环锡杖,然后无语的看着双叉岭。

这可是十万八千里路啊,而且是正合功德天数的十万八千里路,少一点不行,多一点也不行,飞过去更不行,所以那观音菩萨即使能帮其恢复修为,也就只是许诺下根本没有帮。

可这十万八千里路,又要走到什么时候去?如果每日走一百里,却就要走三十年,如果每日走二百里,倒可以省下一半。

结果无语的向着双叉岭望一眼,也只能不情不愿的向前走去。

喜欢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