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全文在线阅读

看见他来了,吉小旗朝他行礼:“姚百户,我们的买卖成了,多谢了。”

没想到会这么简单,就是把土拉进来,每袋都检查过后,没问题就立马给钱。

姚百户笑道:“这是双赢的事儿,吉小旗无需多谢。”

又道:“再有大半个时辰天就黑了,不如你们在这里住一晚,免得出事儿。”

卫所外建了营地,专门给卖货买砖的客人住。

吉小旗摇头:“多谢姚百户的好意,我们就不住宿了,等天黑后就启程回石河卫。”

天黑后再启程,也是为了防万河州他们。

“成,那我就不留你们了。”姚百户见他们坚持要走,没有强留,让大年带着吉小旗他们去了暂时落脚的营帐。

大年道:“吉小旗,你们先歇着,我去给你们送饭食来,再给你们备点火把松油,给你们晚上照路用。”

吉小旗很感激:“多谢了。”

大年点点头,转身离开,不到三刻就带人把吃食、火把松油、清水给送来了:“吉小旗,这水给你们放在火堆上烧着,等烧开后你们再喝,走的时候装上几壶带走,免得路上没水喝。”

长梁卫的招待太周到,吉小旗很是不好意思,对大年谢了又谢。

等他们要走的时候,大年还亲自骑马送他们出去,一直送出一里地外,安全过了有陷阱的路后,才返回卫所。

吉小旗麾下的胡十七道:“吉哥,长梁卫的人对咱们真好,下次咱们送粘土过来的时候,给他们拉几车大石头吧。”

同行的朱大杨听了骂道:“胡十七,你说的是人话吗?长梁卫对咱们这么好,你给人送石头?”

胡十七道:“可送土、送柴火,长梁卫一定会花钱买下,咱们卫所又没啥拿得出手的东西,只能送石头了。他们不是要建宅子吗,可以用石头来做地基。”

其他将士听得点头:“这个倒是可以。”

朱大杨听罢,兴奋了,朝着跑在最前头的吉小旗喊道:“吉哥,咱们卫所石头多,可以拿去卖啊!”

又道:“防线这边来了很多亲眷,有些夫人家里有钱,要建宅子,这建宅子

就得打地基,打地基就得要石头,这卖石头的买卖,真的能做!”

吉小旗回道:“做你个头,你以为咱们卫所的石头是青砖啊,一说卖就有人买?这哪个卫所没有石头?”

朱大杨道:“吉哥你先别骂,这买卖真的能做,你回去后找千户大人说说呗,求你了!”

都用求字了,吉小旗只能道:“成,我回去后跟千户大人说说。别吵了,看着点路,晚上道黑,别翻沟里了。”

“诶,知道了吉哥。”朱大杨很高兴,觉得只要吉哥去跟千户大人说了,这石头买卖一定能成。

可他没有高兴多久,等车队驶出长梁卫的地盘后,跑在最前头的吉小旗的马车踩到了陷阱,突然侧翻了。

砰!

马车倒在地上,马匹被惊,发出嘶鸣,挣脱缰绳,跑走了。

吉小旗则是被压在了马车下,马匹挣脱之时,还拖动马车,让吉小旗的手脚被摩擦掉了一块肉。

“吉哥!”朱大杨他们赶忙停下马车,却没有立刻跑过来救人,而是张弓搭箭,对着前方喊道:“谁,赶紧出来,再不出来,乱箭射死!”

这是中陷阱了,敌人定然就在前方的黑

暗处,可不能冒然跑过去。

万河州听到这话,冷笑出声,带着自己麾下的兵马从暗处走了出来:“哟,原来是你们啊,这马车怎么翻了?你们也真是的,走夜路得当心啊,不然可是会车毁人亡的。”

又招呼麾下将士:“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去救人啊。”

“是!”他麾下的将士赶忙跑过去救人,可他们分明就是添乱,快四十个人,连一辆侧翻的马车也抬不开。

抬到一半的时候,有人还松了手。

砰!

马车砸了下来,把吉小旗给砸到了:“啊!”

“吉哥,你咋样了?”朱大杨怒了,拔刀冲过来,指着万河州的将士道:“滚开,不用你们帮忙,你们分明是想故意折腾死我们小旗长?!”

万河州的族弟万河山听罢,怒了,指着朱大杨道:“你啥意思?冤枉我们是不是?我们可是来帮忙救人的。”

朱大杨朝着万河山呸了一口,道:“可去你娘的吧,你们是在救人吗?你们分明是在杀人,想要把我们小旗长给害死!”

万河山立马拽住万河州告状:“六哥,这畜生骂我娘,你得替弟弟出头啊!”

万河州就是故意等着吉小旗他们,给他们一个教训的,闻言看向被压在马车底下的吉小旗,冷笑道:“姓吉的,你也听到了,是你的人先辱骂我婶娘,身为侄儿,这个头可不能不帮忙出。”

吉小旗被马车压着,动弹不得,听到这话怒问:“万河州,你想做什么?我们可都是第一道防线的将士,你别乱来!”

呵,万河州冷笑,抽出一把匕首,拍着吉小旗的脸:“可老子是百户,而你只是个小旗。”

老子家里是富户,姻亲里有官吏,你吉家却是泥腿子乞丐,拿什么跟老子叫板?

还有长梁卫的秦三郎,一个逃荒的,凭什么能当上千户?

做上千户就算了,还做得这么滋润。

“会烧青砖的可不止长梁卫,这么大的买卖,他们长梁卫却想独吞,你觉得合理吗?”万河州对吉小旗道:“你们要是聪明就闭嘴,当做今天瞎了,什么也没看见,也别乱说话,不然……”

你要是死了,可别怪老子!

吉小旗知道万河州说的是大石卫用坏土充作粘土,还故意挑事的事儿,可是:“万百户,你为何要这样做?”

故意上长梁卫找茬,还特地挖陷阱埋伏他们,万河州你是疯了吧!

万河州没疯,他只是看见青砖买卖太赚钱后,嫉妒了,想找长梁卫的错处去刀口沟大营告状,好把长梁卫的青砖生意给弄没了。

至于挖陷阱害吉小旗他们……

呵,一群穷鬼,教训他们一顿,还需要理由吗?

不过万河州没把这话说出来,而是招呼麾下将士:“朱大杨言语辱骂我婶娘,不把我万家放在眼里,给我狠狠地打,打到他们下跪求饶为止!”

“是。”万河山应着,带着人马冲了上去,怒打朱大杨。

吉小旗的人马见状,赶忙冲上来帮忙,一时间两方人马是打得不可开交。

吉小旗急得不行,吼道:“住手,快住手,万河州你疯了吗?无辜殴打同袍,这是犯军法的!”

万河州笑道:“急什么,等把你们打怕了,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后,老子的人自然会住手。”

军法?

黑灯瞎火的,又没有第三方人马看见,就算姓吉的去找姜大将军告状,也没第三方作证啊。

然而,万河州正得意着,黑暗里突然冲出一群人,领头的人体型高大壮实,隐匿在黑暗里,手里握着一把细长刀,指着他们道:“全抓了!”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