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小说免费 小说全文完整版

赤魔宗。

一座喷薄着烈焰汁水的火山口,有一口巨大的铜钟,在岩浆火水内起起伏伏。

炽烈的火水和滚滚浓烟,向上冲击的力道,如在托浮着那口铜钟。

镌刻着一条条火焰魔纹的铜钟,“刺溜刺溜”地溅射着惊人的火电,铜钟突然下沉,沉落到岩浆深处。

从上方往下看,能清晰地看见,有一道如宝红神晶般的明耀身影。

那道身影,就静坐在铜钟底部,通过诸多的火焰魔纹,从地心喷涌的烈焰内,汲取着精粹的炎力,将其一丝丝地融入到阳神。

附近较高的山头上,站着担心的方耀和周苍旻,两人也是在默默护道。

“她的阳神之躯,经过这一轮的重新淬炼,变得更适应熔岩魔决了。”

方耀不由感慨起来,想到外域星河时,辕莲瑶得到的太阳晶核,然后从周苍旻手中,换取了珍稀的火炎至宝,让她得以重铸阳神,修复原来不完善的部分。

“她的运气好,好就好在,她和我一样眼光出众。”

身为赤魔宗的魔种,最受秦珞青睐的后辈雄才,一袭白衣的周苍旻,笑容洒脱,“你仔细回想一下,她的崛起之路,是不是因为在暗月城时,她对虞渊的另眼相看?是不是因为,在许多要做选择的时候,她都选了虞渊?”

方耀愣了愣,不由仔细沉思。

很快,他就想通了,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所以嘛……”

周苍旻拉长声音,咧嘴大笑起来,“明智且正确的选择,在很多时候,比努力更为重要。她在修炼上的天赋,其实并不算出类拔萃,可她现在凝炼的这具阳神,在我们赤魔宗,有几人及得上她?”

“倒也是。”方耀也同意他的说法。

“比起大多数人,她要幸运的多。她选择的熔岩魔决,也比较特殊,对她来说不见得是坏事。”周苍旻眯着眼,从高往下看,能看到汹涌燃烧的火山之心,岩浆潭更往下,烈焰更为浓烈。

“熔岩魔决这条路,尽头就是自在境,有什么好幸运的?”方耀愕然。

“难道不好吗?”

周苍旻反问了一句,然后将目光从火山口收回,望着略显困惑的方耀,“你当真以为,封神路就一定幸运吗?李天心不是死了吗?在我们赤魔宗,一位位追求封神的那些先辈,最终落得的都是什么下场?”

“多少年了?我们不过才涌现一位至高者!”

白衣国师的眼中,有隐藏颇深的痛苦,“我周家的先人,你方家的几位老祖,都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封神之路,可有谁成功实现了?”

听他这么一说,方耀也沉默了。

“她修炼的熔岩魔决,只是创造此魔决者,未能接触到更深层的地火力量罢了。熔岩魔决的尽头,未必就是自在境。不过,我觉得以她这样的资质,到自在境便极好了,没必要追根溯源。”

周苍旻语气又轻松起来,“我呢,也是为她好。一条全新的道路,想要开辟成功,不知道要牺牲多少人。如果她不是那类人,反而是她的幸运。”

“那你呢?”方耀看着他沉思道。

“我?”

周苍旻指着自己,摇头哑然失笑,“我可没那么傻,我不会去做什么先驱,不会走前人没成功先列的路。我所选的,一定是最成熟,最稳妥的路。”

“譬如……”

周苍旻隔空望着元阳宗的方向,“宇文老怪的那条路,就是最成熟的。值此乱世之际,他的神位也非牢不可破。我期待着,他神位碎裂的那天。然后由我,去接管他执掌的那条神路。”

话到这里,白衣国师豪气干云地,嘿嘿狂笑起来。

“多少年了?元阳宗,牢牢地将两条神路掌控在手!只有他们的人,才能以这两条神路晋升至高!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这一天!宗主已斩获一条神路,我期待着,由我取代宇文老怪那天的到来。”

周苍旻参悟的那条火焰大道,一开始便和宇文皓一样,他早就有此野心。

他还有充裕的时间,他相信等到他晋升自在境巅峰,宇文皓压制赤魔宗的时代,或许也到尽头了。

……

剑宗,矮山的地下岩洞。

“小纪啊,你在斩龙台内,究竟都看到了什么?你给我说道说道呗?”

玄黄道旗内的韩邈远,以淡淡的魂影形态,喋喋不休地询问。

他非要通过纪凝霜,找一个突破口,想知道斩龙台里头到底有什么。

林道可在一旁耷拉着脑袋,仿佛睡着了一般,显然不感兴趣。

将修复好的寒渊口,连带着水晶瓶送往天外,早就回来的纪凝霜的阳神,背负着“星霜之剑”,沉默地看着顾星魁。

她过来后,很坦然地告诉了韩邈远,她的阴神被虞渊带入到了斩龙台。

之后,就一直在里面参悟那头冰霜巨龙,遗存在斩龙台内部的寒冰道则,且每一刻都有新颖的认识。

得知此事后,韩邈远顿时来了兴趣,不住地询问。

他还怂恿纪凝霜,多在斩龙台内走动走动,要珍稀这个难得的机会,看看埋葬时空之龙和黄金巨龙的区域,又有什么的神奇。

对斩龙台,他仿佛有太多太多的好奇心,一心想洞察其中的真相。

可惜,即便是他契合浩漭的灵气,即便他乃至高之一,也无法透过斩龙台的神奇封禁,看到里面深藏的秘密。

而他,又能隐隐感觉里头有着某种神奇存在……

他进不去,看不到,只好去求助纪凝霜。

可纪凝霜,却像是一个榆木疙瘩般,始终不为所动。

就只是反复地说,她忙于参悟寒冰奥秘,没闲暇四处晃荡。

韩邈远在玄黄道旗的魂影,急的直跳脚,偏又拿她无可奈何。

如此这般,时

间悄然流逝。

某一天。

纪凝霜的阳神,那双冰晶般的眸子,看须发皆白的顾星魁时,有明显的不舍,还有点犹豫和欲言又止。

分明是想说什么,却强忍着,迟迟开不了口。

“你,可是准备好了?”

玄黄道旗的韩邈远,其实一直在暗中看着她,从她面部的细微表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位玄天宗的宗主,不再嬉皮笑脸,语气也变得沉重:“大家都在等,时间也过去很久了。如果你当真准备好了,那就……”他深深望着纪凝霜,又看向脸色惨然的顾星魁。

纪凝霜还是没讲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林道可终于睁眼,默默站起来,走到顾星魁的面前,认真地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对不住聂擎天。”顾星魁低头幽幽道。

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

此话一落,他那勉力维系着,一直将碎未碎的神位,终于砰然炸裂。

显然,远在千鸟界的太始,也能通过他聆听到在场几人的对话。

因此知道了,纪凝霜已准备好,太始便不再耽搁时间。

顾星魁神位碎裂,他的骨骼,阳神,如被钢铁战车冲撞的积木,也在顷刻间炸裂,他的精气神和残魂,根本无法再被收集,无法聚涌在特殊器皿,因神位的爆裂,记忆念头迅速湮灭化。

“不是你的错。”

林道可脸色木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解释了一句。

可惜,顾星魁魂体皆灭,早就听不见了。

呼!

一道身影,从玄黄道旗内走出,表情严峻地现身岩洞。

他是韩邈远的本体真身。

玄黄道旗被他握住手中,高高瘦瘦的韩邈远,身穿简洁的青色长袍,雪白的眉毛从鬓角自然垂落,如两条纤细的白色灵蛇。

看着顾星魁神位已碎裂,正在从固态晶块,渐渐地液态化,他也轻叹一声。

“你从彩云瘴海速速回来吧,这一席神位,我也只能看护一会儿。时间久了,就没任何力量能阻止它,回归浩漭的本源了。”韩邈远催促道。

“好。”纪凝霜点头。

……

彩云瘴海。

纪凝霜的阴神,在斩龙台感悟寒冰道则时,虞渊和她的本体真身,则是在外界朝夕相伴。

两人,从没有如此充裕的时间,能相拥着互诉衷肠。

他们很享受当下,享受这难得的时光。

慢慢地,他们甚至遗忘了时间,都快要不知过了多久了。

浩漭大世界,够分量的存在,全部知道他们两人在彩云瘴海,都知道他们在“幽火流毒阵”内,所以没人过来打搅。

直到……

纪凝霜的阴神,终于从斩龙台内飘逸而出,轻盈地融入本体以后,她才念念不舍地说:“我该走了。”

点了点头,虞渊微笑道:“比我预想的要快。”

“我毕竟是万载无一的修剑天才。”

纪凝霜俏皮地笑了笑。

也在此刻。

一道清冷月光,轻松越过“幽火流毒阵”的防御,笔直射在两人前方的泥泞地。

月光中,突有千万点晶光凝炼,飞快地凝结化形。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我万里迢迢地回来,你不陪我聊一会吗?”

月光中,尚未凝结成人形的幽影内,传来了一个清晰的女声。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