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与高义 完整版在线阅读

“嗡……”

诸元子神色显得有些迷茫,眸中更是呈现一种空洞之色。

不过,随着紫色火焰的笼罩,在其周身,荡漾着一股玄奥的波动。

“该死,他们已经接触到狱种了!”

后方不紧不慢跟着的东耀帝君面色一沉。

一旁,许喻帝君也是冷哼一声,但是,碍于之前与风浩订下的约定在,他也不好去阻拦。

“诸元子这混账,真以为自己伴上大腿了?竟然都不通知我们一声?”

东耀帝君愤愤不已,他看了看一旁的许喻,道:“难道咱们就任由那两个家伙如此过分?”

“不然呢?你能挡住那个家伙吗?”

许喻帝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反问道:“若是你能在那个家伙手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我有把握让诸元子无力参战,到时候,咱们联手,就有望将其斩杀。”

听到这话,东耀帝君嘴角一抽,想到风浩之前展露出来的实力,他不免一阵心悸。

不论是风浩之前的表现,还是后者为了震慑他们,故意透露出的半步混沌境气息,都让他忌惮不已。

而更为关键的是,这只是风浩故意让他们看到的,毫无疑问,后者肯定还有更强的底牌在。

东耀帝君虽然自信,但是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与一尊看不清深浅的半步混沌境抗衡。

万一风浩拥有秒杀自己的本事,他岂不是自寻死路?

这种半步混沌境强者,还是交给许喻帝君来头疼吧。

“哼!”

见到东耀帝君神色变化,最后却没有回应,许喻帝君倒也并不意外,只是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显然,他早就知道东耀帝君惜命得很,根本就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等我踏出那一步,你也别想好过。”

许喻帝君扫了一眼东耀帝君,旋即收回目光,心中暗暗想道。

只要他能参悟狱种,也就不需要东耀帝君这个名义上的盟友!

东耀帝君似乎也感受到了许喻的态度变化,虽然他没有表露出来半点异样,但是心中已经暗暗警惕。

他能存活至今,靠的就是小心谨慎,而与虎谋皮这么久,他自然也清楚许喻帝君的性格。

东耀帝君毫不怀疑,自己一旦失去作用,便会立刻被许喻帝君抛弃,甚至,后者连他小世界中那些稀少的混沌之气也不会放过。

两人相互猜忌,若不是因为有大敌当前,恐怕,这种平衡早就被打破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转眼间,一月的时间流逝而过。

在这段时间中,风浩只是静静的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

而在其侧面,许喻帝君和东耀帝君也是凌空而立。

在狱种的光芒之下,许喻帝君虽然心生贪念,但是却也没有表露得太过明显,在自己没有去参悟狱种前,他可舍不得去搞破坏。

当然,只要参悟结束,许喻帝君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暗中唤醒恶玄武,让得风浩他们后面的参悟时间就此作废。

“嗡……”

随着一月之期到来,诸元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原本紧闭的眼眸陡然睁开。

在这一个月的参悟下,诸元子虽然未能将狱种中的机缘参悟透,甚至只是一些最基本的皮毛,但是,这一个月,对于他来说,却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诸元子厚积薄发,随着混沌之气的吸收,他的实力也获得了不小的提升,虽然还远远比不上许喻帝君,但是,比起之前,无疑是要强悍了许多。

“这家伙……”

东耀帝君皱了皱眉,他清楚的感觉得到,虽然诸元子没有展露出来自己的气息,但是,在后者身上却有着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

这也让得许喻帝君明白,若是真的生死相杀,他未必能有绝对的把握战胜后者。

对此,许喻帝君的面色虽然有些不悦,不过却也没有多余的神色。

诸元子能有如此进步,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后者也算是一个老牌帝君,如此机遇,自然能让其突飞猛进。

不过,只要诸元子没有踏入半步混沌境,影响并不大,只要他出手,依旧能以轻松占据上风。

最让许喻在意的,乃是那个一脸淡然,看上去高深莫测的青年。

“风浩兄,到你了。”

诸元子并未将心中的狂喜表现出来,他恋恋不舍的退了回来,对着风浩拱手道。

“你完全可以多参悟一会。”

风浩看了看诸元子,摇头叹道。

以风浩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诸元子所欠缺的,乃是混沌之气。只要给他足够的混沌之气,后者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半步混沌境强者!

只不过,风浩很清楚,狱种……恐怕即将消失了。

错过这个机会,在鸿灵大陆上,诸元子想要再进步,会极为困难。

“没事,若不是风浩兄,我也不会有这般机会。”

诸元子倒是很知足,轻笑一声,道。

在以往,面对许喻帝君和东耀帝君的联盟,他只能忍气吞声的做一颗探路石,现在能有机会参悟狱种,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还有一个月……”

许喻帝君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人去参悟,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不过,在看了看下方漆黑的海面后,许喻帝君也只能按耐下心中的躁意。

若是这个时候与风浩撕破脸皮,在恶玄武的威胁下,他们讨不到半点好处。

即便许喻帝君心中震怒不已,却也只能安静的等待,想要暗中捣乱,至少,要让等自己参悟结束。

“小球球,不要着急。”

风浩心中默念一声,也不推脱,身形一动,宛如一缕轻烟一般掠出,最后落在那团紫色的火苗前。

而随着风浩的动作,紫色火苗猛然一颤,似乎比起之前要明亮了几分。

“嗯?”

见到狱种的异状,许喻帝君眉头一皱,手掌悄然紧握。

虽然知道了风浩并是乾云星宙之人,应该无法在短时间内参悟狱种,但是,不知为何,望着那张俊朗的面庞,他心中却涌起了一抹不安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