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月野里沙

“你确定?”

秦梓看着白水泽。

“怎么,怕了?”

白水泽嘴角一翘,傲然的昂起头。

“我辈修士,何惧一战!”

秦梓冷哼一声,大手一挥,一股磅礴的气势扩散而出,浩浩荡荡,席卷八方。

“好强!!”

“这股气息……不愧是玄黄天主,太强了,他应该已经进入了禁忌领域。”

“禁忌领域,同境之内,几乎无法被战胜!”

众人大惊失色,秦梓的强大,本在情理之中,但是亲眼看到后,他们依旧感到震撼。

“的确不弱,值得我出手!”

白水泽眼中露出一抹嗜血的疯狂,快如闪电,直接朝着秦梓冲过来。

“白师兄!”

“不可冲动啊!”

太清天的几位年轻王者纷纷惊慌劝阻,毕竟是十倍的压制啊,这种情况下对战禁忌领域的人物,和找死没有区别。谁能比禁忌人物强十倍?

简直难以想象。

就算白师兄被誉为太清天第一怪胎,他们依旧心中打鼓,禁忌领域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可是,白水泽已经冲过来了。

“嗡!”

随着空间一阵荡漾,两人的身影同时消失,然后出现在天空中的战台上。

“神之手!”

白水泽右手对着秦梓一抓,顿时,一道几乎占据了整个战台的水晶巨手,朝着秦梓镇压而下,这大手气势磅礴,坚不可摧,简直要碾碎一切。

然而,面对这恐怖的一击,秦梓负手而立,淡淡的站在原地,根本没有防御的意思。

“轰——”

一声巨响,天地都震荡了一下,那水晶巨手四分五裂,而秦梓衣袂飘飘,毫发无伤。

他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荧光,犹如天地间唯一的光源,弥漫着永恒不灭的韵味。

“你被压制了十倍,若是这样还能撼动我,那我还有何面目当这玄黄天主?!”

秦梓负手而立,冷冷说道。

他的身上,显露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霸道气质,兴许是装得久了,自己都信了,他竟然真的具备了某种盖世强者才有的大威严,大气度!

“果然不行啊。”

白水泽自顾自的点点头,然后眯眼笑道:“不如……你也将力量压制十倍,我们公平一战?”

“无聊。”

秦梓淡淡瞥了他一眼,自缚手脚,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

“看来你不愿意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帮帮你!”白水泽诡异一笑,然后眼中陡然射出凌厉的光芒,低吼道:“水泽……国度!”

轰隆!

下一刻,他的身上涌出澎湃的浪花,瞬间席卷了天上地下,一股可怕的封印之力弥漫而出。

“什么?!”

秦梓大惊失色,然后他仰天怒吼,体内似乎有十万颗恒星炸开,绽放出无尽神光。

可即便如此,那片澎湃的水泽国度,依旧席卷而来,将他吞没。

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力量竟然迅速的被某种神秘规则压制,削弱了十倍!

“不用惊讶,这是我的天赋神通,水泽国度,刚好可以将对手的力量压制十倍。”

白水泽满脸傲然,炫耀道:“不要问我这种神通是怎样练成的,因为这是天生的,而且我要提醒你,类似的天赋神通,我还有好几个哦。”

众人闻言,如遭雷击。

恨不得捶胸顿足!

这特么是什么狗屎运,这么恐怖的神通,竟然是天生的,还有好几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杀!!”

就在白水泽自鸣得意的时候,秦梓突然动了,他身体一闪,速度竟然超越了光与电!

“咻咻咻!”

刹那之间,战台上竟然出现数十道秦梓的身影,风卷残云,从不同方向杀向白水泽。

“你不讲武德!”

白水泽失声大叫,而与此同时,秦梓的攻击已经轰在了他身上。

“砰砰砰砰!”

几乎瞬间,他承受了数十次攻击,顿时鲜血飞溅,体表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他遭受了重创。

如今的秦梓早已跻身禁忌领域,攻击力举世罕见,同境之内几乎神挡杀神!

“没用的,我有不死躯!”

白水泽咬牙低吼,他体表的裂缝绽放出金色光芒,然后竟然犹如钢铁焊接一般,迅速愈合。

这是擒龙武帝的天赋!

“不死?谁能不死!”

秦梓冷哼一声,眼睛闭上,然后骤然睁开,顿时,一道巨大的金色瞳孔从他体内扩散而出,犹如一颗剧烈燃烧的火球,将白水泽囊括进去。

“啊!!”

白水泽只觉得身体几乎要融化,惊叫道:“这是什么?”

秦梓冷冷道:“所谓不死躯,不过是体内的粒子重组,从而化解伤害,但如果构成身体的所有粒子都被磨灭,我看你怎么重组!”

不死躯的原理,他爹早就告诉他了,这还是擒龙武帝当年亲口说出来的。

“的确如此,想不到你还挺聪明,但你以为,这样就能战胜我吗?!”

白水泽大吼一声,四肢张开,周身绽放出无尽光辉,然后一黑一白两颗球体,从他体内飞出,并且迅速膨胀,环绕着他旋转起来。

“砰!!!”

这两颗球体太厚重了,简直无坚不摧,瞬间就将那困住他的火球撕裂,然后朝着秦梓撞来。

“涅槃!”

秦梓右手摊开,掌心光芒万丈,光芒和气浪掀起了他的长发,也照亮了他的脸。

“哗啦啦!”

一红一蓝两只大鸟从掌心诞生,然后迅速膨胀,相互纠缠着盘旋而上,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迅速交融,诞生出不可思义的浩瀚之力。

“砰!!!”

两只巨鸟和那两颗球体撞在一起,大音希声,天地失色,所有人眼前一片空白。

“砰!砰!砰!”

下一刻,一连串的轰鸣声,从无尽光芒中传出,拳拳到肉,惨烈无比。

很显然,两人展开了近身肉搏,犹如两尊野兽一般,释放出最原始的力量。

许久之后。

终于风平浪静了。

那坚固无比的战台,竟然已经破碎不堪,裂缝纵横,似乎随时会四分五裂。

地面血迹斑斑!

两道身影悬空而立,他们的衣衫都已经化作飞灰,露出布满血痕的上半身,凄厉无比。

“你输了。”

白水泽说道。

“凭什么?”

秦梓平静的问道。

“因为我还没出全力,我的好几种本命神通还没用呢!”白水泽双手叉腰,傲然道。

“那你用出来啊。”

秦梓鄙夷的看着他。

“呵呵,没必要……反正你已经输了。”白水泽耸了耸肩,然后自顾自的小声嘀咕道:“只要我还保留了实力,不管你有多强,我都不算输。”

“哇!”

说完,他喷出一口冒烟的灼热鲜血,落在地上,竟然发出“嗤嗤嗤”的声音。

他赶紧擦了擦血迹,然后面不改色的指着秦梓,说道:“今日暂且放你一马,等你什么时候值得我使出全力了,我再镇压你!”

“好。”

秦梓认真的点点头。

“嗯?”

白水泽愣了一下,然后突然莞尔一笑,对着秦梓拱拱手,飞出了战台。

秦梓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眼中也闪过一抹凝重之色,这个人,很强,超乎想象的强……

“咚!咚!咚!”

而此时,秦梓发现,天空中的流星还在不断往他之前的位置掉,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

他抬头望了一眼星空中的世界树,脸皮抽搐了几下——这哪里是运气?这分明就是在捧杀他啊!

他环视众人,说道:“诸位,这些世界源种,我只要一百颗,剩下的,谁想要都可以拿去。”

哗!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秦梓。

“此话当真?!”

“你没开玩笑?”

秦梓挑出一百颗世界源种,捧在怀里,然后退开几步,说道:“各位请便。”

众人迟疑了一下。

然后那些大势力天骄们,脸上都露出坚定之色,纷纷朝着这边走来。

“多谢天主!”

“天主义薄云天!”

“这份人请,我丁蟹记下了!”

“我不死山欠你一个人请。”

他们对着秦梓拱拱手,然后各自拿走了一颗世界源种,开始炼化。

就连两大苍天的年轻王者们,最终也都忍不住了,拉下老脸接受了秦梓的馈赠。

所谓拿人手短,这算是欠了人情。

“哎,其实你不必如此。”

这时候,一道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在秦梓的脑海中响起,秦梓眼睛陡然瞪大,望向星空。

这声音,赫然是世界树!

“过来吧。”

世界树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秦梓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包裹,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他出现在了一片灰蒙蒙的空间种,无尽的混沌之气犹如漩涡一般旋转着,蕴含无穷造化。

而前方不远处,矗立着一颗参天大树,这棵树只有百丈高,赫然是缩小了无数倍的世界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