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具 大桥未久

众人的目光立时投向了墙角,那里,一张人脸的诡异图像暗暗静静的藏在阴影之中。

那人脸诡异,长长的眼睛斜视侧方,短短的鼻子皱着一团,那锯齿一样的长嘴巴,嘴角上扬到耳垂的位置。

宛如幽冥之中爬出来的鬼怪一般。

“确实是金字塔那里雕像的模样。”赊刀人走过去,仔细的看了一下,眼中浮现出异色:“但是,这种图像在整个影子窖中都很少出现,就好像和那些印度符号一样,同样不属于这里原本的东西一样。”

“从风格上的差别,应该就能看出来这一点。而且……”

江宪的眼睛微微眯起,走到墙壁下方,伸手捡起一枚贝壳:“这里,也有货贝。”

“属于印度洋的货贝。”

“我倒不记得印度有这样的人形雕像……”龙天圣面上露出思索之色,脑中回忆着自身的阅历:“应该是没有的,这种雕像的特点很突出,如果见过,我应该会记得。”

林若雪没有说话,他看着壁画上的山川湖泊,虽然笔法粗犷,并不精致,但是笔锋还是大致的勾勒出来了这些区域大致的情况,她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江先生,这里有字。”

薛戎的声音传来,江宪立刻看了过去,只见到对方指着墙壁底侧的砖石,上面隐隐有一些凌乱的墨迹,在岁月的侵蚀下已经有些看不清,但仔细辨别分析,还是能猜出一些字的含义。

句子很简短,字体为楷书,他凝神看了过去:“此处之景,已非龙虎,千里之外……”

后面的字迹已然看不清了,但江宪靠着猜测,想到了后面是描述的是墙壁景象的位置,只是可惜已经无法看清。

他有些可惜的身手去碰那字迹后方,却猛然感觉到不对:“这里,有人为破坏的痕迹!”

“有人不想让这里的壁画和千里外的位置发生联想!”

他双眼眯起,目光不由的巡视着周围的壁画:“这里的笔迹是柳体的楷书,显然是晚唐之后的人留下的笔迹。在这之后除了天师一脉,便是茅子元、八思巴、元庭帝王、白莲教一脉、宁王一脉和王阳明等人。”

“在这些人中,当天师一脉失去白莲灯后,对这里最了解的怕是只有茅子元了。”

“也只有他故意透漏出行踪,引八思巴前往无蚊村……想要探寻这里的秘密,却又要在一定范围内封锁。”

“若是后面的几个字能透漏出一些讯息,那他抹去再正常不过了。”

江宪心中念头转动,拿出手机拍下墙上的字迹,目光重新看向墙上的壁画,突然间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入了耳中:“我知道了!我知道这墙上画的是哪里了!”

林若雪的面上露出恍然之色,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而来,他指着其中一座山峰道:“这是大理的玉龙雪山,旁边这是昆明的石林,还有这里是抚仙湖……”

“这里的山水,这里的景色,全都是滇南的特色!”

滇南!?

众人一愣,路天远等人的目光看向江宪,他们记得分明,在第二层到第三层通道的那个铜炉,就是王阳明从滇南取的龙骨制作而成的!

“印度洋的贝壳,滇南的龙骨,滇南的壁画……”

江宪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经泛起了波涛:“这里真的和滇南有关?”

“还有……祖师的其他留言在哪里?”

“赣省和滇南相隔千里……”陈师云手中拂尘摆动,脚步缓缓的向着左右迈着:“如果当年上古时代就有联系的话,那说明中原大地和外界的文化交流比我们想的更加久远。”

“没错,不止这一点。”赊刀人正了正帷帽;“那时候想要跨越这么远交流,其中的艰难险阻就不说了,中间还有那么多的部落存在。被拦截的可能性就不小,根本不可能稳定的联络。”

“除非……”

“滇南那里的部落,有着大家都需要的东西,或者是这些部落属于同一个联盟。”

众人的目光一下对视起来,上古部落邦国的联合,所有势力聚集……

“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是古书中三皇五帝时期的描绘?”陈师云眼神微动:“上古时代,三皇五帝……难道戎吴他们真的属于那个时期?这里面会有关于那个时期的记载?”

房间之中,一时间寂静下来,众人对视之间,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光。

夏商之前,唐尧虞舜。

五帝之中的帝尧和帝舜相关的记载只在史书上有寥寥几笔,关于他们的唐国和虞国的记载更是近乎没有。那是比夏朝更加神秘,更加古老的时期。

虽然良渚的遗迹在不断的开采发掘中,不少人认为那就是虞舜,但终归没有特别有力的证据。

如果这里能够发现,能够找到证实的证据,那就将弥补华国上古史的那一片空缺,史书中记载的东西将不再是传说和神话。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继续探索下去,将这些都考察清楚。

深深的吸了口气,江宪起身,目光从墙壁的各处扫过,看着那一片片的壁画,突然停了下来。

那是一条绘画的溪流,看起来和其余的河流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但他一眼便认了出来,其中的几道痕迹,是祖师留下的!他继续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很快将墙壁上所有的壁画都仔细观察了一遍。

“祖师……还真是大手笔。”

他心中暗暗感慨,就在刚刚的巡视之中,他发现这墙壁上所有的壁画都有着只添加的痕迹!

或是简单的一笔,或是寥寥两道线路,那添加的笔锋和墙上的壁画完美的融入到了一起。如果不是对揽山海的秘言很是了解,根本看不出那些痕迹和其余各点的差别。

压下心中的惊叹,他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解读着上方的信息:

“如果没有拿着白莲灯下来,现在就立刻离开。”

“揽山海后辈继续来这影子窖中,只能说明我失败了,后面路途的恐怖不是人力能抗衡的。”

“更何况,你们在我之后不知多少年,这幽冥演变之下,又该有多少的鬼怪出现,你们面对的危险,只能比我更高。白莲灯在,还有一线生机,若是没带着,那就快点回去,找到了再下来。”

“当年我和张陵修建了一条人可以通过的安全路径,能离开这一层,具体的位置在下面做好了标记。”

“切记不要逞强,活着才有希望。”

“这间房屋之中,有一条通向后方的密道,可以直通第四层后方,避过许多的怪物,开启的方法就藏在这些壁画之间。”

江宪迅速的将壁画上对于通道的描述记了下来,继续看了下去。后面都是一些对于这里的叮咛和解说,叙述着哪个区域的危险性更大,更复杂,可以避开一些怪物。

这些信息和之前师祖留下的讯息相互结合,虽然其中有一些矛盾不同的地方,但江宪隐约勾勒出了一些大概的状况。

他定了定神,走到了墙角的位置,伸手抓住了墙壁上那凸起的怪异人脸,伸手左右的扭动着。

开始的时候,那墙壁纹丝不动,但几十次的扭动之后,只听到咔的一道轻响,那完整的怪异面庞缓缓的转动了起来。

随后,一阵发条转动的声响接连传出,脚下、墙壁、上方……各个方位都出现了声响和震动,一缕缕细微的灰尘飘散下来。四角的异兽雕像跟着转动,房屋最中心的几块石板突然震颤起来,随后猛地下沉,露出一条漆黑的通道。

那之前的声音和震动也在同时消弭。

众人来到洞前,龙天圣捋了捋胡须:“痕迹很久远,而且是嫁接在整个房屋的机关之中。后来人想要做到这一点,除非是把整个房间和周边的屋子都拆了。”

“而且,这入口很小,只有两平米左右。”路天远脑中思考着:“普通人想要进入自然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巨人就没有一点的可能,所以,这条通道就是给普通人留下的。”

“有意思……”龙天圣笑了笑:“上古时代修建的石室,但只能给普通人通过而不是这墓室的主人,看来修建者也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啊,是怕殉葬了吗?”

江宪回想起洲湖村下方石板的文字,心中暗道:“没记错的话‘盘’可是让他的信徒子民修建的这里……但无论是洲湖村无蚊村下,还是这里,那些戎吴的信徒在修建这些区域的时候,都有着自己的心思。”

神灵和信徒……

缓缓突出了口气,他当先迈开脚步,走在了向下的石梯上。

阶梯并不高,不过两三米,很快便走到了地步。手电照在漆黑的通道之中,整齐的石板和墙壁构建出了一条足有四五十米宽的平整道路。

“咦?”山本的手电照着脚下和墙壁,有些愕然的道:“龙老,我怎么感觉,这条通道的打造,甚至比上面的宫殿更用心呢?地面和墙壁都要更加的平整……”

喜欢宝藏猎人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