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 她那么软(今婳 热情的邻居

江城。

最大的娱乐会所,海市蜃楼。

夜还未深,但内部却早就已经喧闹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来这里的人正在忘情的摇摆,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情绪。

彼时,杂物间内。

乔乔,有效时间只有两分钟,两分钟后会所保安就会发现监控异常,你抓紧!

好友南沐月的紧急提醒声在唐乔的耳边响起。

唐乔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深呼吸,又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同时将自己的衣服撕-扯到肩头的时候,并且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胳膊,好几处见了红她才朝着旁边站着的男人眼神示意。

然后,她转动门把手就开始快速的奔跑起来——

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

VIP包间3607,唐乔直接撞门,一个踉跄就扑倒在地面上,包间里面的人因为突然闯入的唐乔而顿住。

大家饶有兴致,并带着好奇的目光注视着她,唐乔在人群中发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掌心一掐,她眼睛通红的望着眼前这些人:

帮帮我……

此时的唐乔,发丝凌乱,衣服也被扯到肩头,眼睛通红趴在地上的模样,狼狈不堪,而她的声音很低,绵音之中带着颤抖。此刻的她就像是跌入猎人洞口不断发出哀嚎声求救的小兽……

这不是唐宋天的宝贝女儿吗?

有人认出她来。

但也有嗤笑嘲讽:树倒猢狲散,唐宋天一死,唐氏员工各奔东西,就连他的女儿哟,可怜死了。不过,长得还挺不错,年龄才18,谁要是救了这小姑娘,搞不好还可以抱得美人归呢。

……

各式各样的声音响彻在唐乔的耳边,唐乔的情绪被牵动的更大。

她哽咽着:求求你们,帮帮我,帮帮我……我什么都能做,什么……

靠!原来你在这里,给老子起来!

唐乔的求救被一声粗犷的男音给打断,紧接着,她就被男人一把给提了起来,唐乔整个身子都在抖:

不,不,你走开,走……我不认识你,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唐乔挣扎着,可男女力度有别,她根本就无法甩开眼前的男人,而男人在抓紧她手腕的同时也在朝着众人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各位的雅兴,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男人不停的陪着笑脸。

话落,拽着唐乔就往外面走。

等等。

就在唐乔心中慌乱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音破空而来。

唐乔循声回头,只见——她要找的男人从沙发上面缓慢的站起身,熟悉的面庞一脸的清冷高贵,他迈着步伐,一步一步朝着她这个方向而来……

谢天谢地,他注意到了她!

唐乔满带希冀的望着他,唇角蠕动着……她在求救,也希望眼前的男人能看懂,能别白费她的一番苦心!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拽住唐乔的男人面向走来的男人,开了口,却有着坏情绪。

她是你的人?

依旧还是沉冷寡淡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

是啊,她是我花十万块买来的,怎么了
拽住唐乔的男人一口应话,而旁边的唐乔却猛然的摇头:不是的,我不是……

啊——

一声尖叫,唐乔的头发就被旁边的男人给大扯了一把,男人大骂出声:小婊砸,胡说八道些什么,如果老子没买你,追你做什么?

我出二十万,她归我。

霸道冷硬的一句话,紧接着,唐乔就被对面的清贵男人给拽了过去,她落入一个结实有力的怀抱,淡淡的烟草味和酒香味入鼻,唐乔有些恶心,但她却极力的忍了下来。

而追唐乔,要把唐乔带走的男人还处于呆愣之中,加上前面说好的酬劳二十万,现在又来个二十万,那他岂不是有四十万了?

这幸福来的太快,就像是龙卷风,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二十万嫌少?

男人薄唇淡淡掀动,声音很沉并锐利。

不,不……

要将唐乔带走的男人连连摆手,这凭空多出来的二十万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嫌少呢?

存宇,拿二十万给他。

男人薄唇淡淡掀动,随即搂住唐乔就往外走。

剩下看热闹的那些人却看呆,靠,这是个什么情况?

萧肃北居然会管闲事,而且救下的人还是唐宋天的女儿,要知道,唐氏破产可是萧肃北一手导致的啊。

众人皆是震惊好奇,可纵使有疑惑所在,但碍于主人公已走,而且萧肃北的大名摆在那,谁敢一问解疑惑?

无人。

知道我是谁吗?

萧肃北把唐乔带上了他的车,但刚上车,那低低的戏谑声就直逼唐乔。

知道。

唐乔抿下唇,藏起心中所有的情绪,下一秒,她朝着面前的男人道出了萧肃北这三个字。

萧肃北,以黑马之姿闯进江城商场,短短两年,风生云起,睥睨傲物。

他年轻,英俊,多金,是江城名媛趋之若鹜的对象。最主要的一点是,萧肃北这话是探问。

一个月前,萧肃北欲收购唐氏,商场中明争暗斗,唐氏亏空,债台高筑,驾车行驶的途中和大卡车相撞。

监控摄像显示,两辆车都如离弦之箭,父亲刹车失灵,卡车司机醉酒。

后萧肃北成功把唐氏收入麾下,凭借多年来在市场上建立的信誉,短时间内就起死回生,盆满钵满。

江城人人都道,唐宋天是死于意外,也是碍于压力出发前没有仔细检查车身,这是意外,可这真的就是太意外!

你不怕我?

寡沉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唐乔摇头:比起刚才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才叫可怕!

十万买下的她,呵~

去哪,我送你一程。

萧肃北转动着钥匙,已准备发动引擎。

但是——

唐乔却把头给低了下去,而她的声音也跟着低了几分,细小如蚊,还透露着哀伤哽咽,我,我没地方可以去……

哦对,唐氏已经被他收入麾下,唐家别墅也都被进行拍卖,她的确是无处可去。

萧肃北没说话,但手指却在方向盘上轻轻的敲击着,那修长的手指跃动,像是一场华美的手指舞。

而他的面上,却是展现出深深的笑意。
唐乔小心翼翼的斜着视线看过去,心很沉,但还是冒险一试,你花了二十万把我带走,救了我……你公司要是不招收保洁员的话,那你缺保姆吗?我什么都可以做,那二十万我不会让你白花。

是吗?

萧肃北一声戏谑的笑。

在唐乔嗯出声的时候,他忽然转头过来看着唐乔,眉眼里笑意深深:什么都能做?做/爱呢?

……是陪你,还是把我给卖了?

唐乔喉咙一涩,片刻犹豫后,缓慢出声。

能待在萧肃北的身边,这才是她的目的!

而下一秒,萧肃北就伸手捏起了唐乔的下巴,那灼灼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忽然之间,萧肃北用了力,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他逼仄压迫的问:处心积虑啊,不是为了给你父亲报仇?

可你觉得你有报仇的机会吗?

这话来的很突然,唐乔受了疼,眉头高高的皱了起来,她否决:商场中,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何况我爸爸的死都有死亡证明,警察也调查过你,你有不在场的证明。如果我要报仇的话早就拿着一把刀扑向你了,何必等到现在都还没动手?忍辱负重?萧先生,对于举目无亲的我来说,同归于尽才是最好的复仇方法!

也对,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萧肃北勾唇笑了笑,然后松开了唐乔。

但萧肃北此刻笑的时候,笑意并不达眼底,可他的眸黑沉深邃。

那……你需要保洁员和保姆吗?

唐乔抿了抿唇,后头又解释道:我不希望欠别人。

不是说你什么都能做吗?那就最后面说的那个吧,怎么,不愿意?萧肃北见到唐乔那绷紧的唇,又笑了。

笑容戏谑而嘲讽。

……好。

唐乔应话。

不管怎样,只要她能成功留在萧肃北的身边就行,剧毒一下子发作那就只是痛苦一时,要的就是慢性毒药,根深蒂固,不可剔除!

只是唐乔没想到,萧肃北在她刚应话下的那瞬间,他的那只大手就朝着她逼近,唐乔惶恐,下意识的后缩——

怎么,怕了?

萧肃北的眉眼中 擒着一抹很深的笑。

怕?

她压根就没怕过,要不然也不可能主动找上萧肃北!

可是,这是会所的停车场,内有监控,甚至时不时还有倒车找停车位的人,在这,不,她不!

能不能……别在这里!

唐乔咬下唇,难堪。

可是萧肃北却拍了拍唐乔的脸,我是个商人,不做亏本买卖,你呢,也有那个自知之明,你自然也该知道,金主想要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拒绝的资格!

下一秒,唐乔坐在位置就被萧肃北给放倒,萧肃北有所动作起来。但是——

没几秒,萧肃北就忽然停了下来,以前,做过没有?

没。

唐乔咬唇否决。

紧接着,车内开着的冷气刺得她打了个寒颤,可她都没有个缓的时间,进一步发生的事情却让她整个人一阵的痉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