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7 松岛枫

“我?我怎么考察啊?我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应该找黄欣欣和鬼叔,甚至于鬼地录他们去看一看当地的地质啊。”徐浪奇怪地问道。

“不是,其实他们早就考察过了,当时还想着用金陵山来做节点。我和鬼权其实都答应了,只是高层里面,有一些前辈不答应。”鬼都督说道,“现在他们都答应了,但在金陵山,有一些古时候遗留下来的阵法,需要你帮忙破解一下。”

“破阵?”

徐浪觉得,下半身传来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嘛,又得勤劳工作了?

“那个……你们的那个阵法什么的,是不是数量挺多,而且范围很大,很复杂?”

“额……是的。”鬼都督有点尴尬,然后挤出了一丝笑容,拿出了一堆裹尸袋,“好兄弟,这矿泉水,还有利尿剂什么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你,你可真的是我的好兄弟啊。”徐浪看到这些裹尸袋,觉得某个地方狠狠地疼了一下。

……

“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我没看到这里面有什么奇怪的阵法啊。”徐浪推了推鼻梁上的八倍镜,奇怪啊,就连八倍镜都没有办法分析这里的情况?

“这金陵山的情况,比较特殊。一般的阵法都是死阵,而这里的阵法都是活阵,而且还加入了了时间的概念。”鬼都督解释道,“这些阵法,都是时不时出现,然后时不时消失,现在可能你找不到它,一会它可能就出来了。”

徐浪恍然大悟:“这就是说,如果在这里设置节点的话,一旦阵法冒了出来,就会造成破坏?”

“是的,理论上是这样……额……徐老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鬼都督突然觉得徐浪的眼神有点奇怪。

“既然这里有这么多的问题,你为什么把这里当成节点啊?”

“误会,误会,这可不是我选择的,这是你们家的人选择的,可能是因为他们对你有信心,觉得你可以解决目前的问题。”鬼都督赶紧解释道。

徐浪恍然大悟,然后开始喝水,吃药。

唉,身上有这种神奇的能力,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就在此时,天上飘过来一朵乌云。

这乌云闪了一下,在徐浪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落在了金陵山的上面。

徐浪看到对方,是一个男子,长得还算清秀,然而却穿着全黑色的斗篷衣服,看起来有点阴森:“你就是鬼秦?”

“不不不,误会,误会……他不是鬼秦,他是金陵鬼镇的鬼都统。”鬼都督赶紧说道,“鬼都统,你没事来这里干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这里不是金陵吗?我不是鬼都统吗?”鬼都统质问道,然后看着徐浪,“你就是徐浪?最近总是兴风作浪的徐浪?”

嗯?这口气,似乎跟我有些矛盾啊,可问题是,我不认识你啊。徐浪心里嘀咕道:“兴风作浪谈不上,不外乎就是做点小生意,赚点小钱而已。”

“你倒是谦虚,这次你来金陵山,想要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做生意的地方。”鬼都统质问道。

徐浪倒是没说话,而是慢悠悠地喝着矿泉水。这要是以前,他保证开始骂人,然后开始坑人了,现在他不会这么做,因为没必要,这是金陵的事情,交给鬼都督去处理最好了。

鬼都督飞到鬼都统的身边,质问道:“这是我和鬼权,还有一些高层的讨论结果,你来这里是干什么?要阻止这次的合作?”

“合作自然是没问题的,但他得有这个实力才行。”鬼都统说道,“徐浪,跟我打一架,你赢了,我不管这事。”

徐浪看着对方,笑了笑说道:“你爱管不管……都督大哥,我先回去了,你们内部谈妥了再说……唉,娘咧,又喝了不少水啊。”

“别别别,徐老弟,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处理好的。”

“怎么?堂堂大老板,居然还不敢接受我的挑战?”鬼都统冷笑道。

“是的,我不敢接受。怎么的?需要我帮你找来鬼扯吗?让他在网上大肆宣传?”徐浪白了对方一眼,转身就走。

“别别别……徐老弟,你先别走,这件事还得靠你呢。那鬼都统脑子有问题,你别管他。”鬼都督害怕徐浪走了,这件事就耽搁下来了。

那问题可就大了。

这玩意把东海给惹急了,很多的合作都会停止。那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鬼都统,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金陵鬼镇的规矩?无论在高层会议的投票结果是什么,只要结果出来的,都必须执行,不允许搞破坏,你这是要搞破坏吗?”鬼都督把气全都撒在了鬼都统的身上。

好不容易把徐浪忽悠到金陵鬼镇,正打算进一步深度合作,然而,结果却是如此的尴尬。

这徐浪可不是好相处的,虽然平时很讲义气,也很大方,但骨子里很小心眼。那鬼权得罪了他,他现在还想着去砸门呢。

鬼都统此时,也有点骑虎难下,他没想到徐浪的路子这么野,不仅不接受他的挑战,还打算直接走人?

这年头,大老板都这么不要面子的吗?

徐浪倒是不着急,本来他对于自己身体的某些特性,心里就不是很舒服。虽然谈不上讨厌,但却有点无奈。这技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说出来,还会被人笑。

再者,对于金陵突然变化的态度,他也知道,主要是因为鬼蝗的来到。

对于这一点,他不反感,但是也不喜欢,毕竟鬼都督和鬼权,是要思考金陵的利益。但终究是不舒坦的。

现在好了,冒出了一个鬼都统,还让他受气。娘咧,我徐浪也不是不能受气,当年深夜乐园还没有搞起来的时候,经常受气啦。可现在,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给他气受的。

你不是很牛吗?老子不陪你玩了,你自己玩去。

就在此时,金陵山发生了变化,没有声音,但四周的能量波动,让八倍镜一下子颤抖起来。

八倍镜颤抖,老实说,这种情况,不是很多见。

轰……

一声巨响出现,鬼都统突然从山上,掉了下来,砸在了地上,直接来了一个五体投地。

至于鬼都督,倒是没什么事。

徐浪看了看鬼都督,一脸好奇,很想问一问什么情况。

鬼都督一看,机会来了:“徐老弟,这金陵山的一些阵法,突然冒出来了。他们冒出来的时间很……迷惑,几乎没有明确的规律。”

徐浪看向金陵山,点了点头,按照八倍镜的分析,里面的确加入了时间的元素。这就像闹钟一样,到点了就响。只不过现在看来,这里面的某一个步骤是出了问题,导致现在时间混乱了。

就在此时,八倍镜在镜面之中,冒出了两个字:“危险。”

“进来。”

徐浪瞬间召唤出了鬼王殿,将鬼都督拉了进来,然后完全封闭。

轰……

一声巨响传来。

金陵山上面,不断地有能量射出来。而目标是四面八方的,混乱的很。

但是,威力是真的大。

徐浪在鬼王殿之中,都能清楚地感觉到外面的爆炸。

而此时,鬼都统从地上刚刚爬起来,又被能量击中,又被打趴下去了。

“嗤。混蛋,还想跟我斗?遇到阵法的失灵,都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有什么好嘚瑟的?”徐浪讽刺道。

鬼都督尴尬地解释道:“徐老弟,我也没有这个本事……可以扛得住这里的混乱阵法的法宝真的并不多,鬼王殿算一个。”

“那你们遇到怎么办啊?”

“当然是赶紧跑啊,你没发现吗?这附近都没有住人啊。”鬼都督说道,“以前这里,是非常非常繁荣的,因为这里的阵法很完美,阴气非常充足,后来不行了,大家就离开了。然后才有的九大泉眼。”

“原来如此……那你们金陵的变化,够大的啊。”徐浪点了点头说道。

“还行吧。”鬼都督说道。

这两人在聊天的时候,外面的鬼都统正四处逃窜,显得非常丢脸。

不过,鬼都统也是高手一枚,一开始有点慌乱之外,别的时候,都是有实力的,很快就离开了这个阵法的攻击范围。

而此时,阵法戛然而止了,不攻击了。

四周,只留下一些废墟,证明之前真的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情。

八倍镜上面的危险提示已经消失了,徐

浪安心地撤掉了鬼王殿,然后摸出了两根雪茄,瞬间点燃,递给一根给鬼都督。

鬼都督是不抽烟的,但他不好意思拒绝,按照徐浪的个性,这要是真的拒绝了,说不准徐浪又找借口不帮忙呢。

“嗯,是高档货。”徐浪可不知道鬼都督的想法,他吸了一口雪茄,一点陶醉。

但其实,他也是在装而已,因为他不喜欢抽雪茄,也不会抽雪茄。而关于雪茄的招数,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用的。

不过,不得承认,装叉的时候,这雪茄是必备的。

这边抽着雪茄,另外一边,鬼都统略显狼狈。

刚才信誓旦旦地要挑战徐浪,然而结果呢?他被阵法给弄了,而徐浪半点事都没有。

他看向了鬼都督。

鬼都督耸耸肩说道:“你别看着我,刚才的事情,事关金陵山,我一定会如实相告,然后做成档案保存起来的。”

“你……到时候说的时候,选择性地处理一下?”鬼都统说道。

“那不行,我一向很诚实的,应该是什么,那就是什么。比如,刚才是徐老弟救了我,我得说啊。”鬼都督得意地说道,娘咧,我让你来捣乱。

现在你知道丢脸了吧?再过二三十年,甚至是一两百年,哈哈,你鬼都统都在耻辱柱上面。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

喜欢深夜乐园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