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们(NPH) 妹妹的丝袜 甜烂水蜜桃 黄牌红豆

我看大嫂一个人在厨房,需要帮手吧,我去帮帮厨。蔺安辰礼貌起身。

不用,你是客人,坐着休息吧。唐亦琛制止住他。

哥,你不知道,安辰做的菜特别好吃。安辰,你给我哥露两手怎么样。唐毓霜双手撑着下巴,满眼都是爱恋地看着身边的男人,急不可耐地想要向哥哥展示自己心爱的男人。

好啊,那你们等我。蔺安辰摸了摸女孩的头,神色温柔,如果不是笑意没有达到眼底,大概会是世上最深情的样子。

厨房的门打开又关上,许韶瑜转过头看了一眼,手一抖,刀锋一偏,手指沁出了血珠。

没事吧!蔺安辰快步走过去,握住许韶瑜的手,轻轻摩挲。

没,没事。许韶瑜将手抽回,眼神闪烁地避开他的视线,心隐隐地抽痛。

是我忘了,如今的唐少夫人还有什么需要我来担心呢。蔺安辰自嘲一笑,双手插进兜里,侧过脸打量眼前这个自己藏在心里数年的人。

她的确不是当年那个小丫头,已经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可惜的是,这个过程,是另外一个男人造就的。

许韶瑜心脏被刺了一下,她转过头,伸手够向最上层的厨柜,抬起脚跟,创可贴的盒子有些偏里,不太容易拿到。蔺安辰走近许韶瑜,紧贴着她的后背,手臂蹭着她的手臂,轻而易举地拿到创可贴。

需要我帮你贴上么?蔺安辰低头贴近许韶瑜的耳畔,声音温柔又磁性。

许韶瑜脑后一麻,快速地缩回手臂,不用了,谢谢。

蔺安辰轻笑一声,将创可贴拿下来递给了许韶瑜。

大嫂的耳朵怎么红了?蔺安辰佯装不知地问道,是厨房油烟大太热了么?

没事。许韶瑜缩了缩身子,从蔺安辰虚环的怀抱中挤了出去,

蔺安辰嗤笑着退后了两步,大嫂如今的变化还真大,这么容易害羞。小时候可不多见。还记得以前你总是突然扑到我怀里,让我手足无措……他

轻轻敲了一下额头,……是我错了,如今今非昔比,大嫂是唐少夫人了,自然跟以前不一样了……

厨房油烟大,你还是先出去吧。许韶瑜终于忍受不住蔺安辰的针锋相对,拿起铲子,我马上就做好了。

宫保鸡丁……我的拿手好菜,我来吧。蔺安辰伸手握住铲柄,同时握住许韶瑜纤细的手。

许韶瑜惊慌的收回手,铲子啪啦掉在地上。

怎么了?唐毓霜在外面大声询问。

没什么,我不小心把油溅出来了。蔺安辰回应自如。

外面的人没有怀疑,许韶瑜却觉得气氛更加难捱。

……

客厅里

你什么时候跟他在一起的?唐亦琛问道。

我留学的时候就跟他认识了……

你们这就谈婚论嫁了?

对啊,昨天他爸妈见了我也很喜欢我……

傻子!唐亦琛冷哼,为了一个官司,赔一个儿子,他们家倒是做了很大的牺牲。

哥,你说什么呢!你别看虽然安辰现在只是蔺氏集团的分公司总经理,可是他能力很强的,不比他哥哥差。我相信,凭安辰的努力,蔺氏集团将来的总裁一定会是他……

加上一个你,不是也会是了。唐亦琛的视线越过唐毓霜,直直看向厨房,厨房的玻璃上隐隐约约有两个重合的身影,唐亦琛紧紧捏住杯子,怒气冲天。

突然,厨房里啪啦一声响,唐毓霜转过头,冲着厨房喊到:怎么了?

没事……与许韶瑜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噼啪杯子砸碎在地上的声音。

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唐毓霜叫了起来,碎片差点砸到我的腿!

唐亦琛刷地站起了身,步子迈的很大。

……哎,哥!你真是的!你去厨房干嘛,你又不会做菜……

唐亦琛嘭打开了厨房的门,许韶瑜正蹲在地上捡起铲子,厨房里的两人看向唐亦琛,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唐亦琛走过去拉起许韶瑜,揽过她的腰,既然妹夫想要露两手,你就不要在这添乱了。说完搂着许韶瑜,准确的说是拖着许韶瑜出来。

哥!你怎么能就留安辰一个人呢!安辰只是来帮厨,又不是主厨……唐毓霜又低声恨恨说,真是的,许韶瑜什么事都做不好……

安辰,我来帮你!唐毓霜跑向厨房,蔺安辰冲她微微一笑,不用了,你在外面安心等着吧。

厨房门再关上的时候,谁也没看见蔺安辰紧握的拳头,和悲愤的神情。

唐亦琛紧紧抓住许韶瑜,越收越紧的臂膀让她不由得挣扎起来,唐亦琛附在许韶瑜的耳旁: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你的初恋**就能亲眼看见你上演的春宫图了。

许韶瑜愤怒地望向唐亦琛,你无耻!

我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唐亦琛的手滑向许韶瑜的胸前,你再惹我不开心,我也不能保证我会做出来什么。

许韶瑜僵直着身子,再没有动作。

很快,厨房的门打开,蔺安辰端出两盘菜,尝尝我的手艺跟大嫂比起来怎么样。还有一个汤,我看大嫂做了一半,自作主张把它完成了,来尝尝吧。

许韶瑜走进厨房,把之前做的饭菜端出来,一桌子的佳肴很快摆满。

这个辣子鸡做的好好吃啊!唐毓霜十分捧场。

那你就多吃点。蔺安辰给她夹了两筷子。

唐亦琛尝了一口汤,居然和许韶瑜做的口味一模一样,他心底的怒火熊熊燃烧,眼睛看向许韶瑜,一瞬间多了许多想法。

许韶瑜吃着蔺安辰的菜,心里不由苦笑,自己的厨艺就是他教的,味道也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青春年少时的恋人之间什么都会分享,连饭菜也恨不得做的一模一样才能表达出爱意。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但是这味道一直停留在脑海里,停留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唐亦琛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就是我在留学的时候啊……唐毓霜陷入了回忆,在m国留学的时候安辰就很照顾我,到现在认识也有五年了。

又是五年,许韶瑜暗自感慨,短短五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再回首,往事如烟,抓不住一丝温暖。

唐亦琛看着许韶瑜面如土色好像被刺痛的样子,心里既愤怒,又有一种奇异的快感。

是的。五年前,我离开了这里。蔺安辰深深地看了一眼许韶瑜,没想到被逼着离开也是一件好事,认清了早该认清的人。

许韶瑜没有抬头,唐亦琛紧盯着她,唐毓霜也顺着蔺安辰的目光看过去,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啪啦一声许韶瑜的筷子掉到地上,她借机离开。躲在厨房里的时候,许韶瑜身心俱疲,蔺安辰的讽刺,唐亦琛的步步紧逼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见许韶瑜久久没回,唐亦琛放下筷子,走向厨房。

许韶瑜蹲在厨房,与蔺安辰的见面,让她想起来曾经的美好,想起父母健在时的幸福回忆,与如今冷冰冰的家孤零零的自己形成鲜明的对比,不由得暗自神伤。突然门被重重打开,她回头对上唐亦琛愤怒的面孔,一时说不出话来。

唐亦琛心里像烧起来一把火,许韶瑜因为蔺安辰伤心到如此,不是深爱又是什么?他的肌肉紧紧绷起,嘴角的冷笑也控制不住地溢了出来,温度像是急降到冰点。

许韶瑜看着唐亦琛愤怒的样子缓缓站起身,她不明白唐亦琛为什么会恨自己到这个地步,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不留给她。

唐亦琛冷笑着一把拉过许韶瑜,将她重重地抵到门上,低声说: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唐家少夫人,不是蔺安辰的女人!你一副伤心的样子给谁看呢?

许韶瑜死命推开唐亦琛却丝毫摆脱不了他的控制,唐亦琛!许韶瑜压低自己愤怒的声音,你放开我!

放开你?唐亦琛牢牢握住许韶瑜的腰,我要让你看看清楚,你到底是谁的女人。说话间,他狠狠吻上许韶瑜,紧紧箍住许韶瑜的身体不放,许韶瑜像认命了一样,松开手再也不挣扎。

蔺安辰看着厨房里纠缠的两个人,桌下的手握紧了拳头,眼神悲伤又愤怒不甘,唐毓霜看着蔺安辰的神情,以为他被怠慢不开心,急说:他们俩经常这样,我哥兴致来了就有些不管不顾,不是故意怠慢你的……

蔺安辰的心像是伤口上撒了盐,他勉强笑了一下,神情郁郁。

哥!你们快来吃饭!唐毓霜见蔺安辰神情仍然不高兴,大声喊道。

唐亦琛终于放开了许韶瑜,轻声说:暂时放过你。

回到餐桌后,许韶瑜一顿饭吃的如同嚼蜡,唐亦琛也阴沉着不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唐毓霜也渐渐低下了声音,整张餐桌只能听见碗筷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音。

一顿饭就在寂静中结束,许韶瑜强撑着送走唐毓霜两人后,一刻也不停留,立即离开,像是多待一刻就会被吞噬,唐亦琛眼神沉沉,神情捉摸不定。

……

许姐,一会去哪里吃饭啊?小雨滴问道。

许韶瑜从一下午的繁忙中惊醒,自己用工作来忘记所有的不快,太过用心差点忘记了早上的承诺。她想了想,说:你们年轻人一般都喜欢去哪里,你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你们开心就行,我来埋单。

小雨滴哧哧笑了起来:许姐,要不是我在您身边工作,我还以为您是个老年人呢!明明还这么年轻,天天一副老人的口吻。我看啊,您是提前进入老年生活了!

许韶瑜轻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内心早已苍老不堪,哪里还像个年轻人啊。

你去安排一下吧。

好的,那我就去问问大家的意见。小雨滴有些不好意思,许姐……我们大家想着吃完了饭就回去有些太早,不知道能不能去唱个歌……

好啊,你们尽兴就好。

谢谢许姐!就知道许姐是个大好人……

贫嘴……

聚餐地点很快就定了下来,一群人一下班就热热闹闹地前去聚餐。

许姐,一会聚餐少不了要喝酒,就不要开车去了吧。小雨滴敲敲许韶瑜的车窗,很近的,走路去也很快,等结束了我打的亲手把您送回家!

许韶瑜想了想,采纳了她的意见。

聚餐的地点果然聚集了很多年轻人,觥筹交错间许韶瑜被敬了几杯酒,小雨滴放开了喝,喝的有些醉,直嚷着要去唱歌,一伙人很快就要赶去岁月如歌ktv。

我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自己玩比较自在,明天让小雨滴找我报销就行。许韶瑜推辞着要走。

许姐,哎呀,你一起去呗,你也好久没出来玩了。小雨滴打了个酒嗝,趁着今天人多又高兴,您也放纵一下……还是说,您家里有事一定要回去啊……

就是啊,总经理一起去热闹一下……

还没听过总经理唱歌呢。

总经理再不同意,我们就要绑架了……

许韶瑜想到冷冰冰的家和唐亦琛中午神秘莫测的表情,有些动摇。

走吧走吧,许姐……小雨滴推着许韶瑜,小白,开路!

好好好,走了!被叫小白的男生文质彬彬,他急忙扶了一把小雨滴,招呼着大家一同离开。

许韶瑜架不住大家的热情邀请,终于答应了一起去岁月如歌。

到底是年轻人的场子,包间里很快就热闹了起来,你一首我一首的,气氛热烈的很,再加上喝了些酒,大家更是玩的不亦乐乎。

许韶瑜被音乐震的头疼,借着去洗手间的理由溜了出来,刚走到拐角,迎面撞上一个人,抬头看过去,待认清了脸,许韶瑜不由得退后了两步
韶瑜?蔺安辰有些吃惊。

许韶瑜偏过头,低声应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蔺安辰一把拉住了她。

你怎么在这里?

许韶瑜要挣脱,蔺安辰见她不回答,冷笑道:和唐亦琛一起来的?

没有,你放开我。

没有……蔺安辰凑近了一些,轻声问道:喝酒了?是因为今天中午么……

不是。许韶瑜终于挣开,我是公司聚餐,喝酒的事与你无关。

好一个与我无关……蔺安辰的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

你如果没有事的话。许韶瑜抬起头看向蔺安辰,眼神里不带一丝感情,我就先走了。

蔺安辰的手逐渐捏紧,他像是自嘲又像是愤怒,紧紧地拉住许韶瑜,顺手打开一间空着的包间,拽着许韶瑜进了里边。

包间里一片黑暗,甚至面对面也看不清脸,许韶瑜的手被蔺安辰紧紧包裹着。两个人靠的那样近,呼吸交缠着,可许韶瑜却觉得两人之间是那么远,隔着一道鸿沟,隔着五年,已经是两条不同的轨道各自驶向不同的方向。

许韶瑜。蔺安辰的语气复杂,他深深吸一口气,你唐家少奶奶的生活过的怎么样。

一句话直击许韶瑜的心底,她身子一颤,嘴角在黑暗中抽搐了一下,挣扎着要走,却被蔺安辰紧紧抱住。

你真是狠心。蔺安辰的语气里像是积攒了许多的愤怒和悲伤,你知道我这几年有多想你么?他的语气渐渐哽咽。

像是有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心脏,许韶瑜的眼泪一下溢满了眼眶。

蔺安辰抱紧的双手有些颤抖,你知道我听说你嫁给了唐亦琛的时候,有多痛苦么!他使劲摇晃着许韶瑜的身体,像是要把她的灵魂摇出来问个明白。

……对不起。许韶瑜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声音也变得微弱。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一切都还来得及,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蔺安辰的声音里有一丝期盼,像当初那样……

许韶瑜的眼泪浸湿了蔺安辰的衣衫,她呜咽着摇头。

是因为唐毓霜么?我不爱她的,我跟她在一起,都是为了能够接近你!我从来没有爱过别人,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许韶瑜的心像是被划开一个伤口,她的哭声渐渐大了起来,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她的心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一切都来不及了,她已经是个千疮百孔的人,再也回不到以前。

来得及的,一定来得及的!蔺安辰的语气十分肯定,除了紧紧地抱住她,他再想不到可以留住她的方式。

许韶瑜除了摇头还是摇头,这种黑暗的环境下,她的心里防线一丝丝地崩塌,像是找到了释放的机会,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你……你还爱我么?蔺安辰的语气带着期待又带着不确定。

许韶瑜抿了抿嘴角,她知道这两个字说出来对蔺安辰将是什么打击,可她不愿意骗他,不愿意他在自己这个心如槁木的人身上浪费感情。

不爱。许韶瑜的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我不爱你了,安辰。

不爱……哈哈哈……不爱……你居然说不爱!蔺安辰又哭又笑,他咬牙说,五年前你就做好了决定,从那一天开始你就决定做你的唐少夫人了,是么!那我们之间的感情呢?我们之间的感情就什么都不是了么?许韶瑜,我真是恨你!

许韶瑜仰起头,想要制止眼泪的下流,却徒劳无功,是……她的声音颤抖,是……你不要爱我了,我不值得……她的手也颤抖,哪怕你恨我,我也不要你再爱我了。

你说不爱就不爱,我哪有你这么硬的心肠!蔺安辰的声音带着决绝,你爱他么?

许韶瑜久久说不出话来,她的哭声在安静的环境中像一曲悲鸣曲,直戳蔺安辰的心脏。

你爱他,你居然爱他……蔺安辰松开手,我不会放弃的。他的眼睛在黑暗里也发着亮光,我不会放弃的!

两个人在黑暗中对望,明明什么也没看见又像是什么都看见了。蔺安辰,我真的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这么固执呢?

等到许韶瑜擦干眼泪再回去的时候,聚餐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小雨滴醉醺醺地跟许韶瑜道别,小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搀扶着,真好,看着他们的背影,许韶瑜由衷地羡慕。

包间里的人都走完了,许韶瑜送每个人坐上了车,才开始准备为自己打车。一声车笛响起,许韶瑜看过去,蔺安辰的脸平静没有波澜,好像刚刚那个悲愤交加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上车,我送你。蔺安辰的声音也集齐平静,像是放下了一切。

许韶瑜望了望空荡荡的街道,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一路上,两个人寂静无声,许韶瑜撑着手望向车窗外,远处的霓虹灯一闪而过,街道上流光溢彩,每盏灯都有它等待的人,可自己呢……许韶瑜摇开车窗,轻轻将手探了出去,夜晚的风那么清爽,她好想大声喊一句宣泄一下,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你刚喝过酒,不要吹风了。

许韶瑜愣了一下,抬头看到他,迷迷糊糊中又看到当年的样子,他总是这样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忽然闪现出唐亦琛那张脸,如果是他,态度一定是恶劣至极,绝不会这样小心地嘱托的。

摇上车窗,透过窗看到的是身边的蔺安辰,头忽然有点疼。

车驶进小区,停在楼下,许韶瑜打开安全带。

韶瑜。蔺安辰轻声喊道。

许韶瑜望向他,蔺安辰的眼神里充满悲伤,我恨你,也爱你。

许韶瑜心里一慌,急忙打开车门,没有一丝停留,跑上了楼。

屋里的灯光居然还亮着,难道唐亦琛在家?许韶瑜疑惑着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