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打开吮花蒂 嫡兄 青灯po

木婉兮正熟睡着,房门突然被打开,唐亦琛风尘仆仆地冲了进来,木婉兮惊坐起来,唐亦琛大步走到**边,紧紧抱住木婉兮,带来一阵阵夜晚的凉意。

婉婉……

木婉兮回抱住唐亦琛,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轻声问:怎么了,阿琛?

婉婉,唐亦琛抬起头看向木婉兮的眼睛,你……你去m国吧……我会帮你安排好一切。

木婉兮心里一阵苦涩,果然幸福的日子是没有几天的。这一段日子过的太幸福了,幸福的有些虚假,心里一直害怕着这一天的到来,害怕自己的等待自己的幸福像泡影一样破灭,一直担心着也有所准备着,这一天终于来了,反而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像是一直以来的等待终于有了结局,虽然是悲剧,可也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

木婉兮长叹一口气,轻轻抚摸着唐亦琛的头发,将额头抵住他的额头,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说:好的,什么时候走都可以。说完蹭了蹭他的额头,说:只要你需要,我就可以离开……也随时可以为你回来……

唐亦琛深受感动,紧紧抱住木婉兮,像是要把她嵌入身体里,你一直都在为了我委屈自己,从小就是。他轻轻摸着木婉兮的脸庞,轻轻吻了吻她的嘴角,我很快就会接你回来的,你好好等我。又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笑说:好好等着我,贤妻良母。

木婉兮脸上像是绽开了一朵花,不要让我等太久……我已经等的太久了。靠在唐亦琛的胸膛里,声音又有些嗡嗡的,我也会累的……

唐亦琛再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点头,像个在跟妈妈撒娇保证的孩子。这么幼稚的一面,许韶瑜怕是从来也没有见过吧,恨了她五年,却又觉得她可怜,什么都得到了又什么也没得到。

第二天,唐亦琛开着他最心爱的兰博基尼第六元素送着他最新爱的女人去机场,依依不舍地吻别了以后,唐亦琛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许韶瑜,你用尽心机让婉婉离开我,这份分离之苦我会牢牢记住,让你也尝受同等的痛苦!我倒要看看接下来你还要做什么小动作,无论怎么样,我都会让你知道婉婉即使不在我身边你也一样取代不了她!

铃声突然响起,唐亦琛接过电话,眉头一皱,立刻开了车驶向唐玺。

阳光撒下来的时候,许韶瑜还面色惨白得静静卧在沙发上,腿上结了几条深红色的伤疤。

铃声突然响起,许韶瑜醒来,电话里小雨滴的声音焦急又慌张:许姐许姐,不好了,蔺氏集团的最新产品和我们的一模一样!怎么办啊许姐,我们的产品还未全部完工,他们的就公之于众,这去哪说理啊,许姐……

许韶瑜被吵得头疼,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抓住事情的重点,她一下翻坐起来,却不小心踩在地上的碎片上,痛得嘶了一声。

怎么了许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先去监控室调出所有在我不在时进过我办公室的人的画面,我马上就过去。

好的许姐,您快来吧。

挂掉电话,许韶瑜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在路上仔细梳理。知道这个新产品的总体设计的只有我和总设计师,我们两个都不可能泄露出去,所有制作的人只有一部份的设计,总设计书在我的办公室,只要找出是谁偷看了总设计书……

许韶瑜很快赶到了分公司,小雨滴还在一帧一帧的往回翻看监控。

突然画面里出现了之前的秘书抱着文件在许韶瑜的位上翻看着什么,并拿出手机拍照,许韶瑜看了一眼时间,正是唐亦琛来分公司视察的那天,总设计书刚拿过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就被叫过去汇报,后来跟他在会议室发生了口角耽搁了很久才回去。

原来问题都出在这个跟唐亦琛偷过情的秘书身上,许韶瑜冷笑,她还真是上辈子欠了唐亦琛。

把这段视频拷贝下来。许韶瑜吩咐道。

是。监控室的技术人员立刻开始行动。

总经理,唐总找您……

许韶瑜接过电话,喂。

你现在来总公司,我在办公室等你。

电话很快被对面挂断,视频也很快被拷贝下来,许韶瑜吩咐所有人照常工作后带着u盘前往总公司。

这不是总裁夫人么……

不是的吧,上次来的长的不是这样啊……

你小声点,上次那个可不是总裁夫人。

上次那个好像是总裁的初恋**,好像叫什么木小姐……

这么复杂的关系啊……

许韶瑜刚一进公司的门就听见几个员工叽叽喳喳地在议论,她没有理睬,直接上了电梯去顶楼。

叮咚电梯门打开,许韶瑜深吸一口气踏出电梯,她匆匆走近办公室,小何见她过来立刻站了起来,许总,快请进,唐总等了很久了。

许韶瑜点点头敲了敲门,在得到同意后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站着一排,唐亦琛坐在椅子上满面严肃,底下的人兢兢战战。

唐总。许韶瑜收起所有情绪。

唐亦琛的眼神凌厉,紧盯着许韶瑜,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将一份文件扔到地上:你自己看看!

许韶瑜捡起文件,上面写的什么她也都清楚,她说:这款新产品是我们的设计二组几个月前设计出来的成果,已经投入生产两个月了,是有人将机密外泄……

机密外泄?你是怎么管理公司的?这种重要的设计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还有两个星期这款产品就要面世了,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损失有多大你知道么!

许韶瑜深呼吸,是我管理的不够严谨。

蔺氏集团……唐亦琛冷哼,不会是你监守自盗,吃里扒外吧!

唐亦琛!许韶瑜咬牙道,你不要太过分!

各个部门经理都垂着头不敢发出动静,许韶瑜掏出u盘,走到桌前插上电脑,视频开始慢慢播放,画面定格在前秘书的脸,许韶瑜开口:唐总应该很熟悉这个人吧。

唐亦琛回忆片刻没有什么印象,许韶瑜冷笑一声:我的前秘书,你上次来分公司时的那个,这么快就忘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唐亦琛望了一眼许韶瑜,说:不管怎么样,泄露的事情已经发生,现在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弥补损失,关于抄袭事件我们会与蔺氏集团打官司,但造成的损失不知道许经理要怎么弥补
许韶瑜思考了片刻,回答:我们设计一组当时也设计了一款,两款虽然设计理念不同但流程类似,基本零部件一样,一组的设计相较于二组有些难以操作所以才没有采用。我希望总部推迟发布的时间,我会根据现有的流程加紧完工,尽最大的努力弥补损失。

唐亦琛靠在背椅上沉思一小会,说:我最多再给你推迟两周时间,下个月底我要拿到最新的成品开发布会。

许韶瑜紧了紧拳头,是。

你把视频拷贝下来,作为证据,曹律师……唐亦琛望向下面一排员工,你们尽快商议出法律手段,对于蔺氏集团绝不手软。

许韶瑜回到分公司时才发现自己后背一身冷汗,她叫来设计一组和二组的人,说: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现在我们要紧急启动一组的设计,我知道二组有些人会觉得不甘心,但是要相信公司会为你们的设计讨回公道。现在我们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比上次的设计还要优秀的产品,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我希望你们两组团结一致在一组的设计上更加完善,后天下午我要拿到结果。

两组人的表情都非常凝重,许韶瑜又说:我知道这个任务比较艰巨,你们可能要加班到深夜,我会告诉财务部这两个晚上你们的加班费统一乘以三倍,夜宵都包在我身上,希望你们也能够齐心协力把这个产品设计的更好。

好!

我们会努力的!

是!总经理!

……

大家的情绪开始高涨,迅速地投入到工作设计中。

许韶瑜没有停歇,抓紧联系工厂,加急预订了一批零部件,又叫来小雨滴发布消息,到新产品发布为止所有员工每天加班三个小时处理紧急业务,每人另补发津贴。

命令全部下完后,许韶瑜也没有彻底地松口气,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些任务难度还是很大的,她闭上眼稍微休息一下又开始忙碌起来。

一直到深夜,许韶瑜才放下工作回家。家里漆黑一片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像一个单身公寓,永远没有温暖的灯光等着她归家。

许韶瑜洗漱完紧绷的神经才舒缓下来,她躺在**上,肌肉也变得松懈,浑身乏力像是发烧了一样。她坐起身想找找温度计,突然听见细微的撞击门的声音。

许韶瑜刚刚舒缓的神经一下紧张了起来,她侧耳听着,门口的确像是有人在撞击门,还有钥匙噼里啪啦响的声音,许韶瑜害怕有人在撬门,她想要打电话求助,却发现没有一个号码可以打过去,突如其来的孤独感袭击着她。

许韶瑜轻轻拿过花瓶,锁死房间的门,贴着耳朵听。

唐亦琛整个晚上都在应酬,酒一杯接着一杯被灌下很多,才好不容易把新产品推广的时间拖后。平时自诩酒量很好,到了这时也有些扛不住,酒席散了,小何问:唐总,下面要去哪里?

唐亦琛脑子有些糊涂,回家……

回……回哪个家?小何有些迷茫。

唐亦琛瞪了他一眼,步子开始走歪,回我的家!

小何想了想,木婉兮已经被送走了,当下有了主意。

唐总,我来扶着您……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走的……

……

小何把唐亦琛平安的送到楼下,便开车离开了,唐亦琛歪歪斜斜地上了楼,到了门口,他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大把钥匙,也找不出是哪一把,撞了撞门也不开,他倒是有耐心,一把一把地试着钥匙,咔嚓一声,门终于打开了。

唐亦琛一进门就摸向卧室,许韶瑜听着动静,不太像盗贼,声音倒是有些像唐亦琛。她悄悄打开一条缝,门却突然被撞开,手里的花瓶一个不稳砸在了唐亦琛的脚上。

花瓶倒是没碎,可这么重的花瓶砸了下去,唐亦琛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你!唐亦琛瞪大了眼睛坐了下来,抱着脚,你这个毒妇!

谁让你偷偷摸摸进来的!

我的家我想怎么进来就怎么进来。

许韶瑜远远地闻到了唐亦琛浑身的酒气,乜斜了他一眼,说:你不要借酒装疯!

唐亦琛艰难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卧室,他坐在**上捏了捏额角,嗓音沙哑:给我倒杯水。

许韶瑜抱着手臂看向他,实在不明白他今天过来的意思。

唐亦琛见她没有动作,冷笑道:你看看你自己,唐少夫人?你也配?

最配的那个人在m国了,你可以去找她。许韶瑜面色冷了下来,你要是特意过来为了羞辱我,那你可以离开了。

我也想找她!不是你逼着她离开么!唐亦琛狠狠地看向许韶瑜,你逼我把她送走不就是为了安安心心地当你的唐少夫人么,那你也该尽尽你的责任了!

许韶瑜闭上眼睛,手指向门外:你给我出去!

我出去?唐亦琛冷哼一声,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子一步一步靠近许韶瑜,他一手抓住许韶瑜的手腕往后一拽,许韶瑜一个踉跄扑在唐亦琛的怀中,唐亦琛将她推倒在**上,许韶瑜一声惊呼后就被禁锢住。

既然你这么留恋唐少夫人这个位子,那你就好好完成你的本分吧。唐亦琛重重的身躯压了下来,像只发了狂的野兽,毫不控制手上的力度,像是泄愤一般四处揉捏。

许韶瑜拼命挣扎,唐亦琛充满酒气的气息扑在许韶瑜的脸上,许韶瑜用力推他却丝毫作用都没有。

许韶瑜的头开始昏昏沉沉,手也使不上力气,你放开我……

唐亦琛完全不在意许韶瑜的异样,呼吸慢慢变得粗重,牢牢控制她的双手,酒意冲昏了头脑,肆意妄为。

许韶瑜闷哼了两声,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悲伤的尽头是什么?她不敢想象,这一层一层的痛苦叠加在一起,把她折磨的遍体鳞伤,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https://img.106318.com/meinv/074850000.jpg
这伤痛难道要延续一辈子么?许韶瑜害怕想到未来,害怕每一天都是这样的日子,她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唐亦琛痛苦又愉悦的表情越来越不清晰,随着他每一个起伏的动作,许韶瑜陷入了黑暗……
唐亦琛餍足地翻下身,终于察觉到许韶瑜的异样。

许韶瑜仍旧闭着眼躺在**上,两行泪痕还挂在眼角,脸上保持着痛苦的表情,只有缓缓起伏的胸口证明了她的存在。他一阵心惊,手探向许韶瑜的额头,滚烫的温度表明了她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唐亦琛不禁低声暗骂自己酒精作祟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体状况。

唐亦琛慌忙下**找来急救箱,翻出退烧药,把许韶瑜的上身轻轻抬起枕在腿上,他细心的将药喂到许韶瑜的嘴里,给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渍。

做完这一切后,唐亦琛终于也敌不住困意的袭来,他掀起一**被子将两人随意盖住便沉沉睡去。

一阵铃声吵醒了唐亦琛,他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来,有些刺眼。

哥!唐毓霜欢快的声音响起。

说。唐亦琛还深陷在宿醉的头痛中,语气不善。

干嘛这么凶!

你有什么事,快说吧。

我谈恋爱了。

啧……唐亦琛嗤笑,你三天两头的谈恋爱,还跟我汇报什么。

哎,哎,这次可不一样……我们打算订婚了……

什么?唐亦琛语气变得严肃,你不要胡闹。

我没胡闹,我是认真的,我今天就去他们家见父母……

你!唐亦琛气不打一出来,他是谁?

哎呀,明天你就知道了。我明天中午带他来吃饭,记得不要放姜,他不喜欢吃姜……还有还有……

唐亦琛将通话挂断,手机扔向一边。

许韶瑜醒来时看见的就是唐亦琛阴沉的脸,她坐起来,头脑还有些昏沉,唐亦琛下意识想要扶她,被她侧身挡开。

你得到你想要的了,离开吧。许韶瑜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留恋。

唐亦琛怒火中烧,挑衅道,我想要的,是你让出这个位子!

你不走我走。许韶瑜丝毫不搭理他。

明天毓霜带男朋友来吃饭,你好好准备。说完,唐亦琛就率先起身离开了卧室。

刁蛮任性的小公主居然要带男朋友回来,许韶瑜来不及细想便急忙收拾赶去公司。

……

我好紧张啊,你说你们家里人会不会不喜欢我啊。唐毓霜紧抱着男生的胳膊。

你放心,他们都很喜欢你。男生笑得温暖和煦,可笑意却不达眼底。

也是,谁会不喜欢我啊。唐毓霜撒着娇。

男生轻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牵过她的手慢慢走远。

许韶瑜一到公司就加入了设计组的讨论,所有人集思广益,一不留神就设计到了深夜。公司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下班离开,许韶瑜却根本没有回家的念头。

许总,我们先走了。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送走最后一批员工后,许韶瑜终于停下手中的工作,她仰靠在椅背上,捏了捏鼻梁,昨晚就像一场噩梦,她不愿意回想却控制不住地回想,家不像家夫妻不像夫妻,倒不如早日分开。

许韶瑜走到窗前,外面下起了小雨,打开窗户,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外面的夜晚灯红酒绿没有一丝寂静的样子,她抱紧了手臂,昨晚的孤独感夹裹着凄冷萦绕在周遭,孑身一人,没有亲人没有故乡。

在公司将就着睡了一觉,早上醒来腰酸背疼,许韶瑜抻了抻筋,设计一组组长兴高采烈地敲门进来,总经理!

嗯。许韶瑜稍微整理了一下。

总经理昨天一晚上没回家啊,真是敬业……

这么早来找我,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组长将图纸展开,细细讲,昨天晚上我们回去后又各自把负责的那部分重新揣摩了一下,早上把新的整合起来,终于设计出来更简便和更优良的产品。您放心,这款设计在一个月内一定会完工的!

太好了!许韶瑜满面笑容,你们真的太棒了,晚上我请你们吃大餐!

哇,谢谢总经理!

我才应该谢谢你们。许韶瑜整个人容光焕发,突然有了精气神,把小雨滴叫进来。

好的。组长出去后,小雨滴很快走了进来。

你吩咐下去,从明天开始大家在保证自己手上工作按时完成的同时,加班加点把新产品完工,这段时间我会陪着大家一起,产品成功面试后,论功行赏!

临近中午,许韶瑜想起还要回家见唐毓霜的男朋友,便早早买好菜回去准备,到家的时候唐亦琛也等候多时。

两人没有什么交流,各自准备着自己的东西,菜只做了一半,门铃响起,许韶瑜急忙跑去开门。

这是我嫂子,许韶瑜。唐毓霜挽着那人的手笑着说。

许韶瑜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手心里,她的表情极其复杂,像是震惊又像是痛苦,她的双手开始颤抖,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这是我男朋友,蔺安辰。

听到了名字,许韶瑜确定了眼前的这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人就是她青春年少时的爱人。昔日恋人如今阴差阳错成为妹夫,她如遭雷击,仿佛是上天跟她开了一个玩笑。许韶瑜险些控制不住脸上表情,她强撑着笑了一下,自觉有些僵硬,又强迫自己笑了一下,恍若开心地说:快请进。

唐毓霜将蔺安辰引进来,走到许韶瑜跟前白了她一眼,小声嘟囔:什么表情啊,笑比哭还难看。

许韶瑜收起微笑,心沉了下去。

哥!快来看看,这是我男朋友,蔺安辰!

唐亦琛拿着水杯的手抖了一下,他悄悄打量了一眼许韶瑜,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顿时怒火攻心,他很快调整了情绪,道:请坐吧。

大哥。蔺安辰轻启薄唇,又转向许韶瑜,大嫂。

许韶瑜的身形微微一颤,脸上的肌肉再做不出微笑的表情,她急道:你们先坐着,我去厨房。

唐亦琛将她的神态尽收眼底,愤怒像星星之火,燎烧了起来,又扫了一眼她的手心,深深的指甲印,像是要将手心穿透,好一个初恋**!唐亦琛的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蔺安辰,我们也算是有些不解之缘啊……唐亦琛坐在沙发上,将水杯放下。

是的。还记得几年前跟大嫂有过几面之缘,没找到几年未见,大嫂摇身一变,通身气质变得雍容华贵再不似从前了。

许韶瑜走向厨房的身影顿了一顿,他果然是恨极了我。然后没再停留,快步地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