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2021最新地址 完整版全文阅读

左重站在码头上,小声叮嘱着古琦:“一定要盯紧他,看看他有没有下线,绝对不能被发现,他的价值比你我加起来都要高,知道吗。”

古琦郑重其事地对左重保证道:“放心吧科长,我一定吸取教训,这次我安排了数个精于跟踪潜伏的好手,全天候在目标附近,码头和几个渔船停靠点也会埋伏人。”

左重听完很满意:“好,吃一堑长一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古琦犹豫了下,眼看左重准备登上回宁波的船上,终于下定决心问道:“科长,他真的有问题吗?真是太让人意外了,会不会搞错了?”

“放心吧,我已经核实了,肯定不会错,你盯着他就可以,如果对方跟日本商会和其他第三方联络,记得给所有人拍照,这非常重要。”

左重说完,直接登上了船,和他同行的还有沈东新,既然目标确定了,就不用他给铜锁望风了,沈家新年祭祖少不了他这个唯一的嫡孙。

小火轮叫唤了一声,慢吞吞离开了码头,左重冲着岸上的手下们挥了挥手,便坐回到座位上,不过他发现沈东新似乎有些不舍,看来跟情报科特务们相处的不错。

左重想起了古琦对沈东新的评价:拥有其他特务没有的大局意识,情报获取能力优秀待磨炼,行动技术基础好,但缺乏实战意识,总之是一颗好苗子,非常难得。

想到这,左重侧过身用肩膀撞了撞他:“怎么样,实际工作跟书本上学到的一样吗,有没有收获?”

正在发呆

的沈东新回过神,立刻感慨道:“太不一样了,法国人教跟踪,重点是伪装和技能,可我亲身体会到,跟踪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别人忽视你,这是根本目的,生搬硬套学到的东西,很容易暴露。”

左重满意微笑,自己这位发小是真的有所收获,他也是工作后才发现,在真实侦破时根本没有时间让你化妆换衣,要学会随机应变。

他压低声音,告诉沈东新一个好消息:“处座已经同意你加入特务处,过完年你去浙江警官学校特务班甲班培训,以你的基础很轻松。

“真的!?”沈东新兴奋地站了起来,可看了一眼周围好奇的乘客,他重新坐下降低声音:“这么快就有结果了,我听古副科长说特务处现在进人很困难,还以为…”

“以为什么,要不是我出面,你以为处座会这么容易答应?”

左重跟他解释起来:“现在处里进人,原则上只要军方人员和特训班的学员,背景要上查三代,有任何疑点都实行一票否决。

你的资料我是晓得的,加上你又是圣西尔军校的学生,处座就为你破了个例,到了特训班一定要尽快出头,出名要趁早嘛。

你有了名,等定衔时就比其他人有优势,军中停年的规矩很严,没有大案子,大功劳很难破格提拔,这差距很快就拉开了。”

听着左重的肺腑之言,沈东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不过立马问道:“那你又是怎么一回事?”

左重撇了他一眼:“怎么,这么快就把套话的技巧用上了?在处里工作,少听少说更要少做。”

沈东新不明白了:“少听少说我知道,可少做什么意思?”

左重闭上眼睛,说了一句:“只做该做的,你慢慢悟吧。”

在沈东新思考中,小火轮开了几个小时,慢慢停到了宁波码头,码头监视点的特务看见科长,赶紧迎了上去,因为左家出事了。

特务接过左重手里的包,附耳说道:“科长,您的妹妹差点被警署的人抓走,归长官开枪了。”

左重淡淡问道:“别废话,把具体情况说一说,时间,地点。”

他没有太过着急,城里这么多的情报科特务,真要发生了什么他们不会袖手旁观,顶多是打伤了个把警察,算不上什么大事。

特务推开监视点的门,侧身让开路,介绍起情况:“您刚刚离开宁波,警署的人就去您妹妹学校要抓人,原因是您妹妹在学校里传阅地下党书籍,当然这肯定是诬陷。

对方一共出动了六个警察,归长官打倒了三个,剩下的警察掏了枪,归长官没留手,直接开枪打伤了两个人,其他的人投降了,现在宁波警署的人正在跟您家里交涉。”

将左重二人送到房里,特务很自觉的站在了门口,科长要处理家事,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沈东新看到这一幕后,似乎明白了少做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没事少在长官面前瞎转悠。

左重将大衣扔到了衣架上,在火炉前烤了烤手,被海风吹得发青的脸上有了点血色,他脑子里把刚刚特务说的事情分析了一下。

警署这帮蠢货被人当了刀子还不自知,某些人觉得他年轻气盛,巴不得他大发雷霆,与警署发生冲突,甚至引发警特大火拼。

左重想罢走到电话边,呜呜转动摇杆:“喂,我要打金陵的长途,帮我接金陵内政部警政司。”

等了几分钟,电话那头出现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喂,这里是警政司,你要找哪个,快点说。”

左重冷着声说道:“邢汉良,你告诉他我姓左,他知道我是谁,麻烦快一点,我有急事要找他。”

听说是找邢警长,电话那边的人认真了几分,让左重稍等,左重清楚听见此人在那边大呼小叫。

很快一个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左重,是左重吧,怎么了。”

左重不知道电话会不会断,抓紧时间说起了这件事:“宁波警署被人当枪使,跟我家中起了冲突,你以警政司名义跟宁波警署联络,找个理由让他们滚远点,我现在不能表露身份,只能麻烦你了。”

邢汉良什么都没问,只说了一句:“好,我立刻去安排。”

挂断了电话,左重摸着下巴思考起来,他现在没心思跟党部调查室的人勾心斗角,邢汉良的电话可以争取一段时间,等案子破了他会好好招待一下这些王巴蛋。

沈东新在一旁停了半天,见左重没事了,开口说道:“警署胆子这么大?你们左家可不是小门小户。”

左重不愿多说这事,看了眼手表:“没什么,你先回家吧,我就不送了你了,年后等候通知。”

“是。”沈东新非常严肃的敬了个礼,随后漏出笑容:“左重,趁着现在还能喊你名字再喊你几声,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络。”

左重为他打开门,笑骂道:“算了吧你,以后工作是工作,下了班你还是叫我左重就行,没事。”

沈东新没说话,摇着头走了,一入官场深似海,有些规矩是不能破的,不过他对这些也不在乎。

左重坐在电话机前,心里想着日谍,日本商会,以及那个神秘的中间渠道,盗墓贼又是哪方面的,那个中间渠道能够让各方信服,必然非常有实力,会是什么人或许什么机构呢,日本贵族甚至皇族?

左重在这思考着,宋明浩敲门走了进来,他得到左重回来的消息,立刻赶了过来并汇报了工作。

“科长,小关山有情况,那帮人又做了几个标记,加上那晚的三个记号,共有八个地点。

“邬春阳监视发现,日本商会果然跟盗墓贼有勾结,日本商会为他们准备了众多物资。”宋明浩将最新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日本商会掺和到这里面不出意外,可左重没想到对方的准备速度这么快,看来他们离挖掘不远了,到时除了间谍的行踪难以判断,其他两方肯定会在现场,那么多的珍宝,谁会放心交给他人去处置。

左重让宋明浩坐下,问起了中间方的事情:“老宋,如果这帮盗墓贼属于第三方,你认为对方会是什么背景,有没有找到相关线索?”

提到这个宋明浩来了精神:“科长,我数来数去,好像只有日本军方有这个实力了,特别是关东军,这支军队在日本军队里很特殊,不但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在高丽和东北华北各地还有不少经济产业。

如果是关东军从中撮合,情报组织跟商业团体肯定是要给几分面子的,毕竟这帮人不会讲理,全靠手里的枪说话,他们勾结在一起盗掘古墓,就是顺理成章得事情了。”

左重皱起了眉头,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了走,随后开口说道:“如果这帮盗墓贼用危险品盗墓,这个推论的可信度很高,可这帮人靠的是技术,关东军去哪找这么多盗墓贼?

还有日本政府本就对关东军的尾大不掉头疼,打压都来不及,怎么会允许对方再找一个新财源,加之情报机关的特殊性,他们不会也不敢私下合作,你这个思路不对。”

宋明浩想着左重说的话,不得不承认,中间人好像确实不是关东军,可还有哪个部门和势力可以操控这么大的行动,总不能是天皇吧。

“叮铃铃。”

左重接过电话,他猜应该是邢汉良的电话,刚刚他留了号码,接过一听,果然是邢汉良的声音。

“左重,事情办妥了,我怕我的份量不够,特意托了我们司长去的电话,放心,我没说具体的情况,只说是帮一个老朋友的忙。”

“谢谢了,年后金陵见。”

“年后见。”

作者的话有500字番外。

喜欢蝉动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