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全影院 yumaasami

天色暗沉,雨越下越大,地面上已经起了一层薄薄水雾。

一辆黑曜珍珠黑色跑车驶出融越公馆,雨珠从线条流畅的车身上滚落,引擎声轰鸣,那一抹黑色迅速冲入连绵的雨幕之中。

……

郁妤开着车,沿着上山的公路前行。

她们已经来到了山脚,地势渐渐高了起来,越是往前,两边的林木越是茂密。

雨水打着树叶,风声萧瑟。

虽然是下午,但因为是雨天,天阴沉沉的,窗外的景色迅速掠过,又被雨水模糊,看不清晰。

郁妤握着方向盘,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这地方她是第一次来,这条路也是看着导航走的。

之前不知道,居然这么难走,越是往上,越是陡峭,弯道也多。

要是平常也就算了,现在下着雨,路面湿滑,她必须开的特别小心。

此时她们已经上了山,山里的天本来就黑的早,估计再晚一些,就真是要摸不清路了。

她想快点儿把人送过去,可这个雨况,她又不敢开快,只能满心憋屈着往前开。

要不是因为沈璃,她也不用受这个罪!

念及此,郁妤又满是怨怼的看了后视镜一眼。

然而这一看,却是顿时吓了她一跳!

本应在后排昏睡过去的沈璃,竟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静静看着她!

她的双手依旧被绑在身后,然而那双桃花眼乌沉冷冽,哪儿有半分困倦!?

——她分明清醒的很!

“你没睡!?”

郁妤震惊出声。

沈璃没有回答,车内除了郁妤的声音,一片安静。

郁妤这才想起沈璃嘴上贴了胶带,当然是不能说话的。

郁妤的心脏跳快了几分。

她强迫自己冷静,收回视线。

“算了,你睡不睡都不要紧。”

反正现在她被绑着,又能怎么样?

而且这条路上也没有其他人,就算沈璃弄出什么响动,也不会引起注意,更不会有人来救她。

她只要把沈璃送上山,其他的事情就都不用管了。

这么想着,她松了口气,忍不住又看了眼后视镜。

然而这一抬眼,却撞上沈璃那双讥讽的眼。

尽管她不能说话,这一眼满满的嘲笑与讽刺,却依旧无比清晰。

郁妤最是讨厌她这样的眼神,好像从未将她放在眼里,居高临下!

一股火从心底深处涌上。

郁妤冷笑:

“看什么?沈璃,你现在都这样了,有时间嘲笑别人,不如多想想自己吧!放心,等会儿到了地方,会有人好好伺候你的。”

说到这,她心底的恨意燃烧,想到那个场景,她又生出几分痛快。

“陆淮与应该还没碰过你吧?你说今天过后,他还会不会要一个脏了的女朋友?”

车内一片寂静。

郁妤本以为听到这些,沈璃必然会惊慌,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沈璃似乎完全无动于衷。

她就那么淡淡看过来一眼,看郁妤犹如看一个跳梁小丑。

这眼神瞬间刺激了郁妤。

她气急反笑:

“你不信,还是不怕?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沈璃,你有今天,全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懂么!?”

沈璃干脆扭过头去,似乎已经懒得听她这些话。

大概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总是容易变蠢,郁妤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沈璃靠在后座,稍微挪动了一下,换了个更舒服些的姿势。

郁妤看她始终没什么反应,连动一下都如此艰难且笨拙,便也不再多言,冷嗤一声,重新集中注意力往前开去。

沈璃又往窗外看了眼。

安眠药?

普通人吞服半片,就会迅速陷入沉睡。

时炀大概觉得,那两片,足以让她一路睡过去。

可惜他不会知道,上辈子最后在疗养院的那几年,不断被注射安定和强迫吞服安眠药的噩梦一般的日子里,她为了保持一时半刻的清醒,都做出过什么样的事儿来。

那时候她的身体产生了强大的耐药性,于是剂量不断增多。

重来一次,她现在的身体当然不比那时候,但她依旧有着那时候的记忆。

和药物对抗,几乎已经成了她的本能。

她清醒着,非常、非常清醒。

雨水不断落在车窗上,外面的景色看不太清晰,只能隐约瞧见茂密的林木。

这就让人很难判断,车子到底行进到了

哪里。

不过——

从郁妤开车离开京邺墅院,到开始上山爬坡,从车速和时间上来算,只有一个可能。

溪山。

时炀让郁妤开车带她来了溪山。

溪山上栽种了大量的山茶,但这个时节山茶未开,来这里的人并不多。

何况今天下了雨,就更是人迹寥寥。

还真是煞费苦心。

沈璃这么想着,闭上了眼,似乎是坐的不太舒服,又换了个姿势。

这次,她被绑在身后的手,触摸到了冰凉的门把手。

她睁开眼,眸底划过一抹冷芒。

……

时炀站在窗前,目送那辆车离开,直到看不见了,这才收回视线。

雨声喧嚣。

这场雨,好像比预想中下的更大。

挺好的。

他转身回到客厅,看到茶几上已经空了的茶杯。

她的警戒心实在是很强,进来之后,只碰了这一样东西。

他拿出湿巾,慢条斯理将沈璃用过的杯子外沿擦了一遍,而后是遥控器。

随后,他环视一圈。

这别墅,不是他的地方,来到这的一天里,他基本什么都没动。

不,他没有来过。

不得不说,这里的确是个足够偏僻的好地方,而且今天这场雨也下的正正好。

他将湿巾折叠,又放回袋子封好,放入口袋。

随后,他来到玄关,将脚上的一次性拖鞋换下,又取出之前用袋子装着的皮鞋。

正在他准备穿鞋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他拿出来,是助理宋淼的电话。

他微微皱眉。

之前他已经说过,今天没事儿尽量不要联系他,这电话——

他接了起来:

“喂。”

“时炀老师!”

宋淼慌张的声音传来,

“刚刚警方给我打了电话,要求我立刻前往公安机关配合调查!我、您现在在哪儿!?”

时炀的脸色一点点冷下来。

他挂断了电话。

喜欢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