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小说免费 上原结衣

火焰金刚的头部被炙烈的火焰包裹着,熊熊燃烧……

此刻的时间,对牧老来说,一秒钟就像一万年那么漫长。

只是十多秒

后,那个燃烧着的魇虫怪飞开,火焰金刚头部的位置,已经没有了夏平安的踪影。

飞开的魇虫怪跌跌撞撞,刚才被夏平安手上的半截断枪从头部插了进去,头部已经受了重伤,差点就从天空之中掉落下来,它摇摇晃晃的落在了火焰金刚的一根手指上。

金属的枪头,插入魇虫怪的头部,在刚刚的火焰下,那金属枪头都已经融化,变成了血红的铁汁从空中洒落下来。

兵营周围的那些傀尸们开始欢呼起来。

天空之中有数百的魇虫飞落下来,所有的魇虫怪都冲到了火焰金刚的附近,在天空之中飞旋盘绕着。

刚刚和夏平安之间的战斗,虽然短暂,但每一秒都凶险激烈,那战斗,也把之前飞到天上的那些魇虫重新吸引了下来。

刚刚冲出要塞的那些石像傀儡已经停下了脚步,在等待着牧老的命令……

牧老的心颤抖了起来,因为他刚刚看到最后的一幕,是夏平安的整个身体,在火焰之中消失了,难道被烧成了飞灰?

不对!

牧老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火焰金刚眉心的位置,那个位置,此刻已经完全封闭,火焰金刚的魂石已经看不见了,重新隐藏没入到火焰金刚的脑部,而火焰金刚的眉心部位,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火焰般的神秘符文……

难道,牧老的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矗立在荒原上的火焰金刚,此刻正一动不动,像一座沉默的大山。

就在那些傀尸和魇虫欢呼着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火焰金刚的双眼微微一亮,一根手指轻轻颤动了一下……

……

夏平安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被烧成了灰,但是短暂的黑暗过后,他重新睁开眼睛,就看到无数的傀尸,正在地面上欢呼,自己的面前,飞旋盘绕着数百的魇虫,还有魇虫怪……

这些原本狰狞丑陋的怪物,此时此刻,都变小了,渺小无比,就像苍蝇和玩具一样。

那只被自己用枪头刺中脑袋的魇虫怪,此刻就停在自己右手的手指上,正在吃着什么东西,像是在疗伤,魇虫怪脑袋的伤口正在一点点的变小……

远处的要塞,似乎也没有那么高大了,夏平安甚至能轻松一眼就看到了正矗立在要塞城墙上的牧老,牧老脸色惊疑,正看着自己所在的地方。

一群石像护卫矗立在荒原上,呆呆的,像是棋盘上的小卒,分外可爱……

周围的一切都变了,都是那么渺小和脆弱,之前凶险强大的那些东西,透着一种可笑的意味……

大脑之中闪过一些信息流,那些信息流与夏平安的意识合二为一,然后,夏平安就发现了,自己此刻似乎已经变成了火焰金刚,自己的视角,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感受,似乎和火焰金刚融为一体了。

怎么回事?

夏平安短暂的懵逼了几秒钟。

随后,他就发现自己身体周围的那些傀尸,还有魇虫,似乎都朝着自己看了过来,似乎发现了火焰金刚的手指在颤动,眼中有亮光升起。

地面上的傀尸们抬起头,仰着脑袋,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而自己身边的那些魇虫和魇虫怪们,似乎被惊动,几只靠近自己飞舞游走的魇虫似乎被什么东西惊了一下,连忙后退飞远,和自己拉开了一点距离,那只停留在自己手指上的魇虫怪也抬起头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就想要飞走。

这些臭虫!

夏平安怎么可能会让那只魇虫怪飞走,他只是手指一动,两个手指一捏,那只魇虫怪,就像一小条虫子被一个穿着金属铠甲戴着金属手套的巨大武士捏住一样,完全动弹不得。

夏平安抬起手,把那只魇虫怪拿在自己眼前看了看。

视角不同,一切都变了,刚才狰狞凶狠的魇虫怪,这个时候在夏平安的眼中,卑微渺小犹如一只毛虫,整个身体,还没有自己的一根手指指节那么大。

那只魇虫怪奋力挣扎着,那是挣扎的力量,微弱得就像苍鹰,然后,那只魇虫怪的身体重新燃烧起来,释放出熊熊的火焰和高温,夏平安也感觉到了那只魇虫怪身上的热度,只是那点热度对他来说,就像是戴着手套去摸一个刚刚被注入热水的保温杯的感觉,更像是从火盆燃烧过后的灰烬之中,捡起一小块还尤有余温的黑炭。

夏平安的两根手指微微一用力,就像捏碎一团沾了水的沙团!

碰!

手指间的魇虫怪就爆了,整个身体变成了碎末,浑身的血肉筋骨,眨眼成渣。

这魇虫怪刚才牛逼,现在看也不怎么样么,太不经打了……

一点金光从魇虫怪的身体之中飞起,一下子没入到自己的眉心。

魂力!

暴增的魂力!

爽!

夏平安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那暴增的魂力,让夏平安整个人沉浸在极度的愉悦的体验中,那种感受,不是一个爽字能说的,简直就像羽化登仙一样,让人上瘾。

被捏爆的那只魇虫怪,终于把那些在空中飞舞的魇虫吓得飞开了,地面上的一大群傀尸也叽叽哇哇的大叫着,想要跑开,夏平安抬起大脚,毫不犹豫一脚朝着地上踩去。

“轰隆隆……”地动山摇之间,夏平安的一只大脚落下,因为一下子没有控制好力道,夏平安这一脚,直接在地名上踩出了一个面积数千平米深大十多米的巨大深坑,他脚底的上百只傀尸,吭都没吭一声,就全部成了渣。

这一脚踩得太深,让夏平安踉跄了一下,一只脚低,一只脚高,差点跪了下来,不过好在他的身体异常的灵活,一下子就稳住了。

无数的光点从他的脚底飞起,一点点的没入他的眉心!

又是魂力!

一个傀尸的魂力虽然不多,比不了魇虫和魇虫怪,但是,耐不住那些傀尸数量多啊,上百只傀尸的魂力一没入眉心,夏平安就感觉自己的魂力再次剧增。

夏平安低头看去,整个兵营的傀尸们开始惊恐无比的四散奔逃。

夏平安怎么可能让这些“可爱的”小傀尸们从自己的眼皮底下再逃掉,他迅速抬陷落在深坑之中的那只脚,脚落地的时候,又是把几十只傀尸给踩成了渣,化为魂力没入到他的眉心,第二只脚再次踩出,朝着那些傀尸人数最多最密集的地方踩下去。

这一下,力度控制得非常合适,一脚踩下,大脚只是入地数米,地面震颤了一下,几百个傀尸又成了渣,化为无数的魂力光点朝着夏平安的眉心涌来。

这效率也太高了!

夏平安差点想咧嘴大笑。

眼前有几个讨厌的小黑点围着自己的脑袋飞来飞去,那是另外几只魇虫怪。

一只魇虫怪在空中飞舞着,一挥手,无数的燃烧着的箭矢和火焰就朝着夏平安的头部轰了过来,一下子全部命中夏平安的脑袋,但这种攻击,对夏平安来说,就像吹来的风中夹着一些被阳刚晒过的温暖的沙子一样,屁用没有,更不可能伤他的分毫。

还有一只魇虫怪更讨厌,直接在夏平安的眉心位置飞来飞去,站到了夏平安的头上,居然想要把夏平安眉心魂石外面的金属块挪开。

怎么可能?

奶奶的,这只小臭虫,居然还蹬鼻子上脸!

夏平安怒了,整个头部一下子就燃烧起熊熊的火焰,那火焰的颜色是雪白色的,带着一丝幽蓝色的光,温度高到恐怖,和那魇虫怪身上的火焰,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那只飞到夏平安眉心的魇虫怪,在那火焰之中,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直接被火焰烧成了灰从空中落下,而它的魂力则再次没入到了夏平安的眉心之中,被夏平安吸收。

夏平安的左手猛的抓出,在空中带起一股狂风,刚刚射出无数火焰箭矢的那只魇虫怪想要跑,却快不过夏平安的左手的速度,他一把就把那只魇虫怪抓住了,手上轻轻一用力,那只魇虫怪直接被捏爆成渣,魇虫怪的魂力,再次朝着夏平安的眉心涌来。

夏平安的右手也没闲着,朝着身边的天空一抓,三四只还没有来得及跑远的魇虫,就被夏平安一把抓住,直接捏爆。

被捏爆的魇虫的魂力也向夏平安涌来。

而在地面的兵营之中,夏平安直接抬起大脚朝着地面上那四散奔逃的傀尸踩去。

没办法,兵营里傀尸太多太多了,而且非常集中,夏平安一脚踩下,地动山摇之间,数千平米的地面就直接塌了下去,每一脚踩下去,少则几十个,多则上百个的傀尸,瞬间成渣,什么反抗都是笑话。

那巨大的兵营,在夏平安的脚下,就像小孩子在沙滩上过家家搭建起来的东西,几脚下去,已经一塌糊涂,面具全非,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那些之前藏在兵营地洞之中的绿皮傀尸们,更是一下子就遭遇了灭顶之灾,甚至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成渣,毫无保留的给夏平安贡献出了自己的魂力。

没有任何魇虫怪,没有任何魇虫,也没有任何傀尸能想到那矗立在兵营之中的火焰金刚,转眼之间居然就对他们大开杀戒。

像火焰金刚那样的躯体,一旦在这种人员密集的地方爆发起来,实在太过恐怖了,这就像一只鲸鱼冲入到虾群之中,只要一张嘴,就能吞噬无数的生灵。

夏平安的双手不断在空中抓取,挥舞,一只只的魇虫,就被夏平安的手抓住,一捏就爆了,什么抵抗,完全不存在,因为双方的力量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看到火焰金刚的情况已经彻底失控,完全不对了,仅剩下的那几只魇虫怪看到事不可为,就要逃跑,一只只魇虫怪化为光华,转身朝着远处飞去。

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夏平安吸收着魂力正爽呢,哪里会让那几只魇虫怪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熟悉之后,夏平安对这具火焰金刚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

夏平安伸手想去抓一只魇虫怪,没捞到,心中一急,脑袋里,一下子就又冒出一些东西——那是火焰金刚的秘法。

看着已经飞到了千米之外的几个魇虫怪,夏平安伸出拳头,一挥,一团炽白的火焰像是流星一样的就从他手上飞出,以比魇虫怪更快的速度,眨眼就追上那只魇虫怪,把那只魇虫怪轰然命中,眨眼就变成了灰灰从空中落下来。

魇虫怪的魂力,则化为一点金光朝着夏平安飞来。

夏平安双手飞舞之间,不断有一颗颗火焰流星从他手上飞出,那些已经飞远的魇虫怪,最远的已经飞到了七八千米外,但也眨眼之间就被那火焰流星追上来。

无论那些魇虫怪怎么在空中变幻身形和飞行轨迹,也无论他们施展什么秘法轰在那火焰流星之上,火焰流星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的追上他们的身形,将他们的身形在空中化为灰烬。

没有一个魇虫怪跑掉,那些想跑的魇虫怪,全部在一颗颗的火焰流星之中成了渣渣和灰灰。

强!

太强了!

这就是夏平安对这具火焰金刚身体的感觉。

这火焰金刚的魂石之前被魔气污染,只剩下最简单的一些本能在攻击要塞,但也给要塞带来巨大的震动和破坏,其实,这火焰金刚的本事远远不止于此。

消灭了所有的魇虫怪之后,整个兵营,已经面目全非,完全不成样子,所有的傀尸在荒野之上四散奔逃。

夏平安的双脚上闪过几道神秘的符文和光圈,他猛的跺脚,一只大脚猛的朝着地面上踩落。

这一脚,和之前的踩踏完全不同。

一道涟漪从地面上飞速扩散开来,地面像波浪一样的起伏着,就在那起伏中,方圆万米之内的地面上

,一根根尖锐的地刺从地下冒出,在那些傀尸的惨叫声中,把那些逃跑的傀尸全部刺得粉身碎骨。

只是这一招,所有逃跑的傀尸,差不多有数千,几乎就全灭。

下一秒,夏平安的手上出现了一把火焰长剑,那长剑,足足上百米长,他用长刀在空中一挥,十多只魇虫直接被斩落成灰,从空中飘落下来。

那些魇虫们也开始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

那火焰长刀从夏平安手上飞出,化为斩魇剑,在空中纵横开阖,如惊龙,如闪电,追着那些那些魇虫们斩杀。

夏平安的全身都燃烧起了炽白的火焰,他双拳挥舞,一团团的火焰流星从他手上飞出,追上那些魇虫,把那些魇虫化为灰烬。

之前还有一些在吸收着天上星辰灵体的魇虫,也被火焰金刚把星辰灵体召唤下来,轻松碾杀。

火焰金刚视线所及之处,有我无敌,一切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全部被火焰金刚轰杀……

夏平安杀得兴起,在荒野上大步流星,追逐着那些逃散的魇虫,朝着那天空中最亮星河所在的地方杀了过去……

牧老站在要塞之上,呆呆的看着远处荒野之中的这一幕——那巨大的火焰金刚犹如守护着荒野和天空的战神和巨人,火焰金刚浑身闪动着炽白的火光,那火光在火焰金刚的身后形成了两道巨大的羽翼,犹如天使,把整个荒野和天空烧得一片光明,火焰金刚手持火焰长剑,魇虫如灰而落,不时有点点的魂力金光从四面八方融汇到火焰金刚的眉心之中。

“回来了,回来了,牧灵者真的回来了……”牧老喃喃自语,激动得难以自已,流下的眼泪化为点点光华,消散在要塞的城楼之上。

……

今天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