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的玩具日记乡村,姜九笙被时瑾做晕

啊?!祈如影停下车,望向后车镜。

贺祟行正对她笑的灿烂,狭长又花哨的凤眸,似能勾走女人的魂,一张立体英挺的脸,并不生硬,却有着极为恰到好处的雕刻,唇更是薄润丰盈,浑身散发着放荡不羁,尊贵优雅的感觉。

我说,随便开!贺祟行轻启薄唇,又重复了一次。

祈如影没有再问,发动车子,行驶在路上,随便开是吧,那她就随便开,反正油是他的。

10分钟之后

后座断断续续的传来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白痴都知道他们在干嘛!

车震!

声音越来越大,祈如影的不由的往后面瞄了一眼。

眼睛跟耳朵都要烂了!

没事,没事,她忍!!

麻烦前面的那位,帮我拿个安全套,在前面的黑色盒子里。贺崇行的声音从后面懒懒的传来。

祈如影深呼吸,再深呼吸,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权当免费看片吧。

她倾身,从他所指那个盒子拿出一个套子,向后递去。

我要你,帮我戴!邪恶的男声再次飘来。

祈如影最后一丝强迫性忍耐的神经线,被扯断了,忍不可忍!

一脚急刹车,她把车子停在路边,下车打开后车门,拽出衣衫不整的女人,礼貌的说道:对不起小姐,我得尽快送这位先生回去,你们改天再约吧。

被酒精弄的不太清醒的女人,尖叫着护着胸口,啊,行,你不能扔下我!

祈如影才不管她,一溜烟把车开走了。

贺祟行用别样的目光看着祈如影,他不仅不生气,反而觉得非常有趣,挺霸道,不过也挺可爱。

客人,现在,请说出你要去的地方。祈如影平静的问,要不是因为要赚钱,她肯定踢爆他的小兄弟。

镜园。

祈如影怔了怔,他住在镜园?!

镜园建于城东一处景致优美的山坡上,一年四周,风景如画,20年前,被鼎鼎大名的贺家买入,用来建造庄园。

贺家不仅在商场雄霸天下,在政界也有风头强劲的人物,以电子业为主,近年来也向着别的领域开拓着。

莫非,他是贺家的人?!

不认识路?贺崇行见她不说话了,问了一句。

我认识。祈如影回过神,不慌不忙的回答。

镜园她没有去过,但是大概的方位她还是知道的。

车子开入镜园,山坡上房子依次错落着,有好几栋,外形简洁流畅,与四周的环境,结合的非常好,如同田园般恬静,小路,池塘,绿草坡,鲜花遍地,杨柳树,小桥流水,面前朝东南方,在月光下,更是美轮美奂。

祈如影按着他的指引把车子停在其中的一栋房子前。

到了,总计5000块,付钱吧。

这么贵,你不如去抢吧!贺祟行哑然失笑。

你想赖帐么?快付钱,本小姐没空陪你讨价还价。祈如影向他摊开手,催促道。

我没这么多现金,跟我进来拿吧。贺祟行下车,凤眸闪过一丝精光。

祈如影下车跟上去,贺祟行熟练的按下密码,门应声而开。

室内白色与灰色的装饰,极富时尚感,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光洁的可以当镜子照。

我把钱放在楼上房间了,敢上来拿么?贺祟行没有停顿下来,径直往楼上走。

你还别给我玩这种激将法,有什么可不敢的,来就来。祈如影紧跟着他上楼,虽然她知道是激将法,不过还是被激到了。

贺祟行在前面差点笑出声来,对她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他开门进房间,她也跟进去,忽然,他快速的转身把她压制到墙上,你赶跑了我的猎物,你得赔我才行!她的香气,还跟上次一样的甜美。

恍过神来祈如影,怒气顿时冲上脑门,抬腿就向上顶去,不顶的他断子绝孙,她不叫祈如影。

小妹妹,你这一招,太老套了。他敏捷的握住她的腿。
祈如影如遭电击,你这万年娘受,给我住手,小心我打爆你的头!

这么漂亮的小嘴,太毒了,该封上才行。贺祟行低头覆盖上二片蜜桃般的唇,味道好的没话说。

祈如影脑子一片空白,她对接吻没什么经验,之前跟江承逸也只是浅浅的吻而已,而现在这个男人,像一团炽热的烈火,而她,完全失去了控制权。

他口中有酒精混着薄荷的香气,没有想像中那么讨厌!

她闭上眼睛,感觉万花筒在脑海中旋转。

贺祟行却越来越放肆,祈如影猛的惊醒过来,下意识推开男人,夺门而逃,再呆在这个房间,她一定以及肯定会被这只禽兽当点心吃掉。

祈如影一口气跑出别墅,手里还拿着车钥匙,眼珠子一转,她从地上捡起一片石子,冲着楼上喊道:大色狼,你给我出来。

没有心理准备就被推开的贺祟行,不小心撞到身后桌沿,腰都快掉了,这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正想要追出去,他听到楼下叫声,过去打开窗户,头才刚探出,一个不明物体就朝着他的脸飞来。

及时躲开,还是不幸吻上他的额头,嗷

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滚落在地上。

死丫头,你敢拿石头砸我。贺祟行揉着额头,凤眸内烧起了汹汹的火焰。

你这只死妖孽敢占我便宜,今天我就让你瞧瞧本小姐的厉害!祈如影勾起一丝坏笑,从地方捡起几块石头,对着楼上的窗户一通乱砸。

贺祟行黑着脸,转身下楼,祈如影看到另外几栋别墅的灯都亮了几来,加上听到开门声,她赶紧的扔下石头,飞快的坐上车。

贺祟行开门出来,她正好坐上车,一边打动汽车,一边冲着他大喊,大变态,这辆车就算是我的精神损失费,留着你的东西,去攻母猫吧。

轰的一声,跑车像风一样飘走。

死丫头,你给我回来!贺祟行追着跑出一段路,不过怎么可能追的上,他双手叉腰,直喘气。

远处,有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帅气男人,打着哈歇走来,看着这一幕,一阵傻眼后,笑趴在路上。

哈哈……这女人太帅气了,行,要不要我帮你找只母猫来降降火啊,只不过我们这附近有母猫出没么?圣岚泉努力憋起笑意,摸着下巴,装出认真思考的欠扁模样。

贺祟行甩了他一眼,以他此刻的表情来分极,杀人的可能性很大。

圣岚泉收到警告,乖乖的闭上嘴,不过看着贺祟行额头的大包,他还是忍不住喷笑,情场老手,也有失手的一天。

贺祟行万分冷静的拿出手机,拨了一个110你好!我要报案,有一个女人抢了我的车,然后逃逸了,我的车号是……

挂了电话,贺祟行笑的无比歼诈,死丫头,很快我就会逮到你的!

圣兰泉在边上为刚才祈如影默哀,哎,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你这个大魔头,有好戏看喽。

圣兰泉,我警告你,别在爷爷面前吹耳边风,否则,自已准备棺材吧!贺祟行板着一张脸,向屋里走去。

祈如影开着车子一路狂奔,开进市区后不久,就被警察抓了,到了警察局,某人已经老神在在的在那里等着她了。

贺先生,你认一认,是不是这个女孩子偷了你的车?

没错!贺祟行笑米米的看着冲他瞪眼的祈如影就是她,打伤了我,抢了我的跑车,想不到这年头,还是女劫匪。

祈如影受不了的耻笑,是啊,这年头,襁坚犯也不少,哦

警察把祈如影按到椅子上,清了清喉咙说道:小姐,做笔录,姓名!

祈如影。

坐在另一边闲着看报纸的警察,看了看报纸上的照片,在看看坐在那边的女孩你就是那个祈氏大小姐啊,真不想不到,会落魄到去抢劫的地步。

贺祟行惊讶的看向祈如影,她是祈家大小姐?!

祈如影脸色一白,一掌拍在桌子上,起身怒视着那名警察,你闭嘴!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就能下定论么?

警察被祈如影的怒气给吓到了,你……你这是什么态度,这里是警察局,你是抢劫犯,而且我也没有说错。你家破产了,你爸跟大哥要坐牢,只留下一群女人,不是生活挺困难嘛,祈小姐,你今时不同往日了,不能在这么骄傲了,稍微把头放低点,这样才能生活下去,还当自已是千金大小姐哪,真是的。

祈如影攥紧了拳头,浑身发着抖,贺祟行以为她会哭出来。

对不起,请继续!祈如影咬着牙,向警察道歉,镇定的坐下来,终于没有掉一滴眼泪。

仿佛只要一旦松下来,这二十几年来的尊严也会消失一样。

贺祟行嘴角勾起一抹欣赏的笑意,这个丫头,还挺能扛的,他能明白她的感受,骄傲的人,更经不起伤害。

祈如影面无表情的回答着警察的问话,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其中一位警察,到另一边电话机,打电话通知了沈香韵。

听说,女儿被抓去警察局了,她吓的六神无主,也不知道能打谁帮忙,惊慌之下,竟然打电话给了江承逸。

本在睡梦中江承逸,莫明的被骂了一通,得知祈如影在警察局,就答应她,立刻过去看看。

警察局里,当问到为什么要偷他车时,祈如影又狠瞪了一眼贺祟行,她本是想说他意图襁坚他,可是一来没有证剧,二来,这群可恶的警察跟这个家伙,还会联合一起,说成是她引诱他。

抿抿嘴,她忍下这口气,随便你们怎么写好了。

也就是说,祈小姐你认罪了是吧!警察也想早点把事情解决了,好去睡觉。

祈如影扭头不说话,也算是默认。

贺先生,你打算怎么解决,要起诉祈小姐么?警察看向一边的贺祟行。

我不想起诉她,关她个一晚上就行了,我可是很仁慈的。贺祟行慵懒的说道,他不是个轻易能改变决定的人,就好比,她再可怜,他也不会同情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