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冷教授的好大坐不下去

大床上,女孩裹着被子像猫咪一样正睡的香甜,只露出一头色泽光亮的红发,跟被子下方,那一双纤白细嫩的玉足。

过了一会,祈如影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一张清丽绝色的容颜上,还睡意惺忪。

环顾了一圈,她怎么会在酒店里?

记得她昨天晚上明明进到酒吧喝酒的,而且也没有喝到神智不清的地步啊!努力回忆,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从喝酒到醒来之前的事情,像被橡皮擦给擦去似的。

动了动身体,发现这浑身跟散了架似的酸痛无比,她的视线往下瞄,刹那间张大眼睛。

神哪!

有谁来告诉她,她的衣服怎么都不在了?

一种可怕的想法,像细菌般侵入她的大脑皮层,吓的她顿时慌了神。

滋,滋

地上黑色的爱马仕包包里,传来一阵一阵震动声,祈如影光着身子扑向床沿,勾过包包的带子,拉开拉链,从最里侧拿出手机。

一条简讯!!!

她快速按开短信,上面显示着祈如影,你的闺蜜凌佳媛趁你不在国内,正在勾引你的男朋友江承逸,不相信的话,来祈氏看看,他们现在天天粘在一起。

看完这条短信,祈如影的血压顿时升高,知道她现在人不在国内,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个人一定是熟人,所以可信度,起码有50%,剩下那50%,她希望是愚人节的提前预演!

憋着满腔的怒意,她下床快速的套上衣服离开,此时,她的脑子里全都被这条惊人的短信给占满了,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大床上,被撩开被子下,一滩红色的血迹,如妖娆花玫瑰般绽放着。

半晌。

浴室的门开了,已穿着整齐的颀长男子,信步从内走出,深棕色的发丝,优雅深邃的五官,即有亚州人的柔和,又具有欧州人雕刻般的完美轮廓,精致中,透着高贵。

一双狭长的凤眸,慵懒的半眯着,意味深长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床。

香槟色的保时捷跑车,从机场一路疾驰。

祈氏大厅内,自祈如影出现开始,便纷纷对她点头哈腰,这个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肩披白色狐皮大衣,手拿爱马仕铂金包的女孩,气场十足,犹如女王般高傲。

她冷着脸,直达38层的总经理室。

秘书见到是祈如影来了,惊恐的起身,大小姐,您怎么来了?

我要来,还得先向你杨秘书通报一声么?祈如影冷然的说道,瞥眼。

当……当然不了!杨秘书被冷飕飕的眼神,看着心里发毛,连忙摇头。

祈如影也不想难为一个职员,径直向办公室方向走,她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即一定要看个明白,又怕看到那令她伤心的画面。

杨秘书见她要去推门,惊慌失措的跑过去阻拦,大小姐,你现在不能进去,总经理有客人在。

让开祈如影瞪着快喷火的美眸,心里越发的沉重。

大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你真的不能进去。杨秘书全身布满冷汗,上司的命令她不敢违抗,但这位大小姐,她也开罪不起呀。

祈如影不再跟她废话,一把推开杨秘书,用12厘米的高跟鞋踢开办公室的门。

门狠狠的撞击上墙壁,发生巨大的声响,也惊动到办公室里二个人。

门内的画面,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的男朋友跟闺中好友此刻正衣衫不整的纠缠在一起,如果不是她硬闯进来的话,应该快要进入主题了。

她屏息的僵立在门口。

光,斜斜的照在她身上,照在她那一头比烈阳还要炙热的红色发丝上,照在她指间那枚碟形蓝宝石戒指上,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尊精美的蜡像,玉脂般的脸,光艳逼人,也冷如寒冰。

她以为,他是不一样的。

她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纯净男子。

她以为,可以跟他一起勾勒最美好的未来。

然而,当她望着沙发上那个发丝凌乱,衬衣半开的男子,她知道她错了,男人就像猫,没有不**的,特别还是送到嘴边的。

心,被狠狠的刺了一刀,不见有血,却已痛彻至心扉,但此刻更多的还是愤怒!

沙发上的男女快速的分开,女人尴尬的拉好衣服,男人则是一副漫不经意的样子,性感的薄唇边,还挂着一丝隐约的笑意。

门内,门外,僵持了10分钟。

突然间,祈如影把手包重重的砸向沙发,大步向前,不由分说的拽起凌佳媛的头发,一拳挥在她在脸上,你尽敢打江承逸的主意,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是不是祈如影。

被打懵的凌佳媛,即害怕又生气,祈如影,你也太霸道了吧,你能喜欢他,我也可以。

面对做了小三还理直气壮有好友,祈如影被彻底气疯了,扭过凌佳媛的手臂,就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闺秘果然比间碟还要可怕。

啊,承逸,救我。

让他救你,修理完了你,就轮到他了。向来骄傲的祈如影,怎能忍受这种窝囊气。

江承逸起身,把地方腾给她们,冷眼旁观。

他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被扯皱的西装,清隽迷人的脸上,从容淡定,好像压根就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一阵节奏的明快的手机铃声,从地上的爱马仕手包里传来。

祈如影甩开被修理的只剩半条命的凌佳媛,捡起地上的包包,从里面翻出手机,妈,你说什么,警察为什么要抓爸跟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行了,你别哭,我已经回来了,人就在公司,我立刻上去看看。

她这边刚挂断,江承逸那边也正巧挂了电话。

听说楼上有一场好戏可看,要不要同行!江承逸阴冷的笑着,诡异极了,星子般的眼眸内,寒气在急速扩散。

他的表情,让祈如影的心里重重的一沉。

不会是你做的吧?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反常的话语,让她连生气的时间也没有,只觉得可怕。

江承逸听了,阴冷的表情一改,笑的极为开心,呵呵…如影,女人太聪明,太强势,其实一点也不可爱,反而让我感觉无比的厌恶!他的眼神,不再是以前那般的温柔,反而带着不屑。

真的是他!!
祈如影脸色刹那间死白死白的,那么火爆的性子,瞬间安静无声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祈家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这一点,你该去问你的父亲,问问他,以前做过什么缺德事!江承逸欣赏着她深受打击的模样,笑眯了一眼桃花眼。

太爽快了!这10几年来的仇恨,仿佛消散了一半。

九年了,他终有机会摘去这颗长在他心里的毒瘤,他永远不会忘记家人被烧死的场景,不会忘记祈天傲用那块地建造他的王国,所以,他要摧毁,用他的手亲自摧毁,瓦解!!

江承逸,我决对不会原谅你的。祈如影冷然的说完,快步的离开办公室,现在最重要的是,她要去看看父亲跟大哥。

江承逸站在原地,指尖突而微颤,笑话,他从不需要她的原谅,她以为她谁,不过是个嚣张又任性的大小姐罢了。

撇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凌佳媛,他从口袋内抽出支票,写下数额,撕下来放在茶几上,温凉的说道:戏演完了,拿去看医生吧。

40层。

祈如影刚出电梯,父亲跟大哥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来不及多想,她立刻追了出去。

祈如影前脚开车走,江承逸的车子随后跟上了。

公路上,警车在前面开着,她似乎能肯定,爸爸跟大哥就在那个车上,她急着追上去,没有注意到左前方的大卡车。

滋轰

当卡车司机察觉到的时侯,已经及时刹车了,但因为距离太近,还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

祈如影的头重重的撞在方向盘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祈如影江承逸下车,奔跑到她的车子旁,从车里抱出她头破血流的她,他全身的血液顿时逆流。

她死了么!这个想法让江承逸内心衍生出无尽的恐慌祈如影,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他嘶哑着喉咙,俊美的脸上,染满了痛楚。

午夜11点,祈如影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头上绑着白色的绑带,母亲跟嫂子,还有6岁的侄女,窝在病床边的沙发上,睡着了。

她没有叫醒她们,望着天花板,直到天明。

次日,天刚亮,江承逸便出现在病房,祈夫人还不知道老公跟儿子是他害的,还热情的招待了他,在她眼里,这个能干的准女婿,或许能挽救他们祈家。

祈如影躺在床上,冷冷的问,有事么?

江承逸坐下来,听医生说,你没有大碍了!抱她来医院的时侯,满头是血,不过随后得知,只是额头擦去了一点皮而已。

死不了,你很遗憾么?

哪会,生不如死才更好,今天来,是看在我们交往过的情份上,来通知你一声,之前的预告片放完了,正式奉上精彩大片。

祈如影本就苍白的脸,因他的话,变的更是死灰。

一个星期后,她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江承逸向质检部门举报,祈氏名下的食品连锁店,添加了对身体有害的致癌物,全国近千家的店铺全部被查封,其后更是毫不留情的挖走了祈氏的心脏,耗资25亿打造的主题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