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回到车上,安歌总算是长松了口气,只是静下来之后又想起了林家人对妈妈安萍的侮辱,她咬着嘴唇,捏着照片的手指用力到微微发白。

盛泽枫余光瞟了安歌一眼,回来一趟把自己弄得那么不开心,以后别回来了。

他语气平淡,不带什么感情,听起来也像是命令,并不像是关心。

当然,安歌也没想着让他关心自己,妈妈去世后,她和外公相依为命,虽然外公对她极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她最好的,但毕竟那是长辈,安歌很多心事没人可以说,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所有痛苦自己消化的习惯,她不需要任何人同情,甚至用不着帮忙,不喜欢求你,她有能力处理一切。

你刚刚那几句话也太过分了,干嘛在林依甜面前这么说,她该误会了。安歌心里还想着妈妈的事儿,有些心不在焉。

误会了不是很好吗,你和我都不会暴露。

你还没说呢,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安歌问。

感觉到了你回家这一趟不会顺利,过来看看。盛泽枫扬扬眉,事实证明,我猜的没错。

安歌沉默了几秒,突然侧身面向盛泽枫,看着他,无比认真的说,你也看到了,林家所有人对我都不好,林依甜甚至想置我于死地,我一直活在这样的阴影下,我受够了。

盛泽枫叶看向他,眼里阴冷的光非常吓人,所以呢?

安歌语气比刚刚更加强硬,我讨厌林家所有人,我要把我受到的委屈全都还回去,你帮帮我,打垮林家。

盛泽枫眯了眯眼睛,虽然这几天的相处他也发现了安歌坚韧独立,非常有自己的主意,但这番话还是让他有些没想到,打垮林家?你想好了?如果真这么做,你有可能得不偿失,这样值得吗?

今天你看到的不过是万分之一,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换作你你能忍吗?安歌顿了顿,接着说,咱们做个交易,你帮我的忙,我答应你的所有要求,你想做什么我都配合,怎么样?

所有要求?这个交换条件不给自己留半分退路,看来她的确是下了决心了。

以盛氏集团的实力,就算是吞并林家也不费什么力气,这个请求对盛泽枫来说易如反掌。

他抬手捏住安歌的下巴,仔细端详了半天她的脸。

安歌长得像安萍,非常漂亮,稍圆的苹果脸看起来很显嫩,但精致的五官凑到一起却也有几分性感的味道,只要她愿意,就可以展现出千种风格,每一种都足以勾人魂魄。

那如果你身上没有我需要的东西可做交换怎么办?盛泽枫声音沉了沉,在狭小的车厢内被无限放大,咄咄逼人。

安歌也不闪躲,直视着盛泽枫,坦然的迎接他挑衅的目光,我做你的老婆帮你应付没几天活头的爷爷,帮你隐瞒身体状况的真相,还能治你的病,这些不够做交换条件吗?

盛泽枫笑笑,不够。

你要什么我就能给什么,你不需要的我还能给你惊喜,这样够了吗?

她坚定强硬,不害怕不后退,这份冲击力让盛泽枫也有些惊讶,他勾了勾唇,如果这是个游戏,那一定是个值得充值的好玩的游戏,他的兴趣被勾起来了。

好,我答应你。
安歌今晚原本做好了留在林家的准备,现在又回到盛家,竟然觉得浑身轻松,在这里,比在林家更自在。

她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今天晚上闹心的遭遇也仿佛跟着热水一起被冲进了下水道,心情好了不少。

但在洗完澡准备出浴室的时候,安歌愣了一下,突然发了愁……

她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进来,今晚一直心不在焉,只想好好洗个澡放松放松,竟然忘了去拿换洗的衣服,更尴尬的是,今天走得匆忙,她贴身的衣物都放在了林家没有拿回来……

安歌转身看了一眼脏衣篓,刚刚换下的衣服都扔进去沾了水,想要再重新拿出来穿也是不太可能了,那怎么办,总不能披着浴巾就出去吧,安歌连连叹气,骂自己太不小心,竟然会犯这种错,难不成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吗,这点警惕心都没有?

但没办法,这个时候只能求助家里唯一的人类盛泽枫了。

盛泽枫这个神秘的男人行事作风都很神秘,在他家里每个房间的墙上都有一个通话器,可以接通另外的任一房间,也可以和门外的可视电话相连,不知道他是为了方便还是为了防盗,安歌住进来那么多天了,这也是第一次用这个东西。

安歌连播了好几个房间都没接通,最后在厨房那间滴滴了半分钟后,终于听到了盛泽枫的声音,怎么,你不是觉得这个功能很无聊吗,怎么也用上了?

安歌没空和他斗嘴,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理直气壮,我在二楼的浴室洗澡,没带换洗的衣服,麻烦你帮我送一套进来。

盛泽枫正在厨房磨咖啡豆,准备泡一杯咖啡,听到安歌这番话,摆弄着咖啡机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你说什么?

安歌提高了些音量,我说,你帮我拿一套换洗的衣服来二楼的浴室,我忘带了。

她怎么那么理所当然?

盛泽枫弯了弯嘴角,声音慵懒极了,行,你等着吧。

他当然不知道安歌换洗的衣服放在哪里,但是记得让谷桓宇买来的那些衣服都在衣帽间,胡乱从里边翻了一个有睡衣套装字样,没开封的盒子后,拿着上了楼。

听到浴室外的敲门声时,安歌心里慌张极了,拼命用浴巾裹住自己的身子,又对着镜子照了好半天,确认没有任何暴露之后,才把浴室门拉开一小条缝,自己侧身躲在后边,把手伸了出去,给我吧,谢谢。

她皮肤很好,说通体雪白也不过分,伸出来的这节胳膊更是白皙细腻,盛泽枫顿了两秒才把盒子递过去,但并没有马上离开,就站在门外,抱着胳膊玩味的看向浴室内,尽管这个角度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安歌要关门,推了推门感觉到阻力,问了一句,你怎么还不走?

我在想,我可爱的老婆需不需我帮她换衣服。盛泽枫说。

安歌愣了一下,重重的把门关上,骂了一句流氓!

衣服是拿到了,但安歌盯着它看了足足两分钟,犹豫着要不要再让盛泽枫跑一趟,因为这套睡衣……是一套豹纹的……

很修身的款式,内外都有,大小倒是非常合适,但是这豹纹的图案加上镂空蕾丝的花边,实在不是安歌的风格,她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在浴室里足足憋了五分钟,安歌权衡了一下,实在不想再麻烦盛泽枫,最后咬咬牙,换上了这套睡衣,因为实在不适应,她又把浴袍套在了外边,这下裹了个结实,总没问题了吧?

待会儿马上回卧室里换个宽松的T恤当睡衣,今天这件尴尬的小意外就算过去了。

但事实总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美好,安歌从浴室出来后没能顺利回卧室。

她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盛泽枫在打电话。

好奇心就是能害死猫,安歌本来对盛泽枫的生活和工作并不感兴趣,但听到他说了一句,先观察一下林氏集团接下来的动态,其他的之后再说。

林氏集团?

安歌立马竖起了耳朵,想着还能再听到关于林家的消息,但盛泽枫接下来说的和刚刚那句似乎已经没有关系,但却字字句句都让安歌后背发凉。

那件事我已经说过,既然对方无情也别怪我们无义,直接把我们收集的材料报上去,一定要让那些搞小动作的人付出代价,盛泽枫冷冷地说,还有,上次到我们发布会上来闹事的那家小公司,直接让他们散了吧,你懂我的意思,别心软,别让我再帮你收拾烂摊子。

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什么,盛泽枫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团乌云一般,阴沉沉的仿佛随时会有一阵狂风暴雨落下来,安歌听到他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一个字,死。

安歌一下子没站稳,脚下滑了一下,弄出动静,楼下的盛泽枫听到了收了线,站起身朝安歌走过来。

怎么了?盛泽枫问。

没事,下楼没走稳,安歌拢了拢浴袍,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些,你家楼梯太大,真是反人类的设计。

盛泽枫看着她,眼神在浴袍上停了好一会儿,我不是给你拿衣服了吗,不合适?怎么不穿上?

没有,合身着呢。安歌眼神有些闪躲。

盛泽枫觉得不对劲,皱了皱眉,一伸手直接扯掉了安歌披着的浴袍。

她一个没注意就没拦住,吓得睁大了眼睛,你干嘛!

身上那套豹纹睡衣彻彻底底的露在了盛泽枫眼前,短暂的惊讶过后,他低头笑了起来,谷桓宇这家伙,做事虽然稳妥,但这审美吧……实在不怎么样,这都什么过时的图案,一点也不性感。

你闭眼!别看了!安歌重新披上了浴袍,气得想直接捂住盛泽枫的眼睛。

女人的身体我见得多了,别以为你有多大的吸引力,实在没必要捂那么严实。

这下安歌更生气了,使劲挺了挺胸,我看你是瞎了吧!

她气得懒得和盛泽枫掰扯,扭头要走,我去睡觉了!

等等,盛泽枫抓住她的胳膊,今晚和我睡。

什么?安歌惊了。

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打算,你在我身边我睡得要安稳些。

这句话倒是说得格外真诚,的确,安歌到盛家的这段时间里,只有和盛泽枫一起睡的那一晚,他才拥有了美好的睡眠。

安歌还有些犹豫,盛泽枫放开了他,严肃的说,两个小时前是谁信誓旦旦的说可以满足我的所有要求,甚至还要给我惊喜,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和行动来履行自己的诺言的?

他都这么说了,安歌也不好再拒绝,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去换件衣服。

不用,就穿这套吧,这说不定是人家谷桓宇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衣服,你可不能辜负了他的心意。

安歌心想,他的心意关我屁事,我干嘛要在意,但这句话只在心里想想,终究是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