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黑帮老大的365天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突如其来的指责,倒是让沐安都没有想到,刚才还哭的一塌糊涂的人儿,此时竟然黑白颠倒了的来指责她。

这个世界还真是玄幻了。

做了坏事的人最后竟然成了拯救世界的大善人。

当然昨天席沐西也的确是这样说的。

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至少人家嘴巴说的漂亮不是吗?

想到这儿,沐安眼里划过一抹讽刺。就在想要开口的时候,身边有个人比她更快了一步。

叶梓晨?

简文墨忽然出声,言语之间带着几分不可捉摸的深沉。

那眼睛看着沐安,似是质问有似是玩味。

沐安,我交代给你的事,你是不是还没有办好?

简文墨的眼里有几分不悦,沐安也不知道他这个脾气是哪里来的。虽说他们是要结婚了,但并没有半点的感情基础,他也用不着为了她吃醋吧!

这词汇用在他的身上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是那么的荒唐。

你昨晚才说,难不成你希望我晚上去找他?

不想跟他过多的牵扯这件事,沐安随意的找个借口,希望可以糊弄过去。

简文墨一听,嘴角顿时勾勒起一抹笑来。

乖,只要你听话,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现在,他竟然莫名的喜欢她这明明顺从却又带着几分不服气的劲儿。

这可比那些极力的想要讨好他的女人有趣多了。

当然,他也不喜欢看到她一脸泪痕的样子。

那样的席沐安,失了灵气,失了傲骨,让人心疼。

姐,你就这样抛弃了和梓晨哥哥多年的感情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就不怕他会伤心吗?

席沐西似乎是在为叶梓晨鸣不平,沐安原本的淡漠在听到‘伤心’的字眼那一刻,也变的黯淡了起来。

伤心吗?

谁的心又不会疼呢?

梓晨是她最美的记忆,但是她也知道,他们不可能的。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的。

否则,她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宁愿把自己给一个老男人,也不愿意求梓晨了帮忙?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那只是徒劳。

所以到不如她果断一点。

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我和他散了不是正好给你留出空位来了?还是说,你已经找到了更好的,看不上梓晨的了?这样的话,我与他分手的时候就顺便告知他一声如何?

沐安含着笑,这笑容之下是隐忍的血泪。

她在这个家受的委屈,终于可以结束了吧!

即便是和简文墨在一起也好,她也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让自己搬出去。

如果在今天早晨之前她还抱着一线希望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彻底的绝望了。

这里,再也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了。

沐西,怎么抉择你还是尽快的做出选择比较好,毕竟我不会无期限的任你予取予求,而你的戏份也可以结束了,你的乖乖女形象还是演给席耀辉吧,在我面前那没有任何的用处!

她不会动心,也不会被骗了。

席沐安,你非要我说出你那不堪的过去是吗?我本来还念及姐妹情分的,既然你是这样看我的,那我就直说了,你陪酒的那些事儿,真以为没有人知道吗?
陪酒?

简文墨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儿,看了一眼沐安,又看向席沐西,她真的陪酒了?

简文墨微眯着眸子,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但是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那微眯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尤其是那斜视着沐安的眼神,仿佛随时都可以杀死人一样。

沐安仿若未觉。

谁,怎么看她,重要吗?

连她最在意的叶梓晨她都可以放下,她还怕没了一个简文墨吗?

这个并不熟悉的陌生人,有与没有对她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可是席沐西不一样,席沐西一见简文墨的样子,顿时觉得机会来了。

只要能让简文墨讨厌席沐安,她看席沐安还怎么在她面前嚣张。

这个看着就让人觉得碍眼的女人。

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简少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知道一下比较好,她为了钱不顾席家大小姐的身份,公然出去陪酒,要不然石福发也不会突然看上她,非得要她去陪一晚上才同意和席家的合同。她自己招惹了人不说,最后还害的席家生意都做不成,简直是……

沐西说着就泣不成声了,那样子似乎是席家和石福发的单子没有成都是她席沐安害的。

而席耀辉听到席沐西这样的解释,顿时也怒了起来。

我还说石福发怎么一口咬定了非得要你,原来是你自己惹得事,席沐安你还真是丢我席家的脸,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滚出这里!

席耀辉大吼。

沐安冷笑。

上上下下打量这金碧辉煌的别墅,每个角落都透着奢华,最终却是讽刺的一笑,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是你们抓着我不放。至于你的单子为什么没成,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女人,我想她比我还要清楚石福发是怎么回事。

沐安扫了一眼丁慧珍,丁慧珍怒道:你少诬陷我。

面上怒着,心里却是欣赏女儿的一番说辞。

本来石福发这件事她还寻思着怎么跟席耀辉解释呢,现在沐西这么一说,她倒是不用再想说辞了。

耀辉总归不会怀疑沐西的话的。

眼下,就看简文墨的了。

简文墨看了一眼沐安。

手臂忽然抬起搭在沐安的肩上。

老婆,看来你在这个家的人缘并不怎么好啊,你说你挺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做人这么失败呢?

简文墨挑起沐安的下巴,那戏谑的模样儿哪里还有刚才生气的样儿?

沐安诧异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瞧你这是什么臭脾气,难怪没人喜欢你。既然如此,我简文墨就为社会做点贡献,收了你这个祸害吧!

吧唧一下,吻在沐安的唇上,

沐安瞪大眼等着他,这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分明就是没信过席沐西的话,竟然还要故作姿态的说的他有多委屈一样。

被他牵着的手忍不住挖了一下他的手心,男人的大手吃痛,微微的松了一下,随即更加用力的捏了她的小手报复。

同时简文墨一脸笑意的看向席沐西,我老婆什么样,我会没你们了解?
老婆?

刚才听到简文墨这么说,他们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只是简文墨忽然郑重的说,屋子里的其余三个人都不由的惊呼出声。

席沐安,你……

呵!

见席沐西一脸惊讶的看着沐安,简文墨冷嘲的勾起唇。

勾引自己的姐夫,席小姐的家风让我刮目相看,但既然我简文墨今天来了,也就顺便宣誓一下自己的主权,今天开始沐安是我简文墨的,从今天起席沐安会冠上我简文墨的姓,跟你们席家再也没有关系,若是再发现谁对沐安动手或者是动了不改动的心思,我简文墨可不管他是男是女,绝对会一个不落的加倍的招呼回去。

简文墨唇边带着一丝玩味,但是那认真的语气,却是让屋子里的人都怔住了。

席沐安和简文墨……

他们结婚了?

不可呢,怎么可能呢?

丁慧珍眼里闪过一抹惊恐,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岂不是什么都不会得到?

席耀辉这个名副其实的商人,怎么会不利于这个机会?

以后她和沐西的日子可要怎么过?

而席沐西早就已经呆了。

脑子里不停的回放着昨天晚上在简介经历的一切。

那里明明有一个自称是简文墨未婚妻的女人,昨天还绑了她……

难不成简文墨是拿她当了席沐安的挡箭牌?

想到这个可能性,心里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席沐安,凭什么所有的好事儿都是你的,而我就只能是被忽略的那一个?

而席耀辉,此时眼神晦暗不明。只有那放在身侧打过沐安的手,此时在瑟瑟发抖。

简文墨冷眼看着,随即拍了拍手,马上几个西装革履的壮汉就快速的到了身边,简少,您吩咐。

去沐安的房间把她的所有东西都搬到我那里去,下午我要见到……

不用了!

沐安打断简文墨的话,最后看了一眼席家别墅,这里没有我的东西,我也不想哪一天他们说我拿了席家的东西而来纠缠。

就这样吧!

这里从来都不是属于她的地方。

她不需要带走什么。

就让她孤身一人的离开。

就当她从来没有生在席家。

转身漠然的离开。

简文墨的手臂僵在半空,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瞳孔深了几分,快步的跟上去,一边走一边叫道:简沐安,等等你男人。

我不姓简!

沐安恼,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

马上就姓了,先去改名再去结婚!

简文墨执拗的说,随着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屋子里的三个人始终没有回过神来。

好一会儿,席耀辉动了动身子似乎是要追出去,丁慧珍快一步挽住席耀辉的手臂,耀辉,你要干什么?

我……

席耀辉张了张嘴,深吸了一口气,我去上班!

平复了胸口的情绪,席耀辉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才像是往常一样神色无异的离开。

客厅里,只剩下母子两人。

席沐西看着自己的母亲,妈,这该怎么办?席沐安要是真和简文墨结婚了,我们母女俩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到时候我们会不会露宿街头啊妈,我怕……

席沐西小声的哭泣,丁慧珍眼神阴狠的看着某个点,随即忽然转身不怀好意道,去医院,我们也该去看看那个老不死的女人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