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亲妖孽宝宝》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夜雨璃江玉珩小说阅读

匕首掉在地上,夜雨璃表情僵硬,男人身上的檀香在鼻间弥漫,让她脸颊瞬间绯红。

江玉珩单手搂着她的玉腰,清冷的面容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手在夜雨璃腰间掐了掐。

“啊!”

夜雨璃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蹭’的一下窜了起来,“滚开!”

江玉珩被狠狠推了一下,险些从轮椅上掉下来,无辜道:“夜小姐怎么不讲理?明明是你自己撞进来的,反过来却怨怪本王,真是好没道理!”

“你刚才掐我腰了。”

“本王的手有抽搐症,不信你看。”

江玉珩不慌不忙的伸出手,可见他中指频频勾动,搭配他那张不冷不热的面容,让夜雨璃火冒三丈,“下流,恶心。”

这时,两个小包子从屋内冲了出来,鼓着圆圆的腮帮子,“坏蛋,不许你欺负我娘。”

他们扑到轮椅旁,**的小拳头砸在江玉珩身上,不痛不痒。

而门外的侍卫却觉得有失体统,登时跑进来五六人,“大胆,竟敢对王爷出手,看我不。”

“嗯?”

江玉珩冷眸一眯,一道强劲的内力爆发而出,直接把侍卫们震倒在地。

“连本王的孩子都敢动,你们是皮痒痒了?”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各自去领二百大板,今后谁若敢伤害他们,别怪本王不讲情面。”

“是!”

两个小包子呆呆的看着江玉珩,一时间竟忘了捶打。

“没吓着吧?”江玉珩露出一副慈爱的笑容,捏着两个小包子的手,“来,往七叔叔这里打。”

夜雨璃轻咳一声,“宸宸,轩轩,过来!”

“哦。”

世上只有妈妈好,两个小东西迈着小短腿,跑到夜雨璃身后去了。

“今日就这样吧,改天本王再来看你们。”

“不必,这里不欢迎王爷。”夜雨璃拒绝的很彻底,不给江玉珩任何讨好的机会。

留在此地也是无趣,毕竟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

江玉珩微微叹息一声,由宇樊推着轮椅,缓缓走出小院。

接下来的七天,江玉珩都没来打扰夜雨璃,母子三人有吃有喝,过得还算怯意。

七天后,到了夜家交还公孙蝶儿遗物的日子。

一大早夜雨璃就带着两个孩子,步行来到夜府。

管家夜清云站在府门外等候。

见到夜雨璃的一刻,他脸上挂满了唾弃和不屑。

再瞧瞧那两个不知跟哪个汉子生的小野种,夜清云更是无比嫌弃。

“磨磨蹭蹭的,进来吧!家主已经等了很久了。”夜清云说完,狠狠瞪了夜雨璃一眼,转身步入府中。

夜铄宸气坏了,愤愤道:“娘亲,我想揍他一顿”

夜雨璃微微一笑,“不行。”

“为什么呀?”

“因为会弄脏你们的手呀!他只是一条老狗而已,叫唤不了几年了。”

“是啊是啊,他刚才的样子,真的很狗诶。”夜轩轩咯咯发笑。

朗朗笑声传进夜清云的耳中,气得他老脸变色,却又不敢反驳。

“三小姐这边走!”

夜清云一路把他们带到主院,“家主在里面等你,三小姐进去吧!”

夜雨璃环顾四周,见主院侧门停了很多辆马车,看样子,夜府是来了不少客人。

正堂内传来阵阵谈话声,如集市一般嘈杂刺耳。

当夜雨璃带着孩子走进来的瞬间,聒噪声戛然而止,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

一双双冰冷的眸子透着无尽的嘲讽的轻蔑,似乎要把夜雨璃看穿一般,个个都是一副厌恶脸。

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是夜萧找来的帮手,成排的红漆圈椅摆放在大厅两侧,仿佛已经等待很久了。

夜萧坐在主位上,身旁是她的爱妾明氏。

“哈哈哈,夜雨璃,你真有胆子过来,那为父就成全了你。”夜萧说着,吩咐一旁的丫鬟,“拿上来!”

“是!”

片刻后,一张宣纸递到夜萧的手中,他在夜雨璃面前抖了抖,“小**,你给我看清楚了,这是一份断绝书,签了以后,你便不是我们夜家的女儿,更没有资格踏进这扇门。”

他挥起羊毫,签上家主之名,而后卷起宣纸扔到夜雨璃面前,“把字签上,然后立刻滚出夜府,我夜萧没有你这种混账女儿。”

“呵呵。”

夜雨璃杨唇冷笑,声若银铃,那张妖魅般的脸颊如冬日寒梅,欺霜傲雪,冷艳无双。

这一幕,简直看呆了大厅内的众人。

传言夜家三小姐容貌尽毁、丑陋不堪,可今日一见,夜雨璃皓齿明眸、国色天香,一颦一动都带着魅惑人心之态。

这哪里是什么丑妇,分明就是仙女啊!

“夜萧,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程度,一次次刷新自己的卑鄙下限。”

“哎呀,啊璃,你难能这样跟你爹说话呢。”

明氏温声细语的开口,脸上擦着上好的胭脂和水粉,但眼里的恶毒却无法掩饰。

特别是当她看到两个孩子之后,仿佛要呕吐一般,惺惺作态、恶心至极。

“娘知道这些年你一个人带孩子,肯定吃了不少苦,娘心里也很挂念你。如今回到府中,就不要跟你爹唱反调了,跪下来磕几个头,给你爹承认错误,然后安安心心的嫁给穆老将军,这才是你的归宿啊!”

明氏说完,还不忘抽出绣帕,悲恸欲绝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明氏,你算哪个山头的大葱,也敢自称我娘?给你脸了吧?”夜雨璃冷声质问。

明氏吓得直往夜萧的怀里钻,“老爷,你看她,妾身明明是为了她好,她不领情也就算了,竟还侮辱妾身,呜呜呜。”

“跟她废什么话?”夜晓姝攥着宝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时隔七天,她的香蕉唇总算消肿了。

“小**,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拿命来!”

夜晓姝睚眦欲裂,不由分说的冲了上来。

夜雨璃把孩子拉到身后,手捻银针,在夜晓姝长剑扫来的瞬间,将银针掷了出去。

“嗖嗖!”

“啊!”

锋利的银针没入腿中,夜晓姝双膝跪地,疼得直喊老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