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温客行周子舒第一次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下巴被掐的生疼,第一次被人如此欺负,眼里带着委屈的泪。

以前,都是她看着席沐安挨巴掌,什么时候想过会有人欺负到她的头上?

你威胁我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不讨文墨喜欢!

席沐西故意说得亲切,仿佛跟简文墨的关系已经十分深入。

莫婷婷眼神陡然间冷了起来。

的确,这女人戳在了她的痛楚上。

即便有了昨晚,但是昨晚的一场云雨是怎么来的,她比谁都清楚。

看来,我要是不动用点儿手段,你还真以为我莫婷婷是靠着家世才站在这里的了。

莫婷婷说罢,转身就走。

席沐西只身站在客厅,身侧的手狠狠地收紧。

不管面临什么困难,她都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

夜,微深。

奢华的皇城酒店内,沐安才抬脚进了房间,身后就传来嘭的一声关门声。

这冷易,还真是手快。

这是怕她跑了?

可也不像!

沐安心中划过一丝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转而对着面前那个邪肆的卧在沙发上,一身贵气却又犹如地狱修罗一般的男人身上,扬了扬唇。

快步走到简文墨面前,从钱夹里抽出一叠钞票放在简文墨面前。

你什么意思?

简文墨原本染着火气的眸子,此时见到沐安的行为,更是形成了燎原之势。

沐安扬眉,微微惊讶的挑眉看着简文墨,简少这么急着喊我过来,难道不是要钱?

说着,不等简文墨开口,沐安无辜道:三千块都在这里了,那两百就当是小费,麻烦简少以后不要再跟我纠缠了,我真没时间应付。

小费?

简文墨懒懒的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钞票,怒极反笑。

他简文墨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说给他小费,哦不,就算是男人也不敢开这个口。

这女人,胆子还真不小。

简少,我虽然不知道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但我们都是成年人,我希望这事儿就当是翻过页去,至于女人……简少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跟我这个小贫民百姓计较?

她虽说是席家的大小姐,但要真算起来,她在席家的地位,可能连佣人都不如。

至少佣人都不会随意的挨巴掌。

而她……

所以,你就自以为是的找了个女人过来?

简文墨扬眉。

原本滔天的怒火,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后,竟然莫名的消散了不少。

沐安轻笑。

我不过是顺水人情,她想,我又何必阻拦?

要真说起来,她还真带着点儿小报复心理,不过更多的,还是想要母亲快点儿进行手术,所以简文墨只能成为她利益的交换品。

谁让,对方刚好要这个筹码。

呵!简文墨冷笑,那声音里分不明情绪。

沐安站着不动。

只见简文墨从身旁抽出一纸合同懒懒的放在桌上。

我说过,除非是我腻了,否则你只能是我的人,这次我还就要纠缠不清了!

你!

沐安咬唇。

看着眼前的男人,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

席沐安,你应当知道,你母亲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就算是动了手术,但是就G市目前的医疗技术来说,也算不上顶尖。她的状况,最好是请来国外的专家,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否则……

简文墨说到此处,生生的顿住。

看着沐安越发难看的脸,知道接下来不用他说,她也知道情况。

当即,只等着沐安的反应。

沐安咬着下唇,眼里有震惊,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眼前的人是谁?

简文墨!

帝辰的总裁。

他想要什么资料查不到?

你、调查我……

几个呼吸之后,沐安只硬生生的挤出这一句话来。

简文墨扬眉,不置可否。

你想要什么?

许久,沐安才深吸了一口气问。

这人,必然是有所图,而他途的什么,她大致也能猜到,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的话,竟然依旧出乎她的意料。

只听简文墨说:三年,两千万。

斩钉截铁,丝毫不拖泥带水,势必是早就想好的条件。

沐安划过一丝苦笑,脸上带着一丝被羞辱后的难堪。

半晌,沙哑着嗓子,好!

只要母亲能好,也无所谓了。

不过是三年,又不是一辈子。

只是下一秒,就听简文墨继续道:我不喜欢养情人,也不喜欢我的人还与别人纠缠不清,所以一旦签了,我们立刻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而你也必须要跟你的心上人断的干干净净!

你怎么不去抢呢?

听到简文墨的话,沐安当即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

这人,还真是霸王惯了。

查了她的底细不说,竟然连男朋友也给查了。

她这会儿就像是个剥了皮的香蕉,赤裸裸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可笑的是她还要感恩戴德。

讽刺的话不由自主的从嘴里爆发出来。

简文墨不怒反笑,不由得扬了扬眉。

莫名的觉得她这副小兽磨牙的表情很讨人喜欢。

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

这才是她的爪牙。

被磨没,反而没兴趣了不是?

女人,我现在就是在抢!

简文墨好看的眉间缓缓地漾开一抹笑容,那眉眼含笑的他,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风华绝代的美。

不得不说,这妖孽实在是漂亮,但是这人品,实在是渣的可以!

简少放心,我既然签了合约,就会按照简少的要求履行,不过,作为合作方,你是不是要适当的配合?

她跟梓晨之间,迟早都要有个了断。

即便是简文墨不说,她也会毫不留情的断了跟梓晨的后来。

她已经不干净了,配不上他。

想到梓晨,心里不由得痛了几分。

眉头不由得微蹙,眼里的伤简文墨看在眼里,当即心中竟然升起点点的不悦。

他不喜欢她的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不问缘由,就是简单的不喜欢。

女人,这是你的事!

收起这份不喜,简文墨没好气的说。

这突来的怒气,让沐安有点儿不知所措,她又哪里得罪这位大少爷了?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合同,拿起笔,正准备签自己的大名,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我们可以结婚,但是我希望简先生对外保密。

为什么?

简文墨原本就深锁的眸子,这会儿更是掀起了一抹波浪。

他简文墨就这么见不得人?

多少女人排着队等着嫁给他,现在她竟然嫌弃他,还想跟他玩隐婚?

这就是个交易,早晚会有结束的一天,现在有多风光,三年后就有多落寞,我就是平凡的小职员,还指望着好好过日子。

她可不想三年之后,顶着简文墨前妻的称号,成了媒体的新宠儿。

沐安淡淡的说,语气中满是不屑。

当即,简文墨的眸子更深。

这女人,冷静的让他佩服。

却也干脆的让人恼火。

签字,哪来那么多废话!

简文墨陡然发火,拿着一支笔就朝着沐安砸了过来。

笔被简文墨摔在合同上,在合同上弹了一下才挣扎着没有掉在地上。

沐安看着这一幕,越发的拧眉。

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况,她也不打算拧。

明天母亲还要手术她不能在无所谓的事情上耽搁。

签了字,沐安抬眼看了一眼简文墨,好了,字签了,我可以走了吧!

随便!明天八点,我去席家接你!

简文墨扫了一眼合同,还算是满意。

沐安耸耸肩,不必,我有腿,可以自己去!

见简文墨又要生气,沐安连忙脚底抹油的跑了。

奢华的总统套房一瞬间恢复了平静,简文墨看了一眼合同上的字迹,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肆意而张狂。

想隐婚?

想撇清关系,跟他装陌生人?

呵!

门儿都没有。

他简文墨向来高调,就是不喜欢藏着掖着。

夜色撩人,席沐西一身轻纱,身后席家的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仿佛是在给她敲一个警钟。

这豪门大院,权贵大家,不是她一个小家族能够高攀的。

席沐西咬着下唇,冷风中不由得抱紧了双臂,眼里却全然都是不甘心。

我一定会成为简家的少奶奶的!

声音里满是坚定,那斗志昂扬的眼神,在叫嚣着一个少女的‘雄心壮志’。

山路蜿蜒,漆黑的道路上,路灯昏暗的灯光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就在一个转角,两个人影快速的冲出来,紧接着还不等席沐西反应,一人快速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另一人反手做刀在她的脖颈上用力的一砍,席沐西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带走!

漆黑的暗影下,一个清澈的女声响起,紧接着是汽车的轰鸣声,不过分钟时间,夜再次归为平静,仿佛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翌日,将近八点钟,沐安才准备出门,就见外面,一席黑纱,头发凌乱,满身肮脏的女人跌跌撞撞的回来。

见到沐安的刹那,女人眼神陡然犀利起来,下一刻,女人竟然像是疯了一般,猛地朝着沐安扑了过来。

席沐安,我杀了你!
席沐西忽然疯了似的扑过来,抓着她的头发用力的扯,声音里还带着一股哭腔,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席沐安,你这个骗子,你就是故意让我去受辱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没有安好心,我就不该天真的相信你,就不该让母亲同意你妈做手术,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了我,都是你!

席沐西歇斯底里的呐喊,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

沐安被扯得头皮疼,那头就好像是要被她连着皮给扯下来一样。

席沐西,你发的什么疯,你想去我就告诉你地址,你还想我怎么样?

贱人,胡说八道,到了现在还强词夺理!

席沐西紧紧地抓着沐安的头发,抓的她不得动弹,紧接着啪的一个清脆的巴掌就落在沐安的脸上,只是与昨天不同的是,巴掌落下,顿时沐安的脸上竟然带着斑斑的血迹。

那指甲抓伤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着。

沐安咬着唇,闭了闭眼,冷笑道,席沐西,这是你给我的第二个巴掌了。

那又怎样?我就是打你这个贱人了又怎么样?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我好心帮你,你竟然害我,活该你妈重病,活该她快要死了,都是你克的!

席沐西疯狂的吼着,沐安深吸了一口气,也顾不得自己的疼,一把扣住席沐西抓着她头发的手腕,随后反手就是一巴掌朝着席沐西的脸上过去。

席沐西,这是我还你的。侮辱我的母亲,你还不配。要真说不得好死的人,那就让丁慧珍不得好死吧!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能如此的理直气壮心肠歹毒,她才是最该不得好死的人!

一字一句,每说出一个字,心就更加的痛一分。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好人没有好报,反而是这些飞扬跋扈鸠占鹊巢的人在这里理直气壮。

公理到底在哪里?

道德又在哪里?

难道非得像他们一样,把自己变成一个坏人,才能找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

如果那样能救了母亲,那么她不在乎。

她什么都豁的出去,也就不在意这仅剩下的一点良知了。

手狠狠的掐在席沐西的脖子上,那一刻眼睛里迸射出骇人的光芒,似乎是想要把眼前的人给捏碎了。

席沐西,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酒店是你自己去的,我没有逼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或许也是你自己的报应,我不会一次次的忍让,如果我母亲出现任何的意外,我就不是掐着你,而是拿着刀子直接捅在你的心口了。要么好好活着,要么一起下地狱,如何选就看你的表现了。

穷途末路,除了这样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希望这样能吓住席沐西,让她进去之后不要乱说,只是这话音才落下,就见一人急忙的从里面冲出来,看到这边f发生的一幕,丁慧珍急急忙忙的大喊道,席沐安你在做什么?你要是敢伤了沐西,你们母子都别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