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老卫淑华二次上船

默小染摇头,她连什么项链都不知道,不过到了这一步,她只能赌那个男人真是肖梦寒:他会来找你的,其他我不该知道的,他不会告诉我。

绕了一圈,她还是和肖梦寒又牵扯上了关系,默小染心里苦笑,心里百味陈杂。

你不怕死?秦少保嗤笑,旋即转头看向王以玲:她很怕,既然你提到那个男人,不如我们去拜访下。

秦少保对着纹身男使了个眼色,脚步一迈就要带着默小染离开,默小染担心那纹身男对王以玲不利,她急忙开口:带着她一起去。,否则我不会去的。

好。秦少保脚步不停,人已经到了门口,她们俩都在他手里,他根本不担心别的。

默小染的手紧紧的握着,手心里都是汗,心跳不断的加速,一想到那个房间,她就控制不住的颤抖,扶着王以玲,她趁着为王以玲撩顺头发的时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

王以玲一震,抿唇不语,低着的头脸上的神情有着默小染看不懂的复杂。

电梯的数字不断的上升,默小染看着那变幻的数字,她的心突突的跳着,两个保镖先出去,接着是秦少保最,默小染扶着王以玲的双手突然松开,身体就扑向秦少保。

秦少保压根没想到默小染敢此时偷袭她,一个错愕身体就被默小染扑倒,默小染手里握着的钥匙紧紧的抵在了秦少保的咽喉处:别过来,都别过来。

小染。王以玲也是一愣,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来刚想逃,一只大手就掐上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提了起来,王以玲的脸涨的通红,她不断的拍打着纹身男的胳膊。

让他放了她。默小染手中的钥匙往前一送,一点红色在秦少保的脖子上出现,那是默小染的血。

秦少保眸光紧紧的看着默小染,话确是对着纹身男说着:放她走。

王以玲一得到自由脚步踉跄着就奔电梯里,她抬头看着默小染,着急的想让她进来,却因为脖子疼痛而发不出声音。

走,我不会有事的。默小染大声的对着王以玲开口,她的手紧紧的握着钥匙,努力的漠视着秦少保生吞活剥自己的视线。

颤抖着唇角,王以玲看着默小染,电梯的门缓缓的阖上,最后将默小染彻底的隔绝在这一方小天地之间。

小染,对不起,那项链被我弄丢了。双手捂着脸,王以玲泣不成声,她不是故意的,那宝石她只是觉得很昂贵,她一时财迷心窍以为趁乱就可以得手。

却不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狼狈的离开后,那项链也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电梯的数字键一个一个往下跳动着,默小染愣神的看着那数字跳动,她在那数字一闪了一下后,手里的钥匙颓然的松开,笑着对上秦少保吃人的视线:秦少,委屈你了。

默小染手心里染血的钥匙刺的秦少保额头青筋暴跳,啪的巴掌声,秦少保起身,甩了下有些发疼的手掌。

秦少保很少亲自动手打女人,今天第一次敢有女人用钥匙对着他咽喉:默小染,你有种。

秦少,我哪里来的种,不过是迫于生计的蝼蚁众生。默小染伸手抹去唇角的血渍,她慢慢站起,脸上生疼,断了一般的脚,她还是站的笔直。

秦少保牙齿磨着咯咯响,他保摆手制止了纹身男对默小染粗鲁的动作,他扭了下脖子,心里还是钦佩默小染的胆识,不过这不代表他会放过她。

看着默小染很镇定的神情,秦少保讥诮的诡异一笑:你以为她真的可以逃掉?你就这么信任她?

她跑不掉,你也不会轻易抓住她的。默小染眼睛看着地面,心里说不出来是轻松还是沉重。
那个房间的门紧闭着,按照光子说的,里面并没有人,秦少保让纹身男去拿了门卡过来打开门。

默小染自己率先走了进去,她避开那张大床径直的走到窗口,举高临下的俯瞰着下面奔流的车和行人,一切是那么的渺小,这就是生命,在高位者的眼中,予杀与夺。

搜遍了整个房间,并没有任何人在。秦少保的眸光里杀气一闪,脸上却是笑着走到默小染身边和她并肩看着下面的蝼蚁众生:想不想做一回空中飞人?

默小染心头一颤,她没有看秦少保,而是看着外面的天空,默小染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只要你不怕对房间里的主人没法交代,我无所谓。

慢慢的呼吸一口气,默小染很镇定,她知道一个道理,莫测高深,越是高位的人越是猜疑,高处不胜寒,他们输不起,现在还不是到报出肖梦寒名号的时候。

项链,我一定要拿回来。秦少保退后一步,两个保镖上前架着默小染就往窗户外送。

默小染一点都没有反抗,也没为自己哀求一句,外面的风吹乱她的发丝。

心里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默小染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她的眼睛看着被霞光映照了半个的天空,唇角勾着一个笃定的浅笑。

秦少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默小染的脸,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不怕死,到底是什么让她这么有恃无恐?

究竟要不要松手,两个保镖紧张的等着秦少保开口,他们的手抓着默小染的胳膊和腿,手背上青筋暴突,不是因为吃力,是生怕一个闪失。

秦少,秦少,不好……

我很好。秦少保瞪着冲进门来的光子吼着:什么事这么慌张?

光子进来看着面前的一幕错愕了下,然后疾步走到秦少保跟前低声说了两句,秦少保的脸色一变,转头对着两个保镖使了个脸色。

两个保镖颤抖着手将默小染提回了房间里,他们的额头上都是亮晶晶的汗珠,默小染倒是神情如常。

秦少保并没有再看默小染,而是大步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命令在他身后飘过去:带回去好好看着。

默小染还没等开口,后脖颈刺疼传来,眼前一黑,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黑色的兰博基尼划过夕阳的余光,肖梦寒突然想起想起什么,左手离开方向盘伸手从座椅下面掏出一个东西来。

那是一个假发,乱糟糟的发丝就像一堆理不清的黑线条,上面还有着廉价的香水味。

肖梦寒低头看着那个假发,眸光暗沉,手指收拢握紧,车窗慢慢滑下,没有一丝犹豫,肖梦寒将假发扔了出去。

黑色的假发在空气中翻滚着,随着风飞高落低,最后啪的一声落在某个车子的挡风玻璃上。

什么东西?秦少保挑眉,他还赶着去见客户,那项链如果真的被肖梦寒拿去,想想秦少保就头疼。

刚刚秦子衡打电话过来狠狠的教训了秦少保一顿,那房间的客人是肖氏集团总裁肖梦寒,是秦家巴结都巴结不上的大人物。

项链落在肖梦寒的手里,秦少保揣摩不出肖梦寒的心思。

看着车窗上突然多出来的假发,秦少保更是火大,对着开车的光子怒吼:你眼睛瞎了,怎么开车的?

秦少,这好像是那个女人带着的假发。光子小心翼翼的将假发拿到秦少保面前开口:这味道一模一样。

秦少保嘴角抽搐,光凭味道就能断定?不过光子接下来的话让秦少保心头一动。

这之前兰兰带过,会所的东西都有标志。

假发的里面,赫然印着会所的独家标志,这是专门供应里面的女人打扮迎合客人喜好准备的,秦少保眉头紧锁,他转头对着光子开口:那女人醒来没?
还没有呢,秦少,要不要找人泼醒她?

不用了,你这样做。秦少保低声对着光子交代着,他决定送给肖梦寒一份大礼。

听着秦少保的交代,光子咂舌,看样子秦少是下血本了,那媚艳可是十万一粒,竟然要一次就用上三粒。

不管那项链是不是肖梦寒主动让那女人拿走的,秦少保不想和肖梦寒成为敌人,这个城市就没人敢成为肖梦寒的敌人,那是一个让很多强者都避其锋芒敢招惹的男人。

那条让秦少保心心念念的项链摆放在某个权威人士的桌子上,坠子已经打开,里面的东西就这样的大白于天下。

秦少保还在想着该怎么拉拢肖梦寒,倚靠到更稳固的靠山,让他的势力更强大。

同样的项链摆放在另一处桌子上的,还有仰躺着的默小染。

她昏迷着,嫣红的唇有着邀人品尝的红润,本就精致的小脸此时画着淡淡的妆容,高挺的小鼻梁,吹弹可破的脸蛋,黑色发丝铺散开在冰冷的桌面上。

单膝微微屈起,身上浅绿色的柔纱裙摆顺着桌子边缘一路垂泄到地面,一如迷失在人间的仙子,又像是在等待着王子亲吻的公主。

光子不断的推开拦着他的几个保镖,努力的对着默小染垂涎的严亮恳求着:严总,严总,这是秦少的女人,对不起,真的不能。

光子,你跟我说这套?我和秦少保玩一个女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胡同里拣残渣剩饭呢。

严总,我求你,这是秦少给别人准备的,严总,我对秦少交代不了,要不您给他一个电话?

行,等我玩的高兴了,我就给他电话。蛮横的严亮咬着雪茄,双眼直直的盯着桌子上的默小染。

一抹亮晶晶的口水顺着唇角吧嗒滴落在严亮大红的衬衫上,这样的货色他第一次看见,不玩太对不起他自己了。

吸溜着又要流出去的口水,严亮伸手抱起了默小染,好香,默小染身上特殊的香味让严亮一震,他大步走向自己的座驾。

不行啊,那是秦少给肖总的,肖梦寒。光子看着正要被送走的默小染驶离他的视线,光子狠狠抽了自己两巴掌,急忙掏出手机拨给秦少保。

占线,光子满头大汗,这个时候秦少的手机怎么能占线呢?

光子不断的拨着手机,秦少保的手机一直没有都是显示占线的声音,他又拨给其他跟着秦少保的保镖,这要是出事了,光子十个脑袋也不够秦少砍的。

严亮也在忙着打电话,邀请着各路神仙:喂,华子,在哪呢?靠,极品货色,秦少那家伙私藏被我逮到了,对,来我家,好东西啥时候忘记你了。

玩什么明星啊,都烂了,六子,我这里可是有下凡的七仙女,对,我家,绝对的好货色。

嘿嘿,梁总,有好东西,要想知道就快点来我家。

打完最后一个电话,严亮回头眼冒光的看了一眼还昏迷的默小染。

砰,正到兴头上的严亮身体一震,方向盘脱手,车子冲上一处护栏停了下来。

靠,开车没长眼睛。严亮不爽的下车,猛砸着那辆撞了他要逃的车子挡风玻璃:给老子滚下来。

肖梦寒慢慢放下车窗,冷冷的看了一眼外面叫嚣的严亮,嫌恶开口:你的手脏了我的车。

什么?严亮手一指肖梦寒刚想叫嚣,视线落在自己手指上黏糊的东西,恼羞成怒的吼着:你知道我是谁吗?今天撞了老子的车,不管你是谁都甭想善了。
肖梦寒眸光一眯,伸手拿出手机打了出去,简短的声音,不过几句随即挂掉。

找人?哼,严亮掏出自己的手机也要拨出去,在这个城市和自己比人脉,闪瞎他的狗眼。

严亮的手机号还没拨出去,到是有一个来电,严亮急忙接通,转头刚刚还屌的脸立即充满了奉承的微笑:您老怎么……

显然对方没有给严亮发话的余地,噼里啪啦的一顿,严亮不断的点头哈腰,额头大颗大颗的冷汗冒出。

最后几声嘟嘟,严亮在回神已经是一张看不见眼睛笑抽的脸。

不好意思,我瞎了眼,我的手脏了你的车,要不,我给你擦擦,不打不相识,您看……

肖梦寒发动车子,没有看一眼严亮,那脏兮兮的手在碰自己的车,肖梦寒会忍不住想剁了,瞄了眼严亮半开车门里露出来的女人裙摆,肖梦寒一脸厌恶。

靠,拽什么?严亮发动车子,加速离开,真是晦气,也不知道刚才那高贵冷傲的男人是谁,竟然能惊动那么高的层面。

车速开的并不快,肖梦寒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种怪异陌生的感觉扼制着他的心,从后视镜看着背向开走的车子,他的视线突然眯起落在车后的某个东西上。

方向盘打转,肖梦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竟然鬼使神差的将车倒转回去。

车轮停在一个水绿色的丝带边,上面鲜红的血晕染开片片梅花,肖梦寒想到哪里不对劲了,刚刚那裙摆下是一双受伤的脚踝。

亮子,行啊,搞到这么靓的妞,哇塞,这皮肤嫩的,一捏一把水。

华子,闻闻,这可是媚艳的味道,我上次在秦少那里见过,呵。

媚艳,是十万一粒的那个?华子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严亮,低头就凑近默小染的脖颈间深深闻了下。

一股特别的梅香进入华子的脾肺,根本就死命玩一把,都甘愿啊。

等不及,华子伸手就要扯掉默小染的裙子,不想严亮伸手拦下:等都到齐了,在动手,咱可不能学老秦不够义气。

这是哪里?默小染的身体动了动,迷糊中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游走在她的身体里,让她厌恶,害怕,她努力的躲避着,那些东西如影随形,不断的捏抓着,疼痛中带着屈辱。

不,不,放开我。默小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陌生的脸。

严亮哈哈大笑,他一把扯过默小染:美人,别害怕,哥哥们疼你。

滚。默小染眩晕着,牙齿咬住唇角,一股刺疼她的手抓住一个东西就扔下对靠近她的脑袋。

靠,真是个辣椒。华子一甩手打掉默小染手里的台灯,顾不得头顶的伤,下一秒哗啦的扯过大箱子,里面赫然是那些让人胆颤心惊的东西。

其他几个人都凑到箱子跟前去选东西,各种污言秽语冲入默小染的耳膜里,她努力的挣脱着,身体跌倒在地上,来不及起身脚踝就被人大力抓住拖了回去。

放开我,放开我。

无力的声音,带着挣扎,更加刺激着严亮他们,在他们的眼中,默小染不过是可以随意折腾的货物。

你吃了媚艳,你身上的一切都是为了娱乐男人,别装什么清高,伺候好了哥几个高兴,钱少不了你的。

不,我不是,我是被逼的,放开我。

默小染的身体被整个倒提起来,裙摆倒垂,露出她白皙修长的腿,脚踝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鲜红的血液蜿蜒着流在白皙的肌肤上,妖冶如曼珠沙华,刺激着那一双双被染红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