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被路人公共车受孕 直不起腰pop阿

皇家酒店,沐安看着面前奢华的总统套房,眼睛出神。

只要跨过这扇门,母亲的手术也就可以开始了。

可是一旦进去,她要付出的就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她三年里不掺杂质的恋情……

梓晨,再见了……我心中最美好的男孩儿……

嘴里喃喃出声,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

她爱了三年的人啊,终于要作手挥别了。

床上,男人听到女人嘴里发出的轻喃,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暴戾的神色。

一夜无眠……

翌日。

金色的光芒笼罩在偌大的床上,酣睡中的女人不耐的蹙了蹙眉,抬手臂触摸到一具温热的身体后。

沐安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随即猛地坐了起来。

你不是石福发?脑海里不停的搜索着昨晚发生的事儿,零星的碎片在脑海里划过,随即看了一眼床上懒懒的侧卧,一双好看的眸子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精致男人,沐安石化了。

石福发?

你喜欢那个老男人?

男人好看的眉微微的拢起来,拧着眉,探究的看着她,这口味是不是也太重了?

若说之前不知道石福发是谁,但昨晚……

想到那死胖子,他都想吐。

再说,他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不管怎么看,也比那个公猪强吧!

拧眉,见她急忙的掀开被子要走,简文墨连忙伸出手捉住她纤细的手腕。

你去哪?

去找他,睡他!

既然第一次给出去了,也就不在乎多一次了。

只要能救母亲,她什么都不在乎。

只是她这强悍的话才落下,就见他的脸上染上几分薄怒。

死女人,睡了我还想睡别的男人,你是活腻了?我不许!

强势而霸道,带着属于他的唯我独尊。可惜,这要是用在别人的身上或许有用,用在她席沐安的身上,还真是用错了地方。

身子是我的,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对你负责?你以为你是旧社会的小媳妇儿?想要多少,两千够不够?

沐安伸出手指头比划了一下,床上的男人一听,差点儿背过气去。

他堂堂帝辰集团的总裁,一晚上就值两千?

她还真敢开价!

三千,不能再多了!

见他明显不满,她连忙打断他,伸出三个手指头,那一锤定音,不管你同不同意都是这样了的霸王模样儿,竟让人莫名的觉得可爱。

简文墨不由得轻笑。

才要出声,就见她已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掏了掏口袋,拿出仅有的二百块钱递给他,喏,现在只有这么多,先付个定金,剩下的等我回去给你。

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笔,在酒店的菜单上写了一串号码,撕下来递给他:这是我电话,你拿着,要是想要剩下的钱,就打电话给我,当然,要是觉得三千太少,你也就不用联系我了,再见
一个小时之后。

席家。

高大挺拔的建筑,精致小巧的花纹雕刻。

一景一物,都在彰显着权势和金钱。

此时,沐安站在门外,看着院子里停着的几辆限量版豪车,眼里不由划过几丝惊讶。

席家在G市也算的上是豪门,但是这么奢华的手笔,还是少见。

这车子,随便一辆就得上千万。

她可不知道席耀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正想着,就见主屋内,一行人闲庭阔步的出来,为首的男人五官精致,仿若鬼斧神工雕刻出的一般不带任何的瑕疵。

一双眼睛深沉中带着几丝精锐,微微扬起的唇畔勾勒着天生的傲气。

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过来的一瞬,仿佛看到了男人嘴角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拉长,随即抬脚就朝着她的方向过来了。

顿时,沐安只觉得头顶多了一片乌云,下意识的要跑,却已经晚了。

一步站定,男人定定的在距离她只有两步的距离停下。

一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席小姐,又见面了,当真是缘分啊!

男人意味深长的说。

沐安只觉得头皮发麻。

心里不停的想着,这男人怎么会在这儿?

那个……

沐安张了张嘴,仰起头,露出一个虚伪的笑容。

却见面前的男人神情陡然一冷,一步上前,单手撅住她的下巴,席沐安,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不准再跟任何男人有牵扯,你成功的挑起了我的兴趣,所以,除非我玩腻了,否则,你别想跟我撇清楚。

三千块钱,就想买断他们的关系,休想!

他简文墨岂是她说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人?

何况,昨晚……

今晚,老地方见,要是见不到你的人,后果自负。

简文墨说着,见沐安脸色陡然一变,不由得扬唇笑的多了几分暧昧。

昨晚的味道,我很喜欢……

若说,起初是因为药力,那么后来,纯粹是顺着本能。

那味道,只有尝过之后,才食髓知味。

懒懒的放开撅住沐安的手,简文墨双手插入裤兜,擦着沐安的肩,志得意满的离开。

听着车子的引擎声响起,沐安身侧紧握的手缓缓地松开。

老地方?

呵!

去他的老地方。

若是可能,她情愿永远不要想起昨晚的一切。

眼见着简文墨离开,沐安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要上楼。

然而,才走了一步,一清脆的巴掌猛地甩在她的脸上。

啪!

耳边一阵轰鸣,脸不由得侧向一旁,紧接着火辣辣的疼蔓延开来。

席沐安,你真是长胆子了啊,还是你骨子里就天生下贱,为了攀上权贵,连你母亲的命都不要了?我让你去陪石总,现在竟然给我弄出个简文墨来,你以为你是谁,以为攀上简文墨,就能出了这席家?你休想!

怒骂和咆哮声劈头盖脸的袭来。

沐安抬手轻抚着脸上灼热的疼,懒懒的扬了扬唇。

是啊!我就是天生下贱,可是再贱,我也不会主动勾引已婚男人,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

石福发的确已婚,但那也是石福发看上了她,而不是她自己送上门。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呢?

要不是她,自己的母亲怎么会落得一身病根,又怎么会到现在穷困潦倒无钱治病。

想到曾经对着父亲开口,要母亲的医疗费,这个女人那丑陋的嘴脸,心里不由得浮现出深深地恨意来。

甚至,到现在,她好不容易存够了母亲的医药费,却被这女人按着医院那边迟迟不能动手术。

一切,都是她,都是她丁慧珍!

你、你说什么?

丁慧珍是何等聪明的人。

又怎么不知道沐安说的是谁。

双目圆瞪,满目怒气的指着沐安。

你、你再说一遍,你看我不打死你!

这是她的痛,沐安明显是戳到了她的痛楚。

可是那又如何?

虽说这举动很幼稚,但心里莫名的欢喜,她就是喜欢看丁慧珍恼怒的样子。

我说了又如何?你丁慧珍勾引已婚男人,破坏别人家庭,现在还要谋财害命,你会遭报应的!

一字一句,恨不得把心中的委屈恨意都说出来,丁慧珍顿时猛地抬手,朝着沐安的脸上就要抓过去,那平时保养姣好的尖锐的指甲,此时成了利器。

只是,她快,沐安也不慢,快速的抬手握住丁慧珍的手腕。

丁女士,我晚上还要去见人,你最好是消停点。不然……

我管你见的是谁!

丁慧珍怒吼一声,紧接着另一手快速的抓住沐安的长发,左手猛地挣脱沐安的桎梏,抬手猛地就抓过去,沐安下意识的向后一闪,指甲擦着脖子划过,留下一条淡淡的血痕。

席沐安,别以为你翅膀硬了,可以挣脱我掌控了,我告诉你,没门儿!现在就去给我陪石总去,马上
丁慧珍歇斯底里的吼着。

小三?

什么才是小三?

别再跟我说什么小三,要怪,就怪你母亲没能耐!连自己的男人都抓不住!

丁慧珍疯狂道,沐安脖子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银牙紧咬也不示弱。

她忍了太久,这一次,她不想忍了。

脚下一勾,怒急的丁慧珍一个不防备,紧接着就摔倒在了地上。

啊——

丁慧珍气节,倏地竟然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老爷子,欺负人啦!我一手把她带大,现在她竟然欺负到我这个继母的头上了!我真是命苦啊……

哭天喊地的声音,引得原本进了书房的席耀辉快步的下来,见到丁慧珍坐在地上痛苦的一幕,席耀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

闭嘴!成什么样子!

突然出声的怒吼,吓得丁慧珍顿时断了音儿。

哽咽了一下,怔愣的看着席耀辉。

你、你吼我?

我不仅吼你,我还要打你呢!

席耀辉猛地拖着丁慧珍的头发,硬生生把人给拽的起来,用力一甩,丁慧珍就跌在了沙发上。

这件事不准再提,要是再听见你说,别怪我不顾夫妻情面!

毕竟,简家,不是他们席家能惹得起的。

胸口一起一伏,头皮火辣辣的疼。

丁慧珍满面怨恨的看着沐安,沐安冷冷的扬唇,转身上楼,眼前却又拦了一人。

一席粉色公主裙,脸上带着稚嫩,一双大眼睛更是透着她所没有的天真。

姐姐,你不是要跟梓晨哥哥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跟简文墨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沐安冷冷的扬唇。

你、你这么做, 怎么对得起梓晨哥哥?

席沐西突然朝着沐安大吼。

紧接着抓住沐安的衣领,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再次落在沐安的脸上,沐安抹了一把火辣辣的脸颊, 缓缓地转过头来,只见席沐西颤抖着收回双手,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不可置信的收回自己的手。

那模样儿,俨然是吓到了。

甚至,眼里竟然泛起了泪花。

打了人,她竟然哭?

沐安真觉得这天要下红雨了。

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人设?

见沐安不说话,席沐西越发的紧张,张了张嘴,好半晌才又胆怯道: 你、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我去见简文墨,把一切都告诉他!

席沐西拧着眉,胆怯而又急促的说。

只是这话说出来, 沐安顿时笑了起来。

席沐西,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讥诮的一笑,上前一步,站定在沐西面前,沐安懒懒的扬唇,一双眸子仿佛早就看穿了她的伪装,让我去陪睡的是你母亲丁慧珍,昨晚,即便不是简文墨,也会是石福发,这有什么区别?何况,这样不是正好,我的身子脏了,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追求梓晨了,岂不正合了你的心意?

姐,你胡说什么,我都是一心为了你和梓晨哥哥好,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席沐西急切的辩解,只是不等她再继续说下去,沐安便冷冷的打断。

要是真为了我好,就让你母亲同意我母亲的手术!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吼出来,沐安心里满满的都是怒!

要不是丁慧珍阻拦,给医院施加压力,谁要是敢给她母亲动手术就直接轰出医院的话,她也不会跪着求她,更不会在万般无奈之下,答应出卖自己陪那个恶心的老男人!

一切,都是丁慧珍,而其中,席沐西怕是也出了不少力!

沐安的怒吼让席沐西怔住,颤抖着看着沐安,嘴唇颤抖,似乎是被沐安突来的怒吼给吓到了。

只是,下一秒就听沐西小声道:你、你把简少说的地址告诉我,我、我就说服母亲同意阿姨的手术!

皇城酒店,2806号房间。

缓缓地扔下一个地址,沐安瞥了一眼楼梯下竖着耳朵的丁慧珍冷冷的上了楼。

虽说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眼下她也只能赌一把了。

楼下。

丁慧珍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全然都是怒火。

西西,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她刚才敢那样对我,保不准她是骗你的。听妈的,不要去,这女人心思歹毒,她肯定是随口说的,想把你往火坑里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