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打开腿一点也不疼 把老师玩到怀孕

菜场里人来人往,还有很多小贩将菜摆在通道两边,默小染拉着王以玲的手钻往人多的地方冲。

小染,他们会不会追上来?

不知道,你怎么被他们抓住的。

我?王以玲眸光闪动,最后吐了一句:我没逃多远就被他们抓回去了。

正寻找着隐蔽地方躲藏的默小染没注意身后王以玲的神情,她眼角扫到一边正靠路边等客人上去的公交车,默小染心头一动,拉着王以玲在车门关上的前一秒登上了车门。

公交车上,两个人惊魂未定,大口的喘息着,车里的人很多,她们找了个空位坐了下去,尽量的低头避免被人注意。

默小染双手疼的直抖,鞋子里都是温热黏腻的感觉,那不是汗,默小染不知道自己这双脚会不会残废了。

王以玲几次想开口问默小染,最后看了眼周围的人,她闭上了嘴巴,眼眸里剩下复杂的视线。

公交车开出去没有几分钟,突然一个大摆尾堪堪停在了路边。

车里一些没坐稳的客人身体被甩的离开座位,王以玲冷不丁没一头撞在前面的把手上,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怎么了?

这是怎么开车的?

车里乘客各种声音质问着司机,司机脸色难堪的转头,并没有解释一句,而是紧张的看着车门的方向。

公交车前面已经被十几辆车堵截住,几十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已经那着一米多长的棍子敲着公交车的门,不断的在外面叫嚣着。

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报警。

默小染和王以玲相互看了一眼,她们刚想站起溜到后门的方向,砰的一声,贴着车门边的玻璃碎裂,吓的王以玲啊的叫了出来,脑袋就钻进了默小染的怀抱里。

下车。外面的男人棒子一指王以玲吼着:你们敢在秦少宴会上捣乱,就该知道自己的下场。

小染,我怕。王以玲双手紧紧的抓着默小染的胳膊,全身打颤,她真的没想到那些人这么快就追了上。

一想到那里面几个女人的下场,王以玲脸色更加的苍白,全身发抖。

车门已经被打了开,几个胳膊上都是纹身的男人上了车,手里拿着棍子大步走到默小染跟前,一个粗壮的男人伸手就拽向王以玲,一双发狠的眼睛冷冷的瞪着默小染开口:你们以为跑的掉吗?她偷了秦少的东西,不交出来就拿命来抵。

有几个抱不平的在后面嘀咕了几声,男人一棍子过去,砰的一声,座椅破裂,车里立即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乘务员和司机此时都看着王以玲和默小染,眼神很清楚,不管她们怎么得罪那个秦少,不能连累这一车的乘客,他们刚截车闹事,就是有恃无恐。

默小染抱紧王以玲,抬头看着那男人:你说她偷东西,好,把车开去警察局,让警察来介入还你们公道。他们的目的默小染很清楚,她只希望司机能够听懂她的话将车开去警察局。

男人笑了,阴测测的:你是同犯吧,秦少的话你们当耳边风,是自己走,还是我们把你们的腿打断拖你们走?

这是法制社会,你们未免太无法无天了。默小染抬头挺直了身体直视着那男人:我们是报社记者,约了政要采访,请让开。

政要?就你们那个小破报社,还能采访到政要?男人讥诮着,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递给了默小染。

默小染没有接,手机里已经传来主任颤抖的声音:小染,我让你们上次去是采访秦少的,不是让你们偷东西的,你们到底拿了秦少什么东西,你们自己承担,别把责任推到报社来,你们去跟秦少道歉解释。
主任咆哮的声音,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听的见。

默小染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松开王以玲自己站起身来:我跟你们去,和她没有关系。

是她偷的,你们谁都跑不掉。男人一把扯过王以玲的头发拖着就往车下走,王以玲疼的大喊大叫着,默小染急忙跟着下了车。

几十张红色的票子被刺身男人甩进公家车里,挡着公家车的几十辆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让出了一条道来。

公交车司机门都没来得及关就一路踩着油门逃命一般的开走了。

放开她。

你凭什么命令我?

凭你是男人,凭你的主子是秦少。默小染深深呼吸一口气:他要的不是被吓傻了的女人,在没有见到他之前,你是不是该客气点。

好,好一个伶牙俐齿,等到了秦少面前,我看你们怎么死。男人一脸狠荏,松开王以玲大手一摆,一辆车子就开了过来,后车门打开,正对着王以玲和默小染。

默小染扶着王以玲,她没有说一句话扶着王以玲坐进了车子里。

王以玲摇头一直哭,默小染摇头,哭是没有用的,事情还的解决,她并没有和那个秦少正对面过,看这阵势那个秦少确实丢失了东西,而且很贵重。

默小染做记者也不是几天的时间,她深知一种人能够上通天,下达地府,秦少就是那种人,手腕和脚踝疼的厉害,默小染咬牙。

车子稳稳的开在路上,车速极快,这一次没有人在看守她们,默小染明白了她们是逃不掉的。

默小染压低声音问了王以玲一句话,王以玲哭着摇头,默小染没在说什么,她将头转向车窗外,眸光深邃,犹豫着要不要让宣鹏出面,也不知道他出差回来了没有。

依然是那个神秘的私人会所,原本奢华喧闹的大厅此时安静的很,没有一个人影,昏暗的光线让人平添忐忑。

王以玲握紧默小染的手,忐忑的几次想开口,最后都害怕的闭上了嘴巴。

没事,我想和秦少解释开了,就好。默小染反握着王以玲的手,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纹身男带着她们在一扇大门前停住脚步,冷冷的睇了一眼默小染,伸手推开了门。

女人笑声立即从房间里扑面而来,默小染的脑海一紧,突然有种不能善了的感觉。

正对着门的方向一张大沙发上,一个手里端着高脚杯的男人半敞着衣衫坐在那里,两个明艳的女人正趴在他的身上。

默小染的视线落在地面某一处,轻声开口:秦少。

秦少,她们来了。纹身男恭敬的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在秦少耳边低语着两句。

秦少保视线扫了面前两个衣衫寒酸的女人身上,他轻轻摆手,那两个女人不依的扭着身体发嗲不肯离去,秦少保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两个女人立即噤声退出了房间。

大门在默小染她们的身后关了上,王以玲哭的更厉害了,颤栗着身体整个体重靠在默小染的身上。

默小染抬头看着秦少,冷静的开口:秦少,我承认接过采访你的任务,但是并没有成功,我请求你放了我的朋友,她和这件事无关,只是想帮我完成采访任务,我们只是为了生活讨口饭吃的小角色,不敢耽误了秦少的宝贵时间。

你叫默小染。秦少保看着面前的女人,他笑了,阴柔的脸上有着不协调的阴冷:你是第一个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走的女人,她不是,她是我故意放走然后又抓回来的。

秦少保的手一指王以玲:她拿走了我的项链,打伤了我的客人,我放走了她,为什么?

秦少保笑的得意而嚣张,那张脸在默小染的视线里慢慢变了形,最后只剩下一张血盆大口:我不管你们谁拿了我的项链,立即交出来,要不然我不敢保证他们会怎么招待两位
那么多人,为什么秦少保就一定肯定是我们拿了?默小染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的女人有几十个,她看着秦少保,视线丝毫不退缩:秦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住口,就是你们拿的。纹身男还想在说什么,脸上突然泼过来的红色酒液让他立即躬身:秦少,对不起。

秦少保将空了的杯子重重的放下,他起身走到默小染身边,眯眼看着她,突然伸手就摘下了默小染鼻梁上的眼镜。

默小染下意识的低头避开秦少保跟刀子一样的视线,她很少离一个男人这么近,强忍着避开的冲动。

项链默小染见都没见过,王以玲也否认拿了,看秦少保的样子也不像栽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项链是她拿的,是你转移的,默小染,王以玲,你们打着采访的名义施偷盗之名,当我秦少保是傻子吗?采访我至于潜伏进我的宴会?秦少保的手一松,眼镜落地,光可鉴人的皮鞋一脚踩上去,秦少保转身对着门口站着的保镖点了下头。

王以玲挣扎着不肯被两个男人架走:不要不要,小染救我,救我啊。

秦少保就站在默小染面前,冷冷的看着默小染,他此时看的仔细了,突然发现默小染很漂亮,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美,是一种东方传统含蓄的美,和那些他玩过的女人完全的不一样。

如果不是那条项链很重要,秦少保还真想就此打住好好的怜香惜玉一番。

粗大的链子绑上王以玲的手腕将她拖到了一把椅子上,王以玲的手被倒绑着到脑后,一条毛巾塞子她的嘴里。王以玲的腿被两根绳子扯的大大分开,绳子的另一端在两个男人的手里,他们不断加重手里的力道。

默小染冲过去,纹身男一把扯过她将她推倒在地,房间里响起王以玲痛苦的闷哼声。

秦少保端着一张和善的脸看着默小染,声音发冷:那项链在哪里?

在一个男人手里,那天你的人也进去过。默小染看着王以玲痛苦的哭着,她抬头看着秦少保:放了她,我带你去拿。

秦少保摆手,两个男人松了手中的绳子,却没立即松放开王以玲。

默小染深深呼吸一口气,她从地上沉默的起身,站在秦少保面前:那个人,你未必得罪的起。

还有我秦少保得罪不起的人,我很好奇。秦少保笑了,眼角扫了一眼默小染转头问着纹身男:那天谁追的她。

是光子。

让他来见我。

是。

默小染再次看见了那个追捕她的光头男人。

光子狠狠瞪了一眼默小染,一脸奉承的在秦少保面前点头哈腰:那天是有追到一个房间,里面的男人指明说认识老爷,后来我们去查了酒店的住宿情况,前台说是用的尊贵金卡,可以不用登记客户名字。

尊贵金卡?秦少保挑眉,这家会所是他爹和几个朋友开的,几十年了。

当初这金卡还是他爹在开业时为了打通一些环节做的,不超过十张,张张送的都是重要人物,当时确实有规定在这里休憩的话,金卡不用登记详细资料。

秦少保凝眉,紧紧的逼视着默小染,想从她的视线里看出点什么来。

那客人退房没?

没有,不过据前台说,那客人自昨天离开后,并没有在出现在酒店里,房间是订了七天的。

秦少保眸光半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才挥挥手:光子,你去调取那天会所的视频查找下那人的资料。

是。光子应声离开,秦少保看着默小染,突然起身:你说你把项链给了那个人,他叫什么,做什么的,为什么要让你偷我的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