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全本资源 路遥知顾原完整未删减版

第6章

陌言的到来,的确给了路遥知不小的压力,她总是能想到齐秦那恶心的嘴角。

而且陌言还时常来她办公室转悠,是故意跟她显摆吧。

路遥知一直按着太阳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这陌言不过是做了三儿的人,没什么好怕的,既然这样她更应该表现得无关紧要,才要最重要的,不能被小看。

自我催眠的效果的确不错,路遥知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这会,陌言又推开办公室的门,手中还抱着一大堆文件夹。

距离她刚才到办公室的时间,还不超过五分钟,这人就如此的小心眼?

“路总,听说公司的事,你最了解,我有些地方还是不太懂,可不可以帮帮我?”

陌言那搔首弄姿的语态,路遥知差点就要拒绝了。

想到她是董事长的女儿,赶紧安抚,不能生气,生气是魔鬼,会变老!

路遥知马上摆出笑脸,让陌言将文件出过来,她负责讲解就好,可是不管路遥知说的多仔细,陌言都在玩手机,亦或是打哈欠,压根就听不进去,相反,路遥知更觉得她是在戏耍自己。

“陌副总,麻烦你在让你请教的时候,端正好你的态度!”

路遥知已经快失去原有的耐心,一顿一顿的提醒着陌言。

可她故作惊讶,还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做错,怎么要这样说她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

“不好意思啊,路总,刚才齐秦回我消息,说宝宝在家有点吵闹,所以就太聚精会神,但是路总说的话,我全部都记在脑子里了,放心吧。”

陌言这是有意显摆,她年纪轻轻家庭美满,还有儿子,相反路遥知这种三十岁女性,连结婚证都没有。

路遥知压制怒气,将文件全部整理好,塞回陌言手中,主动去打开办公室的门,请陌言离开。

想说的已经告知路遥知,她待着也没意思,愿意来公司,也是听说路遥知是总裁,想要来宣布主权而已。

“那就谢过路总。”

“不必!”

陌言走后,她毫不客气的将门关上,气急败坏的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玩偶,使劲蹂躏。

太可气了,一个小三,横**别人的生活中,还能将自己说的这么无辜。

路遥知想到心里就有气,又没有地方发泄,这时办公室门被人推开,路遥知还以为是陌言又不要脸的跑回来,抓起玩偶就向门口砸去。

谁知进来的那张脸,竟然是顾原,他被玩偶只扑脸面,还懵了一阵。

路遥知也知道砸错人,赶紧道歉,顾原反而没生气,将玩偶塞回路遥知怀中,主动坐在她身旁,询问道:“那个董事长的女儿,就是抢了你男朋友的女人吧?”

“嗯。”

路遥知点头,看起来有点沮丧,不是因为提及齐秦,而是为她的蠢。

这么多年,竟然没发现端倪,如果她不一心在工作上,就不会让陌言有插足的机会,就算有,也会被路遥知连根拔起。

“别气了,不然要变老太婆了。”

顾原笑着说,那样子真像是路遥知灰暗日子里突然出现的一束光。

呸!

她在形容什么,这是有女朋友,弟弟辈的人,不能想入非非。

“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她那样子,分别是故意来我跟前显摆,我真的!”

路遥知说着也泄气,可她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她也被绿了,就算生气,也挽回不了。

顾原在她身旁陪着,直到路遥知自个想开,放下手中的玩偶。

“你来有什么事吗?”路遥知这才反应过来,顾原突然来办公室,说不定有急事,被她一阵吐槽,恶毒耽误了吧。

顾原将藏在怀里的两张音乐会票拿出来,举行日期是半个月后,也正是顾全程回来那一天。

“怎么了?”路遥知不解。

“顾总从国外回来后,要举行音乐会,他邀请了许多商业界的巨鳄,当然,路总也在其中,他让公司的人送来,正巧被我撞见,就送过来了。”

路遥知拿着票,可她完全不懂音乐,就算去了也是丢脸吧。

等等,这好像也不是问题关键,路遥知眼睛盯顾原手中那一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怎么会被邀请?

收到路遥知的怀疑,顾原轻咳一声,这才解释说出原因。

“还记得上次的方案吗?我修改得到了顾总的赏识,所以就顺带我一份。”

“你可算幸运的。”

路遥知将票放进手提包里,有顾原在身边,她的坏心情,总是容易一扫而空。

现在陌言带给她的不愉快,早就消失,又能安心工作,顾原见目的达到,就不打扰路遥知,先离开办公室。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终于到了六点整,距离下班还有半小时,路遥知站在玻璃窗口看员工们,工作都完成,也该早点下班,让他们轻松一会。

路遥知走下楼,还没来得及开口,陌言抢在前头,告知大伙可以下班,可是他们对路遥知的严苛已经习惯,没有她的话,可不敢乱行动。

这时路遥知也走到陌言身边,拍拍手掌,大伙就聚集。

“考虑到大家为这一季度的服饰和美容的方案忙昏了头,今天就早些下班,我请大家去吃烤肉!”

路遥知那不近人情的模样,在这一刻,得到了所有人的欢呼。

就连顾原坐在办公桌前,都低头轻笑,替路遥知鼓掌。

陌言在一旁很是尴尬,路遥知回过头,自信一笑。

“这才是领导力。”

“切!”陌言不屑,她本就是这HL公司的主人,不需要这些。

她气得早早离开公司,路遥知让大家整理好东西,朝着烤肉店进发。

路遥知从车库里将车开出,就看到顾原一人站在公司门口,左顾右盼,她将车开过去,打开车窗关心询问着。

“怎么一个人这这里?其他人呢。”

“车里都坐满了,我在等的士,看能不能载我过去,路总如果赶时间就先去吧。”

顾原可怜模样她也心软,让顾原赶紧上车,载他一程。

计谋如愿以偿成功,顾原来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对路遥知傻笑了一会。

路遥知继续开车,但是看到顾原这幅样子,心里想着,果然是小屁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