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欲娃系统np 萝系列h合集小说

楚萤没想到誉王竟然知自己的名字,努力的忍住心里的雀跃,但是眼里的笑意泄露了她的心思,她现在这幅模样俨然就是一个怀春的倩少女。

虽然她没有见过顾俊修的真面目,但是那天他翻身下马的潇洒姿态,深深的印在了她脑海里。但是知他就是名满天下的誉王后,心里歇了这个心思,知她和他的差距。

心里失望了很多天,然而上天却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能够接近心中那个高不可攀的人。

在顾俊修的心里也是思绪万千,楚萤是楚洛的女儿,是楚家的掌上明珠。因为他的原因,楚洛丧命。看她刚才的样子,应该是不知她父亲的死和自己有关。他叹了一口气,随即就冷漠的说,你们往后就在这里住着,无事别来烦本王。

在说完之后,就不顾后面各色美人难堪,头也不回的离开。他虽然对楚萤有愧疚,但是并没有对她有另外的安排。

将顾俊修离开,阮小暖看了看那些美人,讨好的笑了笑,赶紧跟了上去。不过她无法跑的很快。

看着他越来越远,她放弃了这个打算。慢慢的脚步慢了下来。

他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才发现跟在身后的人不见了。眉头一皱,立刻就往回走。正好就看到她正慢慢的踱步。火气一上来,大力将她拉过来,怒气冲冲的吼,你现在不只是本王的战俘,还是这宫里的太监,难要本王迁就你不成?

阮小暖被她拉着的时候,手腕上一阵疼痛传来。她不像昨天的倔犟,小脸上有点点的泪珠,用可怜的语气,

我手疼。或许是她可怜的语气起了作用,他放松了一点力。也没有说其他的,但是却放慢了脚步,尽力让她能跟得上他。

昭阳宫里从今天开始,来了很多美人。俗话说,有女人的地方是非就多,就算顾俊修在传闻中是杀人不眨眼的人,但是还是抵不过她们暗地里的勾心斗角。

阮小暖无奈的看着前面的两个女人,对其中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孩,玉竹姑娘,您先歇歇火。

那姑娘知他是顾俊修身边的红人,盘好的发髻早就乱得不成样子。一脸笑意的说,小阮公公,你可要为奴家做主啊。

阮小暖头疼的看了她一眼,这本来就应该是顾俊修的事情,现在倒成了她的事情。但是看在对方是美人的份上,很有耐心的,

你放心,你们一个个来说。玉竹破涕为笑,正要开口的时候,就被另外一个女人拉下来。迫不及待的开口,

小阮公公,你别听她胡说,明明就是她先动的手。这话就像是一个导火索一样,很快又引爆了两个女人的战争。

明明就是你先动手,现在竟然反过来诬陷我。玉竹气愤的说。

子衿也不甘示弱,声音尖细的,如果不是你在那里说三的话,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在这些人里面,就玉竹的身世稍微好了一点,其他人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子,所以她根本就看不起其他的女人。

时不时的就会讽刺其他人几句,这段时间宫里几乎所有的争端都和这个女人有关。阮小暖也知这个情况,对于玉竹不可一世的样子,心里不喜。

就在她考虑的这段时间,这两个女人竟然又打了起来。本来就已经乱得一塌糊涂的发髻现在更是不成样子,连衣服都破了好几处。

阮小暖她耳里就只传来女人的尖叫声,两人的侍女看不过去,也加入了战争中。场面非常的混乱,她完全就分不清谁是谁了。她试图叫了几声,但是没有丝毫的效果,她们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她无奈的看了那群已经疯魔了的女人一眼,提高了音量大喊一声,都给我住手!这话终于起了作用,她们惊愕的看着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仿佛根本就不能相信刚才那话是她说的一样。

阮小暖因为害怕暴露她的身份,平时说话的时候,都是特意用很低的声音说话。她几乎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声说话。其实如果细想的话,估计能听出她刚才发出的明明就是女人的声音。

不过因为她现在是太监,再加上她们过于惊讶,根本就没有去怀疑。见她们都停下来以后,她脸上带着笑意,你们都别争了!

她们顾忌她的身份,不敢继续争执。但是眼里都是狠狠的盯着对方,丝毫不示弱。

你们都是同一天进宫的,在这昭阳宫里,你们就是姐妹,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有什么好争的。

她们两个人被她这么一说,脸上都露出了惭愧,她不知是装出来,还是真心。但是场面既然稳住了,她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了,拂尘一打,对她们说道,你们既然想通了的话,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走了。

回到正殿的时候,顾俊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因为上次偷跑的事情,他对她除了晚上,在白天的时候根本就见不到他的人,就算是晚上,也是一句话也不说。今日看到他这个表情,她心里发毛。声音淡淡的请安,参见誉王。

久久未见他出声,她疑惑的看向他。正好就看到了他在仍旧像刚才那样看着她。因为这几天两人从来都没有说话,她轻易不会开口。

安静的履行自己的职责,站在他身边没有说一句话。顾俊修就等着她开口,因为他也拉不下这个脸,然而久久都未听到她开口说一句,怒火就上来了。

但是想到这几天两人像是陌生人一样,他忍住了心里的怒火,声音平淡的说,你刚才去哪里了?

阮小暖如实回答,省略了那些那几个女人的丑态。他听完她的回答后,眉头深深的皱起,有点不满的说,你去凑什么热闹?
阮小暖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极其平淡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太监,这个是我的职责,这也是你说过的。

她虽然说的很平淡,但是顾俊修不知怎么,竟然听出了娇嗔的语气,心里的怒火去了一大半,玩味的看着她,你这是吃醋了?

阮小暖一直低垂着头,没有回答。

顾俊修就当她默认了,这么多天的隔阂终于解除了。比女人还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肆意的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对着她耳朵,你不用担心,本王现在还没有打算要放弃你的意思。

她在他怀里挣扎了一番,被他强硬的固定住。

这次她逃跑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两人又像是之前一样,阮小暖继续过着米虫生活,因为如此,宫中又有各色的传言流出。

关于誉王喜欢一个小太监的消息,在昭阳宫里也传开了。楚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捏着她手里的帕子,恨不得立即就撕了它。

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如果誉王真的是喜欢它的话,那她费尽心思入宫,还有什么意义?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竟然会这样,她决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过了几天米虫生活的阮小暖,根本就不知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顾俊修再次玩味的看着她,听说最近宫里都在传言本王有断袖之癖?

她假装什么都不知,迷茫的问,啊?我不知这件事啊。

他盯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本王究其原因,这源头可是这昭阳宫里的一个小太监。

她脸色一白,讪讪的说,是吗?那王爷你查出是谁了吗?

顾俊修假装在思考,然后就说,本王思来想去,觉得这宫里的小太监除了你,好像就没有其他人了。

话说到这里,她已经清楚他已经知此事了,声音很小的嘟囔,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

这话被顾俊修听到了,危险的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本王不如将此事坐实了。

话音一落,直接就将她抱起来往里屋走去。阮小暖眼里露出了害怕,但是不敢出声抗拒,像是一个木头一样,任由他摆弄。

与此同时,楚萤却是一夜都未合眼,将顾俊修身边所有的太监都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最后脑海里只剩下一张清秀的脸,眼里露出了算计。

第二天阮小暖起床的时候,全身酸痛。在心里将顾俊修狠狠的咒骂了一遍,缓了好一阵后,才缓慢的从床上爬起来。

才刚将自己收拾好,经常伺候她的紫娟就在外面说到,小阮公公,楚姑娘那里出事了,请你过去处理。

她现在俨然是昭阳宫里的掌事太监了,大小事都会来找她。阮小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楚萤住的地方,有气无力的问,楚姑娘,你有何事?

对于这个楚萤,她印象不是特别深。如果不是那天顾俊修问了一遍她的名字,她根本就想不起来她是谁。还以为今天又是这几个女人的勾心斗角,但是在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她好端端的坐在那里喝茶,心里疑惑万分。

楚萤端起桌子上的浓茶,轻松的啜了一口,脸上带着友好的笑意,小阮公公,来尝尝这个茶的味如何?

她将一杯茶递到她手里,阮小暖受宠若惊的接过来。但是却没有喝,将它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很客气的说,楚姑娘,多谢你的茶,如果你无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楚萤赶忙拦住了她,连忙说,我就是看公公面善,想要想的了解一下宫里的情况。

这并不是一件为难的事情,她们在进宫的时候,陆陆续续的都有问过她这个问题。所以她很娴熟的就给她说起了这宫里的点点滴滴。

将这些都说要以后,已经是口干舌燥了。随手就拿起了桌子上的茶,一口就喝下了。完全没有看到楚萤眼睛里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意,等她看过来的时候,脸上立刻就笑了起来,感激的说,多谢公公。要不是你的话,我现在都还是懵懵懂懂的,现在听你说了这宫里的规矩,以后肯定不会出错了。

阮小暖喘了一口气,摆手表示没有关系,等到嗓子里清爽了一点,才开口,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就先走了。楚萤的目的达到了,她也没有继续将她留在这里,脸上一直带着笑意,将她送出了门。

阮小暖回到正殿的时候,感觉非常的想睡。因为昨晚睡得太晚了,所以她也没有在意,直接就躺在床上了。

顾俊修从御书房回到昭阳宫的时候,在殿里到处都没有看到阮小暖的身影,不由问紫娟,那小家伙在哪去了?

好像从楚姑娘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在睡觉。他立刻就往里屋走去,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见她脸色通红,脸上满头大汗。心里一紧,试探了一下她额前的温度,发现掌心烫人。

紫娟,你快去将御医请来。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

没过多久,御医颤颤巍巍的过来,过来就要行礼,顾俊修赶忙拦住了他,立即就问,你快去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御医心里对他心里充满了害怕,即使在把脉的时候,手也忍不住抖。然而无论他怎么样诊断,都没有看出这个姑娘的身体有任何的问题。

御医脸上不断的冒出冷汗,看到带着面具的顾俊修站在暗处,声音很小的,王爷,她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听到这话像是眼睛睁大了一点,不可置信的问,她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为什么会这样?

他指着她额头上不断冒出来的冷汗,很难以相信他刚才说的话。

你给我在诊断一遍。御医不敢反驳,只好继续执起细白的手,然而得到了结果仍旧是一样,在心里犹豫了很久,也不知该不该说。
她现在现在怎么样?顾俊修见他久久都没有说话,不耐的问。

年迈的御医被她这么一吓,心里一跳,不敢将实情说出来,将她的手放下来后,对他说,这位姑娘只是偶感风寒,臣给她开几副药,很快就会好。

顾俊修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脸放松了不少,在紫娟将御医带出去的时候,谨慎的嘱咐,今晚的事情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还有其他人知此事的话,你也没有必要当这个御医了。

御医因为刚才欺骗了他,现在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他,微微的点头后就立刻离开了昭阳宫。

这宫里除了紫娟和顾俊修,就没有其他人知阮小暖的女子之身,一旦暴露的话,肯定会有人能够打探到她的身份,所以他才会如此小心。

在御医离开后,阮小暖仍旧是高烧不退的样子,而且脸上的汗珠不减反增,顾俊修推了推她,见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心里疑惑,狠狠的盯了她几眼,但是最后却细心的帮她擦拭脸上的汗珠。

他一出生就是皇子,伺候人的事情几乎就没有做过,虽然尽力的控制手上的力度,但是阮小暖还是发出了不适的声音,无意识的躲避了他的手。

顾俊修见她这个模样,忍不住增加了手上的力,直到她不再挣扎后,才恢复了轻柔。

第二天阮小暖仍旧是在床上昏睡,症状和昨天晚上一样,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有加重的迹象。紫娟端着一碗汤药,焦急的看向床上的人儿,这是她第三次进来了,但是每次都是端着一碗凉了的汤药出去。

她在出去后,匆匆的来到了正阳殿,就面露愁容的将阮小暖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顾俊修即刻就没有心思继续在这里和顾清城讨论政事,站在大殿中央,不卑不亢的说,皇上,臣弟宫中有急事,可否让我先行离去?

顾清城和另外的几个大臣惊讶的向他看去,虽然他是活阎王,但是在处理政事上,可是比谁都用心,像这种情况下,从来都不会提前离开。

怕出了什么事情,顾清城关心的问,出什么事情了?

一点小事。顾俊修并没有将实情说出来,因为他知后,肯定是不会让自己离开的。

顾清城见他不愿意说,没有继续问下去,摆手让他离开。在他走之后,御书房好像少了很多压抑一样,那几个大臣立刻就炸开了锅。

顾俊修疾步回到了昭阳宫,见阮小暖的仍旧是高烧不退的模样,大发雷霆的对守在外面的侍卫,你们去将昨晚来过昭阳宫的御医给本王抓过来。

侍卫离开后不久就空手而归,声音忐忑的说,王爷,那个御医今早辞官养老了,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京城了。

顾俊修狭长的凤眼里出现了危险的光芒,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御医竟然敢在他前面耍手段,他冷酷的说到,你们带人去追,务必将他找到,本王要让他尝尝欺骗本王的后果。

他们都知这话是什么意思,对那个已经辞官的御医产生了同情,不过却没有人敢说什么。然而很神奇的是,阮小暖竟然在这个时候挣开了眼睛,很明显是听到了他刚才的话,很费劲的说,御医是无辜的,如果不是因为害怕你,他我不会做这种事情,如果要怪的话,就先怪你自己。

也许是因为生病了,顾俊修完全就没有怪她说这番让他没有面子的话,而且还让已经出去了侍卫回来。

然而阮小暖说完这几句话后,立刻又陷入了昏迷,无论顾俊修如何叫,也没有唤醒她。

王爷,让其他的御医来看看吧。

紫娟的话给他提了醒,立刻就让其他的御医过来,然而无论如何诊断,他们一致认为她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几天总是有御医在昭阳宫里进进出出,消息早就悄无声息的传出去了。顾清城像是闲谈一样问,

小胜子,昭阳宫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公公虽然年龄不是很大,但是因为一直跟在顾清城身边伺候,所以在他登上皇位的时候,他自然也就成了这宫里的总管太监了,所以宫里的动向,在他心里都有数。

但是昭阳宫里,他一直都不敢去打听。所以当顾清城问起此事的时候,他只能低着头,誉王殿下的事情,奴才不敢妄自打听。

朕还会不知你的能力如何吗?顾清城打趣的说,戳穿了他的谦虚。

对此苏公公很无奈的笑笑,没有点头,也没有继续说其他。只是在一旁建议,陛下,如果您担心的话,不如亲自去一趟?

顾清城略微一思索就同意他这个提议,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小太监,放慢了脚步问,誉王身边那个小阮公公你可有印象?

苏公公知主子的心思,一字一句如实回答,他是殿下直接带进宫的,之后就一直跟在殿下身边,奴才只记得是一个个子小小的人,至于为人如何,奴才不知。

顾清城没有坐轿撵,徒步而来,走了一会儿功夫才到昭阳宫。紫娟看到他的时候,惊讶万分,愣了一会儿才行礼。他故意说得很大的声音,让里面的顾俊修听到。

朕今日闲来无事,来皇弟的宫中看看,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顾俊修一身白袍,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站在一边,声音有点冷清的,

陛下请随意。顾清城看到他并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猜测一番。

脸上不动声色的问,朕听闻你宫里最近一直在请御医,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皇兄多虑了!顾俊修仍旧淡淡的说,至于真正的原因,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顾清城尤其的关心他何时能够娶妻成亲的事情,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追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