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全文文 刺激的乱亲

阮小暖不敢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停留太久,穿上鞋子立刻就要离开。然而刚走到屋子外面,听到有人在外面说,我们不小心撞到的那个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声音很陌生,并不是她认识的人。阮小暖心里多了一丝警惕,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躲了起来,打算等他们离开以后,在伺机从这里出去。

公子,她刚才已经醒了。她刚才看到的小厮将门打开后说。

然而看到床上空无一人的时候,惊讶的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喊,她刚才还在这里!

花倾色眉毛轻轻的皱起,虽然不认识阮小暖,但是人是自己的马车撞到的,不可能不管,当即就吩咐,你到周围找找,有可能是出去了。

小厮听到后,立刻就往外走去,他自己则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阮小暖趁着这个时机,从暗处走出,打算悄悄的离开此地。然而,小厮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她,大声喊到,姑娘,你在这里!让我们好找。

阮小暖第一反应就是要赶紧离开,脚还未移动,一个人影突然就闪身在她前面,拦住了她的去路。她焦急的说,让一让!

一副随时都要往外面冲的模样,然而前面的人就像一堵肉墙一样,挡在她前面纹丝不动。她气恼的要骂人,那人却率先说,姑娘,请留步。

阮小暖气鼓鼓的看着他,你谁啊?

花倾色对于她这个态度完全不介意,脸上一直带着笑容,我是花倾色。今日不小心撞到了姑娘,还请姑娘勿怪。

他这么一解释,她终于知这人是谁了,本来对于他拦着她就已经很生气了,现在就更加生气指着他,原来是你!我没有怪你,也没有受伤,你现在让一让,我还有重要的事情。

花倾色好笑的看着她的举动,身子略微侧了侧。然而她的脚刚踏出门的时候,他又说,姑娘,在下还不知姑娘的闺名。

阮小暖翻了翻白眼,还真没见过像他那么磨叽的人,她回头对他道,阮小暖。

这是她在现代的名字,连顾俊修也不知。她不会傻到用沈月蓉的名字,所以只能用这个名字。

花倾色微微点头,嘴里咀嚼了这几个字,对着她的背影,在下知了。

小厮刚要将门关起来的时候,看到阮小暖匆匆忙忙的往这里跑过来,跨过门槛,催促着,你赶紧将门关上,如果有人来了,千万别说我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后,就急匆匆的走到里面去。小厮一头雾水,想要问清楚,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打开门看到的全是禁卫军模样的人,心里一跳,小心翼翼的问,各位官爷找谁?

这些官兵的中央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小厮脸上出现了恐惧,没想到竟然会惹上这活阎王。他说话就更加的小心了,官爷,这里就我和我家公子。

虽然害怕,但是却未忘记阮小暖的嘱托。

顾俊修眼神凛冽的看了他一眼,略微一点头,那些人立刻就冲了进去。花倾色刚才已经和阮小暖交谈过了,大致了解了情况。

看到顾俊修的时候,并没有惊讶,只是行礼,草民参见誉王。

他看到花倾色的时候,眼里露出了惊讶,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楚洛的徒弟,很快他就恢复了以往的冷漠。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巡视了一周。

躲在暗处的阮小暖瑟瑟发抖的看着他,眼看着他就要走到自己前面,她大气都不敢喘,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眼睛紧闭,以为这次肯定会被他抓回宫。

然而,奇怪的是,顾俊修好像并未发现她,在她前面看了一眼,立刻就带着人离开。

阮小暖在他离开后,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之后,才从藏身之地出来,感激的对花倾色说,谢谢!

知此地不宜久留,说完这句话后,马不停蹄的就往外走去。

花倾色这次也没有挽留,眼里露出了睿智。他一直都隐藏在这个地方,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誉王的幕僚,苦于一直没有机会。

没想到撞到一个看起来普通的姑娘,竟然和誉王的关系匪浅,或许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阮小暖刚走出花宅,然而又不知此地位于何处,根本就找不到城门在哪里。而且周围还有很多来来往往的官兵,幸好她个子矮,躲在人群中,并不容易被发现。

顾俊修在花宅没有找到她以后,并没有就此放弃。这整个京城里都有他的眼线,想要轻易从京城逃脱,本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他得到了线索就是阮小暖在花宅,探子的消息不可能出错。虽然在没有见到人,但是却能肯定她现在一定还在京城。

顾俊修坐在酒楼,凤眼盯着下面的来来往往的人,然而却没有一个是她。想到她想尽办法要逃离自己身边,他忍不住心里的怒火,酒杯在他手里又成了粉末。

王爷,陛下让你回宫。一个属下在他前面战战兢兢的说着。

这几天因为阮小暖的事情,他浑身都散发着冷酷的气息,更加没有人敢靠近。顾俊修听到这个后,迟疑了一会儿,才决定回宫。

然而,街上的官兵却丝毫没有减少,京城里都人心惶惶,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个个议论纷纷。

出了什么大事吗?怎么这么多官兵?阮小暖拉着一个普通的路人问。

虽然知顾俊修的权势滔天,但是如果说随意调动禁卫军,就只为了找她,让她有点不相信。

听说宫里丢了人,誉王奉命出宫寻人。

阮小暖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一惊。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他就是一个小人物,根本就不值得他用禁卫军来找啊。

那有没有什么画像?你们可知丢的那人长什么样?这个事她最担心的,如果顾俊修将她的画像贴出来,她肯定是寸步难行。
顾俊修回到皇宫的时候,立刻就马不停蹄的往正阳殿走去,还未到的时候就看到顾清城双眼满含笑容的看着他,

你终于回来了,朕可是等了你很久了。顾俊修记得最近西岳国百姓安居乐业,也没有什么天灾人祸。看他脸上带笑,以为是什么喜事,不由猜测,难皇兄最近打算要立皇后了?

在西岳国的后宫一直都没有皇后,无论群臣说过多少遍,上过多少奏书,然而每次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推辞,所以此时一直搁置到现在。

顾清城却哦摇头表示并不是他说的那样,他突然将一大卷的画稿拿出来,将它们硬塞在顾俊修的手里,他疑惑的将它们展开,发现上面无一例外,都是美人图。

皇兄,你要选妃?既然不是立后,那就是选妃了。

顾清城无奈的看着他,知他肯定是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不满的说,朕前几日说过要给你选几位侍妾吗?这些都是那些女子的画像,你看看可有满意的?

顾俊修很给面子一张张的翻了过去,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寻常的男子得到一个就知足了,然而他只是将这些都还给了他,颇为无奈的,

皇兄,我暂时还不想纳妾。顾清城的脾气是极好的,然而在听到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有点生气的,你不看看你现在都什么年纪了,天天和一个太监在一起像什么话。

虽然两人是同父异母,但是对于顾清城来说,他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当然是不希望他误入歧途。

顾俊修并不知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他现在只想要找到那个小家伙,好好的教训她一顿,至于其他的,无暇去考虑。

但那是他的兄长,他不会忤逆他的话,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任由顾清城说完。然后才幽幽的开口,关于这件事,以后我会解释清楚。

以前他并不会逼迫他,但是这次好像是铁了心一样,执意要他选出几个女子,否则的话今天别想离开这里。顾俊修无法,只好在其中随意的挑了几幅,就算到了他宫中,他也有能力将她们赶出去。

顾清城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见他终于愿意妥协,终于眉开眼笑的说,这几位都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如果你喜欢的话,到时候就算是想让她们成为正妃,朕也没有意见。

顾俊修毫不在意的点头,将画递给他后,就请求说,皇兄,还有其他的事情?

顾清城淡淡瞥了他一眼,极为平淡的开口,听说你宫里最近走失了一个太监,你还让禁卫军满城的找,搞得现在京城人心惶惶。

顾俊修并不知他现在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半真半假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顾清城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肯定的说,走失的那个太监就是你宫中的小阮公公吧。

此事最近在宫中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无论说什么的都有,虽然他下过命令,但是抵不过他们在暗地里讨论。

顾俊修见他能够猜测出来,也没有否认,因为这宫里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在暗中进行,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略微的一点头,然后说,如果造成了什么百姓的误解,我会亲自去处理此事。

顾清城在乎的不是这件事,只是觉得那个太监离开了未免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见他似乎很焦急,也不好在说什么,挥手让他离开。

就在他进宫的这段时间,阮小暖终于知怎么走出京城。但是现在天色已晚,城门已经关闭,她只能望门兴叹。

这位姑娘,城门已经关闭,还请明早过来。见她在城楼下徘徊,守城的官兵以为她是刚来京城,不知这里的规矩,细心的解释。

阮小暖笑了笑,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找了最近的一家客栈,打算明天一早就出门。

可能是因为这一天都在奔波,她几乎沾床就睡。

而在宫中的顾俊修却一整晚都没有合眼,凭着记忆将阮小暖画得栩栩如生,然后将画交给一个侍卫吩咐,你去找京城所有的画师,让他们画出上面的人,然后明天在京城所有的地方有贴满。

只要是她出现的地方,立刻就会有人认出,看她还能往哪里逃,顾俊修眼里出现了势在必得,就这么静坐在宫中,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阮小暖终于没有像之前在宫中像在宫中一样,过着米虫一样的生活。她天刚亮的时候就在那里等着。

但是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官兵手里那些一大叠的纸,她不敢上前,只能站在人群后面看看,但是因为个子矮,只看到上面一个画像,赫然就是自己。

她知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不敢在此地久留,很快又回到了刚才的客栈。

现在估计整个京城都是她的画像,如果就这么贸然出去的话,肯定很难出去。细想一番后,心里终于有了主意。

阮小暖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从妙龄少女变成了一个耄耋之年的老太太,几乎没有人会将她和画像上的人联系在一起。

虽然如此,但是在走近城门的时候,还是非常的紧张,等那个官兵仔细的对照完,挥手让她离开的时候,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眼看着城门就在眼前,心情非常的雀跃,几乎是忘记了她现在还是一个老太太模样,步履矫健的往外面走去。

就在她刚离开不久,顾俊修匆匆赶来,翻身下马抓着官兵问,有可疑的人出城?那人额头上瞬间就冒出细小的汗珠,极为害怕的模样。

说话!顾俊修非常不耐烦的说到,那人被他这么一吓,连话都说不清楚,结结巴巴的,

属下……属下并未看见可疑之人。顾俊修露出了疑惑,明明就有人看到那小家伙已经出城,他们为何会没看见呢?
顾俊修想不通其中的缘由,现在天色尚早,她就算出城了,凭她的脚力,肯定也还未走远。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围观的普通百姓只看到阵阵的尘土,心里猜测走失那人肯定也是一个贵人,要不然不会让杀人不眨眼的誉王如此紧张。

阮小暖以为她自此就能逃脱顾俊修的掌控,心情甚好,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哼起了现代的曲子。步伐轻松,打算去找她那些嫔妃,以后就是逍遥度日。

她一点都不知这一切都是她的幻想,顾俊修带着人正往这个方向赶来,掀起一阵阵的尘土,路人不满,但是看到为首那人的面具的时候,却无人敢说什么。

王爷,前面是一个岔路口,我们该往那边?身边的侍从问

他凭着直觉走了右边的那条路,虽然人烟稀少,但是以他对阮小暖的了解,她肯定会用她的小聪明,以为这条路人少,肯定是不会被发现。

她以防万一,还是老太太的模样,突然感觉到后面传来了马蹄声,回头望去竟然看到了为首之人的面具,心里一惊,差点拿不稳手上的包裹。没想到顾俊修这么快就追来了,她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完全不知该怎么办,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阮小暖没有其他的办法,假装自己不认识那些人一样,远远的站在一边。在他经过她的时候,她的心跳几乎停止了,幸好他没有见到她的正脸,否则一定是会发现其中的端倪。

这次也和上次在花宅一样,他毫无所觉的从她前面经过。阮小暖的心跳终于回归正常,然而她还没有高兴多久,顾俊修竟然折回来,高高在上的坐在马背上,冷漠的问,是要我亲自揭穿你,还是你自己承认?

明显就是肯定了她就是阮小暖。

她叫这里四周都是人,知他肯定是不敢不顾身份除去她身上的装扮,死活不承认。

顾俊修对于她的倔犟,似乎是早就知一样,趁其不备之时,一把将她揽到了马背上,绝尘而去。

他可以在宫中骑马,所以到了宫殿以后,他才停下来,开始将她脸上的所有的东西擦去,力很大。

她不满的大喊,你弄疼我了!

顾俊修听到后,却没有减轻丝毫的力,有点粗糙的指腹用力的擦着她的脸。

脸上不断传来的疼痛瞬间就让阮小暖的眼睛里溢满了眼泪,不过却很倔强的没有让它留下来。

顾俊修见她这个模样,将细绢扔在了一边,抓着她的下巴,嘲讽的说,既然知疼,当初为何要离开?

他的力度很大,让她根本就扭不开头,视线只能对上他,看到他眼睛里的暴戾,心里有一丝害怕,但还是倔强的没有开口,顾俊修见她这个模样,心里就更加的生气,手上的力不断的收紧,她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被他卸下来。

说话!你一个战俘,没有本王的同意,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离开。

阮小暖之前一直是唯唯诺诺的,这次估计也是怒火叠加,根本就抑制不住,她讽刺的说,我虽然是战俘,但是我也有权力选择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并不想要其他人来干涉。

这些在她这个现代人看起来及其平常的话,听在顾俊修的耳朵里,却非常的刺耳,因为这就是表示她心里一直想要离开自己。

一想到她有可能会离开他,他就忍不住暴戾,完全就不顾她脸上出现的红印,凤眼里带着厌恶的看向她,近乎恶毒的说,你以为本王真的会喜欢的这样的战俘吗?只是没有玩过你这样的女人,如果本王没有腻,你就休想离开这座宫殿半步。

她早就猜透了被抓回来会是结果,双眼无神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阮小暖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如果她是饥饿感的话,她宁愿就此睡过去。

顾俊修吩咐的人看到她醒来,不知该叫她什么,只好低着头站在一边,恭敬的问,饭菜已经准备好,你现在要梳洗吗?

余光瞥见她身上的青紫痕迹的时候,脸上绯红一片。伺候她的宫女是顾俊修的亲信,知阮小暖的身份,对她只有羡慕因为她能够得到那天神一样的男人的宠爱。

阮小暖因为昨晚的事情,动作还有一点迟钝,脑袋也还不够清醒。只是全身的酸痛,让她想起昨晚的时候并不是梦。

在她喝粥的时候,感觉一片阴影遮住了她前面的阳光。已经猜到是他,但是却并不想要开口,一直很沉默的喝粥。

顾俊修打量了她几眼,不知该不该将此事告知于她。其实他知她来自另外一个时空,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操纵,所以她才会来到自己身边。

只是她似乎没有多高兴,他不知这一切是对的还是错的,眼里出现了纠结。还未等他们两人开口,外面就有人说到,王爷,陛下赐的美人已经到了宫门口了,是否需要迎接?

顾俊修第一时间就看阮小暖,但是她脸上除了平静,并无其他的表情。仿佛此事和特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冷冷的吩咐,你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赶紧跟本王出来。

她泛红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犹豫的跟在他后面。听到御赐美人的时候,她心里除了高兴,还真没有其他的想法。

如果有了美人,他肯定很快就会厌倦自己,那时候要离开的话,就容易了很多。所以她看那几个美人的眼神,比顾俊修热切了很多。

这几个都是二八年华的美人,连她一个女人见到她们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顾俊修却在一长相相对于温婉的女孩,你是楚萤?

她脸红的点头,眼睛不敢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