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小娘子np文 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杜锦瑟真的很服气这个身子,明明从小这个李灏暗自给她挡了不少事情,她竟然还当他是捉弄她。

她刚刚差点也被这个身子的反应给糊弄过去。

杜锦瑟照过镜子,知道这个身子长得很好看,是那种邻家妹妹般的好看。

这样的长相,很容易吸引男孩子聚拢在她身边,她完全可以不动声色的选择一个男孩子,把喜欢转变成爱意。

那个李澈,就一直默默地喜欢着她,哪怕她被赐婚给清王,他也一直默默地关心着她。

还有眼前的这个漠王,他之所以那么喜欢欺负杜锦瑟,又何尝不是为了吸引杜锦瑟的注意。

真没有想到,这个身子还这么小,竟然就有红颜祸水的潜质,

她还真是眼瞎,偏偏选择不爱她的李澈。

咀嚼着李灏递过来的松子,杜锦瑟有些口渴。

能给我倒杯茶吗?

一杯茶水递到她手边。

杜锦瑟伸手接过,忙里偷闲地看了一眼那捏着茶杯的手。

李灏的手白皙修长,真是她见过的男孩子当中,最好看的手了。

杜锦瑟的目光忍不住随着他的手上下转动着。

手控简直不能忍,真想把那手抓过来蹂躏一番。

李灏敏锐的捕捉到她的目光,这要是平日里,他能叫人把杜锦瑟的眼珠子挖出来。

只不过,此时的他,却把手伸到杜锦瑟面前,好看吗?

杜锦瑟被噎到,咳咳。

她口中还有点心渣子,这么一咳,全都喷到了李灏那伸过来的美手上。

李灏的脸都黑了。

对不住,我实在是被这双美手给惊艳到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他伸过来不就是显摆他的手好看?她就好好夸这双手好了。

李灏原本要发飙了,听到她这句话,只是拿手指了指她,憋了半日,冲着外面喊道:来人。

下人很快打来了净水,李灏洗完手,嫌弃的看了一眼杜锦瑟。

你过来。

杜锦瑟狐疑的看着他。

李灏有些不耐,伸手扯过杜锦瑟,把她的头按在水中。

杜锦瑟挣扎着。

李灏只是想要她洗脸,她竟然敢不听,李灏直接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杜锦瑟拼命往后仰着身子,对抗着。

李灏忽然把手一松,杜锦瑟一个不妨,直接向后摔倒在地上,挥舞着的手,把小厮端着的水盆给打落。

李灏皱皱眉,嫌弃地道蠢死了。

坐在一滩水中,别提有多难受了,杜锦瑟怒瞪李灏。

李灏挥挥手,吩咐下人去准备热水,他要沐浴更衣。

眼见下人退出,李灏闲闲的看了一眼杜锦瑟。

杜锦瑟眸中熊熊燃烧的怒意,连掩饰都懒得掩饰。

他俯身靠近杜锦瑟,你以为自己还是杜宰相的千金吗?杜锦瑟已经‘死了’,你倒说说看,你还有什么资本面对本王爷?

杜锦瑟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清醒。

身为杜府千金,她有嚣张跋扈的理由,可她不是杜锦瑟。

她的麻烦并没有解决,不说别人,那个清王就绝对不会真的当她死了。

对上李灏那审视的眼光,杜锦瑟把胸一挺,我有,我有美色
噗。

李灏忍不住嗤笑出声。

就你?

李灏用一种不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杜锦瑟。

杜锦瑟知道他的意思,满不在乎的扯了扯湿漉漉的粘在身上的衣裳。

美人也是需要包装的,就我这样的,给我见到皇上的机会,我就能做你小妈。

你说什么?李灏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打个比方。杜锦瑟察言观色,连忙描补。

正如李灏所说,她若是没有价值,那么,随时都会被人给捏死,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

既然隐身于青楼的愿望破灭了,那么,就到这世上权势最高的男人身边。

她身为杜宰相的女儿,总能听到一些密辛,李灏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他不是一直在物色着送给皇上的女人吗,她就来个毛遂自荐。

李灏看着杜锦瑟的目光和刚刚不一样了。

包装?李灏重复。

杜锦瑟解释,这个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不光是穿的好看,化妆到位,环境什么的也很重要,就比如,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很难激起王爷你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的怜惜。

李灏冷哼一声,就算平日里的你,也激不起本王爷的怜惜之情。

杜锦瑟点头,这个自然,瑟瑟虽然是个美女,可是要成为红颜祸水,契机也很重要。

她收回刚刚的念头,或许,小时候的李灏,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杜锦瑟的,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成为最有权势的那一个,才是皇子们的毕生追求,感情是什么东西?

从李灏问她有什么资本面对他这个王爷的时候,杜锦瑟就知道,她稍有差池,就可能万劫不复。

就连本王的怜惜之情,你都无法得到,又怎么能得到当今万岁的怜惜?皇上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李灏微眯着眼,看着杜锦瑟。

杜锦瑟知道自己赌对了。

漠王爷心怀百姓,志向高远,岂是当今万岁爷可以比的。杜锦瑟的马屁拍的,首先就把自己给感动了。

李灏静静地看着杜锦瑟,你这话,说反了吧。

杜锦瑟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一下,王爷,皇上向王爷这般大的时候,志向也是很高远的,只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太久,阿谀奉承的话听得多了,就真的以为天下太平,甘于享乐也是人之常情,后宫娘娘们都老了。

要不然,清王为什么这么急于铲除异己,子凭母贵,皇上最近频频宠幸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清王的母妃感觉到了危机,并把这种焦虑,无意中传给了清王。

李灏站起身来,你跟我来。

或许他们都看错了杜锦瑟。

杜锦瑟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穿过九曲回廊,李灏推开殿门,当先进去。

杜锦瑟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

转过屏风,里面是一处温泉,杜锦瑟瞪大眼睛,真的有人把温泉据为己有啊,真是奢华。

李灏的脚步没有停下来,杜锦瑟紧紧跟随。

这里是换洗衣物,这边是胭脂水粉,你沐浴后,出来见本王,本王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本说出刚刚的那番话来。
遵命。杜锦瑟薄唇微勾。

李灏心底升起奇怪的想法,真的要把她送给父皇?

想想觉得好笑,当今怎么可能会看上曾经的清王妃呢,真要是这样,那他真就承认,这个杜锦瑟是红颜祸水。

送李灏到温泉边,杜锦瑟停下脚步,眼见着李灏出去,她缓缓地坐了下去。

在柴房的时候,因为有老鼠,她高度紧张,都没有好好的思考,今后的路要怎么走,她要趁洗澡的空隙,好好地想一想。

李灏喝着茶水,静静地等候着。

在今天之前,他从来就没有把杜锦瑟放在眼里,虽然他的母妃曾经有意叫两人亲上加亲。

虽然杜锦瑟是当今宰相之女,深得宰相宠爱,那又如何?男人是最无情的,杜宰相早就再娶,一个没有母亲依靠的女子,等同没有娘家依靠。

昨晚从容王口中听闻杜锦瑟自尽,他还说这女人总算还给自己留点尊严。

清王之计,歹毒无双。

不但除去容王这个太子之位最大的绊脚石,顺便把杜锦瑟这个皇上赐婚的女人给处理掉。

最重要的是,杜宰相的女儿做出这等丑事,杜宰相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就算不告老还乡,也会告病。

皇上早就忌惮杜宰相功高震主,清王替皇上除掉杜宰相,投了皇上的喜好,皇上怎么能不高兴。

这是个死局,无解。

谁能想到,会被杜宰相翻了身?

若不是在自己的府中见到过杜锦瑟,他还真的以为杜宰相手眼通天。

杜锦瑟。

李灏口中咀嚼着杜锦瑟的名字。

她既然是杜宰相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个蠢得?

莫非以前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如今得知了清王的阴谋,悲哀莫过于心死,终于清醒了?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的声音。

李灏转过身去,眼前一亮。

杜锦瑟并没有如往日那般,衣着鲜艳,而是穿的极其素雅,上身穿着淡绿色的小衫,下穿细细的折痕的百褶裙,乌发上只簪了一朵小小的珍珠花。

这样简简单单的装饰,却极好的衬托了她的身材,她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面目。

抬起头来。

虽然知道杜锦瑟长得什么样,李灏还是忍不住命令道。

杜锦瑟缓缓地抬起头来。

李灏双眼紧盯着杜锦瑟,不肯放过一丝一毫。

人明明还是那个人,可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变了,变得……让人移不开眼。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李灏想不明白,明明是那样普通的一个人。

杜锦瑟抬起衣袖,掩唇一笑,漠王莫非不认得瑟瑟了?

她调皮的眨了一下一边的眼睛。

切,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分明是被她的美色给迷住了,还不承认。

你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李灏问道。

是问她的相貌,也是问她何以会变得如此聪明起来。

这就是我说的包装。杜锦瑟巧笑倩兮。

李灏脸色一变,伸手捏住杜锦瑟的下颚,大胆杜锦瑟,你想要接近皇上,有什么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