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阵娇吟粗吼 女口述放进去的感受

他们幸福了,她的苦日子,却没有终止。

也不知道顾峻修是不是人,居然精力超级好。

可是这货,为啥就不雨露均沾,身边清一色男人,连个女人都没有,她的后半生要怎么度过?

想着想着,阮小暖老泪纵横。

心慌慌的吃着晚宴,看到油汪汪的鸡腿,也不管以前在现代强调的减肥策略,抱住就是一顿肯,若是没有卡路里,她真的熬不住,会挂掉的。

嗯,不错。顾峻修似乎很满意她什么都吃好养活,猪一样的纯洁品格,甚至还耐心的给她剥大虾。

阮小暖却觉得这个心机男这么给自己大补,是想着给她吃胖胖了。

就不会自己擦擦嘴角吗?美人望着她脸上丰富多彩的小表情,一脸无奈,用手帕擦拭她嘴角的碎屑,看她惶恐的啃着手里的鸡腿,笑得更加妩媚动人。

阮小暖差点被嘴里的鸡肉给噎死,这货为啥还用美貌诱惑人。

来,油腻的吃多了,换点木瓜。

阮小暖听话的接过他喂的吃的,当听到他下一秒的话,差点喷了。

王爷也多喝点牛鞭汤,免得你的腰不好。阮小暖狠狠的反驳。

你不说,本王还不想喝,嗯,是得喝点。顾峻修一点也不害臊,看到她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一副头痛的模样:你不用管本王,还是抓紧吃木瓜吧,本王怎么发现你像是扶不起的阿斗!

是啊是啊,王爷,你应该换个人。

顾峻修摇摇头。

王爷,你难道没有听过一个词,揠苗助长么?心急反倒是会适得其反。阮小暖跟他呆久了,也渐渐变得脸大不害臊了。

是么?顾峻修幽幽的问。

阮小暖点头如捣蒜,及其诚恳:为了您的身体健康,我十分推荐你应该好好歇歇,免得铁杵成针。

成语用的不错吗?某个黑了脸的人看着她,不等她把饭吃完,再次抗走。

这样的日子满面幽幽的过着,多多少少开始传出去风言风语。

说什么顾峻修身边多了个容貌清秀的小太监,便开始整日整夜的形影不离,怕是一代大恶魔恋爱了……而且还是独恋一个男人,这搞得他的皇兄,当今的圣上很是头疼
阮小暖在顾俊修的宫殿里当了很多天的米虫,终于是坐不住了。在他上朝后,穿上太监的衣服,瞬间就是一个清秀的小太监。

对于这几天外面的风言风语,她一点都不知。她整日都在寝殿中,其他的事情也没有人告诉她,根本就不知。所以她走出去的时候,感觉很多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让她颇为不适。

你们在看什么?秉持着不耻下问的好习惯,拉着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太监问。

那人见她一脸迷茫,看起来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心里奇怪,对她说,我们都是想来看看你的风采。

阮小暖用手指着自己小巧的鼻子,惊讶的问,我?

她自认为现在的自己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连顾俊修都嫌弃,不知这样的自己有什么风采可言。她斜乜了一眼那边在偷偷议论的人,发现她看过来的时候,那几人立刻就转开了目光,声音虽然小了很多,但是阮小暖耳尖,听得一清二楚。

你们说威名赫赫的誉王真的是喜欢上了一个小太监吗?在说的时候,眼睛似看非看的看向阮小暖这里。

她不知该作何表情,在她看过来的时候,扬起嘴角在灿烂的一笑,那个宫女发现她看过来,慌忙回头,不敢在与她对视。

阮小暖对上另外一个小太监好奇的眼神的时候,很尴尬的说,都是谣传,谣传不可信,誉王他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呢?

但是她话音刚落,刚才那几人的声音更加大了,兴奋的说,听说誉王整日都将他带在身边,两人形影不离,完全不顾其他人的眼光。

她听到这话的时候,终于相信了传言的力量有多强大,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竟然被他们说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不知誉王长什么样子,但是当今的圣上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他是圣上的弟弟,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样一个人,怎么就有断袖之癖呢?有人很不解的说。

如果不是顾俊修残暴的名声在外的话,凭借他现在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肯定是有很多的女人愿意成为他的王妃,只是一想到他杀人不眨眼,再加上浑身散发冷酷的气息,更加的没有人敢靠近他。

阮小暖听到断袖之癖的时候,眼珠子转了转,眼睛里露出了狡黠,仿佛是在打什么主意。那边有人继续说,那个小太监也就是清秀一点,没有其他的特点来了,不明白誉王那样的人怎么就看上他了。

阮小暖突然就站到他们前面,他们立刻就噤若寒蝉,眼里带着恐惧。虽然她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她身后有誉王撑腰,如果誉王发怒,他们这些人没有活路。

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她调皮的笑笑,恐吓他们,

你们刚才说的我可是全听到了,现在誉王正是宠我的时候,如果我将刚才那些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的话,你们猜会有什么后果?

有胆小的当时就哭了起来,从来都没有人敢在背后议论誉王,听说有一次有人在说他的时候,正好就被誉王听到了,那人被抓了后在,就再也没有看到他在宫殿出现过,宫里虽然在明面上假装不知此事,但是在背后,都知那人已经不在人世。想到这这些可怕的传言,他们立刻就求饶,公公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阮小暖没有想到顾俊修的名号竟然这么好用,只是说说他的名字,立刻就让他们臣服,看来以后要好好的利用一番。

心里咋打鬼主意,脸上却努力的装成严肃的养自己说,你们既然知我和誉王形影不离,就应该管住自己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需要我提醒你们。

一番话说下来完全不像是那个在顾俊修前面没有任何办法阮小暖,反而真的有几分国君的风范。连她自己都惊讶不已,这些都是以前在电视剧里看来的,没想到学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在他们离开后,她立刻就恢复原形,蹦蹦跳跳的回到了顾俊修的宫殿里。一回去就看到某人黑着脸坐在那里,她收起来了脸上的笑意,打算悄悄的从他身边走过。

本王以为你是忘记了回宫的路。他好像没有看到她的举动一样,脸上的面具还没有摘下来,只看到她嘴角邪魅的笑。

阮小暖失望的停下了离开的举动,讪讪的笑,王爷,你说笑了。

顾俊修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在动一下,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阮小暖吓得立刻就不敢乱动了,脸红的看了一眼在大殿里忙碌的宫女和太监。心里腹诽此人脸皮真厚,一点都没有古人的含蓄,说话大胆让她这个从现代来的人都脸红。

顾俊修饶有兴趣的打量她脸色通红的模样,低着头乖巧的在他怀里,在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这样的时候,一向冷淡的心竟然涌上了暖流,想要时间就此停驻。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会儿,除了他自己,没有其他人知。他很快就又变成了那个霸的誉王。

占有欲十足紧紧的抱住她,冰冷的面具凑近她的脸说,

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战俘,没有我的命令休想离开我半步。低着头阮小暖眼里露出了绝望,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她走,除非有一天他玩腻了,或者看上其他的女人。

顾俊修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见她今天格外的乖巧,心情甚好的说,你来西岳国也有几天了,还从未看过宫外的景色如何,本王明日带你去如何?

阮小暖欣喜的抬头,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她在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在菱月国的皇宫,每天看着后宫里美男就够了。而且菱月国在她刚穿越过去四天就灭国了,她来不及来去外面看看就被当成战辱到西岳国。

她不确定的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顾俊修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脸,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后,狭长的凤眼看着她,你想去哪里?

她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青楼,嘴里也随着自己的心思说出来了。他打量了她两眼,打趣着,如果亲自试验过的话,本王真的难以相信你是一个女人。

说完,他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她的某个地方。

阮小暖立刻就从他身上跳起来,丝毫不惧怕的说,谁说我不像一个女人。

这关系到了女人尊严的问题,她当然需要据理力争了。

其实顾俊修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也以为是个男人,因为世人都知菱月国虽然是女权国家,但是国君却是男儿之身。

没想到这个小不点竟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他将她重新拉回了怀里,眼角含笑,行了,你没有必要刻意的强调。

他本来就长得比女人还美,充满魅惑感的一笑,阮小暖的心脏扑腾扑腾的狂跳,怔怔的看着他。过了好久,才强迫自己清醒过来。但是顾俊修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附在她耳边,你可看够了?

她的脸刷的就红了,不敢抬头看她。

顾俊修在外人的眼里一直都是残酷无情然而在对待阮小暖的时候,多了几分耐心与细心。因为考虑到明天要出去,竟然在晚上的时候就这么抱着她睡了一觉。

她难得能够好好的休息,但是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只好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顾俊修精致的侧脸。他们之间连最亲密的关系都发生了,但是她并不了解他这个人,感觉他并不像她以为的那么冷漠。

突感觉到他像是要翻身,阮小暖赶紧移开了目光,闭着眼睛,假装她已经睡着了。

顾俊修见她将手放在外面,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到被子里,轻轻的将她揽到自己怀里。

虽然她现在不似以前的模样,连性格也是相差万里。但是内外的灵魂却是她,他费劲心思才将她带到自己身边,今生怕是不会放手了。

正在装睡阮小暖感觉他的力气越来越大,逐渐让她喘不过气来,她马上就要装不下去了。闭着眼睛嘤咛了一声,终于唤回了顾俊修的理智,减轻了手上的力度,不过仍旧是将她紧紧的扣在怀里,占有欲十足。

第二天,顾俊修带着面具站在最前面,听那些已经是白花花的胡子的大臣在说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脑海里竟然出现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想起她有趣的表情的事情,嘴里竟然勾起了一丝笑意。顾清城奇怪的问,誉王也同意林大人的想法?

一时所有人都看向带着面具的男人,顾俊修脸上出现了尴尬,幸好他带着面具,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

他轻轻的点头,因为不知他们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也无法提出什么建议,简单的一个点头,让他蒙混过关。

下朝后他就急匆匆的要往自己的宫殿走去,顾清城身边的苏公公拦住了他,低着头说到,誉王殿下,陛下请你到御书房。

顾俊修的剑眉一皱,如果是其他人他还能随便找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但是此刻他只能往御书房走去。

皇兄!他并不需要行礼,这是对他的特权。

顾清城听到他的声音,放下手里的朱笔,温润的说,赐坐。

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一国之君平起平坐,不过为了感激顾俊修对西岳国的功劳,这个也是皇帝特许。

顾清城的年龄看起来比顾俊修大了一点,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一个是阴柔的美,一个温润一些罢了。

皇兄有何事?

顾清城看了他身后一眼,开口问,你今日换了服侍的人?

他虽然没有看过阮小暖,但是记得前几日他身边跟着的人都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太监,猜测那可能就是皇弟宠爱的太监,本来打算今日看一看本尊,却没有想到换人了。

顾俊修不知其意,微微的点头。今早起来的时候,见她还在熟睡,没有忍心将她唤醒,嘱咐其他人不要吵醒她后,才去上早朝。

顾清城惊讶的看着他嘴角难得出现的笑意,想起他在大殿上的不同寻常,突然就问,你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林大人说的什么吧。

他很肯定的说到。

因为顾俊修并不喜欢林大人的顽固,两人有点针锋相对,每次都要靠自己来化解,今天突然就想到一起了,他心里早就起疑了。

顾俊修也没有隐瞒,点头承认。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样的事情也值得单独的说一番,当即就要离开。

你这么急着回去?顾清城惊讶的问。

你可听过最近宫里的传的很广的一件事情?顾俊修一向都不在意这些,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你身边那小太监,仗着有你在后面撑腰,在宫里作威作福,丝毫不知避讳。顾清城生气的说,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人,有这么多的美人不爱,偏偏喜欢一个残缺的人。

顾俊修听到是关于阮小暖的时候你时候,终于打消了离开的念头,颇有兴趣的问,她是如何作威作福的?

他的语气没有生气,反而是藏着不容易发现的宠溺。

顾清城不知他心里的想法,将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叹了一口气,现在整个宫里的人都以为你是断袖。

顾俊修没有在意其他人会怎么看,很快就猜到了阮小暖会这么做的原因。还以为她现在变得乖巧了,没想到仍旧是在暗地里打其他的主意,他嘴角又出现了邪魅的笑,让人看到的时候很容易就陷入了他的笑容里。